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日,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致信新浪财经,就宿迁中院对宿迁娃哈哈饮料有限公司诉其停止侵权案审判结果发表声明,毕马威表示对法院在审判中的事实认定和适用法律均存在保留意见,对一审判决的内容感到遗憾。

毕马威认为发送该案中所争议信函仅为一种给予通知的民事行为,信函中并不包括任何要求强制执行托管令或要求接管三家宿迁娃哈哈公司财产的内容,所以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的行为并未违反相关中国法律。

毕马威欲盖弥彰

如果这仅是一种给予通知的民事行为,那么毕马威为何要在给相关银行的信中要求提供公司的银行账号和账号的存款余额及发生额?又为何要在给各工商行政单位的信中要求不得受理公司股权变更的申请?又为何要在给审计单位的信中要求提供历年审计报告?

作为一家有着多年国际事务经验的公司,毕马威难道不知道只有司法机关和税务机关才能要求银行提供账号信息的嘛?难道不知道一个拥有董事会和监事的公司股东是没有权力要求审计单位提供审计报告的吗?

何谓通知?通知是向特定受文对象告知或转达有关事项或文件,让对象知道或执行的公文。毕马威申明的给予通知的民事行为是非常典型的转发性通知,简明扼要,直接陈述事宜即可。如果这仅是一种给予通知的民事行为,那么在信中直接表述“根据英属维尔京群岛法庭令,毕马威业已成为BVI公司的接管人,现将法庭令转发于贵司,请查看附件1”即可,为何要在信中重点强调“被告知本命令的任何人故意协助或违反本命令,即属藐视法庭。违者将有可能被监禁、罚款或者查封其财产。”而对“采取或指令子公司采取或允许采取符合子公司有关组织性文件[章程等]以及公司所在地法律规定的行动”不作任何解释。

如果这仅是一种给予通知的民事行为,那么毕马威为何在香港和大陆采取不同的做法呢?

毕马威言行不一

为满足接管行为在香港地区的合法性问题,毕马威于2007年11月27日向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申请了香港地区的接管人任命命令并另行专门委任了香港地区的接管人。出于“为了保护与英属维尔京群岛高等法院的查尔斯Indra Hariprashad Charles法官在2007年11月9日做出的BVIHCV2007/0262号命令相关的被告的资产”,经过非公开审理,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接受了毕马威的申请,承认其为BVI公司在港财产的接管人。

那么在中国大陆,毕马威为什么没有向中国大陆的司法机构提出延伸接管行为的许可申请。如果毕马威真的认为这仅是一种给予通知的民事行为,那么在获得香港法院的接管令之前,为什么不直接向香港的银行和相关机构派送信函?

声明中毕马威还称他所发的信函中并不包括任何要求强制执行托管命或要求接管三家宿迁娃哈哈公司财产的内容,可在毕马威在向英属维尔京法院申请的接管令中还申请了以下权利:“进入被告任何处所,不受限制,占有财产;或进入任何其它办公地点,只要接管人有理由认为该办公地点拥有被告财产、财物或账簿;必要时可以强行进入,更换锁禁并开启保险箱和装置等。”这难道还是一种民事行为吗?你这样的申请难道就没有违反中国的相关法律吗?

那为什么毕马威要欲盖弥彰,言行不一呢?据我们所知,追根到底的原因还是如同毕马威提交给英属维尔京群岛法庭的报告中所述“因为我们(毕马威)被告知目前在中国没有一种途径能够获得一个能在全国强制执行的单方面裁决。在这一点上,正在寻求进一步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