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事工业出路何在?是继续敷衍还是要洗心革面

作为军事科研的工作者们,本身是一种十分光荣与能力的体现。我们面对今天的“30年军备发展伟大成就”本不应该指责和说些什么。即:“我们应该无话可说”。但是事实上我们应该还是要问一句:“拥有5000年灿烂文化的中华民族是不是我们的智慧真的退化了”?




纵观历史我们可以发现,中国人的祖先曾经创造了对于人类具有无比影响的几大发明。例如:指南针,它的出现使得国际航海业得到了一次质的飞跃。火药这是任何现代武器的鼻祖发明,如果没有他那么我想后来的:“TNT,黑锁金”也就都是无稽之谈了。




50-70年代中国一些老系列的科学家,也拥有过自己的发明和创造。例如:前不久中国一份对于中国船舶设计师的专访文章,揭示了一个问题,中国在老式驱逐舰和护卫舰上,曾经大批使用的一种“组合防御手段”。即:8联发摇摆发射导弹配合2座双联25-37mm速射高炮。中国称作:“双重防御”。按照中国专家说法这种设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近距离防御导弹制导精度与火炮之间的不足。




而美国以及欧洲海军一另一种方式来吸纳这种防御理论,这就是美国海军研制了“拉姆”导弹。依据美国海军战略发展部门官员介绍,这种“拉姆”导弹可以作为搭载MK41垂发系统中中远程多用途导弹的一种近距离补充。同时提高和弥补近程速射火炮的精度不足问题。韩国海军最新建造的数艘“宙斯盾”级导弹驱逐舰上,有的采用了这种32联发“拉姆”配合前端32/64垂发MK41一同使用。 在法国最新建造的一种护卫舰,驱逐舰上,也安装了这样的配置,它的前端安置有2座并排速射火炮,而2号炮塔则安置有32联发“紫菀”垂发系统。但是无论如何变化其作战原理均出自于中国的“双重防御”。




上述这几点例子足可以说明,中国早期设计者提出的这个“解决办法”是得到了国际海军发展强国的认可的。他至少使得美国海军摒弃了以往看似十分狂妄的“单组武器对抗防御系统”。在原有防御基础上增加了第二道防线。这是老一辈科技工作者的创造结果,虽然我们国家驱逐舰和护卫舰要至少09年后才能开始装备自行研制的“FL3000N”24联发近距离防御导弹系统,但是,这个理论将会使得我们拥有更加好的舰载武器发展的走向。




mk800: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中国人智慧并不是在退化,而是依旧在某些角落里,发挥和闪烁着它的无限光芒。按照自然科学理解何为“人类智慧”?简单地说他在于人类的发明与创造智慧。一个爱迪生几乎改变了我们整个人类的生活。而我们今天无论坐在那一种“奔腾”面前,我们都不能忘记一位被英国人自己迫害致死的计算机发明时代的先辈。




那么既然我们中国人智慧依旧是光辉的,那么为何我们现在在其他领域少有我们自己的“发明与创造”?美国人制造军备武器设计精细做工考究,因此采购成本一般十分昂贵。所以他总是要求自己的一种武器可以当作2种以上武器使用。例如:它的“标准”导弹,你无论怎么说美国科技是多么强大,但是军方依旧要求“标准3”具有50-25000米以上的射高。所谓“全方位”防御拦截导弹。




而中国自己有自己的特色,我们军费一般用于“做衣服”,“改建营房”这些钱就已经占据了军费提升的很大部分。而用在科研方面,装备猎装方面依旧是不足的。所以中国人就必须以“弥补”方式来追求达到美国高额军费下的武器效果。例如:本次航展中,中国人再一次“突发奇想”将具有“低空和超低空”能力的霹雳9C和具有中空和中高空能力的SA10组合起来,使用一种“相控阵”雷达操控。这就组成了“猎手2”型综合防御系统。并且在展会上,这套系统也的确得到了不少国家军方采购人员的好评。(非弹道拦截武器系统)




mk800:这个例子也说明了,中国人智慧并不是没有能力帮助我们自己渡过困难,解决问题。但是,为何我们还是感觉我们总是在走着别人走过的路,吃着别人吃过的馒头?道理很简单。通过我对多次军工企业走访,个人认为究其原因首先,是体制结构。其次是空间!最后投入力度与经费。




首先说体制,作为一个企业,它的体制结构可能会铸锭了它的产品定位与科技研发走向。向美国洛马,波音这样的大型军备集团。他们每每发明或者创造一个所谓“现代化“军事理念 ”都与其所要研发的产品,有着紧密的关系。例如美军制造的A-10“雷电II”对地攻击机。我看你应该承认它是设计武器中的“精品”。而当时波音首先军方提出“专用对地打击战斗机”的这个军事概念最后美军欣然接受。作为军事科研单位的波音,为何可以超越美军战略部门的设计而搞出“专用对地打击”?这就是波音首先作为一家“大型军事企业”而不是“机构”的作用。




他作为企业就必须首先考虑到,企业的自身生存与发展。即“企业产品”,那么为了企业产品,他就必须要提高自己的产品理念,在这个基础上去研发和制造。而他制造产品的目的,并不是打算“摆摆样子,捞点政绩”而是要赚钱。既然为了赚钱他就会绞尽脑汁,挖空心思不惜余力的去做。波音这样的美国大型公司,可并没有“皇帝女儿不愁嫁”的“社会主义优越感”。美国政府对他的所谓“扶植”就是不断引用他所制造的复合美军新的“作战构想”的新型武器。但是,对方话说得很明白“无论你是波音还是什么,做得好,我才会要,才会付钱”。




同理,作为我刚才提出的“其次”空间问题,就很好揭示了,因为为了前者,那么波音自身来说,就必须不惜一切的打破一切常规惯例,积极地敦促自己的科技研发队伍,不断在产品科技和创造理论上,做出新的结果。而他为了这一点也就必须给自己的科技人员以更大的自由思考和设计的空间。但是为了限制人员的“起义”(类似早期毛瑟兄弟)。因此他组成了内部的多个实验室,实验组。 从人力角度来说,任何人一旦获得了一定空间内的“无拘束”状态,它的思维都可以被人为地最大化。因此显而易见在这样的“理念+产品+竞争+取胜=生存”的正马泰效应发展下,波音公司岂能没有更多成果?而反过来说一旦“理念不行+产品定位不准”那么就等于失去竞争力度+丢掉取胜机会=企业失败,而这样就会殃及个人的薪资,待遇,地位。甚至岗位。这是一种垂直且连贯性的激发措施。国际上也有称:“强行+主动”模式。




反观看看我们对比一下,我们就很明显知道了。抛开美国对华打压不谈,但就中国武器对外销售与市场发展来看,扪心自问为何我们的武器总是被当作2,3流较色?首先你会说“科技力量不行”!那么何为“科技力量不行?”前面我说了几个例子,这是中国人发明的例子,这足以说明在理念上中国人具有了这样的水准与能力。但是,“军事科技制造”并不是一家单纯军工企业所能达到的。他是一个组合的综合的多方面的。例如:一个液晶显示器,你需要在每个零部件上都要“精益求精”,而中国整体制造水准在0.1的基础,这样你在每一个细小部件上,都与对方相差大约0.00个倍数,那么当这件产品综合起来,我们的精度自然就与对方相差了1以上的百倍数值差。这就是后来所说的“科技不行,加工精度不够”。




我们军工企业请自问,有多少是单纯依靠市场经济,军事销售经费来养活自己的?几乎没有,所以80年代才会有“军品不行,民品补充,以民品养活军品”这个总体策略。中国军工企业体制目前很多还是存在于早期的计划与半计划相结合的产物。这样的结果是必须依靠国家不断加大军备发展。但是,进入“春雷时代”以后,中国政府打算“洗心革面”面对西方世界的总体战略思维,既定了中国不可能在短期内在大规模发展军事装备。同时当时综合国力也不能在支撑这样的局面。而一旦遇到这样的问题,中国军工企业即进入了“完全的断奶期”。也就只能走“民品养军品,军品优先”的“无奈”道路。这也就造成了曾经风疾一时的“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假说。




产品销售不畅---导致竞争机制不强---企业发展受困--设计与投入经费紧张。在80-90年代中国可以利用外交,策略等多手段进行对外武器销售。此外以“廉价”来弥补质量上与理念上的欠缺。例如我国出口给泰国的FT22P护卫舰每一艘大约5000-6000万美元(分期付款或者贷款形式或者易货)。而西方同类战舰至少高于中国2-3倍。这里除去武器精度外,自然就是理念!我们当时设计的F22P型护卫舰沿用了很多国际成型,成熟设计理念。同时几乎没有任何自发的创新,这样在加之我们的武器精度与所谓科技含量不足,综合起来中国F22P护卫舰系列自然要走“低价位”。吃别人吃过的馒头,你总是要咀嚼出一点新意,才能在拿出来作为“食品”拍卖吧?




现在是经济危机,虽然袭击全球,但是这也给了中国军事工业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改变!这是必然的唯一出路。首先是要改变中国军工的传统体制。大力去除依靠国家政策的“计划”体系,勇敢走入与国际竞争的市场环境。中国建造企业是为什么?是为了政绩?还是为了赚钱和发展?这是一个根本性问题。中国拥有世界上数目最多的机械加工企业。中国大型军事工业集团,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兼并,收购一些外围加工企业。然后在按照军事标准提升这些企业的加工精度。弥补我们在制造精度上的问题。(精密数控机床对于中国军事企业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通过采访得知)。




激发!在欧美等军事强国,他们的设计工程师,总设计不是至少一定程度上不是“终身制”的。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努力失去工作”的为急性。因此他们只能不断向前在前向。而我们一旦被任命为“总设计”师,有很可能成为“终身的”绝对权威。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岂能是作为人激发上进的标准?个人觉得按照自然法则,在拥有极大优势下,人的惰性就会无比膨胀。如果你的企业总设计师与总工程师都是“旱涝保收”的那么试问这个企业能否单一依靠工人发展起来?




中国太空工业已经开始了这样的尝试,虽然很“残酷”但是这个做法事实证明了它的正确性。依据目前现有资料,一旦每次发射失败,那么很可能这个团队里几名当家的,都要被“撤职”。因此在中国现今社会,只要什么问题联系到个人利益,那么我想不光是激发,也可以使得大家都跳起来。




但是其他军工企业依旧是原有观念。试问一个目前本身就是失去了很大战略意义的战斗机品牌“歼8II”,他原来的对手SR71都现在开始考虑退役(最新说有可能暂缓退役)。而作为单纯的气动布局的“高--高-高”的截击战斗机还有必要在花大力气修改在修改吗?试问除了中国空军自身,他有别的海外市场吗?为何它价格不到歼10的单价的40%,但是后者“争相购买”而前者问津者却寥寥无几?




这也就是前面说的体制问题。F16A/B早期型号,是依靠了美国国会大力赞助才进了空军。但是随后人家吸取教训,改进出了F16C/D,行销了全世界数十个国家。这里除去美国战略外交外,更多的还是它的产品!!!F16C/D作为一款战斗机,如果单纯美国自己说好,那么是不起到什么作用的。但是连非北约成员国都十分亲睐他,这说明除去美国外交更多的则是F16战斗机本身的优势,符合了市场需要。




换 句话说,如果今天沈飞公司抛去歼8II,剩下就是SU27系列即“别人吃过的馒头了”那么今天你就算是在秘密研制歼13,14,乃至歼100000.请问如果没有国家资金诸如支撑,你不靠制造大客车,还能如何过活?。而改进了大约20年的歼8II试问空军,海军一共装备多少?海外销售了多少架?几个海外国家装备了?(并不是说卖出就一定好,但是就连自己的空军都没有大批装备的武器,你怎么可能打算叫别人购买?请问这个产品你自己认可吗?)




我并没有打算攻击谁的意思,只是以事论事的说一说。同样米格21基础上制造的歼7战斗机为何可以走出国门?并且行销了世界多个国家?仅仅是中国外交吗?不会把?它的价格略比歼8II要低一点。而这比起来也没啥价格优势!而中国自己装备数量,我不说了估计没人不知道。




所以我国军事工业目前存在问题,个人认为对比欧美发达军事企业,还是存在于体制问题。“以民品养活军品”的道路理念是不能说错误的,但是至少他没有使得中国军事工业起到一个触及灵魂深处的“震动”。他至少还可以“退而求其次”。也就是说没有堵死退路!还可以堂而皇之的做着所谓的“研发”。




国民与国家需要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军事国防企业?是只要政绩和面子的“敷衍”还是真实意义上的企业?如果我们的军工企业在21世纪今天,我们还在以“政绩,面子”还替代真实作战与市场环境。那么这样的军工企业留存何意?。那么中国何时才能达到“从中国制造转变为中国研制”?给个时间周期?5000000000年以后吗?




我个人认为没有危机感的企业,个人都会成为市场发展与竞争的牺牲品。无论你是谁,你都可以自己去思考,一旦你失去国家支撑力量,那么你或者你的企业如何生存?同样道理指望一些整天坐在专用轿车,拿着数十万国家年薪的人,为大一群每天要挤在拥挤繁忙的公交系统的平民去谋划他们的“未来”这个您觉得现实吗?您可能连几路公车到达那里都不是十分清楚,那么您凭什么界定公交价格?产品定位?




伟人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没有实践请问你那些整日“闭关锁国”的教授,专家何来的研究真理?民品发展其实和军品在国际上没啥很大区别。城市建设与军工企业发展实际也是大同小异。




劝告!尽快放弃那种总会使人产生“绝对权威和惰性”的体制,充分发挥中国人聪明与智慧!我们是一个拥有5000余年灿烂文化的光辉民族!这个目前世界上已经是了了无几了。难道一个发展了5000年的民族就真的干不过一个才走了200-300年的依靠殖民地和混血杂交建立起来的美利坚合众国吗?神话真的就是这样传扬出来的吗?




我们不妨在深刻体会一下伟人的:“艰苦奋斗!独立自主,实事求是,发展创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