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评: 萨科齐半小时推跌中法关系

lion_heart 收藏 1 2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天,欧盟轮任主席国法国总统萨科齐不理中国的反对,在波兰与达赖会面了半个小时。萨科齐没有透露会面的内容。就这么短短的半个小时,对中法关系的友谊情份践踏殆尽,中法关系很可能因此就进入了新一轮的下跌阶段。


半个小时能谈什么内容?什么内容也不可能深入地谈。但是,萨科齐与达赖会面的半个小时,却足以把中法关系打入冷宫,后患无穷,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处理好的。对此,我们深感可惜、遗憾。


回顾40多年来的中法关系,我们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顺利期。1964年至1989年,两国关系顺利发展。1964年1月27日,法国同中国建交。法国是在西方大国中第一个与新中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国家,此举对改善西方与中国的关系举足轻重,影响极大。


第二个阶段,对峙期。1989年至1993年,中法关系跌至低谷。1989年,法国同其它西方国家一起利用北京发生的****对中方实行制裁,中国予以反击,两国关系紧綳。


第三个阶段,合作期。1994年至今,中法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994年「1.12」联合公报发表后,两国关系明显改善。1997年,江泽民主席和希拉克总统签署了中法联合声明,宣布两国建立面向21世纪的全面伙伴关系。这是中法建交以来两国关系的最高定位。


一直到2007年5月萨科齐上任之前,中法两国领导人都认为,这是中法关系最友好的时期。但是,萨科齐上任之后,中法关系发展势头明显受到了遏制,开始出现摇摆不定的令人担心的迹象。萨科齐采用了两面手法,一面高度评价中国与中法关系,一面开始采取以达赖遏制中国的策略。


「我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对中国怀有深厚的感情。感谢中国政府在我仕途处于最困难、思想最低落时,邀请我访问中国……」这一段话是谁讲的?是在2007年春节,萨科齐把300多位华人华侨请到自己的内政部做客,在宴会上他对中国公开示好时讲的。我们不怀疑这一段话是他的心里话,但是,我们好奇的是,对中国人民这么有感情的人,为何会做出对中国人民最没有礼貌的动作来?


进入2008年,羽毛丰满的萨科齐对华开始上下其手,出尔反尔,不老实起来。他做了三个动作来对付中国:一,同情打砸抢的藏独分子。二,纵容抢夺奥运火炬的辱华活动。三,利用与达赖见面来对中法关系进行政治刺激。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目前,全世界都在分析和观察,论点很多,都有道理。但在我们的眼中,最主要的只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客观的因素,一是主观的因素。两大因素,缺一不可的。


有一篇报道很值得重视:一位接近法国高层的人士认为,有两大因素促使萨科齐做出会见达赖的决定:一是目前总统身边有一批立场接近美国新保守主义思潮的政治家在推波助澜。法国左翼社会党前外长维德里纳在不久前曾表示,就在美国新保守主义分崩离析的时候,法国新保守主义却仍然「兴旺发达」。这股势力从意识形态出发,强烈敌视和反对中国。他们认为,在国际金融危机强烈冲击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背景下,特别是在美国处于政权交接的空白点时,西方总要有人出面来制约一下「竞争者」中国。二是萨科齐曾一再说他将在年内会见达赖,并认为他「有权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会见任何人」。萨科齐事实上已经将此事变成了涉及他个人面子的问题。另外有消息说,法国第一夫人一直在推动萨科齐会见达赖。特别是在8月份布吕妮以总统夫人身份代表萨科齐总统会见达赖后,就一直在游说萨科齐痛下决心。在这种个人色彩很浓的情况下,理性就退避三舍了。


由此可知,一是客观因素在起作用,二是主观因素在起作用。在客观因素方面,法国的政治思潮在变化。在主观因素方面,萨科齐个人政治野心在膨胀。


萨科齐与达赖会面的半个小时,极有可能表明中法关系开始进入摩擦期,这是第四个阶段。中法关系低潮期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危害与麻烦呢?


一,中国领导人与萨科齐的互信基础受到严重损害,中国与法国的关系将进入摩擦期。萨科齐与达赖会面使他成为唯一一个以欧盟轮值主席国元首身份会见达赖的欧洲领导人,开创了一个恶劣的先例。中国对此绝对不会原谅的。法国《解放报》用两版的篇幅刊登文章,批评萨科齐是个「摇摆不定的人」。文章说,「萨科齐现在在北京的眼里已经是一钱不值」。这样的分析绝对是准确的。


二,中法经贸关系严重受损,并将产生实质的影响。在达赖、萨科奇会面前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4日表示,中法关系能否取得进展,取决于法方的抉择。刘建超并警告说,中法经贸合作是建立在互利基础上的,希望法方为中法各领域合作创造良好条件,以免影响中法关系的长远发展。对于中国外交部的回应,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中国已提高对法国警告的语调,「他们(中国)第一次非常明确的威胁正在考虑(对法国)经济制裁」。我们也认为,不可排除中法贸易受到严重冲击的可能性。


三,中欧关系也不可避免受到牵连,尽管中国绝对不愿意这样做,但是形势所迫,又不得不做。如因为萨科奇坚持不改变与达赖喇嘛会晤的行程,中国在「第十一届欧中高峰会」召开的前几天,于11月27日宣布推迟「欧中高峰会」。我们相信,过一段时间之后,中国会努力做好与欧洲其它国家的互动工作,保持中欧关系的稳定,促进发展。但是,中国绝对不会牺牲主权来打交道的,这是任何欧洲国家都清楚的。


中法关系的第四个阶段,即摩擦期阶段,到底为时会有多久,摩擦性质会有多重,我们很难预测,但是,绝对不可能在短时期内消失。有报导称,「德国总理会见达赖喇嘛受到中国冷遇长达半年,法国总统面前也有一段长长的高坡要攀登」。如果萨科奇坚持谬误的对华政策不改变,中法两国关系不可能很快改善。


当然,尽管我们认为中法关系已经入摩擦期,但是我们不悲观。中法两国在国际安全观和国际秩序观方面有著相同的看法,相同基础,相同作用,两国合作利大于弊。中法关系可以高低起伏,但是绝对不仅可能被个别政客拖到死胡同的。


我们期待中法关系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阶段早日到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