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三十

走过冰山 收藏 3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


“你走吧!”

面对叶晗交上来的退学申请,系主任非常惋惜地如是说。

对系主任鞠了一躬之后,叶晗走出了系主任的办公室。

看着叶晗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系主任摇了摇头,“可惜了!”

别说系主任觉得可惜,就是叶晗同寝室的兄弟也觉得可惜。

还有一年就要毕业分配,眼看毕业证就要到手,以叶晗的家世,回到山城,完全可以凭一纸复旦大学毕业证书进入很好的机关里,坐坐办公椅,喝喝清茶,看看报纸,小日别提多滋润了。

但是叶晗,就是他,才会如此潇洒地放弃,然后选择悄然地离去。

“这狗日的川耗子,走的时候连饭都不和兄弟们吃一顿!”从来不骂脏话的寝室老大,第一次粗鲁得可爱。

是的,叶晗走得很匆忙,匆忙到和所有人道别的时间都没留出来。

离别是一件很伤感的事,人都是感情动物,不知道哪个哲人给人类的感情属性下了最好的注脚。

和叶晗一起生活时,大家都觉得这个山城小伙聪明、热情、仗义,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

说起叶晗的热情,他可以四海之内皆兄弟,将一块寒冰都能融化。他可以对大家都看不惯的事,仗义直言;他可以在别人有困难时,慷慨解囊,最重要的是,接受他帮助的人,绝不会感觉那是一种施舍。对任何事,叶晗都有自己很独到的看法,从来都不人云亦云,甚至为了自己认准的道理,可以和人辩论上三天三夜,直到把对方完全说服为止。

人都会有缺陷,叶晗也不例外,说实在的,叶晗的嘴就怎么“卫生”!几乎同寝室的每一个人都“享受”过叶晗的川式“热情”。

但这些,从此后都看不到了,如叶晗轰轰烈烈地在复旦大学“扬名立万”,又选择了平平淡淡地离开。


相较于其他人的惋惜,多年后叶晗对当时的这个决定却是一笑置之。

他绝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深思熟虑后,才作出了退学的决定。

三年大学生活,给叶晗留出了足够的反思时间,他开始像一个成人一样在思考。人在思考时,才是真正地自我剖析的过程,过去的经历就是一面镜子,人性格中的弱点,也就很自然地暴露了出来。

是以,叶晗在悄悄地提笔写退学申请时,他已经完全明白了外公的苦心。

外公说对了,他是有性格弱点,刚开始大学生活,这个弱点就暴露出来了,那个时候,他倍感挫折,甚至一度放弃了每天早晨起来的晨练,开始了睡到日上三竿还意犹未尽的生活。

外公更说对了,他参军的动机就是不纯!这不用外公提醒,机会曾经就摆在他的面前,和老帅之间的那个君子协定,确实不能让外公做任何阻拦。在哪当兵不是当兵?为什么非要央求外公搞特殊化,弄什么特招?不就是为了去军校吗?

每每想到这里,叶晗会抽自己一个大嘴巴,“犯贱!”

这个醒悟来得比较晚,足足用了三年,是时候纠正这个错误了!

叶晗从来都是个行动派,首先就将行李打包通过邮局寄回了家里,以火箭速度办理好了离校手续,他的保密工作做得足够好,以致于同寝室的人都蒙在了鼓里。

叶晗会隐瞒别人,惟独不会隐瞒王蕾。

自从王蕾和叶晗在同一城市胜利会师后,王蕾很自然而然地成了叶晗口中的“媳妇儿”。

在那个年代谈恋爱的人,都是非常含蓄地表达,就是到谈婚论嫁的男女恋人,也绝不会像叶晗这样地大胆。


抹去了王蕾一脸的泪水之后,叶晗调侃开了,“媳妇儿,我又不是走西口,九死一生,你哭啥子哭呀?哪天我光荣了,你再哭,现在把眼泪水给我攒着!”

让叶晗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王蕾突然凶巴巴地垫起脚扯住了他的耳朵,“你敢死给我看看!”

想不到啊!一向温柔的王蕾也有发怒的时候,活脱脱地一个小“母老虎!”

诧异之后,叶晗开心地笑了,一把拦腰抱起了王蕾,“媳妇儿,凶啥子凶哦!你这么凶,只怕阎王爷也不敢收我哟。他肯定会说,叶晗,你家有个河东狮,鬼见鬼愁,你还是多活几年吧!”

“呸!你说谁是河东狮?”王蕾啐了叶晗一口,一说完脸色却是一红,扯住叶晗耳朵的手按按加了把劲。

“哎哟!媳妇儿,轻点嘛,痛死了。”叶晗是真感觉痛了。

“你给我听好了,你要光荣了,我也不独活!”王蕾一脸坚决。

“放屁!媳妇儿,你给我听好了,我们都不会死!”叶晗有些恨自己,好好地提什么死不死的,有病啊!

“你说的!”王蕾松开扯住叶晗耳朵的手,双手捧起了叶晗的脸,“没事,别老犯哈(傻),在部队不比在家,听到没有?”

叶晗却发起了呆,王蕾给他的感觉,就像一个妻子,好半天,他才想起,到结婚的年龄还早呢!

“呵呵,老爷子都还没同意我当兵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哟!”想起廖荣铠那关,叶晗心里是一点都不靠谱。

“你又豁(哄)我了!你不是说廖爷爷同意了吗?”王蕾抓住了叶晗的话柄。

叶晗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那么情不禁干啥子,这下好了,说漏嘴了吧!

“放我下来!”王蕾有些生气了。

叶晗依言放下了王蕾,他看得出,王蕾真生气了。

王蕾脚一沾地,一脚踢向了叶晗,“你混蛋!这么大的事都不跟家里商量,就擅作主张,万一你当不成兵,你这辈子前途不都毁了吗?”气不可抑的王蕾,边说边在叶晗胸膛上练起了“一指禅”。不过,没让叶晗感觉到疼痛,反倒是她的手指发疼了,叶晗胸膛上的肌肉硬得跟一堵墙!

“唉呀!船到桥头自然直,此一时,彼一时也!这次我有老帅亲自写的推荐信,你要不要看看?”叶晗说完,就从挎包里拿出了一封信。

王蕾一把抢过了推荐信,还真是一封推荐信,只看了落款那龙飞凤舞的签名,她就知道了,叶晗真没开玩笑!写信的是上次见到的那个国防部首长,叶晗的面子还真大!肯定是死皮赖脸地扭着老首长写的推荐信吧!

“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又耍赖了?”王蕾眼睛直直地看着叶晗。

“媳妇儿,你可是我的知音啊!来亲一个!”叶晗赶紧一把夺过王蕾手里的信,顺势在王蕾的脸上“啵”了声,声音很大,也很响!

如他预期的那样,王蕾立刻羞得跟小媳妇一样了,哪还有心思管他做过什么。

叶晗一个熊抱,死死地把王蕾搂在了怀里,小声地给王蕾念叨着什么。


火车快开了,列车员拿着大喇叭开始催人了,两人就要分开了。

王蕾的眼泪又在眼睛里打起了转,却给叶晗一句话逗笑了,“媳妇儿,你哪天写信问下外婆,我给她当孙女婿要不要?”

“你自己去问她!”王蕾掐了一把叶晗的手臂。

“要得,我回去就问!”叶晗倒是答得爽快,神色却是黯然,“媳妇儿,我走了!保重!”

“保重!”王蕾的眼泪终于流下来了。

叶晗转身提着包匆匆地登上了车,他不敢回头去看王蕾的眼睛,他怕自己心软。

后面的路,如他选择的那样,只能一个人向前走,会很艰辛,也会面临很多挑战。这是自他成年之后,为自己拿定的第一个主意。在决定了自己的人生之路的那刻起,他就要面临另外一个人生。


廖荣铠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看向手表了,叶晗就要回来了!

从接到王蕾打来的电话那刻起,他就明白,叶晗终于想通了,也作出了相应的抉择!廖荣铠从来没觉得自己像今天这样矛盾过,是该祝贺叶晗,还是该责备叶晗?

叶晗会选择退学参军入伍,廖荣铠是一点都不会意外。

叶晗上大学的这三年里,每放寒暑假就跑到军区侦察营里猫着,兵们跑操,叶晗跟着跑操;兵们进行特种训练,他也进行特种训练;兵们练习打靶,他也跟着打靶!叶晗的变化是巨大的,至少现在懂得用脑子思想问题,少了冲动,多了一些什么来着?对了,谋略!

比如这次参军的事吧,他廖荣铠就完全被蒙在鼓里,叶晗知道用最有效的方法去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对了嘛!对此,廖荣铠觉得自己应该对叶晗表示祝贺,用一个军人的方式,给予叶晗祝贺!这表示,廖荣铠从内心里认可了叶晗,叶晗就是一个天生的军人,好男儿就当为国抛头颅,洒热血!

但作为叶晗的外公,廖荣铠又必须责备叶晗,至少在作出最后的抉择后,连最起码的通报都不做!他可是一直在等叶晗这个电话啊!如此目无尊长的事,恐怕也就这个小东西才做得出来吧?


如叶晗预期的那样,外公正在火车站的出口处等候。

上了火车,叶晗才想起,忘记了给外公打一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但他也知道,王蕾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告诉外公这事。

提着包,他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到了外公的面前,立正之后,叶晗敬起了军礼,“新兵叶晗,向首长报到!请指示!”

廖荣铠回了一个军礼,“礼毕!稍息!”

叶晗迅速地放下手臂,做出稍息姿势。

“你都想好了?”廖荣铠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叶晗的眼睛,想从叶晗的眼睛里看出一些变化。

回答廖荣铠的,是叶晗坚定的目光,“报告首长,我已经想好了!”

既然叶晗已经想好了,廖荣铠也就不多废话,接下来要进行的是军人之间的对话了!

“你未来所在部队的历史,你都了解了?”廖荣铠问叶晗。

“我都了解了!我未来所在的部队,是一支具有光荣革命历史的部队!”说到这里,叶晗的眼里充满了自豪。

“新兵叶晗,现在我以一个老兵的身份问你几个问题!请你如实地回答我!”廖荣铠的面色也开始严峻起来了。

“第一个问题!你未来所在部队成立之初,番号是什么?”

“报告首长,是抗敌决死第一旅!”

“第二个问题,抗敌决死这四个字,请你说出它们的意义!”

“报告首长,抗敌,是抗击倭寇;决死,拼劲全力,与敌一决生死。”

“第三个问题,如果有一天,你在战场上弹尽粮绝之后,敌人要生俘你,你会怎么做?”

“报告首长,宁可拼死做鬼,绝不苟且偷生!”叶晗回答时,语气里充满了一种决绝。

……

一老一少的问答,吸引了路过的人们,不过他们都静静地围观,他们脸上充满了敬意。

廖荣铠和叶晗对围观的人们,并不予理会,这是军人的问答,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新兵叶晗,请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你会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去爱护军人的荣誉吗?”

“我会!我会用自己的生命去维护军人的荣誉!”叶晗非常肯定地回答,现在他不是懵懂的少年了,荣誉二字,他懂了!

廖荣铠满意地点了点头,举起了手臂,对叶晗敬了个礼,“新兵叶晗,我以一个老兵的身份,祝贺你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

“谢谢首长!”叶晗庄重地回敬了军礼。

“走!回家!”廖荣铠对叶晗作了一个手势。

叶晗紧紧地跟随在廖荣铠的身后,走向停靠在远处的吉普车。


等两人远去后,围观的人议论开了,说什么的都有,但他们都作出了一致的结论,“什么是最可爱的人?看这一老一少的军人就知道了!”

就是这些最可爱的人,八年抗战赶跑了小鬼子,三年解放战争把老蒋撵到了小岛上,三年抗美援朝硬生生地把联合国军打过了三八线!现如今,又是这些最可爱的人,狠狠地教训了狂妄不可一世的“世界第三军事强国”,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

“谢谢!谢谢解放军!”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起来。


廖荣铠对叶晗指了指人们站立的地方,“你听到了吗?老百姓怎么说的?你马上就要成为一名军人了,他们就是你的父母、你的兄弟姐们!你身为一名军人的责任,就是要保护他们!你记好了!”

叶晗记住了,也记了一辈子。

(如果您喜欢本书,想要跟进看更新,请加入您的书架之中,避免有时候因为找不到本书的连接而着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