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二卷:南美洲 第十五章:菊之十刃(三)下

红色猎隼 收藏 7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对手可是智利陆军最为精锐的第6师啊!贸然发起进攻很可能将会遭到迎头重挫的啊!”秘鲁陆军第3装甲旅的野战指挥中心内,一群刚刚还得意洋洋的秘鲁陆军的参谋人员也和他们的指挥官—奥特加少将一样显得慌乱而不知所措。驻守在智利与秘鲁边境地区—港口城市—阿里卡的是智利陆军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对手可是智利陆军最为精锐的第6师啊!贸然发起进攻很可能将会遭到迎头重挫的啊!”秘鲁陆军第3装甲旅的野战指挥中心内,一群刚刚还得意洋洋的秘鲁陆军的参谋人员也和他们的指挥官—奥特加少将一样显得慌乱而不知所措。驻守在智利与秘鲁边境地区—港口城市—阿里卡的是智利陆军第6步兵师,与智利陆军其他“两团制”的二线师不同,智利陆军第6步兵师长期以来都保持着4个团的满编建制。而其所下辖的第2、第4、第6、第24步兵团更是智利陆军之中机械化程度最高,训练水准一线的皇牌部队。秘鲁陆军曾认定随着阿根廷在智利南部的军事行动,圣地亚哥方面会将这支精锐抽调南下,而致使北部防线空虚。但是随着战争的全面爆发,秘鲁陆军刚刚发现智利陆军第6师非但没有南下。北方防线事实上还获得了全面的加强。显然圣地亚哥很清楚,与阿根廷的边境冲突的结果至多重新划分边境,割让一些冻土冰原,但是与秘鲁和玻利维亚有纠纷的领土却是矿产丰富、位置险要。

“我们旅的推进还是太快了点吧!是否应该等待后续部队悉数到达之后再发起进攻?”、“我们掌握着制空权,在目前的形式下应该要求空军全力的支援。”一时间在整个野战指挥所内秘鲁陆军第3装甲旅的高层指挥官七嘴八舌的为自己的怯懦寻找着借口。毕竟用与自己的仕途休戚相关的装甲部队去踢敌方的铁板一块的防线,对于大多数秘鲁军人来说实在不是一个理性的选择。

身为中国人民国防军特派军事顾问的章定北对于眼前这样的场景多少觉得有些可笑。诚然对于一个承平已久的国度而言,没有经历实战洗礼的军队很难第一时间进入临阵状态,毕竟百战精兵是打出来的,无论如何科学的训练都无法取代战场上血与火的锤炼。但是在秘鲁陆军的身上,章定北多少还看到了些别的东西。

什么是决定一个国家及其军队战斗力的决定性因素?有人说是人口、土地、物资储备等资源的多寡,也有人说在工业时代科学、教育上的投入将彻底颠覆农业时代的资源决定论,当然还有人会告诉你一切都是“体制问题”。只要体制领先,便可无往不利。高呼着“自由民主万岁”便自可战胜一切专横跋扈的牛鬼蛇神。但是章定北却相信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最终得出的综合数字那背后的一个个零,真正决定着这个最终得数大小,甚至有无的则是排在这一连串零前面的那个数字—这个参数的名字叫:争心。

所谓争心,从字面上来解释自然是:争夺之心,争斗之心。这个汉语单词事实上早在中华文明的襁褓期—春秋战国时代便出现在中国的政治学者和官僚系统的著作和公函之中反复出现。例如老子在其著作《上德第六》便曾说过:“饥马在厩,漠然无声,投刍其旁,争心乃生。”事实上大凡是人都有争心,但是在中国传统哲学体系之中:道、儒、墨三家却始终认为争心是天下祸乱的源起。期盼可以用道德遏止人欲,最终消弭争心。可以说这样的理想的确美好,但是最终引导中国走出春秋战国时代的纷乱和迷茫,开启中华文明启蒙篇章的却是辅佐强秦的法家。法家从不否定争心,不过他们强调用法制遏止民众争心的泛滥,严禁私斗,将全民的争心最终上升成为一个国家的意志。

可惜法家的辉煌和大秦帝国一样转瞬即逝。在漫长的中华文明史中更多的君王选择了所谓“内圣外王”的儒家理念,不仅对内推行令人民无知无欲,巧智不生的愚民政策,对外更是试图以教化感化四夷。在那些遏止争心的岁月里,中华帝国空有辽阔的疆域和富足的国库,却始终没有走出汉唐鼎盛时的疆域。相反却一次又一次的遭到为冰雪所驱赶的北方游牧一次次冲击甚至颠覆。“国无争心,则兵备不振。民无争心,则无拳无勇。”自宋代以来,中华民族多少次被远弱于自己的入侵者打败,从忽必烈的鞭挞到多尔衮的铁蹄,从英法联军炮火中的八里桥到日本海陆合围的威海卫,曾经以泱泱大国自居的中华民族一次次被自己所鄙视的蛮夷击溃。是我们缺乏资源吗?是我们科技落后于人吗?是我们的体制腐朽没落吗?似乎这些都是答案,但又似乎并不完全。在漫长的历史之中,我们究竟遗失了什么?或许我们什么都不缺,缺的只是那被封锁在内心深处的“争心”。

在日本帝国陆军的刺刀之下,中华民族第一次体会到亡国灭种的危机,在家园被毁,同胞被戮的悲剧面前,中国民族在最为现象的时候发出了怒吼,睡狮猛醒,百兽皆惊。谋求万世之基业的中国人终于意识了“只争朝夕”的紧迫。在朝鲜战场之上中国军人以绝对劣势的武器装备与世界第一的战争机器对决,在辽阔的北方边境与远比成吉思汗的子孙所征服的版图更为庞大的草原帝国对峙。在不到50年的时间里将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大国重新成了一半世界的中心。而这一切的奇迹或许全都有赖于那勃然重燃的争心。

在远离列强争霸的南美洲大陆之上,群雄角逐之中秘鲁的地理位置虽然谈不上得天独厚,但却也足以一展拳脚。在南美洲的政治力量版图之中,秘鲁事实上位于一个势力真空地带。自从大哥伦比亚共和国(注1)解体以来,一盘散沙的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两国事实上都无力单独挑战秘鲁的地区霸权。1941年的 秘鲁和厄瓜多尔争夺马拉尼翁河、纳波河和科迪勒拉山脉之间三角地带领土的战争中,秘鲁的大获全胜,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秘鲁的东部虽然与南美洲大陆最为强悍的巨兽—巴西接壤。但是巴西利亚对西部的这片亚马逊雨林的管制能力极弱,根本无法对秘鲁产生影响。而历史的渊源则使邻国玻利维亚成为了秘鲁天然的藩属和盟友。因此环视四周,只要击败智利,秘鲁便可以轻易称雄整个南美洲西部的海岸山脉地带。与巴西、阿根廷鼎足而立。但就是领土、人口、资源都远弱于秘鲁的智利不仅屡次瓦解了秘鲁与玻利维亚合并的计划,更被夺走了秘鲁主要的硝石产地和优良港区,国力遭受很大损失。

当然秘鲁和智利的屡次交锋胜负都有其定数,但是归根结底秘鲁自上而下皆无争心却也是一个致命的缺陷。与国狭民稀、资源匮乏的智利相比,秘鲁实在太过与富有的,富有的以至无心去为了那些只在法律上属于自己的土地搏杀,富有的以至于在一次次与智利的剑拔弩张面前,总是率先后退一步,息事宁人。阿根廷的崛起,利马(秘鲁首都)、拉巴斯(玻利维亚首都)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结盟可以说是秘鲁压制智利的绝佳机会,但是就在阿根廷人南部边境与智利军队大打出手的同时,利马方面却始终保持着空前克制的姿态,与其说这是一种卞庄刺虎式的外交智慧,却不如说是秘鲁从政府到军队的畏缩不前和鼠首两端造成的。如果不是执掌着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阿根廷军政府领导人—胡安.卡洛斯在中国的帮助之下,硬顶了来自巴西利亚的压力。事实上秘鲁政府很可能会在巴西政府的压力之下选择放弃。

即便受到了阿根廷鲸吞乌拉圭的鼓舞,利马方面决心出兵。但事实上从秘鲁政府到军队,上下都弥漫着盲目的乐观和自信。在他们眼中与阿根廷的战争中不断损兵折将的智利似乎早已没有了再战之力,似乎只要秘鲁陆军开过边境,用一场兵不血刃的武装游行就可以收复失地。在这种侥幸心理的作用之下,秘鲁陆军怎么可能决心一战呢?

“章大校……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被自己的同僚和参谋人员吵到头疼的奥特加少将最终将求援的目光投降了坐在野战指挥部内一直笑而不语的章定北大校。显然他此刻需要长于地面战的中国军人给他勇气和自信。“作为军事顾问中国军队可以为贵国指定详尽的作战计划,可以为贵国提供训练和装备,但是我们不可能越俎代庖的替贵国打这一场战争。将军阁下,一切都在您自己的手中。秘鲁可以选择辉煌的一战,也可以……在世人的嘲弄和怀疑之中再等上一百年。”章定北微微一笑,用平和的语气回答道。“是啊!一百年的屈辱,一百年的等待……作为军人不能成为国家收复失地,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命令全旅一线展开,目标我们失去了百年的国土—阿里卡要塞。”或许奥特加少将曾经想过依靠自己的家族的人脉稳步的升迁上去,曾经想过在自己的履历里留下没有失败的记录。但是这一切的想法却在中国人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已经成为了过去。此刻的他第一次清楚的意识到一个军人的责任。

轰鸣的坦克纵队在己方炮火的支援之下,越过荒凉的沙丘向自己敌军防线的纵深扑去。这是一场宿命的对决。一百多年前智利人曾用剑与火从秘鲁手中夺走的土地,今天秘鲁要想索回同样必须以剑与火的手段。炮火之中,秘鲁陆军的T—55改型坦克宛如咆哮的雄狮,一无反顾的扑向智利陆军的方向。荒凉的沙漠之中智利陆军的“豹”1型坦克也同样无畏的跃出战壕,迎着夙敌进攻的锋线展开了接敌的队型。

这是一场迟到了百年的最终决战,秘鲁陆军以第3装甲旅为前锋,在狭窄的两国北部边境线投入了整个秘鲁南部军区的所有兵力:第3装甲旅、第3装甲骑兵旅、第4机械化步兵旅以及假道玻利维亚境内的第5山地步兵旅。面对着秘鲁陆军两个方向的压力,智利陆军却没有选择撤向纵深,而是在国境上的城市—阿里卡组织起了坚强的防御。

作为智利太平洋岸最北的港市,塔拉帕卡区阿里卡省首府。阿里卡位于阿塔卡马沙漠北缘,北距秘鲁边境20公里。几乎终年无雨(年雨量0.6毫米),但气候凉爽宜人。这座拥有50万人口的城市,始建于1556年。在其后的三百多年时间里,直到1879年前曾属秘鲁,从1929年起正式划归智利。目前这座海港城市已经成为了智利与玻利维亚、秘鲁三国间商业贸易中心,而同时又是玻利维亚进出口的最大转运港。为了捍卫这座港口城市的主权,智利陆军以第6步兵师的2个主力团—第2、第4步兵团肩负起了正面防御的任务。而第6和第24步兵团则担当起了两翼防御的重任。

“在沙漠地带作战,隆美尔的战术可以说是永不过时的经典。”从担任坦克团团长开始,面对着己方部队所面对战场—塞外大漠,章定北便一直以二战传奇名将—德国陆军元帅—隆美尔为师,崇尚克劳塞维茨著名的“进攻力学理论”。所谓“进攻力学”,也称“杠杆”战术。这种战术的核心内容是正面佯攻敌人,而将主力迂回到被攻击方的后方或一侧,给敌人以致命打击。同样的力,作用力臂不同,产生的力矩的大小也不同。假如把整个战场看作是一个力臂的话,以进攻某个山头为例,从正面进攻这是一个力点,从山的一侧进攻或从背后进攻都是一个力点。一个战场分三个力点,正面、一侧和后方,如果把兵力全部配置在正面,就好比把力用在杠杆贴近支点上一样,对作战战斗力发挥得很小。可是如果把一部分兵力从正面移置敌人的一侧或后方进行迂回,那么所发挥的力就不一样了。对于敌人而言,因为后路被堵死了,就很可能陷入完全无法退却的困境,从而丧失了他原有的优势。

而在围绕着阿里卡的争夺之中,这位后来在辽阔的战线之上多次令共和国的敌人闻风丧胆的明日将星大胆的克隆了隆美尔在北非的战术。利用战场空间和时间因素,指挥部队快速机动。以第3装甲旅第211、第311两个坦克营组成的突击群,从阿里卡市的东翼发起攻击。由于受到了正面攻击的牵制,智利陆军在自己右翼仅能集中1个营级规模的机械化部队进行抗击。

“坦克!前进……。”在奥特加少将豪迈的怒吼声中,秘鲁陆军的T-55“狮1”型坦克群在荒漠之中全速的冲击着。“不过是前苏联的老旧坦克而已,我们的德国‘豹’可以轻易的消耗他们。”或许同样是一种难逃的宿命。在智利陆军的“豹”2型主战坦克在南线对抗阿根廷的T-72ZM4型坦克的同时,智利陆军所大量装备的“豹”1也同样对上了曾经主要的假象敌—T-55型坦克。虽然也从一些情报领域获得了秘鲁陆军对T-55型主战坦克进行现代化改进的消息。但是在智利陆军看来自己所装备的“豹”1依旧可以凭借着火控系统的优势在远距离内摧毁秘鲁陆军的坦克群。

“距离2公里……”望着地平线上不断升腾而起的烟尘,智利坦克兵们紧张而激动的透过各自的观瞄设备准备实施猎杀。但是就在他们刚刚调转炮口之时,一个个闪亮的光点却从T-55型主战坦克火炮的有效射程之外飞扑而来。“不!是反坦克导弹……。”在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中,多辆智利陆军的“豹”1型主战坦克被击中、摧毁。虽然智利陆军知道秘鲁陆军采取了在炮塔两侧各加装两具反坦克导弹发射器的方式来加强T-55型坦克的火力,这种由炮长在车内操作发射半自动有线制导反坦克导弹。炮长只需将瞄准镜的十字线中心对准目标即可,这样既减轻炮长工作量,又增加了命中率。但是从试验型号来看,秘鲁陆军加装的反坦克导弹不过是前苏联AT—3型“耐火箱”(9K11)反坦克导弹的中国仿制型号—红箭-73而已。前苏联20世纪60年代发展和装备部队的第一代反坦克导弹,AT—3型反坦克导弹采用架式发射,目视瞄准跟踪,手动操纵,有线传输指令的模式进行攻击。虽然与其他同时代的反坦克武器相比,AT—3型反坦克导弹具有体积小、重量轻、射程远、威力大等优点,是第一代反坦克导弹中性能较好的一种,曾大量出口到第三世界国家,并在历次局部战争中广泛使用。但它的缺点也同样明显,比如飞行速度较小(120米/秒),易受风力影响,死区较大,最小射程300米,不能攻击距离太近的目标,射手操作较困难等等。因此智利陆军长期以来并没有引起重视。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在战前,所有改装完成的T-55型主战坦克两侧的导弹发射架都已经配备了中国自行研制的“红箭—8E”型反坦克导弹。

面对敌方毫无先兆升级的火力,智利陆军显然被打闷了。为了躲避对方的远程精确打击。智利陆军的“豹”1型主战坦克不得不频繁的采取机动规避的动作。双方在2公里以外的交火,几乎成为了秘鲁方面的单方面屠杀。而在1公里的范围内,配备新型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的T-55型主战坦克的100毫米主炮,同样具备了对“豹”1型主战坦克一击摧毁能力。

阿里卡市右翼的坦克战以智利陆军的全面崩溃而告终,而撕开了突破口的秘鲁陆军第3装甲旅在章定北的指挥之下冒着暴露侧翼和后方的危险, 大胆穿插迂回,向着智利陆军的翼侧和后方全速突击着。“我们的后续部队无法跟上这样快节奏的突击……。”面对着章定北的狂飙,奥特加少将虽然也同样倍感痛快。但是深知秘鲁陆军能力的奥特加少将还是道出了自己担心。毕竟秘鲁陆军还不可能具备中国陆军的推进和突击能力。竟有自己的装甲突击机群高速突入,伴随火力支援和侧翼的安全都将是问题。

“没有问题,不要怀疑你们自己的能力。”但是对于这样的章定北只是一笑而过,在章定北的要求和召唤之下。秘鲁空军第112“虎”攻击机中队的苏—25型强击机和第711“蝎子”攻击机中队的AT-37B强击机全力配合着秘鲁陆军第3装甲旅的高速推进。号称“空中坦克”的苏—25型强击机以其强大的对地火力完全弥补了秘鲁陆军第3装甲旅装甲突击集群战术炮兵的不足。沿途无论是遭遇智利陆军的防御支撑点还是前来阻截的机动纵队往往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其强大的火力击溃了。而对于从阿里卡市展开反击,可能切断的第3装甲旅后路的智利陆军机械化部队,章定北采取的则还是当年隆美尔机动防御的战术,不过此刻秘鲁陆军不再使用88毫米高射炮平射打坦克的手段挫。携带着中国制造的红箭—8L型便携式反坦克导弹的秘鲁陆军步兵反坦克分队同样是沙漠之中智利陆军的噩梦。

战斗仅仅进行了48小时,智利陆军在阿里卡市的外围防御便呈现全线崩溃的态势。除了秘鲁陆军第3装甲旅的突进瓦解了智利陆军的纵深防御之外。由中国陆军一手训练出来的代号为“驼狼”的玻利维亚特种部队更穿越在智利和玻利维亚边境的火山无人区,在智利陆军的后方展开了频繁的袭扰和破坏,也对智利陆军的后勤补给造成了严重的影响。而在沙漠地带作战,补给显然决定部队的战斗能力,而野战失利的智利陆军不得不全线退守阿里卡市。

“集中兵力和火力全线强攻……。”突如其来的胜利让奥特加少将雄心勃勃。用全力强攻一举歼灭敌军显然是所有指挥官梦寐以求的结局。“何必那么废事情,只要切断阿里卡城外的供水管……。”但是为了避免无谓的牺牲章定北还是决定采取更多直接的方式打击智利军人的意志和决心。

——————————————————————————————————

注1:大哥伦比亚共和国—19世纪初拉丁美洲独立战争中,玻利瓦尔创建并领导的联合委内瑞拉和新格拉纳达的国家,名为哥伦比亚共和国。其地域包括今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巴拿马。后人为了与今哥伦比亚共和国相区别,称之为大哥伦比亚共和国。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