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梦 第一卷 台湾行省 第○一五节 全面接管朝鲜

jany_chan 收藏 1 2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







话说上次日本内阁开会时,对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的求援表示同意并通过了作战方案,由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伊东祐亨挂帅再次出征台湾,但内阁总理桂太郎也不忘提醒伊东祐亨尽快让朝鲜签接管协议才能再次出征台湾

这也不能怪桂太郎要这一先决条件,因为内阁还要受到国会的肘制的,原因是佐久间左马太去支援台湾的船队还没有换回台湾的‘驻军’,因而不同意两面作战,国会所不知的是:佐久间左马太船队已命葬火海,而儿玉源太郎‘驻军’也面临覆灭

桂太郎就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就是尽快全面接管朝鲜后再派兵支援台湾,国会的人也不是傻子当然也能看出日寇这样的一个弹丸岛国是要以侵略方式来发展与壮大自己的,就跟内阁妥协的表示同意这样一个方案

因此日本内阁才做出了这个他们并不想要的决定,所以现在再次出征台湾的障碍就是威逼朝鲜方面签署日本“全面接管朝鲜的协议”以为他们的侵略行为做门面


*********************************************************


说到了日本威逼朝鲜签署接管协议,我们不妨来了解一下朝鲜的历史与日本的侵略过程,这其中又有多少中国因素呢,下面简单的作一下介绍:

朝鲜历史悠久(当然也没中国那么的悠久),朝鲜人原来是生活在亚洲北面大陆的阿尔泰语系各民族,逐渐迁移到朝鲜半岛,从公元前4世纪,在中国辽宁省至半岛南部形成几个部落联盟,有高句丽、沃沮、秽、马韩、辰韩、弁韩。

公元前3世纪末,朝鲜历史开始有所记载。中国燕人卫满率移民进入朝鲜,于公元前194年在平壤一带建立卫氏政权,公元前108年汉武帝发兵灭卫氏,在朝鲜设立乐浪、玄菟、临屯、真番四郡。由于汉朝解体,无力北顾,公元4世纪,朝鲜形成高句丽、新罗、百济三国鼎立时期。

百济是由马韩部落发展起来的,新罗是辰韩中一个小部落形成的。百济依靠中国南朝各代,从中国吸收文化并向日本传播,新罗则和新兴的唐朝结盟,于公元660年和唐朝联合灭百济,于668年 和唐朝联合灭高句丽,于676年驱逐唐军最终统一朝鲜,定都庆州,采取唐朝的国家制度。

9世纪,各地农民起义,900年部队将领甄萱称王,建後百济国,定都光州;903年起义僧侣弓裔称王,建後高句丽国,定都铁原;和原新罗并称为後三国时期。

918年 弓裔部将王建推翻弓裔,自己称王,迁都开城,改国号为高丽。935年灭新罗,936年灭後百济,建立高丽王朝。993年被辽国击败,被迫断绝和宋朝关系,向辽国称臣,1127年被迫臣服金国。在抵御契丹和女真期间,军人势力大增,1170年和1173年,以武将郑仲夫为首,发生两次政变,政变军人废除国王,大杀贵族文官,最终建立了武将崔忠献的“都房”政权。1231年蒙古军进攻高丽,1258年崔氏政权跨台,国王投降蒙古。成为元朝属国,达鲁花赤驻开城监督国政。

1368年明朝推翻元朝,1387年朱元璋要收复原东北元朝属地,高丽国王仍然依附蒙古残馀势力,拒绝归还,派都统使李成桂进攻辽东,李成桂反对出兵,发动政变,1392年废黜国王自立,改国号为朝鲜,取“朝日鲜明”之意,建立李朝,定都汉城。

李朝实行推崇儒学、排斥佛教的政策,1591年日本幕府将军丰臣秀吉率兵侵入朝鲜,一度占领平壤,直到1598年被中朝联军击溃。1618年明朝和清兵作战,朝鲜出兵援助,1637年清兵占领朝鲜,国王投降,成为清朝的属国。

1863年国王哲宗死後无嗣,由王族李昰应之子即位为高宗,李昰应为“大院君”摄政,实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加强中央集权,抑制地方封建势力,对外闭关锁国,放火烧毁进入朝鲜抢劫的美国军舰,并多次击退美国军舰的进攻,击毁三艘美国军舰。

1873年 大院君停止摄政,闵妃外戚集团掌政,日本军舰进入汉江口,迫使朝鲜签定不平等江华条约,1882年发生壬午兵变,起义士兵杀死日本公使馆官员,攻入王宫,闵妃化装宫女逃走,大院君重新掌政,在闵妃请求下,清朝派三千兵入朝鲜镇压兵变,囚禁大院君,闵妃外戚集团重新掌权。从此日本和清朝均在朝鲜驻军。

朝鲜贵族分化成要求改革的“开化派”和以闵妃为首的“守旧派”,1884年 12月4日开化派和日本公使一起策划,依靠日本军队发动政变,杀死守旧派官员,宣布和清政府断绝关系。是为“甲申政变”,清军应守旧派要求,于6日开进王宫,击败日军,杀死开化派首领,部分开化派首领逃往日本,守旧派重新掌权。

1894年朝鲜爆发大规模农民起义,6月6日清军在牙山登陆,日本军队立即于7月6日在仁川登陆,并占领汉城,组织亲日派政府,镇压了农民起义。并和清军展开甲午海战,清军失败,签定马关条约,承认朝鲜成为日本保护国。1895年日本暗杀有反日倾向的闵妃。1897年在俄罗斯的支持下,高宗宣布独立,成立大韩帝国,自称皇帝,追封闵妃为明成皇后,日俄战争后,俄国战败。日本在朝鲜设立日本派出的“统监”政权,强迫高宗退位由皇太子继位,日本第一任统监伊藤博文在哈尔滨被朝鲜爱国志士安重根刺死。日本于1910年正式吞并朝鲜,将皇室封为日本贵族,暗杀高宗,强迫朝鲜人改用日语,企图消灭朝鲜民族文化。

1919年朝鲜独立运动领导人在上海成立临时政府,上海沦陷后迁往重庆,成立独立战斗队对日宣战。1945年日本投降,以北纬38度线为界,分别由苏联和美国军队接收,并在苏美军队支持下于1948年分别立国成立大韩民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1950年双方爆发朝鲜战争,中国和美国分别介入,1953年以临时分界线为界,签定停战协定。目前美国仍有部分军队驻扎在韩国


********************************************************


朝鲜平壤皇宫内,常宗(就是朝鲜高宗的儿子,被日本扶上位,也就是日本的傀儡)身边的内务大臣朴成丰对常宗说:“陛下真的要签署那协议,这个协议可都是卖国条款的啊”,这个朴成丰是高宗时期的大臣,由于在国内素有威望,因此日本不敢动他,但朴成丰却是恨死日本,因日本方面逼死了重视他的高宗皇帝,这可是他一生的荣华富贵所在,虽然现也是常宗身边的红人,但此时他的一一举一动却都在日本监督下能不气嘛

常宗大叹一声道:“朴大人,你说我们能不签这个协议吗?连我父皇都被逼死,就不能再次逼死我,然后再扶一个上去嘛”,看来常宗对日寇的手段还是心有余悸的,虽然也恨日本人逼死了他的父皇,但还是不敢忤逆日寇的意思

内务大臣朴成丰也大叹了起来道:“虽是如此,但——,陛下你没看到日本方面所提出的那些条款吗?什么有任何军事调动都要事先通知日本,有任何外交都要先知会日本方面,还加上什么现有的任何经济部门与朝鲜境界的都要在日本方面的监管上运行,这可说是明目张胆的在吞并朝鲜啊,要我说啊,还不如当初在清国庇护下来的好呢”,也就是这帮人这时才看出日寇的狼子野心,但为时已晚矣

两人又在发一阵牢骚,但现在是木已成舟了,不得不接受,也由于此时的心态为以后中国对朝鲜恢复了宗主国的事实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


终于,历史本于今年内7月份,即1907年7月份日本与朝鲜签署关于的日本接管朝鲜的协议提前到1907年5月份上演,在平壤这时双方的所谓签署协议上演了,签署桌前是灯光闪闪,‘咔嚓’拍照的光闪烁满屋,奇怪的是:这一堆的记者就是没有找到一个外国记者,原来日本方面觉得事来得急,来不及通知外国记者,再者也知道这事做得不光彩就心虚的觉得外国知道的越少越好,免得在国际上被‘遣责’,前段时间可是被台湾在各大报纸上摆了一道的,就索性不通知,就让日本国内的所有记者来充数的自导自演的见证日本历史上侵略他国的这难忘的一刻,


双方签完关于《日本全面接管朝鲜协议》后,日本内阁总理桂太郎不失时机的说将回答各记者的问题,把这帮日寇给乐的,那鬼子的嘴脸是暴露无遗,此时的常宗与大臣朴成丰才知道这个所谓有记者团原来都鬼子来的

只听桂太郎说:“那么记者提问现在开始”,‘唰唰——’那堆所谓的记者团都举起了手

桂太郎说:“那就有请《日本报》的记者先提问吧”

那记者说道:“谢谢总理阁下给我这个机会,也祝贺两国成功的签署了这份协议,我想问的是:这份协议的签署是不是代表着对两国关系的有了进一步的发展”,看来每个日寇都是一个样的,对别国的侵略都显得气直理壮的,从这一点来看我们得向日本学习

桂太郎哈哈大笑道:“是这样的,这份协议的签定奠定了两国关系不但是进一步的发展,还标志着两国关系是新的开始,我们将继续‘帮助’朝鲜走出困境,以实现‘东亚共荣圈’,这就是我们签署这份协议的真正目的”,听着这句冠冕堂皇的话,可知日本人是一个比一个还要厚颜无耻,这时常宗与大臣朴成丰在随员的翻译下已是两个鼻孔气的都肿了起来,把手一撇的走了出去,也不顾礼仪的让日本人自己找乐去吧

桂太郎见‘观众’已走觉得没必要再表演的就草草的收场以应后面征战台湾的大事


***********************************************************


数天后,日本东京内阁处,内阁总理大臣桂太郎对伊东祐亨说:“伊东祐亨将军,朝鲜方面的协议已签署,国会也以同意再次出兵出征台湾,伊东祐亨将军可要好好表现,不可让天皇陛下失望啊”, 桂太郎想到国会昨天的表现真的很让人好笑,个个低头哈腰对桂太郎表示祝贺,并拍胸脯表示一定通过对台作战方案。那是由于桂太郎代表日本对朝鲜方面的谈判可说是大获全胜,舆论导向无不歌颂此协议的签定

《日本报》报道说:这一协议的签定不但有利于日本的发展,更有利于朝鲜的繁荣。

《大和日报》报道说:日本与朝鲜只有一水之隔,这一协议的签定使得两国的关系亲上加亲,让日本能更好的‘照顾’朝鲜这个‘兄弟’邻

而《帝国时报》更是无耻的报道:“对于日本与朝鲜的这一协议的签定,朝鲜方面………..表示乐于接受”

各种日本报都是这样云云,如出一辙,但每个日本人心里都明白这一协议代表的是什么,所以这两天日本民众是格外的兴奋,比他们的天皇生日要兴奋的多了,因此国会那不依之理,就算桂太郎现在提出跟西方大干一场他们也可能欣然接受,这也反应了议会制的弊端,就是国会只注重怎样对自己有利就往那里跑,只为想到自己能否在下届再次当为国会议员。他们并没长远目光,为国家的长远战略而考虑问题,这有好也有坏,好的是国会能及时的反应国内情况,坏的是对外并没有战略远见,这对一个国家而言是很危险的,因此陈羽他们要建议的体制不但要有中国特色还要避免这种弊端,好为国家作千年计

伊东祐亨答道:“谢谢总理的栽培,我必不辜负陛下的厚望”

桂太郎点点头深情的看着伊东祐亨道:“伊东将军可知道陛下说了什么吗,”

伊东祐亨答道:“在下不知”

桂太郎哈哈大笑道:“我们都羡慕将军啊,陛下说了,将军这次征台回国陛下将亲自单独为你颁发荣誉,可喜可贺啊,”两人心想这还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可见这是多大荣耀啊——

只见伊东祐亨感极涕零的说道:“我将不辜负总理与陛下的厚望”


各事交待完毕后,伊东祐亨走出了内阁楼,吩咐一个佐官给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回复电报两天后他的舰队将出发再次征服台湾,让他相约行事


*********************************************************


台湾台南(日寇儿玉源太郎临时总督府),内务官后藤新平刚刚收到伊东祐亨的电报,这时已拿来给儿玉源太看

后藤新平先开口说:“将军,伊东祐亨将军两天后就开赴台湾,让我们在他们攻击基隆时全线出击收复‘失地’,来个两面夹击”, 后藤新平倒想美,却不知是大祸临头啦

儿玉源太郎并不像后藤新平那样乐观的叹了一声道:“能实现两面夹攻固然好,但这次我看并不像前几次那样,据三木的情报说台湾云林与花莲一带已集结几万兵马,南投还被他们夹在其中,全线出击反攻谈何容易啊”,此话一出还真难掩一个失败者的失落感

但听到儿玉源太郎说这话可以肯定的是:儿玉源太郎还不知他们得到的情报是假的,说来三木可帮了光复军的大忙,原来儿玉源太郎让情报队长三木去刺探北方光复军的虚实,这三木到了台北各地之际由于正是陈羽张贴告示之时,其中有一张告示就是说光复军要招军人的,三木见那场面并不亚于今天‘金融海啸’下的招聘会的场面,人头勇动、场面火爆而且各个光复区都是这种场面,三木见此情景立马跑回台南报告儿玉源太郎此番情景,让情报队长三木一加工描绘出来的光复军一时之间成了千军万马,这就有了后面后藤新平建议儿玉源太郎放弃苗粟等地,退守集结到嘉义一带与光复成对峙状态以待援军,当天就给日本国内发电报,而且是一天内连发三封,最多的字眼是:急待援——


*****************************************************


儿玉源太郎既然收到了日本国内的电报,陈羽他们也应该截到了,是的,陈羽他们不但截到了日寇伊东祐亨回援儿玉源太郎、再次出征台湾的电报,还在前些日子截到了日寇儿玉源太郎向日本国内的求援电报,这时陈羽、胡德先(桃园的第三联合团团长由姜绍之暂代)、刘义与丘逢甲等已在省府谈论此事

只听陈羽说:“那计划就这么定了,等到了海上你们再随机应变”,看来他们把计划都谈好,这时是在说总结

胡德先与刘义同声异口的答道:“是——”

在军事讨论会散会后,陈羽问胡德先与刘义潜艇现在问题大不大,上次他们两个打佐久间左马太船队时所发生的故障已听说了

只听刘义说道:“估计问题不大”,陈羽听到‘估计’这两个字,心里就是一怵,因他知道‘估计’两个字对军人来说是说不得的,这时他们说出来就说明了这潜艇的问题是有点大了,陈羽的心里盘算着只要这潜艇能再执行两三次任务就行了,不然这次能顺利也行啊

胡德先与刘义出发前也不忘关心赵献现况的说:“赵献在美国怎样啦,这人有时发电报给他他也不回,回也就说了两句,我很好,请别挂念什么的”,看来大家是想赵献了,也是,大家合作了这么多年了,一时分开还真不是滋味,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战友情吧,然而赵献又何尝不想他们呢,只是为台湾计,为国家计而奔跑着

陈羽也是想赵献,可能他比胡德先与刘义他们还要想念的深,因如赵献在他的身边他就轻松的多了,谁让他们是‘最佳拍挡’呢,但陈羽知道这赵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说是一个为国家死而后已一点也不为过,当他们在另一时空时,他就为了台湾的情报差点牺牲了,可以说是在东洪流中成长的。陈羽想到了这也就宽心,也宽慰胡德先与刘义两人笑呵呵并半开玩笑的道:“没事,说不定这小子在美国那个地方快活呢,而且他在干大买卖,也不想分心,我们就别理他的,只要我们这里做好,他那边的筹码就多,谈判也轻松吗”,胡德先与刘义看到了陈羽笑的很勉强,又听到陈羽说别理赵献时也有点言不由衷时,已知陈羽也想赵献了,而且还不亚他们自己,这在他们彼此之间可是相当的了解的,几个大男人此时的心里不免有点心酸的感觉,只差眼眶红了——,然而男儿自有男儿泪,再说了男人哭吧,也不是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