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一章 回延安

那个石头 收藏 17 6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刘江是被西安的GCD办事处送回到延安的,办事处对刘江和他一起艰辛地回到组织中的战友很是看重,专门选派了一个排的战士来缘途武装护送他们。听说回到那里,还有庆祝他们回归的欢迎会呢!

五个月了,从那个破窑里醒过来到回到西安,足足有了五个多月的时间了。被那塞外的风吹打了一番,刘江的脸和手都显得那么的粗糙和干涩。那个小云的身体就像个十来岁的孩子样的单薄,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看起来怕还没有60斤重了吧?

一起经历了一场场的生和死的考验,从马家军的刀下逃生、在野狼的口中夺取食物、刨树根充饥、一起被那中央军的“刘大哥”俘虏、在国军的黑暗潮湿的监牢里度过,这样的经历还真是够得上传奇了,也太过于凶险了。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我们终于回到了革命的队伍中来了,终于不用再担心在野外露宿而防备野兽的侵袭了,也不用再考虑下一天吃什么东西了!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美好得让小云不住的笑、不住的和战士们开着玩笑了。

也许自己这算是活下来了!五个月了,每天都在担惊受怕的,几乎就没有好好的吃过东西,好好的睡过觉!活着的味道真好,有了吃不完的食物,有了那不算华丽却能够保暖的床和衣服---还是新的呢!这身衣服得好好的收藏下来,将来那是历史文物呢!

等回到了延安,天啦,刘江就自由了、安全了,就能够好好的活下去一直到那革命胜利的那一天了。也许到时候,混个什么中校大校的来爽上一把呢!嘿嘿!至于当什么将军的,那就太不现实,没有哪个能力也怕那些危险啊!那是要用命去拼出来的啊!

刘江都忍不住要笑,想笑啊!想唱上那么两句。刘江忍不住哼起了“九九艳阳天来呀,十八岁的哥哥坐在了河边。。。。”看看那些和自己一起回来的战友们吧,哪一个不是喜笑颜开的!那个五大三粗的老虎不是还缠着护送的战士要枪来耍吗?

枪,刘江他们现在没有,原来的枪都被缴了,被那可恶的“刘大哥”给缴了,也太不给面子了,怎么说刘江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呢!就这样还要缴枪!那几条破破烂烂的枪你们中央军就稀罕了不成!等那天老子给你们整个AK47来耍耍,气死你们!

没有车,因为没有像样的路。也没有马,有马可能刘江他们都骑不了,太疲惫太消瘦也太虚弱了,几头牛和毛驴车组成的队伍就这样一路排开着,拉得长长的。几个扎着白毛巾的赶车汉子操着一口“哟哟”的陕西话吆喝着牲口。

那个排长可能是不愿意担任这样的任务吧,哭丧个脸,也不搭理刘江他们的挑衅和搭讪,把老虎呵斥了一声“回到车上去!”老虎楞了楞,排长把腰间的手枪顺了顺,“这个是办事处的命令!”随着他的这声呵斥,队伍里的人都沉默了下来,只管默默地赶路。

这个排长还真是的,都是战友,而且我们还是从敌人的围剿和清洗中艰辛回到这里的红军战士,那老虎原来还是9军的一个副营长呢。

这个排长真是太没有意思了!刘江郁闷得躺在牛车上,看着天空中那一团团如同棉花的云朵!

回来五个月了,刘江都要快记不得原来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了。那些人啊,都会为刘江的消失而担心的哦!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自从自己从破窑里醒过来,就注定了这一切都不可能再改变了。

回来了就回来吧,在这样的年代里,生存才是最重要的,至少他还活着,还有希望,那还有好多的人就是在刘江的注视被人斩下了脑袋,又或者中了枪,在刘江的无奈中慢慢的抽搐着,慢地死去!

还有那些女战士们,被那些家伙就在光天化日下剥得光光的,被一群一群的人蹂躏着,惨叫着,呻吟着,然后被当成了牛羊、奴隶分配着,或者就干脆被千齐百怪的折磨死去!

谁叫刘江好选不选,回归到了那西征军中去呢!那是段多么令人伤心和不忍回顾的历史啊。那二万多的红军战士能够“胜利”地到达新疆的才那四百多人啊!其他的牺牲了,失散了。。。。。。在一片片的黄沙中被人慢慢地遗忘了。

之前,刘江每一天都担心着自己被这个不知道危险在哪里的时代和环境所吞噬掉。虽然是能够回到延安,想起来那段经历,还真是让人不寒而栗啊!

以后,就得想办法,怎么样也不到前线去了!要去,刘江也准备选择一个安全点的地方。最好是作战室当当参谋或者干事之类的。再不济也得到大部队里,安全啊。

再说从2008年回来的刘江,以前的胆子本来就小。那是讲究和谐社会的哦!在那个时代,刘江可是那种安分守纪的人,连偷看女孩洗澡的事情都没有胆量干过呢。

而这个时代是要杀人的!准确点时髦点说是要革命的哦!远距离的,用枪射击刘江基本习惯了,但要是面对面的拿着刀子捅还是有得不忍啊!虽然三个月里也杀了些人,但那都是不得以啊!

还有那被人杀的感觉应该是不爽的,要不怎么大多数的人都要惨叫呢!还叫的那么渗人!不被杀的最好办法就是不给他机会杀!让他杀不倒!

以前总是和老婆开玩笑,老婆常取笑刘江的胆量,说他啊,要是回到了战争年代,铁定是个逃兵!要是干地下工作,没准敌人的鞭子还没有抽到身上就立马叛变了!当汉奸呢,可能性不大,刘江的日本话说得不是太好,不过跑不掉的话也难说!

不过她说的不准哦,至少刘江这五个月来就没有当逃兵嘛!不过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在战场上,受环境的影响,刘江自信还是有拉手榴弹自爆的勇气的---那样死得快,没有多大的痛苦,也许脑袋一热就行了。不过要是被抓住了-----特别是做为地下工作者被抓住的话,在抓住前刘江会有勇气拿枪对着自己开的,不过抓住以后呢,那就说不清楚了!如果再来点什么美人计的话,叛变的可能性比较大的!那老虎凳、钉竹钎、灌辣椒水等等,在重庆的渣滓洞刘江可是去专门认真地参观过的哦,那滋味,应该是不好受的!一定要想办法,不去当地下工作人员!

当然之前都只是玩笑话而已!现在呢?刘江自己感觉就应该算是个英雄了!英雄真的不错啊,特别是被那萧云和杜长娥她们崇拜的感觉更是爽快哦!没有想到在21世纪的普通的要掉了渣的老男人、废物,居然可以在这个战争年代成为英雄!

不过以后还是不要当英雄了。当个普通的稍微有点本事的军人或者革命者就行了,就算是个废物吧!

想起废物的说法,刘江不由得嘿嘿得笑了,那是老婆拿当时的口头婵“结婚是个错误,离婚是醒悟,再婚是执迷不悟,没有情人的男人是废物!”来取笑刘江的。那是俺们对家庭负责么!刘江是这样解释的。

也是哈,要说起找个情人,刘江回到这个年代再找个老婆算不算呢?要是回归到了国军那边,弄个什么团长旅长当当,还真的可以娶几个老婆哦!

妈的个巴子,怎么就不回归到国军那边去呢?大不了到时候再起义嘛!!太背了哦!刘江很很地拍了拍车帮子,那牛儿吓了一跳,猛地加快了步伐。

对了哦,刘江又想起了那个刘大哥的挽留,说是只要刘江答应,立马让他到队伍里当个连长,而且还送他去军校镀金呢!那不是出来后就是嫡系部队了?以后还不是混个师长军长的玩玩?还好,送个支手枪给刘江,是一把德国的撸子,可惜哦,被办事处的人给没收了!

刘江有些后悔了,怎么就没有答应呢?那个刘大哥哥也是黄埔毕业的哦,现在虽然才是个团长,没有几年,那师长也就会到手了嘛!那边吃得好,穿得也好,还有美女可以花差花差,到时候配个如花似玉的娇滴滴的女副官,娶个三房四房的老婆小妾。怎么说来也比现在的红军强啊!后悔啊后悔!

就算到时候不起义,老子卷着钱钱,往香港、台湾那么一飞,你们还没有对空导弹,还打得下来我不成?就算飞不了,俺们投降总可以吧?大不了老老实实的当当政协成员,至少可以爽快几年呢!刘江越想越后悔,简直肠子都要悔青了哦!都怪他自己啊,当时怎么就要在战友面前装英雄呢,搞得下不了台了不是!要不跟那个排长说一声,不去延安了,俺们找刘大哥去?

看着那排长一脸的严肃,还是算了吧!这样搞弄不好回把刘江当成逃兵当场就喀嚓了,那还真的不划算!

起风了,带着一阵阵的沙土,扬到身上,钻到口中、鼻子中。刘江虽然已经习惯了,还是忍不住恨恨地骂道:“狗日的沙尘暴,怎么这个时候就这么厉害了哦!”

萧云和杜长娥也穿着一身崭新的军装,还是那种红军的军装。军帽子上的红色五角星衬着,两个女孩子显得英姿刹爽的,看起来就像是样板戏红色娘子军中的一员。侧身坐在一辆毛驴车上,脚搭在车帮子上,随着车子的移动一晃一晃的,还不是在一起碰着头,嘀嘀咕咕的,不是还爽朗的哈哈的笑着。

哎,这个时代,真是的,才20岁出头的女孩,换在21世纪,该是在大学里读着书,在男朋友面前撒着娇,也可能是哪个公司的文员,正坐在电脑面前偷偷的上着网,聊着QQ。可是现在呢,都是有两年军籍的女军人,是跟着部队三过草地的豪杰了啊!刘江可是亲眼看过他们端着把刺刀都断掉的抢和马家军对抗的哦!

她们两个都是四川旺苍的山妹子。刘江去过那里玩,几十年后的2003年,那里好穷的,好闭塞的,不过那里的山妹子纯洁爽直,有男儿的豪气和泼辣劲。也不知道她们还有没有哪个机会生存到2003年哦!

前面有一股尘烟,滚滚地奔队伍来了。不一会就看到是一队骑兵,三十来号人。骑兵就是威风啊!被马家军的骑兵打烦了的刘江现在好羡慕这些骑兵啊。个个都那么精神,在马背上还把身子挺得直直的,而且穿的也是新的军装,颜色有点不同,黄绿色中有点泛黑。一色的驳壳枪挎着,那排场,威武雄壮!真是不错啊!

一个看来是当官的从骑兵队伍中拍马过来了,排长迎了上去。这边的队伍也停下来了,一个个都从车上下来,注视着那支骑兵。

“中央保卫局参谋汪铁汉奉命前来迎接,请予以交接!”那个当官的嗓门挺大的,大老远就听得清清楚楚。哦,汪铁汉?刘江没有听过,至少在电视里和书中没有看见过这个名字。交接?这些人又不是物品,真是的,话都不会说。

不过这个排场刘江喜欢,说明是很受到重视的嘛,大老远就专门派人过来迎接了哈!

“办事处警卫连连长孔二牛,自西安出发护送人员,自西安出发,一路平安。应送14人,实到14人。请验收!”刘江这个时候才知道那个排长不是排长,是个连长啊!孔二牛,这个名字还真有时代特点啊!

不过那个铁汉好象不像打铁的,文质彬彬的,倒像是个教书匠!

终于要到了啊!刘江抬抬头,看着那被风吹拂着,飘动的云彩快速地移动着,云彩下面那块地方就是自己呆了三个月的地方啊,拜拜了!那个鬼地方,八辈子老子也不去了!

。。。

天色黑下来的时候,刘江他们一行人在骑兵的保卫下看到了那个曾经在电视电影中看到的宝塔-------延安,我来了!

这天的日子,在历史的档案中记录得很清楚----1937年7月7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