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


55.

此时段祺瑞政府真的把湘督兼省长一职授予皖派嫡系张敬尧,使吴佩孚大为不满,他占领衡阳后即停步不前。

谭浩明一听张敬尧入湘,开始下令自己的手下对省城进行疯狂地劫掠,把府库的银两全部转移殆尽了。而张敬尧见府库空虚,自己不能饱受私囊,于是施行种种伎俩进行搜刮。

谁都对“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理解透彻,更明白其中的奥妙,于是都想用重金为自己谋得一官半职。而张敬尧也不能不想到,此时护法战争结束,好多地方要位空缺,何不趁此大捞一把呢?甚至还明目张胆地公开竞标卖官。

而这股邪风一下子就刮到了县城,接着就看到县城里有头有脸的乡绅开始活跃起来了。

徐孝儒听到这个好消息,心里好大一会子激动,以往都是去讨好巴结政府要员,现在如果能谋得一官半职,以后公司也好行事了,也能为自己开辟一条新的人生道路,他还觉得为官比办实业来钱要快得多了。当他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徐祖泰很意外他有如此想法,只是更加担心他会暗用兴泰资金去买官进爵,于是暗自叫徐则套牢公司资金,以防外泄。

徐孝儒像猎狗一样敏锐,也隐隐嗅出点异样,于是更是加紧了自己的举措。

正在他做着好梦的时候,他的舅舅走了进来:“山西那边来消息了,因为三少爷路上滞留了时间的缘故,等他赶到那的时候,早已有一帮人拿走了定单,三少爷还想去转圜,但无济于事。”

“拿走定单的人是谁?”

“还不清楚?”

“老爷知道了吗?”

“按理应该知道了,刚才我听见他在办公室里发火,我隐约听到无用之类的话,应该是说三少爷才对。”

“知道了,秦二爷那里有眉目了吗?”

“还没有听到,这个年月,穷疯了的人想绑票也有可能的,以后叫下人看紧点就行了,晚上也多安排点当值的。”

“这个你和我母亲去商量得了,现在就她最紧张了。”

“哦,对了,上次人力车夫闹事时我们请的那个枪手你给把他找来。”

“秦二爷应该和他联系过,他这号人清楚黑道上的事。”胡敬生舔了一下干瘪的嘴唇说。

“我还要他替我做一件事,但别让他知道谁是他的主顾。”徐孝儒说完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封信,这是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但徐孝儒觉得这个人话语里却让他有点坐立难安,可他又不想拿给别人看,甚至包括他的母亲。

正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秦二爷急匆匆的提着长衫下摆走了进来,徐孝儒把信放回抽屉,抬脸看着他:“二爷,这么急有什么事吗?”

“三少爷回来了,正灰头土脸地坐在老爷的办公室,看来事情是办砸了。”

“哦,我该去看看热闹了!”孝儒嘴角上扬。

“老爷就是叫你过去的。”

徐孝儒正准备幸灾乐祸地看着徐祖泰怎么大发雷霆,气急败坏的样子的,可他错了,当他一走进房间,只见徐祖泰笑着招呼他:“孝儒,你来了,快坐下,你三弟刚从山西回来了,总算把事情办妥了。”

徐孝儒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呢?上午不是说山西的事办砸了的吗?现在不到半天工夫就可以扭转乾坤吗?这是不可能的!

徐祖泰看着他失神的样子,笑着问:“难道你不觉得是件高兴的事吗?还是以为他会办砸?”

“怎么会,当然高兴!三弟的能耐大哥佩服了,这是需要胆量和勇气的。”孝儒赶紧稳住自己的神色附和着说。

“哈哈!这更需要心智,想人之不能想,预见于当前。”徐祖泰夸张的大笑起来,一边用手拍着孝贤的肩膀。

“我是听说三弟在山西遇到点麻烦,没想到三弟入险境而能无碍,真是庆幸。”

“人就是死在贪不义之财上,我对那些劫匪开出的高价没有半点迟疑,让他们认为我只是花钱消灾,根本不会再去找他们的麻烦,没想到我能把5000光洋扔给他们,我也会用不足几百光洋来搞定这帮人,我是不是还赚了?他们还真知道爹的这封信值钱呢。”孝贤说完看着孝儒脸色好难看,于是故意问:“大哥,你不舒服吗?脸色这么差?”

“没事的,可能是昨晚熬夜的缘故,感觉头有点胀而已,我先去休息会儿,难得三弟这么高兴,今天要为三弟办庆功宴的。”

“当然,当然,就叫老则去办好了!”徐祖泰接过话茬说。

徐孝儒气急败坏地回到自己办公室,一拳擂在了桌子上,茶杯被掀翻在桌子上无可奈何地左右滑动,那些茶水形成一柱水流从桌沿落了下来,地毯很快就浸湿了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