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10的故事之失窃之后

huntery 收藏 9 3616


盗窃,是人类历史上最常见的犯罪现象,原始共产主义时期,估计是没有盗窃的,大家都没有余粮,偷谁的呢。

据说文革的时候,盗窃的也少,大家都整的精神面麻木了,不敢犯罪了、

记录下些芸芸众生被盗之后的心态,倒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普通型

他们不住询问警察,能追回东西不,得到失望的回答后大骂小偷。扬言抓到小偷,非剁他们的手指不可,(其实在公交车上喊抓小偷时,他往往也装没有听见)

警察走后,可能忍不住,连警察一起骂也说不定。甚至更大范围的怨恨扩大化。

这里我想特别说下,未必每个警察都是语言大师和心理学大师,但如何安慰受害者,是个问题。

曾经有个同行,受害者问他:警察同志,请问您破案的概率有多少?

警察回答,不瞒你说,破案的可能性为零。

结果,他被投诉了:你们警察这么不负责任,不积极帮我们老百姓破案。


有时也困惑,到底怎么说才好,难道豪气干云:放心吧,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就在今天,您等着我好消息吧。

听上去振奋人心,可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泰然型



认识张老板的人,都奇怪,你那四十万的新车才买不到半年,换什么啊。


他平静:原来的丢了。只好再买一辆,习惯了代步,没有车不习惯。

大家都安慰:无所谓的啊,有保险,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他大骂:他妈的,那帮小子,说帮我找人买保险便宜,结果办的那么慢,保险到期后还拖了几天,正好就被盗了。



啰嗦型


教导员找到我,到你社区的老李家去,他家老被盗,你去看下情况。

我奇怪了:您怎么亲自关心起这些小事来了。(教导员很和蔼,所以和他讲话很随便)

他一脸苦相:被盗的人是我爸爸的老同事,关系好,他知道我在这做教导员,他就老找我爸爸絮叨,我爸就找我絮叨,你去看看吧。

我到了这家人家走访,这是一个城郊结合部,原来的蔬菜队,人家自己起房子的很多,多余的房子住不了,就出租赚钱,因为租金低,住的人也就比较多,鱼龙杂混。

这是个空巢家庭,儿女都搬出去住了,老人也退休了,男主人是老教师,女主人是烟厂的退休职工,经济状况很好,从家里的字画可以看出来,不过家里比较乱,老人说,自己力量不够,儿女不经常回来。也懒得收拾。

女主人看见我,就不住的唠叨:这些小偷啊,把我买菜钱都偷没有了。(只要世俗的人,可能都知道烟厂上班是什么概念,有这么多烟民撑着,效益能差吗)其实也就几百元,放在挂着的裤子口袋的。

我观察了下,对他们说:为什么院墙不起高些呢?你们这四合院,院墙太矮,小偷可以轻松翻进来,门锁也不好。

老李回答:你不知道,以前这管理混乱。大家都起房子,手续也不齐全,宅基地的面积不规范,我一要起围墙,邻居就和我闹。说我占了他的地方,挡了他的阳光,我闹不过他。

原来如此。

我建议他:尽量求团结,不要和邻居闹,把内门加固了,多个防盗门,在二楼也加个防盗网。钱尽量锁到柜里。

去过这一趟后,教导员没有和我再说他受唠叨的事情了。



跌宕起伏

郑校长正在回家的路上,派出所打电话给他,说他家的小区被盗了,他家人都上班,没有人在家,要他检查下自家的情况。

郑校长笑了:我和派出所打交道这么多年了,也主管过保卫工作,我家可是没有闲钱放外边的。没有事情的。

他悠然自得地走回家,还没有进门。老婆打电话,说今天不回家了,单位有事情,你把放在床头柜的一万五千多快钱存了吧。


他突然意识到了:这么多现钱你怎么会放家里的?

老婆说,本来是说好了提出来还给表弟的,他有事情,没有来得及给他。回家了,单位又有急事,就顺手向床头柜一放。就出门了,

一万元,对谁来说,都不是个小数目,郑校长三步并两步就到家了。

到了家里,发现家里面一片狼藉,完了,他两腿发软,瘫坐在地上,楞了一会,想起来给派出所打电话报警,亡羊补牢。

我到了现场,问明了情况,观察了柜子,拿出了一个小包,里面是一万三千元现金,郑校长看到大部分钱都在,居然哈哈笑了起来,人生真奇妙。

老婆回来了,才知道,钱是分两个袋子装的,一个两千元,一个是一万三千元,其实也是胡乱一放的,小偷先摸到了两千元的袋子,已经欣喜若狂了,大喜离去,没有想到再扩大战果。


如果单独丢了两千元,郑校长绝不会这么开心,也符合人的正常心理,不是最差的情况,心理就安慰多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