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乌龙山刺匪之艳遇!

ywbo 收藏 74 317
导读: [B] 老幕走进金陵城时,已将近清晨,天色还早,街上尚无行人,街面上许多卖包子的店铺却已开门,映出门里淡淡晕黄的灯光。   昨天晚上瞎折腾了一夜也累了,于是就近找了一家旅店住宿。店小二依他吩咐端来了浴桶浴巾和几瓠热水放进客房就出去了。老幕脱了衣服跳进水里,打算好好洗洗身上的污垢,奔波多日身上都快有些发臭了,昨夜又沾上那该死的脂粉味儿。   刚刚把自己收拾利索,衣服都还没穿整齐,很快就有人敲门,老幕以为是店小二,批了件衣服就去开了门。门外是一个身形娇弱的女子,衣衫单薄,面容憔悴,站在风口里瑟瑟发抖,

老幕走进金陵城时,已将近清晨,天色还早,街上尚无行人,街面上许多卖包子的店铺却已开门,映出门里淡淡晕黄的灯光。

昨天晚上瞎折腾了一夜也累了,于是就近找了一家旅店住宿。店小二依他吩咐端来了浴桶浴巾和几瓠热水放进客房就出去了。老幕脱了衣服跳进水里,打算好好洗洗身上的污垢,奔波多日身上都快有些发臭了,昨夜又沾上那该死的脂粉味儿。

刚刚把自己收拾利索,衣服都还没穿整齐,很快就有人敲门,老幕以为是店小二,批了件衣服就去开了门。门外是一个身形娇弱的女子,衣衫单薄,面容憔悴,站在风口里瑟瑟发抖,冻得脸色发青嘴唇发紫,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老幕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上门服务?

这时,女人开口说话了,声音柔弱哀伤,“公子,奴家实在又冷又饿,无处可去,可否容奴家在公子房里暖暖身子?奴家片刻就走!”

老幕默默闪开身来将女鬼让进了房间。

女人进了房间就坐在火盆旁边烤火,一言不发,当老幕不存在一样。老幕认为,不想听到谎话就不要多问人家,不过人家要想骗你是怎么都能找到话说的。

果然,一会儿女人又开口了。“公子一个人住在这里,不寂寞吗?”

特殊服务吗?老幕笑笑,依旧不说话,顾自打包袱里取出干净衣服穿戴整齐。女人则继续自言自语,浑不在意。

“奴家本姓贾,小字美丽,原是贴图社区贾老实的闺女,社区斑斑做媒,十七岁嫁入了水区的甄家。起初夫妻恩爱,翁姑慈和,日子过得和美,后来夫郎被征召入伍,去修长城,奴家便在家中侍奉双亲,抚养幼子。一日赶集,被焦家少爷看上奴家容貌,找人骗去家中强占了奴家,逼奴家作他家小妾。奴家虽侥幸逃了出来,却无颜再见翁姑,有家归不得,如今奴家饥寒交迫,无处存身,奴家好生命苦哇!“说着呜呜哭起来。

老幕平静坐一旁沉默着,不论是真是假,这女人肯定有问题。

女人嘤嘤哭着,作势往老幕怀里一扑,双手还趁机在他胸口摸了一把。RT,好大的胸肌. 老幕顿时欲哭无泪,娘的,居然被女人给调戏了!

推开了女人,老幕再次端坐,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死女人,妆化得这么凄惨,可惜,身上的脂粉味儿他已经闻出来了。老幕不由的心中一阵冷笑

少时,女人收了泪,含羞道:”奴家失态,让公子见笑了!”

老幕苦笑道:”没关系!“

见老幕终于说话,女人眼里多了份神采,脸色也被炭火映得红红的,很是好看,笑吟吟地道:“公子好象不是本地人士吧?”

“嗯。在下是铁血城的”

“那公子不在铁血呆着来这所为何事?”

终于问到正题上了,老幕答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消什么灾?”女人追问。

“杀一个人。”老幕后淡淡说了出来。

女人听了不说话了,怯怯地,还带了些娇羞,似乎更动人了。老幕突然觉得体内有些燥热,心里一丝欲念悄悄抬头。女人似乎心有灵犀的坐近了些,低着头,纤指在他手背上轻轻画圈。这回是明目张胆的挑逗了,有点干材烈火, 老幕赶紧咬下一口舌头,一阵剧痛传来总算脑袋回复了一点清明。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他不是正人君子,也不是柳下惠能够坐怀不乱.不过眼前这女人来路不明,他不会那么笨的轻易上钩。就在老幕这样自警的时候,女人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探到他大腿跟上了,老幕一把抓起那只手放回去,说道:“姑娘请自重,本公子只卖艺不卖身。”

女人漫不经心地回答:“是吗?”又不死心地靠得更近,手臂终于搭上了他的脖子,对着耳根吹气。老幕只觉耳根湿湿热热的,心痒难耐,还是努力保持脑海中一丝清醒,问道:“姑娘叫贾美丽?”

“是啊!”女人开始舔咬他的耳垂,干脆挂到他身上。老幕试了试,没能把她拉下来,再问一句:“甄沉茶是姑娘的丈夫?”

“哦!”女人含糊的答应一声,继续忙自己的。

“姑娘刚刚说令外子在边塞修葺长城,可是在下昨晚才见过他,还不小心砍伤了他。”

这次老幕成功脱出了她的纠缠。女人愣了一霎,随即脸上就换了一副表情,邪媚的笑脸,戏谑的眼神,盯着老幕说:“公子不相信奴家,可以自己去查呀!”

“在下没有兴趣知道。”老幕冷音道:“昨晚姑娘坏了在下的大事,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公子要杀奴家?”女人仍笑吟吟地,手却探到袖子里隐隐戒备着。

老幕晓得她暗器厉害,不知那窄窄的衣袖里面有什么古怪,懒懒的笑开,突然出手把女人摁到了墙上,迅雷不及掩耳。掐住她的脖子,扣住她的双手。到底女人力气不如男人,而她轻功再妙,速度敌不过老幕也是没用。

“在下不管姑娘是谁,少来管闲事,姑娘不是区区的对手,下次碰到就定不会放过了!”冷冷警告完,老幕松开了女人。女人被掐得脸颊通红,气喘吁吁,狠狠瞪老幕一眼落荒而逃了。

老幕心烦意乱的扯开衣襟,日之,是迷情合欢散吗? 该死的女人,什么时候下的!老幕明明严加提防了还是中招了,无色无臭,的确够厉害。现在怎么办?药力已经发作了,头脑昏沉,浑身燥热,无奈,只得叫店小二到隔壁的青楼去找小姐来救火,至少要两个!

第二天,一夜颠挛倒凤,导致两腿发软的老幕顶着两只熊猫眼又去了乌龙山脚那个小村庄,希望能找到些线索。

山匪们自然早就已经撤离了,老幕向村民打听,村子里几十户村民,对那伙山匪都交口称赞,说他们对百姓秋毫无犯,比城管还好,甚至每次抢劫回来还分财帛钱粮给他们。老幕只是笑笑。劫富济贫吗?好一群侠盗!只不知抢来的东西他们施舍了多少。

回去的路上,老幕慢腾腾地走着,冬日的暖阳融融地洒在身上,很是惬意。昨天还漫天大雪的天气,今日却无限晴好,道旁的积雪泛着银光,显得那样干净。老幕胡乱想着:这雪比人干净多了!

接下来该怎么做!继续跟着商队守株待兔? 他厌烦了。不如去贴图社区查查看。了解目标越多,就越容易抓到他。

主意打定,脚步也轻快起来,几十里山路,很快就到了。

那是个很静谧的小村子,四周山林围绕,山下人家的屋顶上炊烟袅袅。因为是冬天,家家门户紧闭,老幕随便找了一家,推开柴门走进去。院子里是高高堆放的柴垛,大门口拴着的猎狗见陌生人闯进来便狂吠起来,主人家听到狗叫推门出来看。老幕连忙解释:“在下是过路人,走了一天的路了,想借您家地方歇歇脚!”主人家闻言把他让进了屋里。屋子里比较暗,不过很缓和,老幕把带在身上准备当午饭的一包熟牛肉和一壶好酒送给了主人家,然后坐到灶台边拨开炭火烤着冻僵的手脚。主人家很殷勤地给他端来热水喝,请他上炕暖暖身子。他烤干湿了的靴子,依言上炕坐到那个抽着旱烟乐呵呵的干瘪老头对面。

老头问他大冬日的出门去哪里?老幕又胡说一通奉父命去金陵娶亲的话,然后问起村子里是否有个贾老实?。老头说有,不过早搬家了。老人家话多,老幕问起就絮絮叨叨说起来:“贾老实有个闺女,小名美丽,嫁了水区甄老六家儿子沉茶。那姑娘生得干净,人又勤快,开始那两年日子过得红火,后来官府征壮丁修长城,她男人就应征入伍了。而焦家是有名的大富人家,良田百顷,家财无数。可贵的是,焦老爷是个难得的善人,修桥铺路,荒年赈粮,为大家做下许多好事,人称他焦大善人。甄家沉茶当兵一年后,他媳妇就去焦家做了仆妇,做做杂活,挣点小钱。女人啊!有时候就有点贪心不足,焦家好吃好喝日子滋润,慢慢的就不回家了。甄家人几次去找,面都不见就打发回去了。一天,她盗了焦家大笔银子逃了出来,焦家差人来追,她惊慌之下坠河而死。尸体打捞出来的时候,村民们都看见了,遍身绫罗,满头珠钗,据说身上也搜出了大把金币。甄家领了尸体却不肯罢休了,几次告到城管队,说儿媳妇是被焦家害死的,要城管主持公道。城管大队长说他们诬陷好人,咆哮公堂,罚打板子。甄老六就那么生生给打死了。甄老六老婆倾家荡产收殓了丈夫,那年冬天和小孙子也不知去向。三年后,沉茶回乡,家里已经家破人亡,心里一股怨气没处出,就拉了一票人到那乌龙山落了草,祸害往来的商贾。唉,人啊!谁活着都不易。”

老头感慨一通后,终于关了话匣,默默抽着烟,老幕也告辞离开了。

走出那个小村子,老幕回头望了一眼那片白皑皑的山林。是啊,谁活着都不易!他还要计算着怎么杀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