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达赖只是一名单纯的宗教领袖,不管到世界何地,应该都会受到热烈的欢迎,然而事实上,达赖在这个世界上是毁誉参半,许多人狂恋他,却也有许多人认为他不仅是一名单纯的宗教领袖,劝人为善发扬和平,更是一位具有相当政治意图与野心的教派领袖,他代表着主权独立分离意识的意味。


对于中国大陆来说,达赖就犹如西藏独立的代表,有如芒刺在背般,不停在全球各地宣传,中共对于达赖,不只是头痛,更是连他的言论都无法相信,达赖与中共间始终无法坐下来谈判,为何达赖会被大陆如此的认定?达赖本人必须思考,全体藏人必须思考,中国大陆必须思考,全世界爱好和平之士也必须思考。达赖执意去法国,而法国领导人萨克齐也坚持见达赖,因而引发中共一连串的抗议举动,推迟中欧高峰会,不惜付出一切的代价,何以至此,因为外国人士或许不能理解中共对于达赖的恨与头痛;而如今,达赖又有意访台,造成马英九的困扰,制造两岸间互动的变数,突显两岸间的矛盾冲突,此次达赖想访台,马政府或许可能考量点是时机上他适不适合来台湾,他来台湾的目的是什么?他要来台湾谈些什么说些什么?这些才是决定达赖应不应该来台湾的主要关键。


倘若达赖来台的初衷是,大陆越不喜欢我就越要做,那么实在没必要利用台湾成为报复的工具,给马英九制造那么大的麻烦;倘若达赖来台是宣扬和平爱心与人权,那么台湾当然欢迎他来,在自由的台湾,只要来台没有不轨的动机,那么都非常欢迎来台湾,台湾也乐于当一个善意的主人,但问题是达赖本身,就已经泛政治化了,在台湾内部,有相当多数的一批人将达赖视为美中台三边谈判的筹码,主张台独的人士更将达赖视为是独立的英雄与台独的盟友,在这样的情况下,达赖来台只会平添无数的问题,制造更多的纠纷与话题。


马英九日前与外籍媒体座谈时被问及达赖访台问题,马英九就明确表示“台湾政府欢迎世界各地宗教领袖访台,但(达赖来台)此时此刻时机点并不适宜,间接婉拒了达赖喇嘛此时来台。达赖喇嘛过去也曾经以宗教领袖的身分访问台湾两次,并与马英九两度会面。”这也就意谓,为何过去达赖可以来今日却不宜来台呢?简单来说就是时机不对,为何时机不对?因为达赖来台不利两岸氛围,不利于江陈会共识的落实,也不利于即将到来的两岸世界卫生组织之谈判,更不利于两岸外交休兵,为了达赖一次重要性不大的访谈,让过去台湾近七个多月来的努力前功尽弃,这样的代价值得吗?


马英九政府正因为瞭解中共对达赖是全力且不计任何代价的打压,达赖能否当成谈判的筹码,变数仍多,研究两岸关系的学者都清楚的明白,中国大陆有些能放,有些永远都不能放,围堵达赖已经成为中共无法妥协的方向,当达赖说出任何话都无法换取中共的信任时,达赖注定在中共心中,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


许多台湾的评论员都认为马英九以“时机不适宜”婉拒达赖来台,错失弹性主导议题的空间,是一项失策,但笔者却不这么认为,就是因为马英九瞭解两岸局势,知道正确的时机做正确的事,今日不做并不代表不能做,而是时机不对,倘若时机适当,仍旧热诚的欢迎达赖来台访问,给台湾提供许多关于制造和平的宝贵意见。


许多台湾内部的人都觉得马英九对大陆太软弱,事实上这并无软硬之论,只要对台湾此时此刻发展有利,无论对大陆软或是硬,马英九都会有义无反顾去做的动机与力量。马英九想要保持弹性,但这种弹性灵活并不是制造问题与创造议题的能力,而是解决台湾问题的能力,如何透过谈判替台湾人民争取到最大的努力,马英九的苦心,又有多少台湾人民能够感受的到与体会的到呢?

以现在的情势来看,北京在对台武力与国际空间的给予上目前尚无动作,台湾能否与世卫大会、东亚经济整合,仍是未知之数,此时如果再增添达赖来台的变数,可想而知,未来马英九的两岸成绩单恐怕将一事无成。马英九今日的处境难为,谈判要软要硬,但绝不是硬在不该硬的枝微末节上,达赖并没有永远不能来台湾,台湾也没有将他视为拒绝往来户,只是此时机实在不适宜,他访台的意义也不大,也没有必要性,总之台湾对达赖并没有定性,但大陆对达赖是有定性的,达赖如果是以宗教领袖来台布达和平与爱,马英九绝对不会反对,但怕的就是以具有政治身份及另有居心来台,那么对台湾来说,绝对是一个突显与制造两岸冲突与矛盾的引爆点,马英九又何必自找麻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