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二章 欢迎会

那个石头 收藏 15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URL] 陕北还真的是一片古老而神秘的土地啊。虽然在电视电影上曾经看到过,但当你自己走到了这片土地上来,亲身看一看这里的沟谷交错、原梁相间的黄土高原,就不得不赞叹这片土地的是拥有那么的恢宏、博大的气势。 欢迎仪式很简短而又隆重,在一个院落里,刘江他们一行14人受到了首长们的接见。至少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陕北还真的是一片古老而神秘的土地啊。虽然在电视电影上曾经看到过,但当你自己走到了这片土地上来,亲身看一看这里的沟谷交错、原梁相间的黄土高原,就不得不赞叹这片土地的是拥有那么的恢宏、博大的气势。

欢迎仪式很简短而又隆重,在一个院落里,刘江他们一行14人受到了首长们的接见。至少哪些首长,刘江没有去注意,因为说实在的,还没有他心目中的那些名人嘛。一个姓周的首长可能是这里最大的了,穿着身泛黑的红军装,看上去怎么也像是个警察呢!他站在台阶上,手热情洋溢地挥舞着,“同志们,欢迎大家回到革命的队伍中来。。。。!”也很能讲,一个人足足讲了十来分钟,“特别是四方面军的同志们。。。。。”,刘江认真的听了听,他判断这个周首长一定是原来的中央红军的。

老虎有点冲动,涨红着个脸,嘴里还嘟囔着。他总是这样的,没有一点克制力。他原名叫张飚,是个棒老二(解放前四川人对土匪的称呼),后来被感化了,痛改前非当了红军。在战场上他是一个勇敢的战将,一个人可以凭借一根木棒就丢翻四个马家军的壮汉。一手的枪法那是没得说,可以靠着一只没有准星的步枪在150米的距离靠5发子弹就搞定五个追击他们的骑兵。这点刘江是不行的哦,他最好的成绩就是在三十米内用三枪打死了个伤兵。但是老虎就是脑袋缺根筋,真是那么大大咧咧的土匪习气。刘江伸手拽了拽老虎的衣袖,示意他克制自己的情绪。

“。。。。不过,大家都是革命队伍中的一员,是为了解放全体劳苦大众,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平等自由的崭新社会中的一员。。。。”周首长还在絮叨着。说这话的时候,胸挺着,头昂着,一只手在面前有力地挥舞着。“。。。不要为失败所吓倒,过去的失败那是有种种的主观和客观的原因。这个和广大的四方面军的战友们没有关系,请大家不要有这个思想包袱。。。。”

刘江心里明白他说的客观和主观的原因,不外呼一是逃跑路线,二是西北的恶劣环境嘛,再就加上个指挥错误了。至于逃跑路线,是不是这么快就要开始批判了呢?刘江不记得了。不过这些都和自己没有关系,自己是小兵一个,没有人会找到他谈这些的。

“所以,大家安心的住下来,先养养身体嘛,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大家的身体都很虚弱啊!”这个是刘江喜欢听到的,那也就是说有好吃的啦,也可以安心的修养不用担心被分配到前线去拼刺刀了哈。

这个时候是什么时间啊,刘江不太清楚,只是在西安的时候,才得到了自己所处的历史时间,这个时间在37年的7月前。也就是说离抗日战争已经很近很近了。如果没有例外,将来自己就会被分配到一二九师去了。这个部队刘江喜欢!这个部队的领导刘江更喜欢---—毕竟那个政委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嘛!

抗战马上就要爆发了,自己在一二九师能不能混得好呢?怎么样才能够既安全又能够有所表现地呆到解放呢?这个问题自己一定要好好地考虑一下,千万别弄杂了!还有就是怎么才能混过那混乱的十年呢,千万不要被那些造反派们给弄死了哦。到时候要低调,做人一定要低调!

周首长的话是讲完了,大家都给点掌声嘛嘛,别愁眉苦脸的。刘江带个头,带头鼓掌,跟着老虎也不情不愿地拍着手板。

吃饭了哦,刘江开心的时刻终于来临了,从院子外面来了些战士,抬着好些吃的东西,好象还有酒罐子呢。酒嘛就不喝了,来点水煮牛肉啊或者爆炒腰花啊之类的就行了啊,最后有韭黄炒蛋!刘江的要求不高。

当大家开工的时候,刘江发现自己的要求是太高了!真的是太高了!小米稀饭加不知道什么材料作的窝窝头,泛着黑褐色的光----哦!天啦,吃了几天西安的羊肉泡馍,再看到这些东西,哎,没有食欲啊!要是往会推过一两个月,这些倒是不错哦!

周首长在每个战友的肩头上拍拍,问问名字啊、安慰一番要好好修养啊,要相信组织啊之类的话,最后才轮到了刘江。

“报告首长,红军第三十军军部特务连战士刘小江向您敬礼!”刘江赶忙站起身来,敬了个算是比较合格的军礼,可是怎么没有把无名指完全并拢啊,有点失败啊。“请首长指示!”

“好!好!你坐下嘛!坐下嘛!”首长的话应该是带着些南方江西一带的口音。“首长是江西人?”刘江顺口询问道。

“哦,你个小同志,居然能听得出来我的口音?!哈哈!不错啊,不错啊。”首长把长凳子拉了过来,就在刘江的身边坐下,边上的战士递过来盛好的稀饭。“小刘哦,你是叫刘小江哈?你去过江西吗?”

江西刘江是去过的,在94年和朋友到那里去旅游,到过江西的樟树。不过现在可不能说去过啊。刘江摇摇头,“没有去过江西,只是有个战友原来是江西的。”想起那个战友,名字都没有留下,只有个番号—----“红军第五军战士”。

“他牺牲了,是在离西安很近的地方牺牲了!”刘江想起来那个还不到18岁的小毛孩子,双腿受伤了,面对围上来的十来过马家军,拉响了手榴弹的壮烈了。相处不到一碗茶的功夫啊!

“哦,是个好同志啊!好战士!是红五军的骄傲,也是我们红军的骄傲啊!”周首长听着刘江的叙说也感叹起来!“正是有了这样的战士,我们中央红军才能从江西一直走到这里来啊!”

周首长感叹了一番,端起稀饭,犀利地干上了。刘江也对着那窝窝头发动了进攻,再不动手,要没有了,可再也不想晚上饿着肚子睡觉了!

添饱了肚子,有点撑得慌。刘江看看首长也吃完了,放下了碗,刘江有事情要说啊。

“报告首长”站起来,看着疑惑的周首长,干脆的说道:“请问,我有事情想问,可以不可以?”

“恩?什么事情啊?”周首长示意刘江坐下来,他可是没有想到才吃完饭刘江就会有什么事情了。“是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上的啊?”

周围的人都吃过了,刘江的战友们也在指领下去寻找他们的住处了。院子里人少了很多,大部分还是那穿着黑军装的。

“我要见中央保卫局的最高领导!”刘江看着周首长的眼睛,这个事情不能拖,早点交代完了早点安身啊!要不是应承下来了这个事情,说什么刘江都可能会在那个中央军里混日子了!

“你要见中央保卫局的最高领导!”周首长挥了挥手,几个战士过去,在还没有吃完的人的耳朵边上嘀咕了一阵,这些人端着碗也出了院子。两个穿黑军装的走到院子门口,站起岗来。

“是的,我必须见到保卫局的最高领导!”刘江再次重复了自己的要求。这个要求是他应承下来了的,“其他人都不行!”

“哦,有这么重要吗?”首长的语气中还带着点不信任,“一定要和最高领导讲,和我讲不一样吗?”

这个时候的保卫局的最高领导是哪个,刘江不知道,最好不要是那位康先生,想起看过的多少传记当中提到的康先生,刘江就很咬牙!要是现在是他,刘江得准备好开溜了!

“是的!不行!”刘江斩钉截铁地回答。“除非您。。首长您就是最高领导!”

“哦,这样的啊?能不能给我透露点什么啊?”首长也严肃起来,“哦,对了,忘记了自我介绍,我叫周兴!”

周兴?周兴是哪个哦?没有听说过。刘江只想得起来唐朝倒是有个叫周兴的,不过是个酷吏。“对不起,首长,我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

“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周兴侧着身子,用手上的筷子击打了下碗缘,发出清脆的“钉钉”的声音。“真的不知道?”

“是的。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刘江还是很诚恳的如实回答。没有听过就没有听过嘛,有什么希奇的,你又不是那十大元帅或者那十大将当中的一个!当然也可能见了面也不认识的,谁知道他们现在都长得什么样子呢?

“哦。”首长放下筷子。站了起来,“你跟我来!”示意着刘江跟着他走向院子深处的去。院门口的岗哨把院子门也拉上了。

真是奇怪啊,你想干什么啊?要不是你是领导,刘江真还不想甩他的。派头倒还不小哦。一身黑军装,像极了警察。

这间房子是个办公室,刘江看出来了,在房间正中摆放着一张简陋的办公桌,上面堆放着些文件和书。在墙上挂了面镰刀斧头红旗。边上有几个简易的椅子。

“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周兴坐了下来,指着身边的一张椅子示意刘江也坐下来。“我叫周兴,我的职务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政治保卫局代理局长”

这个头衔好长哦,刘江努力地记忆着,哦,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政治保卫局代理局长。

“那你和那个中央保卫局是不是一样的啊?”刘江不清楚这些称呼的,往往一个字的差异,可能就是天壤之别的。比如像控股公司、有限公司、有限股份公司、有限责任公司。。。等等,那差别可就大了天去了!

“呵呵,你个小刘啊,还真实较真哦!”周兴也对刘江在称呼上的强烈要求有点兴趣,“不过喃,你说的中央保卫局是原来的叫法,现在对外的称呼就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政治保卫局!你明白了吗?”

哦,天,摆了乌龙球!刘江很很地拍了下额头,赶忙站起身来,重新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局长同志,第三十军特务连战士刘小江向您报道,并向您汇报和转交重要情报!”

这个事啊,怎么弄的啊,吃饭就吃饭嘛,怎么吃出个局长来呢?而且还是保卫局长---那就是后来的国家安全局的最高领导啊!应该是的!

“哦,刘小江同志,中央保卫局代理局长周兴在此,请转交和汇报!”周兴一下子变得非常的严肃,两道眼光像是能穿透身体的X光机样盯住了刘江的眼睛。

见过不少大人物,当然都是些商场的人物啊,对这样的大官刘江还是第一次面对,想想后来的那些对国家安全局的种种传闻,还是有点怕啊。看来刘江得老实点了,不能太嚣张了哈!

刘江曲着身子,把裤带解了下来。这是条普通的布带子,很脏,散发着一阵阵的血腥味道,那是上面的血迹散发出来的,已经快四个月了,这个味道怎么还没有散完呢?

周兴接过去那根布条,鼻子轻微地耸动了一下,估计是闻到味道了。他把布条放到桌面上,又抬起头来盯着刘江,“这个就是你要转交的重要情报?”

刘江肯定地点了点头“是的,就是这个,跟了我四个月了,都不敢洗它!”这个脏布条终于可以离开自己了,想想刘江就觉得轻松好多。

“怎么得到的?”周兴很严肃,目光更加犀利了。

怎么得到的?哎,是啊,说起来还真的像是在做梦哦!刘江想想那一段时光,在心里就一阵阵的哆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