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浮 算了吧,一切还照旧继续吧。

玄烨号航母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size][/URL] 算了吧,一切还照旧继续吧。 水人开着车向着胡同北边驶去,舒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感觉水人似乎对这里的地形相当的熟悉。 “咱们去哪儿?”舒梁问道。 “谁让你来这的?!!”水人没有回答舒梁的问题,而是充满了责备和质问的口吻问着舒梁。 “我,我,我自己想来看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




算了吧,一切还照旧继续吧。


水人开着车向着胡同北边驶去,舒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感觉水人似乎对这里的地形相当的熟悉。

“咱们去哪儿?”舒梁问道。

“谁让你来这的?!!”水人没有回答舒梁的问题,而是充满了责备和质问的口吻问着舒梁。

“我,我,我自己想来看看!”

“你真是不知道深浅,不计后果啊?!”水人的话听上去让人费解。

“这能有什么后果?”舒梁的疑问也很迷惑。

水人看了看后视镜,看到了后座上的那两个人,依然惊恐的看着车里车外,水人欲言又止的样子,他瞟了舒梁一眼,言外之意就是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

舒梁收到了水人的话外音,也就不在追问了,额可是舒梁现在确实想知道这是要去哪,还没等舒梁再继续问呢,后面的人说话了。

“大哥,咱这是去哪啊?”

水人回了一下头说:“你俩放心吧,我们不是坏人,带你离开这个地方而已。”

“那是去哪啊?”

“前面就是大路了,一拐弯就到东四十条地铁站了,你们在那等一会儿,早班地铁就开了。”

“谢谢啊!大哥,你们是。。。。。?”

舒梁一来是因为好奇,二来也确实想知道这两个人的来路,于是转身向后问道:

“你们是不是听了昨晚上的零点鬼话的节目啊?”

“恩?你怎么知道的?”那个叫刚子的人吃了一惊,问道。

“不瞒你说,我就是舒梁!”

刚子张着嘴,一副又吃了一惊的样子,然后迅速笑道:

“您就是舒梁啊!幸会幸会!”

“你们怎么想着来这呢?”舒梁继续问着。

“哎哟,别提了!昨儿晚上听了您的那个节目,我们哥俩就坐不住了。平时我们就喜欢探个险什么的,对这个鬼儿啊怪的一直就非常感兴趣,我们俩去过的这种地方多了,不过今儿我是有点儿紧张,所以我没敢进去。”

说话间,舒梁看了一下坐在刚子旁边的那个高个儿,他一直是一言不发,满脸的惊恐仍然写在他的脸上。看来他一定是在那座小洋楼里看到了什么!

“他怎么了?还不行呢?”舒梁问旁边的那位。

“没事,一会儿就好,您甭操心了。不过,顺便说一句啊,您那个栏目我觉得能火。”

“恩?为什么?”

“现在啊,喜欢这些事的人多了。我知道的就有好几家什么俱乐部,都是前一阵子看鬼吹灯什么的看的。”

水人开着车,他突然眼睛一亮,急忙问道:

“什么俱乐部?”

“具体我也不知道,我几个哥们儿就是俱乐部的成员,您这节目啊,就算他们没听着,我回去一说,他们准乐意听!”

“你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我们也可能和你说的那些俱乐部有工作上的往来。”水人看上去很兴奋的样子,舒梁看着水人觉得很奇怪。

“好嘞!”刚子留下了手机号。

。。。。。。

在下车的时候,刚子最后一句说:

“两位大哥,今天多谢了,我得先把他送回家,我会给你们打电话,我觉得资源得共享,我想把以前我的经历说给你们听,你们再说给听众,我觉得这样挺有意思!再见啊!”

“再见啊!等你电话!”还没等舒梁回答呢,水人先抢先回答了!

。。。。。。


舒梁和水人在车里,车子重新开动了。

“水哥,去哪?”

“回台里宿舍睡觉呗,还能去哪?你要回家吗?”

“也好,回宿舍吧,累了!”

“哎?我问你,你怎么想的,怎么会来这里啊?”

“哎呀!不行,我的车!我的车还在朝内大街边儿上扔着呢,天一亮准得拖走!”舒梁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车还在那停着呢。

“扔哪儿了?”

“就在81号院的那个胡同口!”

“靠!”水人嘟囔了一句,找地方调头去了。

。。。。。。

当车子重新走回那条胡同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胡同里没人,也许是太早了吧,但是光线明显好于舒梁刚刚来的时候。再一次验证了,这条胡同的两边,没有门,也没有窗户,都是高墙。

“水哥,这条胡同两边怎么没有门啊,也没有窗户,为什么啊?”

“就因为这两座小洋楼啊!以前有门有窗的都给封上了,都怕鬼进门!”

“真的假的啊?”

“你还怀疑什么?那两位你不是也见着了吗?你刚才遇到什么了,你自己也好好想想。”水人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舒梁说的,那个眼神似乎是知道所有舒梁的想法,也掌握了舒梁所有的经历,尤其是刚才在81号院的遭遇。舒梁觉得浑身不自在了一下,此时他不敢看水人的眼睛了。

“我,我,算了,没事了。”舒梁靠在椅背上,不说话了。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我给你的那些故事都是确有其事,你可不要说一段就要去那地方看啊,今晚上要播出的故事你看了吗?”

“没呢?怎么了?”

“那我奉劝你,播节目是播节目,你可不能再像今天似的了,还得身临其境一下!”

“你说,你的故事都是确有其事?”舒梁问道。

“啊!是啊!怎么了?”

“您都是哪弄来的啊?”

“和刚才那哥儿俩一样,我也有一个类似的俱乐部。”

“什么俱乐部?”

“探险俱乐部啊!”

“拉倒吧!”舒梁笑了笑,他侧身去看外面了,因为马上就要经过那两座小洋楼了。

当车子经过小洋楼的时候,水人特意加快了速度。就这样,舒梁还是看到了,那贴栅栏门上,硕大的锁头还是锁着的挂在那里。这又是谁锁的呢?在他们离开之后?舒梁浑身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赶紧转回身,不再看了,也争取不再想了。

。。。。。。


舒梁上了自己的车,水人在前,自己在后面跟着。一路上,舒梁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水人的车后身,因为他想集中精力是不是就不会再去想那把大锁头了,有好几次都差点儿追尾。

手机响了,舒梁看了看,是水人。

“喂?水哥,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

“我怎么了?”舒梁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拿着电话。

“你离我那么近干什么,差点撞上我!”

“哦!知道了!”

“小心着点儿,是不是困了?”

“应该是,应该是。”

“好了!”

水人挂上了电话,舒梁收起了手机,力争让自己和水人的车保持着距离。说实话,舒梁一点儿也不困,相反,舒梁觉得自己现在非常精神和清醒,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那把悬挂在81号院门上的大锁头。难道那把锁仅仅是锁给舒梁的吗?

。。。。。。


回到了台里的时候,是快五点了时候,早间新闻的同事们也都到了,随便打了几个招呼,舒梁和水人就上了楼,直奔宿舍了。

“舒梁,你到我屋去吧,那还有空床位。”水人说道。

“没事,我回我屋吧。”

“没跟你客气,有事和你商量。”

“呵呵,我以为您害怕了呢!”舒梁调侃着说道。

“胡说八道!”

舒梁不想去水人的宿舍是因为人家都说水人有同性恋的倾向,不过既然水人说有事和他商量,那就去呗。

舒梁跟着水人走进了他的宿舍。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