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帮教父陈启礼之子陈楚河忆述:君子有三变

rouranren 收藏 0 394
导读:“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千古不变的法则,对台湾的陈启礼家族来说,这更是“行走江湖”的宿命。 偶像剧明星陈楚河日前接受台湾《中国时报》专访时透露,他的父亲、“竹联帮”精神领袖陈启礼生前曾拿着族谱告诉他,陈家是元末战将陈友谅的后代,据传陈友谅是因为穿耳洞破相,才会败给朱元璋,因此陈启礼严格规定陈家男丁不准穿耳洞。 或许深知江湖路难行,陈启礼刻意让陈楚河与“家族事业”保持距离,甚至支持儿子跨入演艺圈。谈起独特身世,陈楚河心情既紧张又复杂,话语中交织着一分难以割舍的亲情。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千古不变的法则,对台湾的陈启礼家族来说,这更是“行走江湖”的宿命。


偶像剧明星陈楚河日前接受台湾《中国时报》专访时透露,他的父亲、“竹联帮”精神领袖陈启礼生前曾拿着族谱告诉他,陈家是元末战将陈友谅的后代,据传陈友谅是因为穿耳洞破相,才会败给朱元璋,因此陈启礼严格规定陈家男丁不准穿耳洞。


或许深知江湖路难行,陈启礼刻意让陈楚河与“家族事业”保持距离,甚至支持儿子跨入演艺圈。谈起独特身世,陈楚河心情既紧张又复杂,话语中交织着一分难以割舍的亲情。



问:你认为父亲为何会踏上黑帮之路?


答:爸爸是家中独子,爷爷对他的管教非常严格,从小就被关在房里读四书五经。父亲长大后,终其一生都在逃家,有一次,父亲一个礼拜都没消息,回家后爷爷骂他,父亲转身就要走,奶奶从背后抱住他说:“你要去哪里,我跟你走。”母子俩就到外面租房子住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想,爸爸是个怕寂寞的人,他没有亲兄弟,所以才喜欢到外面结交兄弟,直到他避走柬埔寨,心智才被磨练到一个人住也没关系。


问:陈启礼给你的印象,以及对你的影响?


答: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这句话就是爸爸的写照。从小到大,他对我说的话并不多,但每句话都像一颗种子,在我心中慢慢发芽,日后才懂得体会。此外,爸爸从小就教我一定要爱护小动物、不能欺负弱小,所以我到现在看到路边受伤的小动物,还会带回家养,或送去医。

问:陈启礼对你的管教方式?你犯错时怎么处罚?


答:我从小就只听爸爸的话,妈妈的话完全不听,他一出现,会对我产生一种无形的压力。爸爸从没打过我,但有次我生日,奶奶送手表当礼物,我很白目脱口抱怨:“怎么又是手表?上次不是才送过?”奶奶当下就有点难过。后来爸爸趁单独相处时跟我说,有人诚心送你礼物,你就要收下,然后找机会回送,这样感情就会愈来愈好。


还有一次家人聚餐,我迟到了,我怕被骂,所以撒谎说我身体不舒服,我爸就很生气骂我:“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事就要认,不要说谎!”这两次是我印象最深刻的。


问:陈启礼对你有什么严格规定?


答:爸爸曾拿着族谱告诫我,我们的祖先陈友谅在和朱元璋打仗时,因为穿了耳洞而破相,才会兵败如山倒,所以陈家的男丁不准穿耳洞。


问:陈启礼有没有跟你聊过感情观等软性话题?


答:爸爸都跟兄弟一起混,其实不太知道怎么跟女生相处,但他长得不错,从小到大都是女生倒追他。他有跟我提过,他高中时看上班花,有次看电影,班花坐在后面一排,他听到班花跟女同学说他长得不错,正听得兴奋时,又听到班花补上一句:“但他的名字为什么要叫‘起立’,好怪喔!”我爸听了很生气,就决定放弃跟班花说话(大笑)。我则是从小就懂得喜欢女生,这点跟我爸很不一样(笑)。


问:得知陈启礼犯下“江南案”时,是甚么样的心情?


答:我那时八岁。有天学校中午吃饭时间,我从新闻广播中听到爸爸的名字,心中隐约觉得这不是件好事。我憋到回家后才开口问爷爷,爷爷对我说:“你爸爸是好人,他是英雄,是为‘国家’做事的人。”听到爷爷这么说,我才比较安心。


问:陈启礼在狱中靠着书信跟你联络,他都写些什么?


答:爸爸写信分为两种层面。其一是在讲述做人做事的道理,勉励我多看点书,但那时我太小,这部分我都直接跳过,我专注的部分是他从报上剪下来的四格漫画,还有可爱动物图案,他会用保鲜膜包起来,怕油墨沾到我的手,也方便我阅读。这些信我都保留起来,最近还会拿出来看。我人生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这些信算是我最重要的宝物吧!


问:陈启礼临终前最挂念什么?


答:爸爸过世前卧病在床时,脑中想的已经不是如何平反“江南案”,而是想着病要快点好起来,然后带着我和弟弟再到峇里岛度假钓鱼。我们父子真正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小时候和他走之前这两段,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边故事父子情


陈楚河说,小时候父亲常会在床边说故事哄他睡觉,从安徒生童话讲到中国历史,连苦守寒窑十八年的王宝钏都登场了。陈楚河从小就喜欢狮子,总觉得一头鬃毛,威风凛凛,因此最喜欢听父亲讲狮子的故事,听着听着就自然入眠了。


人生难料,相隔二十余年后,躺在床上的却是曾经呼风唤雨的陈启礼,说故事的人换成了陈楚河。陈启礼长年流亡他乡,父子两人平常也没机会谈心事,陈楚河利用这段时间,聊起近年来在大陆闯荡的所见所闻,说着自己经历的故事,陪伴父亲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



陈启礼过世后,陈楚河看到迪斯尼动画电影《狮子王》,感触特别深刻,尤其片中一幕,老狮王木法沙遥望着满天星空对儿子辛巴说:“这些星星都是祖先们在天上守护着我们。”陈楚河也认为,父亲就像是天上的星星守护着他,从来没有远离。

去年11月,台湾“竹联帮”为精神领袖陈启礼举行风光葬礼,受到外界瞩目。




江南案发震江湖亡命海外骨灰还


陈启礼被岛内黑帮称为“台湾教父”,当初赴美执行“江南案”时,则是化名“郑泰成”的情报员。陈楚河形容父亲“很像金庸笔下的东邪黄药师”,因为陈启礼除了唱歌不行外,棋琴书画、奇门遁甲、种花烧饭样样都会。

陈启礼十三岁加入“竹联帮”,十七岁时因携带凶器在西门町游荡被警逮捕拘留,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被拘捕。一九六八年二十五岁时,陈启礼被拥戴为“总堂主”。两年后他执行帮规,教唆张如虹杀死陈仁,因杀人罪被扫进绿岛管训。一九七六年出狱后经商、办美华报导杂志,期间经“竹联帮”大老柳茂川游说重出江湖,成为精神领袖。


一九八四年,透过制片帅狱峰、导演白景瑞介绍,陈启礼结识台湾当局“情报局长”汪希苓,被吸收成为情报员,受训后赴美与吴敦、董桂森执行“教训”(狙杀)《蒋经国传》作者江南(刘宜良)任务。


陈启礼自认“为国除害”,不料返台后才一个月,就被列为一清项目扫荡首要,被捕时从住处起出执行江南案报告书,全案为之曝光,并依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入狱,期间两次减刑,服刑六年半出狱。


根据台湾某周刊取得陈启礼自白书内容指出,当年陈启礼最想暗杀的对象并非“江南”(刘宜良),而是前民进党主席许信良以及前“台独联盟”主席张灿鍙。


出狱后,黑白两道竞相找陈启礼打交道,进而介入营建消防工程。一九九六年警方扫黑前,陈启礼接获密报避走柬埔寨。逃亡十一年期间,陈启礼广结善缘,在当地从事公益,但也曾因持有枪械入狱十三个月,这是他人生第二次牢狱之灾。


陈启礼近年“落叶归根”乡愁日浓,尤其父亲陈钟二00二年去世,一度想回台奔丧,诸多考虑最后作罢,迄去年十月病逝香港,最终返台只是冰冷躯体,结束传奇一生。


台湾媒体曾对此感慨说,如同上海青帮领袖杜月笙名言,黑道在政府眼中只是“夜壶”,需要时拿出来用,不需要时只能摆在最黑暗角落,见不得光。


从小背四书五经是基本课


法官、黑帮头子、偶像剧明星,很难想象这会是祖孙三代组合。陈楚河爷爷陈钟是退休法官,对子孙国学程度要求严格,从小背诵四书五经是基本功课,陈启礼与陈楚河都深受影响。陈楚河透露,爷爷替爸爸取了个小名叫“小表”,神奇的是,任何表一戴在陈启礼手上没多久就停了,所以陈启礼从不戴表。


陈钟去世时,避走柬埔寨多年的陈启礼一度准备回台奔丧,就因接到陈楚河写进心坎的家书,打消回台念头。


陈楚河说,说服父亲一定要打动他的心,当时他写给父亲近万言家书,引用宋词:“荷叶披披一浦凉,青庐奕奕夜吟商。平生最识江湖味,听得秋声忆故乡。”这首词取自宋朝姜夔《湖上寓居杂咏》,道尽陈启礼一生飘泊、尝尽流浪江湖辛酸滋味,陈启礼也从儿子的书信稍解乡愁。


陈启礼迄病殁,不曾再踏进台湾这块土地,陈楚河则渐在台湾演艺圈受到瞩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