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二十九

走过冰山 收藏 4 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

让叶哈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坐了14个小时的火车,赶到军区,向廖荣铠提出想要被特招入伍的事,竟然被廖荣铠一口回绝,一点转圜余地都没有。

叶晗来气了,“凭啥子?”

“你问问自己的心,你当兵的动机单纯吗?”廖荣铠反问叶晗。

“还有啥子不单纯的?我当兵的动机,就是为了保家卫国!”叶晗把自己说得很高尚。

“少给老子扯淡!”廖荣铠毫不客气地拆穿叶晗,“去年夏天,李云璐的事,你处理得很好吗?就算我现在让你穿上军装,你顶多只有兵的皮,没有兵的里子!与其让你将来铸成大错,我还不如现在就阻止你一时的头脑发热!”

“你就这样看我?”叶晗怪笑起来。

“是,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还是如此!”廖荣铠根本不给商量的余地。

“不球来求你了!我自己想办法!”叶晗有些口不择言。

“你随便!没有我的同意,你别想穿这身军装。”廖荣铠的态度很坚决。

“你……”叶晗给哽住了,他知道廖荣铠要阻止他参军,根本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这个暑假,你就在我这里,哪都不要去,到你开学的时候,我亲自送你去学校。你不用担心你的行李,也不要担心你的路费,更不要担心你在学校的生活费!至于你的户口迁移证,你妈,我女儿去给你办!”廖荣铠明说要软禁叶晗。

“老子要造你的反!”叶晗抓狂了。

“你敢把你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试试看!”廖荣铠提出了很严厉的警告。

叶晗很没志气地乖乖闭了口,根据多次的经验,廖荣铠提出第一次警告时,最好适时而可。但这不代表,他会就此屈服,所以,在自动消失于廖荣铠面前时,叶晗跟廖荣铠咬上了文,“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谓之大丈夫!我要做大丈夫!”

“滚蛋!蛋黄丸都没长齐全,还大丈夫,你做到了再说!”廖荣铠一点都不给面子。

这是一次让人非常不愉快的谈话,叶晗不高兴,廖荣铠也不高兴。

潘大伟很小心地看着叶晗,他看得出来叶晗的心情不怎么好。

就在几分钟前,他对叶晗分享一个喜讯——他要去当兵了。

在去年的夏天,看了纪录片里的血腥场面之后,潘大伟确实对当兵产生过动摇过。

曾经他想学其他军区的哥哥姐姐那样,考上大学之后,脱离军区的这种封闭性的生活。进入高中后,他为之做了最大的努力,但高中课程对他来说,没想象中那么简单,几次测验后不太理想的成绩严重打击了他的信心。他不是笨,他也有自己的聪明,但毕竟没有叶晗那种天分,可以在玩得不亦悦乎之后,还可以考高分。最终,他选择了放弃。

高一上学期后半段,经过一段时间思想斗争之后的潘大伟提着书包,拿着一张高中肄业证回了家。家里人在一番责怪之后,就开始为他张罗起了前程。他的父母最先给他找了一个副食商店站柜台的工作,他去上过几天班之后,就开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到后来,他干脆长期请假,回家呆着了。

父母问他为什么不去上班,他振振有辞地回答,“男子汉大丈夫,学女人家当营业员,没出息!”

反正那个时候,不上班,请病假,照样可以拿全额工资,社会主义大锅饭,不吃白不吃。

每月领到工资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先请认识的那帮狐朋狗友胡吃海塞一顿。再之后,不到把可怜的三张大团结(十元)挥霍一空,他几乎不着家。

到后来,潘大伟的变化很大,蓄起了长发,穿起了喇叭裤,戴上了蛤蟆镜,追赶起了时髦。在他幼时最喜爱的65式军装,被他彻底压在了衣箱底。

凭着叶晗在的时候,在军区周边打出的影响力,潘大伟开始了“操扁卦”(操社会,混社会,有过青春期萌动的人都知道)了。拢聚了周边曾被打服的小混混,与其他几股势力经过几次街头混战之后,他成了远近闻名潘“舵爷”。

连潘大伟都没想到,他会如此地在社会上有面子,有地位。

一些地方上的衙内也主动地找上门来与潘大伟结交,这帮自认血统高贵的衙内,拉潘大伟搞起了“黑灯舞会”,跳起了“贴面舞”。

一时莺歌燕舞,好不热闹!

可惜好景不长,他们搞得这个“黑灯舞会”给公安局盯上,在一次聚集在一起时,录音机刚放响,就被突然闯入的民警给一锅烩了。

“黑灯舞会”在当时的定义就是流氓犯罪,没说得,潘大伟本就是一流氓了,但年龄还不到16岁,连判刑都够不上资格,被刑拘了两个月就被放了出来。

刚在家老实了几天后,潘大伟又故态复萌,还没等他更蹬鼻子上脸,之前一直袖手旁观的潘乾云就对他下了最后通牒,要么老老实实地去当兵,要么被潘乾云大义灭亲,送进班房!

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潘大伟选择了当兵。

还是当得特招兵,就在廖荣铠的手下吃皇粮。据说是廖荣铠亲自签的招兵命令!

叶晗看着有些得意忘形的潘大伟,气打一处来,“日!你个狗日的千棒(流氓)都能当兵,老子这个根正苗红的好人还不能当兵!”

潘大伟肚皮都要笑痛了,叶晗要坏起来比他还坏十倍,这会还自我标榜好人,滑稽!真滑稽!不过他只能在心里笑,而不敢把这种笑意挂在脸上。只要他表露出来一丁点苗头,叶晗就立马能让他变“国宝”。(看过熊猫的眼圈没?)

王蕾和潘婷婷正坐得远远地看叶晗和潘大伟,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对叶晗这么急迫地想当兵,王蕾是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与叶晗同桌过一年的王蕾知道,叶晗只要一坐下来,对她说得最多的事,就是要上战场建功立业。作为一个军人的后代,王蕾对叶晗这种想法,从来都是最支持的那个人。但就眼下,叶晗最大的烦恼,她能帮着出主意吗?她不能!

她现在唯一想得到的是,就是明年也考到上海去,不一定要和叶晗一个学校,在同一个城市,能够经常见面也好。叶晗跟她姥姥开的那些玩笑,她可不认为是什么玩笑,她完全当了真!当然这是少女时代的想法,未来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准,反正她现在认定是叶晗了。

潘婷婷还小,刚念初二,她更想不出来什么好主意,事实上,在叶晗的事情上,也轮不到她说话,所以她很乖巧地当起了哑巴。要说对叶晗的喜欢,她不比王蕾少,但她很小心地把这种想法压在心底,因为她知道,叶晗最喜欢的人,是王蕾,情窦初开时,总要有点幻想的对象吧?叶晗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对象!

叶晗的问题,还得他自己来解决,他给一个人打了一个电话,得到对方的满口应承之后,他就耐心地等起结果来了。这种等待是一种非常难受的煎熬,结果下来了,他还是得乖乖地跟廖荣铠一起到了上海!

他搬出了老帅都没起到作用,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他认命了!

在廖荣铠的陪伴下,他完成了一切报名手续。

廖荣铠给叶晗在银行存了200元作为叶晗半年的生活费之后,就准备返程了。

在临走之前,他和叶晗进行了一次谈话。

因为叶晗就潘大伟能当兵,而自己不能当兵的事对廖荣铠提出了异议。

“他为什么就可以当兵,而我就不行!你为什么要搞特殊化?我要写举报信告你!”叶晗满眼愤怒。

“你只管去告!”廖荣铠根本就只当叶晗胡闹,“我问你,你为什么敢做不敢为?你不是要上军校吗?为什么要改志愿?”

又来了,叶晗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都怪那狗日的班主任,谁稀罕他的好心,突如其来插上一杠子,这下倒好!对志愿被改的事,他不知道自己给廖荣铠解释了几次了,但事实摆在那里,廖荣铠根本就不稀罕他的解释。

看到叶晗一脸尴尬,廖荣铠也知道语气过于生硬了,但他还是要给叶晗提一个醒,“你现在既然进了大学了,就要牢记自己的本分,你是学生!不许消极怠工,不许当逃兵,不许……”

听到廖荣铠一连串的不许,叶晗的思绪飘得很远,他不想听了。

针对叶晗消极的态度,廖荣铠命令道,“叶晗听口令!”

“是!”叶晗站直了身子,之前的萎靡不振,一扫而光。

“读大学,是你人生的一个经历。我希望你能够认真对待!如果在你毕业之后,你还想成为一个军人,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廖荣铠有了让步。

“为什么不能是现在?而是四年之后?”叶晗很尖锐地反问。

“这个问题提得好!那好!从现在起,你思考下自己性格中的弱点和当兵的动机。想好了,你就给我打电话。可以不用等到四年之后,我就让你穿军装!”廖荣铠这个步让得很大了,但前提是,叶晗要认识到自己性格中的弱点。

叶晗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糨糊,他还有性格弱点?他当兵的动机不纯吗?扯淡!

拒绝了叶晗送行,廖荣铠匆匆地赶到了火车站,他是一刻都不想面对叶晗那种失望的眼神。

对自己不近人情地拒绝叶晗的要求,廖荣铠很是懊悔。

但他又不能不如此,叶晗志愿被改的事,他一开始就了解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在弄清楚是叶晗班主任搞出这样的乌龙,一心希望叶晗成为军人的他怎么不生气,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犯罪!老子要毙了他!”

生气归生气,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事情木已成舟,再去责怪叶晗的班主任已经无意义了。

反观之叶晗,反应过于激烈了,放着大学不上,反想着利用廖荣铠手里的这点特权,先当上兵,而后再读军校。其当兵的动机本来就不纯,如果廖荣铠就此达成叶晗的愿望,那他就不是廖荣铠了!

作为叶晗的外公,廖荣铠十分清楚叶晗性格中的弱点,表面上看叶晗是那种执拗到不达到目的不罢休的主,其实叶晗根本就经不起任何挫折!而是一个遇到挫折,就会放弃既定目标,转到其它目标上。

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军人,需要的是那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亮剑精神,而不是那种知难就退的萎靡不振!让廖荣铠感觉到遗憾的是,叶晗尚不具备作为一个真正的军人的条件,至少在目前还不具备。叶晗经不起挫折是有先例的事,以跳级的方式念完初中,背后的动机是什么,为了转而达到什么目的,廖荣铠在开始一眼就看穿了,只不过他装起了糊涂,没有说而已。

叶晗动机不纯就体现在对待特招入伍这事,如果叶晗当兵的意愿很坚决,而不是为了上军校而当兵,根本不用跑到军区来找他,直接给老帅一个电话,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就是了。当所有的有利条件都给叶晗了,叶晗却故意在最开始不充分地利用,说明叶晗在犹豫!叶晗选择穿军装,不是为了当兵,而是为了最终的目的,进军校!这摆明了就是想迂回搞所谓的“曲线救国”!按说,有想当将军的志愿是好的!但是一个好的将军不是靠耍心眼,就能当上!所以他必须要让叶晗认识到这点——兵都当不好,怎么带兵?

鉴于叶晗上述的种种表现,廖荣铠不得不硬起心肠,人为地给叶晗设置起障碍。进而,还他要通过这次的障碍,来测试叶晗是不是铁了心要当一个军人,如果叶晗就此放弃,那就说明,他的看法是对的,因为这样的人上了战场,遭遇挫折,就会一蹶不振。

叶晗毕竟才16岁多,还在可塑性很强的阶段,在还没完全定型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一定的选择的空间,而不是大人帮助他准备好一切,更不是叶晗提出的什么条件都要满足。

叶晗的人生路还很长!廖荣铠很希望自己的这个做法,能够真正带给叶晗受益不尽的人生经验!叶晗会领情吗?廖荣铠很是期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