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争之争 不战之战......摘登

用敌为我,还不如用敌的自为。

用敌的自为,我坐以看望,敌人内部必然互为攻击。天下没有几十年、上百年不用兵的国家。我坐以看望,他们各国之间的利害冲突必然日益尖锐恶化,一旦达到顶点,战争必起。战争一起,双方必然搞得两败俱伤,而我就能坐收渔利。

即使不能两相败亡,我在他们之中,也是举足轻重。说话也不敢不听从了。秦惠王时期,韩魏两国相互攻战,几年不能结束,是救还是不救,秦王犹豫不决。

正好陈軫从楚国来,秦惠王问他以什么计谋能处理好这件事,陈軫回答说:“曾经有卞庄子刺虎的故事,您听过了吗?卞庄子想刺死虎,管竖子阻止他说,两虎才开始牛,吃到兴头上,必然争夺,争夺必然要斗起来,如此就必然大的伤,小的死,从伤的去刺杀他,就能一举两得了。卞庄子认为是这样子,站在那里等待。一会儿,两虎果然斗起来,大的负伤,小的死亡了。卞庄子又把伤虎杀了,果然一举得到双虎,功劳与名声大振。现在韩魏相攻,几年不能解决,这也必然是大国伤,小国亡,从伤的去攻击,一举必有两得。这就好比卞庄子刺虎,是同类的事。”

惠王认为是这样的,始终不解救韩国而作壁上观,后来果然是大国伤,小国灭亡。惠王便兴兵攻击大国,不费多大力气便成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