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今夜,披衣而坐[蓝剑军团]

路永芳 收藏 9 441
导读:喜欢这样的感觉

朋友说,也许将来,你会是个不错的作家。我听了大感手足无措。人人都会有自己的理想,只是自己现在从未想过做一个作家。小的时候有过这样的狂想。越来越来的,这个想法却消失了,再后来就不去想了,即使他人提了亦不去想,更多时候,我喜欢流水般的自然,比较欣赏随缘。平淡日子里,做着每一分努力。

人,都会有平庸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一句话,平庸是女人的天性。我很赞同这句话。男人在整体水平上要高于女人。所以,男人理性如哲理,而女人更多是感性。因为感性,所以免不了流于俗,这大概就是平庸的根源。不同的是,女人敏感,常敏感的别有洞天。

喜欢夜里披衣而坐。

上一次的披衣而坐是为了一本书。二月河的《康熙大帝》。本没想要读他一个晚上,结果兀自坐在那里,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季节,坐在书桌前嗤嗤的笑。就那样醉心的坐着,一坐坐到凌晨四点。当最后一页被我翻过,历史就在脑海里闪烁。读史也会使人体会大千世界的奥妙与无限。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清朝的那些人那些事,过去了,后来人,在某个晚上,披衣燃灯,在历史的长河边,望着这些逝去并永远在不停逝去的流水。

再上一次,是因为遇到一个才华横溢的人,闲聊几句就暗自感叹对方的水准,浅笑小谈中竟掩不住自己的激动与兴奋。我们发现,常常,不经意间我们感叹生活的平淡与丰赡,于是忍不住在夜晚,不顾冬日危寒,提了笔,挥写着这份平常又不平常的感觉。

这一次的披衣而坐,是几日浮躁的结果。人生有太多的俗事积压在心头,想不明白,就那样如困兽之斗。人是长被困的,所以常去奋了身的去争取自由。即便是自由的感觉。掀开窗帘,夜是透明的黑。远处是一片灯光妩媚,倒让我想起了唐代歌姬的发簪,周围是山,再远处,依稀听得狗吠声。风声,很沉,很冷。几日的浮躁忽被着静夜洗干净了,连灯光都那么透澈。平庸,在每一天,高尚,通常在长久平庸后的某各瞬间,比如现在,冬日的一个黎明。

再回到开头一段。作家?我是没有能力去做的。小小年纪做学问比不得长者,却可以有份悠闲与轻松的心态,就像此刻的生命状态,尚没有出现叠加现象。之不过因了自己天性里的感性,所以常常忍不住的要提笔。平常所感太多,就拿笔来让自己有小憩的理由吧。

记得以前送朋友一首诗,是自己信手胡诌的:

梦里一瞬已随风

翁走天涯杖作伴

遥知

不相逢

寄雁传书三两封

如今又是寒秋冬

翁躺天涯

遥想君笑启黄封

一夜一暮

于君相同

一字一灯

笑看人生(杖:笔。黄封就是连大的黄色信封)

披衣而坐,皆因心海如潮:挥笔而坐,恰似浅笑醉意歌。若微酒入肠,怕整个东北也随小女子的情怀而一醉到下一个王朝。披衣,燃灯,执笔。算人生一大执着。





本文内容于 2008-12-9 10:54:13 被路永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