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人在讨论一场还不能肯定成为事实的交锋----------汉朝与罗马,关于这场交战。以下的支持性细节很有可能能够说明一些情况

,在与西亚游牧名族的交战过程中,突然出现了整齐严密的步兵方阵,这勾起了历史学家的兴趣。

《汉书·陈汤传》有这样一段记载:公元前36年的秋天,由西域都护甘延寿与副校尉陈汤率领的四万汉军,分兵两路,一路顺大漠南缘,另一

路由北穿乌孙境至伊塞克湖,在康居与匈奴郅支单于的军队对峙。在汉军营地,可以“望见单于城上立五彩幡帜,数百人披甲乘城,又出百余

骑往来驰城下,步兵百余人夹门鱼鳞阵。”

这支会列布“鱼鳞阵”的军队引起了历史学家极大的兴趣。因为“鱼鳞阵”一说,在中国古籍中是绝无仅有的记载。要将军队列阵布局成为鱼

鳞状,需经高度的组织训练并有相应阵列条规来指导。这对于任何游牧民族和其他未开化的民族来说,都是不可能做到的。像匈奴人这样的游

牧部落,打起仗来多凭勇敢,一拥而上,往往无章法可循。而布局周密的阵列只有在训练有素的职业军队中方可实现。于是,这支训练有素、

会摆鱼鳞阵的军队就成了一个始终未解的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55年,英国牛津大学研究员德效蹇(H.H.Dubs)教授在一次演讲中指出,中国人在郅支都城见到的列于城门两侧的是用过,他们使用的是长方

形盾牌,其正面呈圆凸状,手持盾牌上端的士兵并肩站在一起,这种景象在一个典型的中国平视绘画者看来,必然极似鱼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57年他在《希腊与罗马》(Greece and Rome)刊物第二期上发表了长文《古代中国的一座罗马城》,认为甘延寿、陈汤在这次战争中斩郅支阏氏、太子、名王

以下凡1500余人,生擒145人,降虏千余人,并将这些人分配给了派兵助战的城廊诸邦15国。德效蹇断言上述145人即布鱼鳞阵的“百余人”,

因为145名罗马人并未投降,当他们见到郅支被杀后,立即停止了抵抗,并且很可能仍然保持其难以攻克的队列。他们也可能自愿选择降服于中

国人。于是,他们被安置在一个特设的边境城镇中,该城就以汉代对罗马国或罗马人的称谓“骊靬(líqián)”命名。他还从文化语言学上加

以论证。“骊靬”一名,是希腊Alexandria一名的缩音,本指埃及的亚历山大,因为中国人无法分清罗马与亚历山大两个地方。《汉书·地理

志》称:“骊靬(王)莽曰揭虏”,即王莽篡汉帝位后根据孔教“正名”之训,将骊靬改为“揭虏”,可以斫馕 晃 肮コ侵 街蟹 仓?

夷敌”,而为“夷人聚居繁衍”。也从另一侧面证实,这的确是中国俘虏了这些罗马军团的兵士并将他们集中于靠近西部边境的这座城使其戍

边。

这座中国境内的罗马城,到公元746年土藩(西藏)人占领之前一直存在着。唐代著名学者颜师古曾考察过这座城中居民对该城名的奇特发音,

认为当地人讲该城中国名称中间的两个音合并为一个音,读成Liakh - ghiQl,他们很可能是用那种方法来表达Alexandria这一词中x的发音,因

为这个音在汉语中是没有的。

澳大利亚专家戴维·哈瑞斯为搞清这一支会摆“鱼鳞阵”的外国军队下了大量的功夫,得出了与德效蹇教授相类似的结论,他所掌握的材料表

明,公元前60年,罗马的庞培因征战有功而受元老院的褒奖。但当他以一个普通市民身份返回罗马时,他发现自己在政治上处于无能为力的地

位,这时凯撒和克拉苏与他联合互助,形成“三头同盟”。公元前55年,出任叙利亚总督的克拉苏因为缺乏罗马人所敬重的军事上的建树,不

顾手下将领的劝阻,急不可耐地发动了对帕提亚的战争。公元前54年,他率4.2万人的军队入侵怕提亚。帕提亚在卡雷(Garrhae)迎战。帕提亚

军主要以阵地弓箭手组成,他们包围了罗马人,发箭如雨,经久不断,帕提亚骑兵在罗马步兵的冲锋之前便开始撤退,并在坐骑上向后张弓放

箭,致使罗马人束手无策,他们唯有组成一方阵,立盾牌于方阵四周。这是一典型的罗马战术队形,即迭锁盾龟甲形攻城阵(testudo),而帕提

亚军却从盾牌的上方及下方射人利箭,杀伤大量罗马军,克拉苏在这场战争中被杀,罗马军2万丧身,1万被俘。有近1/4的士兵逃至叙利亚。一支部

队则由克拉苏的儿子率领,经过10多年的艰难曲折,成为北匈奴的附庸。公元前36年汉军与匈奴一战之后,他们消失在中国境内。

然而,1962年著名的史学家余英时在其英文著作《汉代中外经济交通》一书中对德效蹇的观点予以驳斥。他提出依照汉朝制度,设县至少要有

几千人口,145名罗马军不可能设县。德效蹇的推测根据不足,他可能是受了王先谦《汉书补注》的误导。中国台北专门研究秦汉史的学者邢义

田也认为以上两说,谁是谁非很难认定。

1989年,澳大利亚的戴维·哈瑞斯再度来华,寻求破谜途径。他与兰州西北民族学院历史系的关意权和在兰州大学任教的前苏联专家弗·维·

瓦谢尼金合作,在一份公元前9年的地图的帮助下,已确定了“罗马城”位于位于兰州西北约300公里的永昌镇附近。并准确地找到了这处废墟

,至于迷案的最后破译,我们还有待于确凿的考古证据。

在祁连山下找到了一处已是断壁残垣的古城遗址。从这处遗址发掘的一处古墓看,古墓的主人还残留一丝没有风化的棕红色头发,并发现一枚红色纽扣。

经考古论证,墓主为汉代的欧洲人。同时,当地农民还在这里发现了一些罗马人用来防御用的“重木城”的器物及带有“招安”字样的汉代军帽等。这些一件件出土文物证实,甘肃永昌县的者来寨古城遗址,正是关氏父子寻找多年的骊革干古城遗址,也正是罗马战俘的聚居地。

据当地人讲,者来寨的这个古城墙在20世纪70年代还有近一公里长,它的高度相当于三层楼,城墙上面很宽,就像长城一样可以走汽车。80年代以后,人们纷纷将城墙上的土取下来当作农肥或筑房用,结果城墙很快就被削去了一大半,到了90年代,它已所剩无几了。

科学鉴定认为他们有欧洲人血统,关氏父子42万字的有关专著脱稿在考察者来寨的过程中,关意权和关亨发现,尽管这里的村民们讲汉语,族系也为汉族,但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有欧洲人的相貌特征:个子高大,蓝眼睛,眼窝深陷,头发呈棕色,汗毛较长,皮肤为深红色。

他们对此进行了专门统计,结果发现,者来寨共有400多口人,其中有欧洲相貌特征的有200多人。他们发现,这些被外人称为“黄毛”的村民很少出外做事,他们总有一种自卑感。因此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出外做事总要把头发染成黑色。

关意权和关亨父子对这里的民俗进行了细致的研究,对他们富有欧洲情调的斗牛、饮食等习俗进行了多次记载和分析,他们认为,这里的村民属当年罗马战俘的后裔,在几千年的历史进程中,他们接受了汉文化,并与汉人通婚,一直发展到今天。这里的村民在丧葬方面有一个特别独特的习俗,那就是总让死者的头面向西方,这正是面向古罗马的方向。

关意权在撰写考察有关罗马战俘的专著过程中积劳成疾,1998年7月,当他将文稿写到38万字的时候却在劳累中倒在了案头上,从此这位老学者再也没有起来。后来,他的长子关亨子承父业,根据老人的笔记继续撰写,使这部42万字名为《骊革干人》的专著终于在近日脱稿。目前,关亨正联系有关出版事宜。

者来寨已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前不久,中国科学院古人类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对这里的300多人进行了DNA分析,认为这里的村民们含有欧洲人血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