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孤胆英雄

那个石头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URL] 为张飚同志举办的平反及追悼大会在一个小小的礼堂里举行。参加的人也不多,就是那些还暂留在延安的西征的老战友们,当然还有几个领导是要来主持和讲话的嘛。这不,那周处长也来了,而且还是第一个讲话。 “张飚同志是我党的优秀党员,优秀的指挥员,他的牺牲是我们那些敌人的阴谋的结果。他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为张飚同志举办的平反及追悼大会在一个小小的礼堂里举行。参加的人也不多,就是那些还暂留在延安的西征的老战友们,当然还有几个领导是要来主持和讲话的嘛。这不,那周处长也来了,而且还是第一个讲话。

“张飚同志是我党的优秀党员,优秀的指挥员,他的牺牲是我们那些敌人的阴谋的结果。他的牺牲,使我们的党、我们的军队损失了一个重要的优异的党员,指挥员,勇敢的无产阶级战士。。。”

“为了表彰张飚同志在红军和西征军中所作出的重大贡献,经过组织的研究考虑,特追授张飚同志为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哦,那个老虎又不是叛徒,不是土匪了,他又成了GCD的英雄了!不过这个事情有些不对头,那GMD不是也把他弄成了一个英雄吗,现在这样整,那张飚到底归哪边呢?或者哪边都是,哪边都不是?!

人反正是死了,英雄的称号就能使他活过来?不关GCD还是GMD,现在的科技技术都还达不到那样的水平。不过总算是被平反了,不会再被当成个垃圾被唾弃、被遗忘,那才是重要的。

军人并不怕死,不怕在战场和敌人刺刀见红地拼个你死我活、同归于尽;也不怕被人们所遗忘,哪怕自己牺牲了,连个名字也不能留下!可是要说怕,估计最怕的就是死得不明不白,死了还要被人所误会所唾骂所不齿!因为那是对自己生命的付出的不承认啊!人不怕不留名,但都怕留恶名、留脏名!

说实在的,就是这个平凡和追悼大会,还是那陈部长顶着来自各方的压力,勉强进行的。要不是考虑到对红风寨的安抚以及其他有可能的还遗留在国统区内打游记的红军余部的安抚和改编工作开展,他也许就会妥协了。

所以这个会场很小,参加的人也很少了。简单地宣读完成文件,唱唱国际歌,人们便向那个张飚的“弟弟”豹子一一握握手,算是在安慰他的亲人吧。

豹子没有想到的是这么个结果,他原来以为不过那老虎是被抓起来了或者关在什么地方,他只要用老虎的弟弟的名义就可以打听得到,然后再慢慢想办法救人。现在倒好,人是不用他们去救了!而且,这个事情该怎么样给二锤交代,又让他感到难过。

他没有完全听懂那些领导和首长的讲话,只知道,张飚是被他们自己人给弄死的,为什么,不知道!现在为什么又要平什么反,他也没有弄清楚!好象是那些人在给他道歉,他只有点点头,面对经过的每一个人都笑笑,再笑笑!

不过这些八路军的当官的还是比较随和,不象那个二锤动不动就老子连天的,还要动手打人。回去找他说道说道,这个脾气得改!怎么他在这个队伍里呆了那么久,还是那么粗鲁呢?就不能象这些首长们一样斯文点?他现在不也是个军长了嘛!

这个牌牌倒是挺漂亮的,黄灿灿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金子作的呢,要是挂在脖子上还很洋气的哈。他有些迫不及待了,想早点结束这个无聊的握手点头仪式,早点去研究一下奖章了!

一个首长的警卫员冷冷地看着豹子,让他感到有些不安,赶忙把头低下去,用手抹下眼睛----狗日的,怎么就挤不出眼泪来呢?!

那个警卫员陪首长过来了,也握了握豹子的手,不过在离开的时候,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啊?”

“张晓虎。”豹子不敢抬头去看人,那个警卫员“哦!”了一声走开了,“我叫张友帱。”这个名字好没有道理,张有仇,和哪个有仇啊?豹子觉得有些好笑,也不知道这个人的父母咋会给他取这么个名字!?不过这个时候可不能笑啊,还得装,太辛苦了!早知道就不装那个死鬼老虎的弟弟了!

。。。。。。。。。。。。。。

“俺是个铁匠,会打铁呢!啥洋盘的物件,到了俺的手中,都能打得成的!家里不是闹灾嘛!就出来了,找口饭吃吃!你们这噶答不是要人吗?俺就来了!”说话的人是个中年的农夫,那装扮就是个西北常见的装束,戴着个反边帽,斜穿着件破烂的夹袄,这个天,穿这个玩意,也不怕热的慌。背上还背个褡裢,露出一把钳子在外面,就象是个旗杆样的杵在后面。

“行,你会打铁,我们收了!到我们的枪炮厂里当工人,愿意吗?”一个招工的干部很和蔼地和那个铁匠解释着,“不过,先要到里面去把家里的情况都跟领导汇报清楚,明白吗?”后面的声音比较大,估计是怕那铁匠耳朵好用,听不明白吧!

“啥?汇报是啥呀?咱就不知道呢?有这样家什啊?”铁匠没有听懂意思。“不是家什,是叫你,去里面,把家里的人、住址这些事都和领导说说,登个记录!听清楚了吗?”那干部有些烦躁了,什么铁匠啊,耳朵这么不好用!

“哦,俺知道了,是要见官,要画押哈!可不中呢!你不会把俺卖苦哈哈去吧?”是啊,老百姓,没有见过世面,都怕见当官的,生怕被弄进去,画押按手印,一个不小心,给那黑心的窑主弄去下窑干苦力了。

“我们是八路军,GCD的队伍,不是那些黑心的窑主!”见过笨的,没有见到比这更笨的人了,不过看那手腕,挺结实的,是个好体力!

“中!中!那俺去画押了!老总您就带带俺,俺不认识路啊!”这个铁匠还怎是笨得离谱啊!不过庄稼汉子,穷苦人家,都一样的!那干部倒是个热心人,领着那铁匠进去办理手续了。

要是仔细看过石头前面章节的人,应该是认出来了,这个铁匠就是那中统渭南站特别行动队队长楚彬!没有错的,就是他!他进了延安了,化装成个穷困潦倒的铁匠,就要就入延安的枪炮厂了。

作为有经验的特工人员,都或多或少地有自己的一套生存之道,或擅长伪装、或精于算计,或有很多的技能在身、或脑袋灵活现学现用。如果只是能打会拼的话,那只能是个杀手,充其量不过是个小角色而已。

而且很重要的是,有能力的特工,往往就是最不显眼的,他们往人群中一站,就会直接融入到人群去了,让你不会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不会显得杂眼,不会引起你的警觉,甚至有时候,你还会去主动地可怜他、亲近他、帮助他。

现在的楚彬—--对了,他的化名是在黄槟,就是这样的一个让人感觉到可怜又有些讨厌但又可爱的笨铁匠,而且耳朵还不好用,脑袋不太灵活。他的一切举动、说话是显得那么的自然、淳朴。

至于他是怎么进入的延安,没有人知道,这也许是个永远就他自己一个人知道的秘密了。反正他来了,他来刺杀那个叛徒来了!为了完成他的任务,为了给他的牺牲的占有讨个说法,他只身一人来了!

他自己感觉,他这样做是对的,是必须的,是对自己和组织负责。他不怕作孤胆英雄,作就作好,作出个惊动天地的壮烈的孤胆英雄!

。。。。。。。。。。。。。。。。。。。。。。。

陈部长手上的电报象是个烫手的山芋,他的手都忍不住个抖动,是激动还是愤怒?也许都有。

“这个刘小江,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啊!叫我怎么去给前线的人交代啊!”那是关于刘江被开除出党以及周副主席对延安请示的一个回复电报,现在这个消息武汉知道,陈部长也知道了。

“要用他的时候,他倒好,把天都捅破了!还是不是个党员啊?擅自行动,给组织上带来了这么多的被动和麻烦!开除他,我看枪毙他都不冤枉!”陈部长把电报往桌子上一拍。

“只是这个前线的要求该咋回复呢?从来往的信息中,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刘江对红风寨土匪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如果是被土匪知道他被开除了、甚至有可能去投靠GMD了,会有什么连锁反映呢?会不会出现红风寨也跟随他一起完全脱离GCD掌握的可能呢?”

才勉强把张飚的事情按下去,这倒好,有弄出个这么个事出来,就不能消停点吗?为了那个红风寨,以后会不会还有啥事情冒出来呢?

“田秘书,你给武汉发个电报过去,看能不能再接触一下那个刘小江,作作工作,如果有可能的话,请他出面,帮我们的组织把红风寨的事情解决一下。当然他实在不愿意的话也就算了,强扭的瓜不甜!”陈部长还是决定再努力一次,如果再不行的话,也就只好放弃了这个心思。

“对了,还有那个萧云同志,那个护士是吧?!是在总部的医院里工作?能不能请她去说服刘小江,毕竟听说他们的感情相当的好嘛!”陈部长还在羡慕呢“听说那个家伙挺能哄女孩子的欢心,我们延安的医院里就有不少的女孩子在私下里谈论着他们的事情哦。嘿!这个家伙,还真是个不简单的角色啊!”

这个陈部长也在打小云的主意了,只是他还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小云,正面临着一场悲壮而又惨烈的劫难呢!

。。。。。。。。。

更多的精彩章节,登陆 原文小说网,石头谢谢大家的关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