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的那年那月(连载) [长城军团]

lq2983333 收藏 124 1233
导读: 一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一个初夏夜晚,粤北某县第一中学举行“五四”晚会。在学校的灯光球场下,灯火通明,四周围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只见穿着各式各样服饰的学生在做表演的准备。 在球场的一角,只有一个上身穿白衬衫,下身穿西裤,腰间系着一条真皮皮带的,高高的、瘦瘦的,虽然嘴唇上长着毛茸茸的胡子,但皮肤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更为白晰男同学来到一个漂亮的女孩面前说:“芳芳,待会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一个初夏夜晚,粤北某县第一中学举行“五四”晚会。在学校的灯光球场下,灯火通明,四周围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只见穿着各式各样服饰的学生在做表演的准备。

在球场的一角,只有一个上身穿白衬衫,下身穿西裤,腰间系着一条真皮皮带的,高高的、瘦瘦的,虽然嘴唇上长着毛茸茸的胡子,但皮肤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更为白晰男同学来到一个漂亮的女孩面前说:“芳芳,待会等到晚会结束后,偶送你回家。”芳芳说:“啊!是你也,林祥,吓了我一跳,为什么?多不好意思,让其他同学看到会笑死我了,别,别这样!”边说边跺脚。林祥说:“别慌,老师刚才对我们说了,说等晚会结束后,为了女同学的安全,要求男同学要送女同学回家,就是老师吩咐的,不会有同学笑的,就这么定了。”芳芳说:“既然是老师要求的,那到时你来送我,不过要等大多数同学走了先,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看到芳芳同意了,林祥高兴地哼着小曲走开了。

林祥和芳芳是一个班的同学,他俩是同乡,而且他俩的父亲又是同事和好朋友,他俩小时侯就经常一起玩过家家的游戏,在他俩的父母眼中,他们就是一对金童玉女。只要是过星期,林祥还是经常去芳芳家玩,而芳芳也时不时到林祥家去吃饭。他们都渴望在一齐学习一齐玩耍,只不过怕同学们看到笑话而已而不敢太明目走到一起去。

在那朦胧的路灯下,有二个说说笑笑的少年男女,他们便是林祥和芳芳。林祥说:“芳芳,那套《射雕英雄传》的已经看完了,你看不看,你不看我就去还给同学了,顺便借到第二部《神雕侠侣》的来看。”芳芳说:“看看看,就是看那些打打杀杀的武侠书,要看我就看那些《心有千千结》,《在水一方》经典爱情小说。”林祥说:“芳芳,别那样说,你没看就不知了,就拿《神雕》来说,书中的故事好精彩,你除去那些打打杀杀的场面后,不也是经典的爱情故事,郭靖对黄蓉那实实在在的爱情真是不能用语言来表达的。”芳芳说:“得了,就你会说,说不过你,你话什么就是什么了。说了那么多话,口渴了没有?买条雪条来解解渴。”芳芳掏出一角钱到路旁的小卖部买了二根雪条,撕开那包装纸递给林祥一根,自己才慢慢地吃起来。林祥看着芳芳心中一动,一把手就把芳芳的手牵了过去。芳芳想拒绝,但她那的手已被林祥有力的手握住了,象征性一下就不再说什么了。林祥吃着雪条边走边想,但愿这路长点,别那么快就回到了芳芳家,最好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不到终点,也想着那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诗。

就这样林祥拉着芳芳的手一路慢慢地往她家里走去。林祥突然冒出一句话来:“芳芳,我给你唱一首歌。”也不等到芳芳说什么就扯开嗓子唱了起来:“我们俩个,一起去拍拖,又不是偷偷摸摸,父亲在骂我,母亲在啰嗦,刚满十五岁就去学拍拖------ (这是按当时流行歌曲“热情的沙漠”的音调来歪唱的歌)”才唱了几句,芳芳就说:“别唱了,难听死了,那有就样唱歌的,前面就到我家了,我不听,要是让家里人听到羞死人了!”说着就想从林祥手中抽出手来去捂耳朵。林祥哈哈一笑说:“好、好、好,别动,芳芳,你也怕羞?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你不听我就不唱了,但我在心中唱还不行吗?”芳芳白了他一眼说:“讨厌!”

快到家门门口了,芳芳忙用力把手抽回去说:“林祥,我到家了,你也回去,太晚了,别进去了,明天是星期六下午不用上课,明天下午你来我家一齐做作业。物理科浮力那一章还是有点不太懂,你明天给我辅导下。”

第二天下午,林祥如约来到了芳芳家。一进门,林祥就看到芳芳的父亲坐在客厅那看报,林祥凑了上去坐在芳芳父亲旁边说:“伯父,在看报。”芳芳父亲一边抬头一边摘下眼镜说:“小祥你有一段时间没有来了,茶在那里,自己倒茶喝。啊!星期六了,芳芳在里面,可能还在睡午午觉,要不我去叫她一声,算了,还是你去叫她。”林祥忙说:“伯父,别忙,昨晚搞那‘五四’联欢会,芳芳也累了,就让她多睡一会。”芳芳父亲说:“那随你了,对了,这段学习还过得去吗?你妈的身体如何了?”林祥说:“多谢伯父的关心,学习还行,妈妈的身体好好,你多挂心了。”芳芳父亲又说:“小祥,除了要好好学习外,还是要多关心一下政治,对你们年轻人是有好处的。你知中国和英国就香港问题达成了什么协议?”林祥说:“伯父,我知,‘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好象说香港在一九九七年回归,不知是不是真的?”芳芳父亲说:“对吗!就是要多看报多学习。不和你聊了,我出去走走,你们玩。晚上就在这里吃晚饭了,叫你伯母多炒二个菜,陪我喝几杯。”说着就起身出去了。

待芳芳父亲出去后,林祥轻手轻脚走进了芳芳的房间,来到床前轻轻地在芳芳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懒鬼,别睡了!起床来学习做作业了,又话你的物理那浮力一章还有搞不懂的,快点,我来给你说说,不给你做点工,晚上就白吃白喝你家的了!”芳芳坐在床上伸了伸懒腰打了一个哈欠说:“林祥,来了好久?见到了我爸?晚上又想和我爸喝酒了?”林祥说:“那当然了,要不我那敢赖在你家吃晚饭?”芳芳说:“你不敢?笑话,以往他没叫你吃饭时你却敢四平八稳坐在那里,谁赶你走了。”一边说一边起床“你准备一下,我去洗把脸就来。”林祥趁这个机会拿出了物理书翻到了浮力的那一章,不一会儿,芳芳来了。林祥不假思索地说:液体对浸在其中的物体有向上的托力,这个托力叫做浮力。浮力的大小等于浸在液体中的物体排开液体的重量,其公式就是F=ρgv,ρ就是液体的密度,v就是那浸在液体里的物体的体积----------

“小祥,芳芳出来吃晚饭了。”只听芳芳的母亲在叫着。林祥也豪不客气地坐在芳芳的身边对她父亲说:“锋哥呢?”芳芳的哥叫锋。芳芳父亲说:“别理他了,他上班以后都很少回家吃饭了,家里只是他的旅店了,不说他,我们吃。来,小祥,咱爷俩喝二杯来。”林祥端起了酒杯说:“伯你,伯母,这杯酒我敬你们,祝二老的身体健康。”芳芳父亲笑着说:“对、对、对,小祥,你这就象你父亲我那兄弟的样了,我喜欢。”林祥在芳芳家已不是第一次和芳芳父亲喝酒了,因为父亲是乡镇干部,隔三差五,家中就有父亲的朋友和下属来喝酒,芳芳的父亲也常来凑下热闹,林祥虽小,其实在酒台上已小有名气了,是故芳芳的父亲才有就一说。但在芳芳家,林祥还是不太敢多喝,只是礼节性地和芳芳的父亲喝了几杯,吃了三大碗饭才起身。一阵客套后,林祥起身要回家,才出了门口,林祥就不准芳芳送将她打发回去。

才回到家中,父亲便闻到了那酒味生气地说:“才多大,去那里吃饭了,也不给家里打个招呼,搞得你妈白白等你回家吃饭,还去喝酒了,呵呵!有长进啊!”林祥忙说:“爸,我是在芳芳家吃的饭,陪伯父喝了几杯,就几杯,不敢多喝,真的。不信明天你见到他问一下不就知了。”父亲一听是在芳芳家吃的也不多说了,反而母亲不满了说:“小祥喝酒还不是你带出来的,你少喝一点才是!”林祥也不好多说什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本文内容于 2008-12-7 12:55:11 被lq298333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