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地陷 第二章 征战母大陆 第四十节 德仪皇后

美丽的马蹄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size][/URL] [1]这一日,乔桥在山中指导完他的“特战营”的训练,天已傍黑。他带着两名亲兵,骑马驰回京城。 三人经过一片密林边时,乔桥突地感到一股强大的阴冷之气将自己包围。这种感觉十分熟悉,他曾在后宫中面对秦玉卿的眼睛时清楚地感受过。只是此刻的感觉强烈得多,现在包围着他的这种阴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


[1]这一日,乔桥在山中指导完他的“特战营”的训练,天已傍黑。他带着两名亲兵,骑马驰回京城。

三人经过一片密林边时,乔桥突地感到一股强大的阴冷之气将自己包围。这种感觉十分熟悉,他曾在后宫中面对秦玉卿的眼睛时清楚地感受过。只是此刻的感觉强烈得多,现在包围着他的这种阴冷,较之从秦玉卿眼中感受到的,其邪恶与黑暗程度超出何止百倍!

有一个邪恶的高手在跟踪自己!而且此人对自己定然不怀好意!

乔桥勒马停步,抑止住心中的震骇,运起气功和那股阴冷之气相抗。他来太平国这些日,从未见过,也未曾听说过这里还有如此功力强大的邪派武功高手,想这太平国中也是卧虎藏龙之地。

片刻之后,乔桥感到有一股温暖的风从身边吹过。而后,那股阴冷之气突地消失,而那温暖的风也倏忽而过,无影潜踪了。

乔桥茫然地望着旁边的密林,若有所觉,却又抓不住那感觉,飘飘渺渺的,一片迷惘。

身后的一名亲兵道:“大人……”

“哦,走吧。”乔桥回过神来,一扬鞭,策马飞奔。

乔桥回到寓所,一进门,可人便迎上来,俯在他耳边轻声说:“公子,有人来访,正在公子屋中候着。此人颇为神秘,连头脸都遮住了,不知是何等样人物。”

乔桥一怔,道:“神秘?为何不拦着?”

可人道:“此人似颇有来头,我想得罪他似无必要,便未硬拦他。”

乔桥点点头,便向自己房间走去。可人轻声道:“公子小心!”

乔桥道:“我理会得。”说话之间,已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

房间的门是开着的,内里一人一身黑色衣裙,头戴黑色斗蓬,斗蓬边缘垂着黑纱,遮住了整个面容。此人背对门口,面窗而立,从身材上看,乔桥判断她是个女人。

乔桥心中暗暗纳罕,什么样的女人在夜里来访他,还一身如此神秘的装束?她要见自己,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乔桥右手按了按腰间的手枪,迟疑了一下,朝那女人一抱拳,道:“何方高人前来拜会?乔某不知,有失迎迓!”

一个听来极清爽的女声轻声道:“乔大人请将门关上。”

乔桥依言将门关好,道:“小姐既来会乔某,定是有事,却为何又如此打扮,不以真面目示我?”

那女人转过身来,双手将黑纱掀起,放到斗蓬之上,露出一张脸来。

乔桥的眼睛倏地一亮。那张脸,似新月,如露珠,如绿波上纤尘不染的莲花,清新美丽得无以形容!

乔桥呆了一呆,制住心神,道:“小姐竟是何人?缘何要见乔某?”

那女子轻启朱唇,道:“我乃宫中德仪皇后,此来是因高人指点,有要事相求于大人。只因事关重大,为避人耳目,不得已才单身乔装,潜出宫来。”

乔桥大吃一惊。久闻当今皇后端庄清雅,这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乔桥在心中把她与义姊谷阳公主作比较,觉得义姊的美如清风白云,让人景仰;而这皇后的美则让人亲近和怜爱。另外,乔桥感觉到,当皇后的目光扫过自己时,似有一缕温暖的风拂过,那里面似乎蕴藏着一种纯正、平和、宁静的力量,尽管还有些微弱。这种感觉与他从秦玉卿目光中感觉到的那种阴冷与邪恶截然相反。

乔桥又想,这皇后夜里单身潜出宫来,“相求”之事定是非同小可。她既信任自己,自己即算是赴汤蹈火,也得帮她办好。

于是,乔桥单腿跪下,道:“臣乔桥参见皇后娘娘。娘娘有事但请吩咐,臣自当尽心竭力,为娘娘分忧。”

皇后轻舒双手,将乔桥扶起,道:“乔大人请起,你我坐下说话。”

皇后的手触到乔桥的双臂时,乔桥的心咚咚地跳将起来。这于他来说是平生仅有的,即是几年前在原始密林中抱着熟睡的可人时,也没有这般激动。

乔桥长吸一口气,抑住心神,站起来,道:“娘娘请坐。”

等皇后在太师椅上坐下,乔桥才在左手边的客位上坐下。

皇后道:“据本宫师尊言道,乔大人武功本领乃目下我太平国中第一人,故师尊要本宫求乔大人相救本宫性命。”

听了皇后的话,乔桥十分吃惊。其惊者有二,一是这深居后宫的皇后居然还有师父。什么样的师父?从她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出宫看来,她定是身负武功,那师父也定是武功方面的师父了。只不知那位皇后的师父是何等样人,能看出自己有高深的功夫。其二,皇后如今失宠是谁都知道的事,但除秦玉卿之外,国中还有什么人要杀她?秦玉卿虽有些放荡,但以她长年毒贩生涯养成的习性,做大事定会不露形迹,那皇后的师父又如何得知秦玉卿要杀皇后?如果真是看出了秦玉卿的欲谋,那个皇后的师父岂不是“神乎其人”了?

许多理不清的问题在脑中转来转去,没个头绪,乔桥只好干脆不去想它,站起身来道:“娘娘何出此言?后宫禁卫森严,何人大胆,敢害娘娘性命?娘娘莫要吓唬臣了。”

皇后道:“究竟何人欲害本宫,本宫亦不知晓。本宫此来,只是谨遵师命。本宫自打进宫之时起,于一己之生死早已看得淡了。后宫表面波澜不惊,实则时时你倾我轧,乃不见血的战场。”

乔桥知道秦玉卿要害皇后,如秦玉卿真能得逞,那她定会逐渐把持朝政,谁能知道她到时候会做出什么事来?这个国家的百姓会怎样?再说自己也不忍心看这似无瑕美玉般的皇后死于非命。于是他忙道:“娘娘切莫作如此想法。娘娘与圣上一样,身系天下安危!”

皇后道:“师尊也是这般说法。因此上,本宫才遵了师命,前来相求大人。”

乔桥道:“娘娘切勿说到一个求字。娘娘要臣如何做,臣便如何做。”

皇后道:“师尊于我言道,请乔大人每日三更时分,准时于我寝宫外暗中守候一个时辰。大人可愿意么?”

乔桥道:“乔桥谨遵娘娘吩咐。”

皇后目光在乔桥脸上停留良久,而后移开,轻轻叹了口气,道:“大人真乃赤胆忠心之人。我太平国如多几位如大人一般的大臣,也好得多了。”

乔桥道:“娘娘谬赞。臣斗胆问一句,娘娘师尊是何方高人?”

皇后迟疑了一下,道:“师尊乃世外之人,不欲外人知晓。师尊对本宫言道,如大人问起,只说有缘便会相见。好了,大人,我该回宫了。”说着,皇后站起身来,和乔桥告辞。

乔桥目送皇后离去,心中竟自生出一种难言的怅惘,这种感觉和当年告别义姊谷阳公主时又不一样。


[2]一连几天,乔桥都是三更去,四更回,在暗中为皇后做一个忠实的守卫。好在他自练过谷阳公主帛书上记载的功法后,精力十分充沛,即算是有些疲累,打坐一个时辰也就恢复了。

几夜无事。

一个时辰不算长,但也不算短。乔桥一人隐伏于东宫一幢房顶的阴影里,全然无事可做,又要集中全付精力。唯一能慰藉乔桥此时的孤寂的,便是皇后在这一个更次里,总有好几次长时间地站立在寝宫的窗前,似在默默地陪伴着乔桥。隔着窗纱,乔桥经常看着皇后曲线玲珑的优美身形发痴。

清醒的时候,乔桥好几次问自己,是不是喜欢上皇后了。面对这个问题,他只有苦笑着摇头。要是在21世纪,什么样的女人他都敢去爱。可现在,在这样的时代,爱上皇后娘娘,可不是一件什么好玩的事!

这一天,乔桥照例在三更时准时来到东宫的房顶上隐伏。

时令已到初秋,天蓝风清,极是宜人。下半夜的空中,星开始多了起来,月光变得朦胧柔和,照在东宫楼上的窗纱上。皇后站立着的身形,被月光烘托得格外美丽迷人。

乔桥正看得痴迷时,警兆突现!

乔桥又一次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阴冷之气将自己包围。这种感觉和前些日在山道上的感觉一模一样。一定是那位暗中跟踪自己的邪恶高手到了!

乔桥运起气功和那阴冷之气相抗,一面迅速抬起胸前的自动步枪,推弹上膛,用瞄准仪进行搜索。

乔桥非常清楚地感到那股阴冷之气越来越强大,有人在向他接近。可是,不管他怎么调整瞄准仪的搜索方位,都没有发现半个人影。这是他无数次训练和战斗经历中都未曾遇到过的怪事情!

大约10分钟后,乔桥已牙关打战,全身如坠冰窖之中。他的功力已无法和那种阴冷之气相抗。他只是凭着一种顽强的意志,拼尽全身之力咬牙坚持着,保持着神志的一点清醒。

突地,那股阴冷之气消失了,乔桥感到一股暖风吹过。

乔桥眼开眼,模糊中似乎看到两条黑影倏忽之间便从屋顶上飘过,不见了!他想,定是有位高手救了自己。

乔桥这时其实已经精疲力竭,但他强行运气几转,提起力气,纵身一跃,向不远处皇后寝宫的窗户扑去。

乔桥穿入窗户后,在地上团身一滚,而后双腿跪地,直起身来,端起了步枪。

这时,正好有一条黑影在对面的窗户上一晃。

“什么人?!”乔桥奋起全身力气,大声喝道。

那黑影一闪便消失了。

皇后抓过挂在墙上的剑,准备去追。

“别,追!”乔桥说完,感觉全身虚脱,歪倒在地上。

此时,皇后的一只脚已跨到门外。见乔桥倒下,便止住身形,回身来到乔桥身边,俯身察看。这一看,皇后的心突突地跳将起来。只见乔桥双唇发紫,脸色发黑,双目紧闭,牙关打战,全身发抖。那样子极是吓人,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

皇后伸手摸了摸乔桥的额头,触手冰凉!皇后突地记起,她的师父曾对她说过,欲加害她的人都练有一种极邪恶的功夫。练有此功之人,发功时掌力全是阴寒之气,可伤人于无形。看来,乔桥是受到这帮人中的高手袭击了!

“乔大人,你受伤了?”皇后俯在乔桥的耳边问。

乔桥的口中只发出让人难以听懂的含混声音,说不出清楚的话语了。

皇后心里一急,放下手中宝剑,将乔桥扶起坐好,也顾不得男女之防,退去乔桥上半身衣服,自己坐于乔桥身后,双掌贴住乔桥背心,将全身温暖纯和之气凝聚于掌上,向乔桥体内输送。

说巧不巧,皇后的那缕温暖纯和之气进入乔桥体内后,便唤醒了乔桥体内被阴寒压住的气息,使之渐渐开始运转起来。乔桥所习内功,原是谷阳公主所创,也是中正纯和,与皇后所习虽非一路,但宗旨殊途同归,犹如亲人一家般。二者的些许区别在于,乔桥的气息多带了阳刚,皇后的气息更偏于柔和罢了。

片刻之后,两股气息在乔桥体内渐渐相融相交,如同亲密的友人或情人般互相帮扶,通畅圆转地运行起来。

约半个时辰后,乔桥脸上的黑色与唇上的紫色淡了很多,身子也不抖了,神志也清醒了许多。而皇后则全身香汗淋漓,气喘吁吁了,她的功力还不高。

乔桥心中温暖而感激,轻声对皇后道:“臣谢娘娘救命之恩。娘娘且歇着吧,臣自行运气驱寒便可。”

皇后喘息两声,轻声道:“大人何出此言,你为相救本宫才受如此重伤。只怨本宫功力尚浅,无力将大人体内寒气尽行驱出。好在大人功力高出本宫多多,你自运气驱寒,本宫也须歇息片刻。”

皇后说完,挣扎着站起来,到床上躺下,闭目养神。她并不运功,只是让全身彻底放松,以使精力得到恢复。原来,皇后所习功夫并不是一般的气功之法。至于她究竟修习的是何种功夫,这里且卖个关子,留待下文再行交代。

乔桥运起气功,将侵入体内的寒气一点一点地驱除出去。

又是半个时辰后,乔桥才睁开眼来。此时,他的脸上和嘴唇都已变得红润,眼光也恢复了平时的神采。

“好厉害好阴毒的功夫!”乔桥长出了一口气,叹道。

听到乔桥出声,皇后从床上坐起,看着乔桥道:“大人好了么?大人功力着实令人佩服,无怪乎连师父也对大人推崇备至。”

“娘娘谬赞了。”乔桥道,“夜已太深,臣居娘娘寝宫多有不便,还是上房守着。”

皇后道:“不必了。三更已过,那帮人不会再来。大人辛苦,回去歇了吧。”

乔桥单腿跪地,对皇后施礼道:“如此,臣告辞了。”说完,站起来往窗边走去,准备依旧穿窗而出。

乔桥刚走到窗边,皇后叫道:“大人,且慢。你且转过身来,让本宫瞧瞧,伤是否好了。”

乔桥听得出来,皇后的话里尽是关切。他呆了一呆,转头对皇后道:“多谢娘娘挂心,臣已无碍。”

乔桥说完,将身一纵,穿窗而出,倏忽不见,留下皇后坐在床沿上呆呆出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