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特种部队的噩梦——突击油轮

kskg36 收藏 48 2220
导读:近日肯尼亚海事官员对媒体证实法国特种部队发动突袭,成功营救出被索马里海盗劫持的两名法国人质。法国总统萨科齐也证实了这一消息。这是法国特种部队今年第二次在该地区成功营救人质。今年4月,法国特种部队也曾发动突袭,成功营救出被索马里海盗劫持的一艘法国豪华游艇上的30名船员,其中包括22名法国人。在那次行动中,有6名海盗被抓获。 作为一名反恐部队的指挥官,在没有任务的情况下最主要的工作之一就是设想自己明天可能会面对什么样的情况,无论劫机、政府大楼被占领还是外交人员被绑架对于反恐部队的指挥官而言都是司空见惯的情

近日肯尼亚海事官员对媒体证实法国特种部队发动突袭,成功营救出被索马里海盗劫持的两名法国人质。法国总统萨科齐也证实了这一消息。这是法国特种部队今年第二次在该地区成功营救人质。今年4月,法国特种部队也曾发动突袭,成功营救出被索马里海盗劫持的一艘法国豪华游艇上的30名船员,其中包括22名法国人。在那次行动中,有6名海盗被抓获。


作为一名反恐部队的指挥官,在没有任务的情况下最主要的工作之一就是设想自己明天可能会面对什么样的情况,无论劫机、政府大楼被占领还是外交人员被绑架对于反恐部队的指挥官而言都是司空见惯的情景。但是如果是船只被恐怖分子劫持那么指挥官心理肯定会咯噔一下子,如果被劫持的是一支大型油轮那么指挥官肯定会感叹自己的运气太差了,居然遇到了这么倒霉的事情!因为海上反恐是所有反恐作战中最困难的一件事。

为什么海上反恐作战这么棘手会让反恐精英头疼呢?这就不得不从船只本身说起了。万吨以上的舰船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建筑物,从水线到一层甲板就有6、7层楼高。而这个7层大楼里边有无数的舷梯、甬道和管路。还有无数的密封钢门和水密隔仓。这么复杂的环境,绝对是进攻方的噩梦。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是船只是一个移动物体。如果是建筑物被恐怖分子控制了,那么你可以设立多条封锁线,被困在包围圈里面的恐怖分子很难突出重围。就算被劫持的是飞机,它迟早也有落地的时候。只要封锁机场,仍然是个瓮中捉鳖的势态。可是一艘大型油轮最高航速能达到15节以上,一小时之内就能从领海外直接冲到岸边。在地面上如果恐怖分子乘车逃窜的话可以通过路障或者撞击截停其车辆。几万吨甚至几十万吨的油轮除了登船或者击沉之外,根本没法令其停止。现役军舰中最大吨位的是航空母舰满载排水量也就是10万吨出头,可是超级油轮动辄几十万吨,即便用航母和它对撞也是以卵击石。超级油轮往往满载原油,即便在公海被击沉对于沿海国家而言也将会是一场生态灾难。遇到这种情况,既不能截停也不能击沉,完全是个两难的局面,反恐部门的主管绝对有用头撞墙的冲动!

剩下来的选择只有一个—就是派出精锐的反恐部队登船战斗,夺取油轮的控制权。可真要登船有谈何容易呢?首先怎么上船就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在陆地上要突击建筑物反恐部队有很多办法,比如秘鲁日本大使馆恐怖事件中,秘鲁反恐部队就是通过挖地道隐蔽进入使馆中的。即使是直接突击,也能利用装甲车辆或者附近街道隐蔽接近目标建筑。甚至可以同时利用地道、地面和空中垂降多种方式突入恐怖分子占领的建筑物内,打乱其防卫部署。但是这种手段在海上很难实现,因为首先在海上没有任何物体可以作为隐蔽可以让反恐部队偷偷接近被劫持的油轮,开着船直接过去登船一定会被恐怖分子发现,到时候只能硬拼火力,万一恐怖分子因此杀光人质或者干脆炸沉船只麻烦就大了。也许你会问,为什么不能潜水过去?当然有很多情况是从水下接近目标的,可是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轮船的速度一定高于蛙人游泳的速度,蛙人根本追不上轮船。要想通过水下接近,就必须在轮船运动方向的前方侧翼投放蛙人,在其必经之路等着他趁机上船,可是一旦油轮改变了运动方向,蛙人就得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大家伙越走越远。其次即便是蛙人在水下靠近了油轮,仍然无法直接从水底进入。因为油轮的底部是金属船壳要想进去必须得锯开它,何况即便是你锯开船底也仍然无法进入船内。大型舰船都是多层水密仓结构,而水密仓虽然留有检查维修用的阀门,但是都从里面反锁。要想从外面进去还得继续锯水密仓的钢板。除非有内应,否则反恐部队很少选择直接从水底渗透进去的方法。那么能不能通过攀爬的方式从甲板进入船体呢?当然可以,不过甲板距离水面往往有几十米高,先不说外飘型的船体倾斜很难攀爬,就算能爬上去耗费掉的体力也不小。所以无论是潜水接近,还是直接利用快艇突击,对于大型或者超大型船只而言都存在相当大的困难。当然,很多人都知道现在反恐部队可以利用直升机机动,这也是现在突击船只的首选方式。不过即便是反恐部队成功登船,这不过是战斗的开始而已。

对于登船的反恐部队而言,最重要的目标当然是舰桥(也就是驾驶室),控制了这个位置就等于控制了这艘船。一般而言驾驶室是相对好办的,位置多在甲板上方的塔楼上。反恐部队只要压制住甲板上的火力,可以就可以占领驾驶室。但是你别高兴太早了,因为即便驾驶室被占领,如果恐怖分子仍然控制着轮机房就可以选择可以断开驾驶室的操作,直接在轮机房控制船的运动方向。所以反恐部队必须跟着去占领轮机房。轮机房就没有那么好办了,它的位置往往在几层甲板之下,恐怖分子在通道中可以布设各种陷阱和埋伏等着反恐精英来送死。在陆地上的多层建筑物中突击中,为了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反恐部队往往采用连续爆破的方式直接炸开一条通道,避开恐怖分子在楼道、梯间设置的陷阱直奔目标。但是船内都是钢板方仓,采用爆破的方式需要很大的装药量,而且比较危险。所以只能在甬道中跟恐怖分子硬碰硬。而船体内部往往灯光昏暗,地面湿滑,一旦交火子弹碰到船舱还会造成不规律的跳弹,绝对是一个子弹横飞的凶险场景。面对这种危险突击队下去之后就要有必死的决心,干掉所有敌人才能活下来,这种危险绝非文字可以表达出来的。所以任何一支反恐部队都不希望自己真正要进行这种作战。

虽然至今劫持船只还仅限于索马里海盗这种骑劫游艇之类“小事”,鉴于恐怖分子一向喜欢搞搞新意思,所以全球的反恐单位一直努力训练旗下单位突击大型船只的能力。在城市反恐战斗中,特警或者联邦调查局一类的公务员编制特种单位都有机会参与作战。但是海上突击的任务绝非城市特警可以胜任的工作,现在关于城市建筑物突击的教材视频资料很多,但是关于如何突击海上目标的专著都没有公开,此类技术是各国严格保密的战技,一旦泄露可能给今后的反恐行动造成重大的伤亡。现在世界范围内具有海上登船突击能力的队伍屈指可数,无非就是机密等级最高如海豹突击队、三角洲特种部队、信号旗之类的劲旅才可堪重任。对于反恐单位的指挥官而言,最好能够在恐怖事件发生前制止,一旦必须突击作战就必须面临可能船毁人亡的后果。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