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爹部队二三事10-偷东西的上等兵

天生狂妄 收藏 31 11788
导读:那年,我也就15.6,经常穿迷彩服,带个上等兵的军衔。冬天的时候,穿短式军官大衣(上面有两个斜斜的拉锁口袋,跟士兵的区别在于,是不是下摆多两个兜兜),扣个校官棉帽(方方正正的)溜达。不图别的,就图个安全。那时节,徐洪刚刚立功,社会上对于当兵的还是很认可的。主要是因为我们那边平时小流氓堵人的多,穿军服安全些。 有一天,我跟我妈去吃饭,看见两个尉官,上来要扒我的军衔,呵呵,一看就是假的么,哪有上等兵,扣个校官帽子,然后穿着军官大衣溜达的?我有点怕,我妈就说:“明天就不知道谁扒谁的军衔了”,两个尉官愣了愣,

那年,我也就15.6,经常穿迷彩服,带个上等兵的军衔。冬天的时候,穿短式军官大衣(上面有两个斜斜的拉锁口袋,跟士兵的区别在于,是不是下摆多两个兜兜),扣个校官棉帽(方方正正的)溜达。不图别的,就图个安全。那时节,徐洪刚刚立功,社会上对于当兵的还是很认可的。主要是因为我们那边平时小流氓堵人的多,穿军服安全些。


有一天,我跟我妈去吃饭,看见两个尉官,上来要扒我的军衔,呵呵,一看就是假的么,哪有上等兵,扣个校官帽子,然后穿着军官大衣溜达的?我有点怕,我妈就说:“明天就不知道谁扒谁的军衔了”,两个尉官愣了愣,打个哈哈就走了。这是驻地*****部队的军官,基本都是关系兵,有点那个,纪律也松懈。我们部队的人,管他家属还是当兵的,打心眼里瞧不起。按说,人家过来扒军衔也是正当的。可惜,这俩尉官没带帽子,风纪扣没扣,大咧咧的喝酒,军容都没有我这个假兵齐整,让他们扒军衔,呵呵,寒碜阿!


如果,碰上我爹他们部队的,估计早就把我给打了。好在,我爹部队的那些个军官,人头熟,我也就敢明目张胆了。说实话,我爹那时候一周回一次家,他回来的时候,我就老老实实地把军衔藏起来。那时候,军官工资低,家里穷,不怎么买衣服。我爹穿衣服很省,以前都是把配发的新军装省下来,给家里人穿的。我爹那时候,这习惯也没改,经常按照我的体号(那时候我穿四号三型的迷彩服和作训服,军装我爹不给)领衣服。于是,我就有了迷彩服、作训服、陆军衬衫(这个早就不配发了,那个时候,恐怕是市面上质地最好的衬衫了)。


军衔么,好弄。那个时候对老兵军衔的管理不是很严格,我就弄了一套列兵、上等兵、下士军衔。中士和上士么,看看我的脸就够了,索性没弄。我妈那时候上班,我上学,没人管我。社会上有点乱,我妈就让我下学的时候,带军衔。这东西绝对好使,小混混看见了也不敢堵,直接就放你过去了。不过,这事要是我爹知道了,一顿皮带是肯定跑不了了。所以,我爹不知道。其实么,我那时候去部队,都是穿军装、带军衔的。我爹说:来部队玩么,就应该这么地,跟老兵手底下出操、吃饭。那时候,老兵都知道我是谁谁的儿子,挺让我,我也就狂了点。于是乎,我爹就找个由头(我跟几个老兵,偷杀了某连炊事班养的狗,炖了),当着全*战士的面,用皮带给我抽个半死,我就老老实实得了。


开学的时候,就把军装和军衔一交,放假的时候再穿,然后老老实实去*连(我爹让我上那,*连连长脾气不好,爱谁谁照打不误,关系兵和后门兵全在他们连,个个让他弄瘪茄子了)。在连队混么,我就一编外士兵,享受普通士兵待遇(我爹给我交伙食费,按来队家属标准,虽然比士兵钱多,不过要是动作慢了,照样没馒头吃,所以,后期我能用筷子插8-9个馒头,五分钟吃完),跟新兵没两样,班长照骂不误,连长照打不误,只不过手下都留情罢了,毕竟我还是个孩子么。所以,我就很大言不惭的私留了几个军衔,没敢让我爹知道。后来,我爹跟我说这事,说我打小就打埋伏,把他坑够呛。也是,那时候我爹是一号了,开学之后,我每天下学带那个军衔,总是被我爹部队的战士看见了几回的。全部队,也就我爹不知道吧。那时候,我们大院的孩子,差不多都带军衔上下学,所以谁都不怎么吱声。


那是个冬天,驻地附近总有当兵的偷东西,老百姓报案,警察不敢怎么管。后来,报案的多了,地方警察就来找了,要求认人。部队可是你随随便便过来认人得么?那年代,大家警惕性很高,一口就让我爹给回了。怎么的?全*就那么点人,站操场上让你认个全乎,傻子都能算出来这部队多少人。不过呢,报案的强调,是穿军装、带军衔的。我爹就让他们去驻地另一个部队认人,说我这没这号的。


警察就觉得我爹蛮不讲理,就找讲理的那个关系兵部队去了。回头,我爹就开始内查了,第一个查的我。怎么的?人家警察一来人,***股长,就把我我私藏军衔的事给我爹说了。我爹这个气啊,他以为大院里就我没军衔呢(我爹问过我妈,自己没事也翻腾,我知道藏不过我爹,就直接给我妈保管了),一顿大皮带,恩,这次挺给我面子,在家抽的,我就把军衔上缴了。回头一对,基本就把我排除了。人家基本是大白天,要不就是晚上去偷的,我白天上学,晚上在家,根本没时间呢。回头,我爹看看没我什么事,就赏了我一顿皮带,算是给我长记性了。回头,查其他孩子,跟我情况差不多。


借这事,我爹就很是整了一顿,把我们大院所有孩子手里的军衔给缴了。有人倒是有意见,说大院偏僻,平时下学到家都六点多了,路上也不太平,还是带军衔好一点。再说,孩子么,能整屁事?我爹就啥啥没说,把我拉院子里,结结实实又给我一顿皮带。我那时候那个恨啊,让你交你就交吧,大不了你再给你儿子弄,干吗说那么多废话,害得老子当典型,又被我老子赏了顿皮带。效果挺好,晚上我爹就把军衔收齐了。后来,部队专门出个车,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就一141),大家也就不说这事了。


然后,我爹就开始查战士,那个查阿,整的部队上上下下贼郁闷。查了好几圈,也没事。然后,就查到一情况,前阵子,部队抓到一偷军服的,瞧着可怜就给放了。陆陆续续的,各连队都往上报,丢了多少军服和被装。那时节,周围的老百姓,总来偷衣服和被服什么的,都挺困难的,所以部队都不怎么为难老百姓。很奇怪么?部队咋就说进就进呢?呵呵,那时候驻地在市郊区,周围都是山,基本都是老百姓的果园子什么的,你总不能拦着不让上山吧?人家上山,图个近路,从你营区穿过去,上对面的山,你总不能给人家抓起来吧?好歹,人家世世代代在这里住着,部队要是没搬过来,营区还是人家果园子呢。所以,老百姓刚开始大大方方的走,后来专门挑着午休时间走,最后就绕着营区走了。不过呢,偶尔还是有老百姓过来,趁着出操什么的,偷晾晒的衣服和被子。因为,诺大的营区,你是不可能在周围上一溜铁丝网的。早年有过,没几天,就让老百姓给割没了。所以,部队就上哨兵了。倒是起了作用,可你架不住老百姓那个游击战呢,部队还是偶尔丢衣服和被子。


年底的时候,部队去邮局查老兵包裹,怎么地?退伍老兵,那时节有偷衣服往家邮的,查了几个,处分了几个,老兵就不偷了。老百姓怎么办?抓!抓了几个,赶上严打,重判了几个,就没人来了。可老百姓偷走的军服,你可收不回来了。想抓贼,还得上地方。那时候,我爹部队的战士,都挺没面子的,到哪人家都指指点点的,说这是偷东西的兵。关系兵部队,早早就列队,让报案的认全了,自然没人怀疑了。大家那个火阿,有一阵子专门请假,去市区抓穿军服的。闹了不少笑话,还把关系兵部队的押回来,在禁闭室里关过(活该,让你出门军容不整,不带士兵证,碰到老兵还吊的不行)。


警察来了以后半年左右吧,我记得那时候我夏假了,部队抓一偷军服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那个苦啊!那时候,部队已经抓了几个老百姓,送公安,也判了,这次也就狠了狠心,又把警察找来了。来的是市局的什么队长,大老远一看,哦!你不谁谁么?得,一出了名的惯偷!人家也挺实在,直接坐那就招了。合着,这小子头半年,就在他亲戚家(营区附近一果农,因为偷军服,被另案处理了)踩了点,专门弄了套军服和军衔,准备干活了。别说,20多起案子,全这小子干的,当兵的这个气阿!军官喊半天,算是管住了,要不,呵呵。反正同来的几个警察,当时吓够呛,也就那队长还绷得住,两腿没打晃。


这小子带一上等兵军衔,嫌小,这次是专门来弄上士或者志愿兵军衔的。自己说,要是弄个军官的最好,可惜军官都是硬牌,军服配不上。我爹那时候就命令所有人去后山靶场集合,要求站2小时军姿,让警卫班和***股接手了。那阵子,这案子我们这,地方台二十四小时轮流播出,算是给部队正名吧。这之后,偷军服的就没了,来回在部队抄近道的果农也没了。大老远,你就能看见人家在山梁上规规矩矩的绕道对面的果园子去,再也不下来了。


我爹部队那些在地方佝偻着腰的士兵,总算是重新把腰板给挺起来了。


大老远,你一看,走来俩当兵的,一个趾高气扬、哪哪乱颤的,肯定是关系兵部队的;你再看另一个,身板溜直,平端着肩膀的,那肯定就是我爹的兵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