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轩文集 第二章 现代文学集 [快乐驿站]死要面子活受罪

楚云飞 收藏 0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20.html


死要面子活受罪


铁血国休闲市副市长枫火连城同志长得并不难看。刚三十岁的他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微曲的书生卷发配合白皙的脸庞甚至说还是有那么一点风度翩翩的,可只要一上电视媒体,副市长就不那么好看了,但是做为第一常务副市长的他主管的工作太多了,用“日理万机”这句成语来形容真是一点不过分,所以白天在大街小巷里、大会小会上抛头露面的他在晚上的“新闻三十分”自然是上镜率最高。

这天周末晚上,“难得休息”的副市长陪着老婆“丹心十三姨”晚饭后一起看电视台转播的“休闲市新闻”,看着看着的身旁的老婆忽然发话了:“老公,电视里你怎么那样难看?市台的记者是怎么拍摄的?”

“什么?我长得难看?哪里难看了?”枫火连城诧异道。

丹心十三姨道:“你自己看嘛,电视里面的你跟我身边的你差别太大了,我真怀疑电视里面到底是不是你呢!”

“管他呢,反正你身边的我是真实的就行。”

“不嘛!你家祖祖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好不容易到你这一代破天荒出了一个懂得念政治经的,还当上了副市长,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情,我不许你那样难看,”丹心十三姨钻进枫火连城怀里,右手捏着他的耳朵说:“打电话给市台,问问他们是怎么拍摄的?损坏我老公的形象,明天单位里姐妹们问我的话脸上也没光彩。”

“又不是第一次才上电视,要问的话早问了,还用等到明天?哎哟,你轻点好不好?”枫火连城赶紧掏出手机:“喂,是青松台长吗?”

“我是青松,副市长您好,有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事情,我就想问问我在电视里面怎么那么难看,是哪位记者拍摄的?”

“对不起,副市长,麻烦您稍等,我问一下给您答复,好吗?”

“好的,不急,我等等。”

丹心十三姨起身泡了一杯茶送到枫火连城手里,顺带又将刚放到茶几上的响着铃声的手机拿起来扔到他手里。

“副市长您好,我刚问过了,是台里的记者佳清拍摄的,他也闹不准什么原因有损副市长形象的,下次我们在拍摄时一定注意,您看行吗?副市长。”

“好的,下次拍摄时注意一点就行了。”


过了两三天,枫火连城又拨通了青松台长的手机:“我说青松同志啊,佳清记者这两天怎么还是没有注意到该注意的问题呢?”

“副市长您好!我也反复看了看录像画面,可能是副市长您不上相的缘故吧,要不您改一下发型好不好?将三分改成中分可以吗?”

“我的发型这么多年都这样,还能怎样改?改中分?改中分不是叫我扮演陈佩斯的角色吧?好歹我也是朱时茂那样的堂堂正正的国家干部形象是不是?我说你青松同志忽悠人也不能这样忽悠副市长是不是?”

“对不起副市长,对不起副市长,您别生气,我找几个资深记者研究研究好吗?下次一定让您满意。”


到了周末,战战兢兢过日子的青松同志又头大了。枫火连城副市长很生气:“青松同志啊,你们是怎么研究的?电视上面的我怎么还是那么难看啊?你说说。”

“副市长您好,我盘算来盘算去,估摸着可能是摄影记者根不上形势、摄影设备老化的原因,帮我们进一个专业对口的来台里工作行不行?设备老化的事情也请市里帮考虑考虑,下一次一定让您满意。”

枫火连城听出了画外音,立刻吩咐青松台长星期一打一个申请五千万元经费用于改善电视台设备的报告到市里,并且通知刚毕业于北京电影学校的高材生田可欣MM直接到市电视台报到,最后想了想还打了个电话到组织部,让他们设法安排干了几十年的佳清记者(任副台长职务)去市里摄影家协会养老去。枫火连城心想:摄影记者、摄影设备都满足你的要求,这下总该没问题了吧。

等一切都办妥了之后,丹心十三姨、枫火连城副市长发现“不上相问题”仍然没能解决,副市长碍于官位不好出面继续说长道短,丹心十三姨可管不了这些,直接打电话给青松台长:“你们电视台的人统统都是饭桶!”

副市长夫妇固然火冒千丈,他的七大姑八大姨也是恼火万分,本来光宗耀祖的事情偏偏给“不上相问题”抹掉不少光彩,甚至有些市民也开始说:“副市长长得真不咋样!”于是海大富见了电视台的人就脱掉又脏又臭的鞋子扔过去:“奶奶的,你们电视台的人只知道吃喝拉撒,拍个画面都派不好,严重影响我表弟的形象。”田可欣有次在菜市场拍摄新闻题材时也遭了“鞋弹”之殃。

电视台的人可不敢做声,每次挨骂后放下电话也是牢骚满腹:“副市长不上相与我们有什么相干?他每天每次外出巡视、讲话都要拉上我们,巡视、讲话完了之后又拿我们出气,这活简直没法干了。”

休闲市摄影家协会有个摄影家叫江岚,以前拿过全国摄影比赛金奖,很有名气,一般人想请她拍照片简直比做梦还难。副市长有次去摄影家协会讲话,结束时江岚专门请副市长在花园里照相,后来将照片送到副市长府邸,副市长看了看照片说:“你怎么将我拍得这样难看?这是我吗?真不知道你所谓的全国金奖都是些什么样水平的评委折腾出来的。”

市里有一位画家叫柳叶一刀,是铁血国美协的会员,最擅长人物肖像画。丹心十三姨拖了老公在星期天亲自登门拜访,柳叶一刀挨不住面子,只好为副市长作了一幅工笔画。完工了之后副市长找人取回画像,副市长看了之后很是吃惊,拨通了柳叶一刀家里的电话:“请问柳画家,你画的是谁呀?”

柳叶一刀道:“就是你副市长呀!”

枫火连城道:“可是我没有这么拉风啊!”

柳叶一刀很会讲话,她说:“副市长年少有为、风度翩翩,与夫人真是一对天成佳偶、般配璧人,如果画中尚有遗憾之处,请多多包容。”


枫火连城、丹心十三姨对画作很满意,将画像张贴在客厅里供来人欣赏,往来拜访的人见了都说:“天!还没发觉我们副市长真的是休闲市第一大帅哥呢。”

丹心十三姨还不满足,有一天在枕头边突发奇想:“老公,叫青松将这画里的头像配到电视画面去,以后大家都知道你的英俊潇洒形象啦。”


于是青松台长前来接受任务。

“副市长,这个难度很大”青松看了看画像道:“画里的头像就算是搬过去观众也能看出痕迹。”

副市长很不满意,一巴掌拍在茶几上:“什么叫难度很大?现代科技这么发达,五千万给你们更换的设备还有什么难度?如果这样的技术都达不到我的要求那么你们买的是什么落伍设备?有没有专项拨款落入你自己的私人腰包?明天我安排纪委去你们那里查查帐。”

青松台长不敢说话了。

枫火连城继续道:“以后凡是我的明察暗访、开会报告,必须将记者拍摄的头像统统剪辑掉,换上这画里的头像,这事成得成,不成也得成,你自己看着办。”


第二天市里召开全市爱国卫生运动动员大会,枫火连城副市长做为第一责任人自然要亲临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而且这样的大事一定会在晚间新闻播出。田可欣拍摄完毕急急忙忙将录像送回台里,青松台长亲自上阵将录像里的副市长头像剪辑掉然后换成画像里面的头像,最后与众编辑绞尽脑汁经过一番高科技处理之后给枫火连城打了电话:“副市长,您今晚关注一下休闲市新闻报道,要是您还不满意,我今晚只好从电视台的发射塔上跳下来摔死。”

晚饭后枫火连城与十三姨一起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新闻,当镜头转向副市长时,夫妻俩瞪大了眼睛不放过任何一个出现的镜头,最后副市长给守候在电视台转播间的青松台长打了电话:“青松同志是个有前途、有能力的好同志!”

从此副市长再没给电视台找过任何麻烦,而且经常到电视台检查指导工作,有一次还在专题片“副市长关注我市新闻媒体工作”系列报道中表扬了田可欣,说她是我市勤奋创业的大学生代表,并且在市委人事吹风会上提议田可欣接替离任的佳清副台长职务。

从此副市长太太以及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也没闹意见,海大富还破天荒荣获了“休闲市道德十佳”荣誉称号,担任评委的小河水手警长为此有一句精彩评语:“允许人扔破鞋也要给人以改正扔破鞋恶习的机会,只要不扔了就是好同志,只要是好同志就要树为市民学习的典范。”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情况慢慢就发生了变化。

“红尘董事长,上个月来我们工地检查施工安全的枫火连城副市长最近是不是去国外做了美容手术啊,我看电视上的他变得非常英俊潇洒呢。”

“我还真没注意到,下次他来检查时大家问问副市长不就行了么?副市长为人很平易近人的,口碑也是相当不错,上次还给盖楼施工受伤的‘猪耳朵’捐过1000元医疗费。”


“叶子主任,昨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不久前来我们梨树屯检查农村医疗改革工作的副市长了。”

“我说张大妈,电视上看见副市长有什么奇怪,他当领导的经常上电视呢。”

“不仅仅是这样啊,我发觉副市长越来越长得帅啦,没准也像你前次去城里美容过一样换了一个人。”

“刘大婶,你们这些人就是喜欢东家长西家短说些小道消息,副市长本来就年轻,一个大男人干嘛去整容啊?”

“城里人嘛,花花肠子就是多,尤其那些当官的,有几个不三天两头爆出泡小蜜新闻的?我看啦准是副市长有了外遇,要不打扮的油头粉面的干啥?干啥?你说说。”

“就是啊,张姐,有一次我也看见电视里面有个漂亮的小姑娘开大会时抗着一个玩意儿在副市长周围晃来晃去,没准就是缠着要青春损失费的,然后被工作人员撵走,可是她趁别人不注意又跑过去晃来晃去,恁大一个玩意儿要是砸在副市长头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晕,你们几个还越说越像啦,今晚我也看看电视去,枫火连城副市长对咱屯子的医改事情挺关心的,这些小道消息你们可管住嘴巴别乱传。”


“幻影妹妹,你最近经常看电视吗?”

“呵呵,这两天感冒很少看电视,有什么新闻吗?楚楚。”

“我看咱们副市长有点儿不对劲,估计出了问题。”

“什么问题啊?楚楚,说来听听。”

“雪妹妹,你没发现?”

“真没发现什么啊!”

“你们这些姐妹们啊,成天关注时尚节目的化妆打扮、涂脂抹粉这样秘籍那样攻略,对我市的新闻一点不在意。”

“就知道吊人胃口,坏楚楚,要说就说,不说拉倒吧。”

“霜妹妹,我好好的没病没灾哪里坏了啊?好好好,我说还不成么?轮子副市长最近比以前更帅啦。”

“晕死,这也算新闻?”

“把楚楚拖出去打。”

“打吧,打死我谁告诉你们后文?”

“还有什么快快讲来,要不然大家跟你没完。”

“我发觉几个奇怪现象,一是以前副市长有抽烟、喝茶习惯,现在的电视画面这些镜头都看不到;二是最近电视里的副市长比以前长得更潇洒英俊,以前的副市长说真的长得不咋样;三是副市长最近讲话没了以前丰富的语言表情,面部看起来有一点机械、死板;综合这些我分析,原来的副市长出问题了,被换掉啦。”

“副市长还是不错的,口碑也挺好,怎么会出问题被换掉呢?”

“啊!”

“怎么会出问题呢?”

“啊!”

“不可能出问题啊。”


于是慢慢地慢慢地休闲市里的群众开始议论纷纷了:“怎么副市长被换了啊?”

“好好的,怎么出了问题呢?”

“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

“听人说是作风问题。”

“好像是涉及电视台的拨款出问题被换了。”

“听说不止这些问题。”


终于,好事不出门,问题传千里。这天副市长下班后推开门:“老婆,今晚是什么丰盛的晚餐啊?这段时间也没上街、下乡视察工作,天天在会议室开会,快要闷死了。”

“你还知道晚餐啊?我还以为你出了问题连晚餐都没机会回来吃呢,”丹心十三姨哭哭啼啼道:“今天你给我讲清楚,你最近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枫火连城张大了嘴:“晕,我这样的人还能出什么问题?”

“好啊!你去死吧,”丹心十三姨抓起茶杯扔过去:“你出问题也这么不长进,别人出贪污、腐败、美色问题你也跟着出,你就不能出别的问题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