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狼群内斗

水狩 收藏 95 338

每个刚参加工作的人都一样开始时温顺如猫,团结同事,尊敬领导,努力工作。就象那个故事:母猪对公猪说:咱们好好干,让饲养员大叔高兴。色狼俱乐部的各位也都一样,老水、小宝、汉汉、老任、死幕、老邓等等都是那样,不过他们几个工作一段时间就慢慢才发现不像哪个故事一样那么简单:无论你怎么干,饲养员大叔也不会高兴,因为饲养员大叔并不在乎你怎么干,除非你把饲养员大叔干舒服了,他才会高兴。


随着工作时间增长,从菜鸟变成大虾,慢慢的见到的丑恶嘴脸就越来越多,一开始是上级领导的丑脸,比如莽汉、老邓、姗姗之流,后来发现原本与自己一样清纯的伙伴,一夜之间突然长出尾巴。比如ywbo、狐狸之流。于是咱们死幕就慢慢嚼出了味道:自己变得越来越不招人待见。狗趾高气扬,人却灰溜溜的。


渐渐的,死幕变得玩世不恭,充满痞气,甚至于成为领导眼中的无赖。


死幕曾在俱乐部的高层部门做过比较低层的管理者,而管理老任主任是个人面兽心的伪君子,吃喝嫖赌,敲诈勒索,无所不为。而且以铁腕诸称,在他发脾气的时候,部下连大气都不敢出,见到上级领导却恨不得生出一根会摇动的尾巴。下边的员工恨得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死幕调到群里的第一天就和老任主任撕扯到一起。事情经过如下:老任主任坐在那里看报纸,死幕在写材料,老任主任对死幕说:“喂,给我倒杯水。”死幕反问:“你自己为什么不倒?” 老任主任马上就急了:“让你倒你就倒,你哪那么多废话!”死幕也急了:“你是不是以为你是我儿子,所以我应该伺候你?”结果他俩撕扯到了一起。好在当时办公室有别人,给拉开了。后来这小子主动服软,说了一些诸如“误会呀,咱哥俩脾气挺象,我挺喜欢你这种脾气呀”之类的屁话跟死幕拉关系套近乎。话虽这样说,自那以后,死幕不时收到了各种各样的小鞋。有一段时间,群里的人只要一天没听到他俩吵架,就觉得缺少点什么。


终于有一天,他俩把架吵到了狼群纪委。因为ywbo要去相亲,找他请假,他暗示说,如果给他二百块钱,他可以给ywbo正常划考勤。ywbo工给了他二百块钱,到了开工资的日子,ywbo发现,工资一分没少扣,当时那种哑巴吃黄连,上厕所大便没带纸的的感觉就涌上脸部。在寻找了个机会的情况下,ywbo把这件事跟死幕说了,死幕当时那是气得七窍生烟,大骂老任木有小JJ。并拍着胸脯对ywbo说:“你丫放心,这事我管定了,这会非把哪个木有小JJ的老任给搞下台不可。”说话中就找到老任主任询问,可老任主任打死也不承认有此事,并且发誓哪个收钱了哪个木有小JJ,于是他俩在争执的过程中又破口对骂起来,好家伙,你看莽汉、老邓、姗姗等从办公室都跑来看了,可恨的是一人让一手下搬一沙发,手里拿着茶杯坐在那里看老任死幕对骂的笑话。死幕毕竟年轻骂人的语句没有老任的多,死幕骂他不过一溜烟的直接跑到纪委反映了这事。纪委书记雨轩亲自下来调查,找到ywbo取证的,这时候让死幕生癫狂气的最不知所措,最哭笑不得的事情发生了——ywbo说没有这回事。结果纪委书记雨轩臭骂死幕胡闹,还有“作为一名头狼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任”等等。过后ywbo低头哈腰向死幕道歉,凄凉的说:“他也是无奈的,他惹不起老任主任,况且老任主任已经把钱加倍还给他了。”并且拍胸脯对死幕说:“今晚哥们在全聚得吃烤乳猪,完了到天上人间唱花歌,给死幕补偿。”死幕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滚远点。”这件事情平息以后,有一次群里没外人的时候,老任主任得意洋洋地对死幕说:“小样,想整我,你还嫩点。”


“老不死的,这种方式整不了你,我可以换个方式。”从此“要整倒老任”这个思想在我们这个:天天被穿小鞋,被朋友出卖,经常被当猴耍的死幕脑子形成了他人生的格言。这也应了那句伟大的名言:“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


从此死幕VS老任的战争成为了生活的必须:


这天,老任买了一瓶冰红茶,只喝了一口,就放到了桌子上。趁他出办公室的时候,死幕拿起那瓶冰红茶倒掉一半,然后当着全办公室人的面撒了半瓶尿,又放点糖加了点过夜茶摇匀放到原处,此时全办公室的人包括老任的秘书呵宁都一声不吭装作没看见。过一会,老任回来了,死幕非常非常恶毒搬个沙发坐在老任对面看着老任一口一口地往下喝。等老任喝完以后,死幕皮笑肉不笑的对老任说:“老不死的,刚才你的饮料里让我撒了尿。”就看老任咂咂嘴,大叫一声快打110,然后翻天覆地的吐得是一塌糊涂……老任屁颠屁颠的去找一把手告状,一把手派安监部经理小宝下来调查,最后也是查无实据,你要问为什么没有人敢做这个证?抛开死幕的因素不说,试想一下:“如果有人说看到死幕撒尿了,老任岂不是更生气??“好小子,看着我喝尿你不出声。”所以那个说了那才叫“傻”呢。


哪天,老任把色狼学校的毕业文凭放到了办公桌上,也是他大意,没放抽屉里锁起来,这不一转眼就让死幕顺手拿来看了一下阴险一笑就给撕碎,扔进下水道。当时俱乐部考核干部急着要这东西。把他急得眼冒金星,满嘴起大泡,痔疮都犯了.现补是来不及,只好花几百元钱找虎妞做个假证,交给上面。这时死幕就到组织部举报老任说:“老不死的用假文凭欺骗组织云云……。”


其他的就更多了:扔掉老任据说是在宜兴买的很名贵的紫沙壶;在老任汇报演讲的时候给他水杯里放伟哥;跟他一起出去出差,趁他睡觉的时候,用绳一头绑在老任JJ上一头绑在脚上,然后冒着慌报火警的罪,敲响了火警应急铃……等等这些事情到最后都因查无实据,而不了了之。对于这老任也只能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对死幕恨恨地说:“死东西丫除了这些无赖伎俩,还会什么?”死幕理直气壮地反驳到:“气死你,玩死你,看你能把我咋样吧。”


终于彻底整老实老任的事情发生了。死幕通过多年的观察发现老任这个家伙嫖娼上瘾,每各月都要去找小姐吃花酒。于是死幕掏钱让yu1840以总经办主任的身份请老任主任喝花酒办事,并以解决年底部门奖金分配的问题为喝花酒前提,来到死幕朋友警察一羽的管片里嫖娼。然后yu1840与死幕里应外合的让警察一羽抓了老任一个现行,经过一连串的列行教育并在老任交了三千块钱罚款之后,一羽煞有介事地当着老任的面打电话给死幕,说:“我们抓了一个你们单位的嫖客,你来看看是不是,是就把他保走。”死幕去了以后,用非常同情地语气说:“啧啧,老任呀,咱可都是是老实人,文化人,哪能干这丢人事儿。”在装模作样的提老任签了保证书后,死幕带这老任出了派出所,这时老任一把将死幕拉到了一个非常有档次的酒店。几杯酒下肚,老任哭着对死幕说:你这样往死里整我。”死幕一边鬼声鬼气地狂笑一边说:“乖,不哭,从今以后捏要是不装王八犊子,这事我替捏保密。”


现如今,死幕离开狼群好多年了,说起来别人可能不信,他俩竟然成了朋友,比如,找老任买写性生活用品什么的一般他都能搞定,而且是市面上没有的。但是老任却一般不主动找死幕办什么事,一是死幕办不了,二是能办死幕也不可能给老任办。维系他俩之间友谊的方式是这样的——死幕这人比较怀旧:“你那年嫖娼……”



本文内容于 2008-12-8 14:44:48 被sdzzzhl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