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的栀子花 第二十二章 蠢蠢欲动 蠢蠢欲动1

江阑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50.html[/size][/URL] 在老君山,范守业的日子极不好过。烈日曝晒过后,紧接着又是连日阴雨,使得他和百十号人困在老君洞中不得动弹。 现在,范守业需要的是给养。在这深山老林中给养太难了,既不能出去抢,一抢就暴露;又没有来源,这鬼地方除了石头和杂草树木之外什么都没有,连点野味都不好弄。眼看这百十号人就要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50.html

在老君山,范守业的日子极不好过。烈日曝晒过后,接着又是连日阴雨,使得他和百十号人困在洞中不得动弹。

现在范守业需要的是给养,在这深山密林中给养太难了,既不能出去抢,又没有来源,干瞪眼没办法。这鬼地方除了石头和杂草树木什么都没有,连野味都不好弄。眼看这百十号人就要饿死,范守业心里直冒火,正无滋无味地喝着闷茶。

旁边的陈风娇却很悠闲,独自对着梳妆台一丝不苟地描着脸。说是梳妆台,其实是一面小得不能再小的破镜子,还是她最近这次来老君山时从台湾带来的。此次她是跳伞来的,落地时恰好落在了悬崖边上,差点没命。旁边就是万丈深渊,摔下去必定粉身碎骨。不知怎么弄得,她身上带的一面镜子被一分为二,镜中的漂亮脸蛋分成了阴阳两部分,下面只能看到嘴,上面只能看到眉毛。不过这不影响她化妆,因为她化的就是眉毛和嘴唇。

“特派员,别再描了,想想法子,救救这百十号人吧!”范守业对陈风娇没完没了地化妆极不耐烦。

陈风娇不痛不痒地说:“办法?我有什么办法?台湾那边都没辙,我有啥办法可想。”

“你是特派员,是代表军情局的,不找你想办法找谁?”范守业提高了调门。

陈风娇慢条斯理地说:“道理虽然如此,可眼下情况不同了,共军在平江加强了防范。军情局来电说过了,平江很可能存在共军情报部队,即便台湾有心派飞机来,也不敢轻举妄动。空投的目标太大,一旦被共军情报部队发现,会顺着蛛丝马迹摸到老君洞来。”原来,军情局总台在发给花蛇警告电的同时,也把平江可能存在共军情报部队的消息通报给了陈风娇,让马帮队注意发现。

范守业无计可施,叹口气说:“唉!再这么下去,这百十号人就得饿死在老君山,还咋配合国军登陆?”

“我也没办法,都是共军情报部队闹的。共军一通炮火就把吴连生几个炮团打得稀里哗啦,军情局怀疑他们破译了吴连生密码,正核实这件事。真是这样,情况就严重了,倘若军情局的密码也被破译,马帮队就在共军掌握之中了。”陈风娇一脸无奈。

“真他妈背时!这么下去我是没办法了,你领着弟兄们干吧!”范守业气哼哼地把茶杯推到了一边,抬头瞅着洞顶上的大个蜘蛛发起呆来。

范守业观察这只蜘蛛抓东西吃不只一两天了,它在织好的地盘上爬来爬去,总能找到自投罗网的猎物,吃得肚皮鼓鼓的。在范守业的印象中,这只蜘蛛比初见时足足大了三圈,所以他恨不得自己也变成蜘蛛,爬到洞顶上抓东西吃。

陈风娇停止化妆走到了范守业身边,轻轻拍拍他肩膀说:“司令!别着急,还没有那么悲观。”

“还有办法?”范守业又有了希望。

陈风娇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地说:“眼下最让人头痛的是共军情报部队,如果找到他们,干一把漂亮的,那就不只是给养的问题了,台湾方面必定重重奖赏咱们。这既帮了吴连生和军情局的忙,又消除了咱们的心腹大患,何乐而不为呢?”

“我当是什么好主意,原来是耍弄老夫!”范守业没想到陈风娇说出这番话,大失所望。

“怎么?司令不愿意干?”陈风娇一脸纳闷。

范守业无精打采地说:“不是不愿意干,而是办不到。”

“为什么?”陈风娇问。

“我的特派员,你也不想一想,现在老君洞要吃没吃,要喝没喝,要枪就那么几条,我拿什么去干?”范守业一脸的绝望。

“我来的时候,不是带了不少吗?足够您消耗了。”陈风娇不以为然。

“别拿我开涮了!您带点什么不好,偏偏带那些炸药。能有什么用?总不能和面蒸馒头吧?”范守业哭笑不得。

“这可是好东西,保管能派上用场。现在让您去弄,肯定弄不来。”陈风娇一脸自信。

“就算能用,这百十号人能打过共军情报部队吗?”范守业边说边摇头。

“司令又错了,办这种事不用人多,人多反而添乱。”陈风娇话藏玄机。

“这事连军情局都搞不清楚,我们就更别想了,上哪儿知道去!”范守业心灰意冷地,没明白陈风娇的用意。

“您怎么忘了,这里不是有许其光吗?”难得陈风娇看得起独眼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就凭他?搞女人还凑合,干正事不行。”范守业听了直撇嘴,头摇得更厉害了。

“也未见得,让他回马头镇侦察一下,或许有共军情报部队的消息。果真如此,咱们也好下手。”陈风娇越说越露骨,终于把意思表达了出来。

见陈风娇不象说着玩,范守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心里有数,这件事不好做,而且十分危险,弄不好会引火上身,于是急忙推脱:“特派员,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共军情报部队不好惹,要是被粘上,就全完了。何况他们行踪诡秘,不好找,还是别费劲了!”

“别犯愁,他们能藏到地底下去?偌大一支情报部队,又不是样东西,随便藏在什么地方。只要在平江,就一定能找到。”陈风娇信心十足。

“可仅靠独眼龙恐怕不行,平江这么大世面,就算他分身有术,也难以找到。再说他是马头镇人,抛头露面不方便。”范守业仍想推脱。

“那就多派几个人,让独眼龙带队潜入平江。等发现了目标,马上回来报告,再行商议。”陈风娇紧逼不舍。

“权且依你,但给养的问题要尽快解决,弟兄们已经挺不住了。”范守业勉强同意了。

“司令放心,只要干得漂亮,要什么有什么!”陈风娇打了保票。

于是范守业喊道:“独眼龙!许其光!”

可哪有独眼龙的影子,只有范守业的喊声在洞中回响。“这家伙又回马头镇了,狗改不了吃屎!”陈风娇气哼哼地说了一句,转身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