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中国曾想花4千万买美国无人机 ZT

shan..lin 收藏 0 104
导读:  中国,终于有了无人机。   [b]从赵煦说起,是探知无人机研制内幕的钥匙[/b]   1984年7月某日,一架从首都机场起飞的波音一747大型客机,途经上海后向东飞入太平洋的上空。坐在机舱中部的赵煦,身着西装,气度潇洒。   [img]http://imgblog.china.com/u/071002/81242/pic/12285492285931.jpg[/img]   长空一号无人靶机带着呼啸飞向升空。郭天海 摄   20年前,这位北京航空学院的毕业生,怀着壮志和诗意

中国,终于有了无人机。


从赵煦说起,是探知无人机研制内幕的钥匙


1984年7月某日,一架从首都机场起飞的波音一747大型客机,途经上海后向东飞入太平洋的上空。坐在机舱中部的赵煦,身着西装,气度潇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长空一号无人靶机带着呼啸飞向升空。郭天海 摄


20年前,这位北京航空学院的毕业生,怀着壮志和诗意自愿报名到了大西北。在西去的列车上,他情不自禁地用湖南腔调吟咏了几句古诗,“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然而,进入河西走廊后,他没有看到那种美好的景色。改道向北进入试验基地后,更是一片荒凉。一望无际,风沙漫漫,饮水苦涩,蔬菜缺乏,鼻子流血,腹胀肠鸣,酷暑严寒,交通不便……


赵煦没有后悔,没有一些人那样念叨着“可怕”撤离大漠。他像红柳一样在荒漠中扎下根来,年复一年工作在研制无人靶机的岗位上。赵煦忙于事业,一直拖到31岁才结婚。眼下,他担任试验基地靶标站的总体室主任。


赵煦这次作为航空航天部组织的赴美考察团成员,与另外10名专家同行。他们的目的地,是大洋彼岸的洛杉矾。向瑞安航空公司购买10架“火蜂”无人靶机的合同能否签订,将在他们考察之后拍板。


一路上,赵煦的心绪总是系在无人靶机上。


部队太需要无人驾驶靶机了。它能为地对空、空对空导弹提供近似实战的试验条件。它对检验和提高导弹战术性能发挥的作用,其它靶机无法代替。已经研制成功的“长空一号”无人机,难以满足新任务的需要;正在改装研制的“靶五一乙”无人机,突破了起飞关,还要完善。某项武器研制工程的日期已经临近,怎么办?国家有关部门提出了进口无人靶机的计划,投资金额:4000万美元!


4000万美元,确实不是一个小数目,约合两三亿人民币。花这么多钱,只能买10架“火蜂”……把我们的“靶五一乙”完善起来,成批改装,需要花多少钱?这笔帐,赵煦算过多次。客机一过旧金山,他的心里又琢磨起来。


一想到“靶五一乙”,赵煦的眼前又浮现出一个月前那动人的一幕。


那天上午,信号弹打破了机场的寂静。在一阵激昂的轰鸣声中,首次试飞的“靶五一乙”在跑道上开始滑行。赵煦瞪大眼睛,紧紧地盯着滑行的“靶五一乙”。各参试单位的领导和技术人员,也紧紧地盯着滑行的“靶五一乙”,瞪大了眼睛。


这是一个瞬息万变的时刻!


赵煦和大伙怎能忘记;我国1959年从苏联进口的“拉一17”和“米格一15M”靶机,就是从这条跑道上升空的“拉一17"是被大型轰炸机载上空中投放,戏称为“母鸡下蛋”。几次“下蛋”后,由于中苏关系恶化,“拉一17”消失了。“米格一15M”在使用前需要试飞,起飞时总是偏离跑道,只得安排飞行员像木偶似的乘坐监控。随时准备改为人工操纵,结果在滑跑过程中险象环生,甚至发生事故。眼看偏离跑道的难题无法解决,苏联专家摇摇头,摆摆手,无可奈何地说:“这种靶机,只能在圆形跑道上起飞!”


重新修建一条圆形跑道,意昧着要以这条大型跑道为半径,这是多大的工程?近乎神话!


中国要有自己的无人靶机,要有高质量的无人靶机!赵煦和同事们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编织着无人靶机之梦。灿烂的梦想之花。终于结出了奇妙的“长空一号”之果,如今又结出了高级之果:“靶五一乙”。


闯过滑跑偏离关,是“靶五一乙”试飞成功的关键一步。“靶五一乙”牵动着赵煦和大伙的心越滑越快。好!直直的,没有偏斜。飞速滑跑的“靶五一乙”渐渐昂起了机头,好像有技术熟练的飞行员驾驶一样,飘然上升,稳稳地向天际飞去。赵煦松了一口气。大伙都松了一口气。


“靶五一乙”的试飞状态继续在实况显示屏上展现。它飞上了万米高空,仍在地面无线电遥控接收机发出的一连串指令下,爬高,俯冲.左盘,右旋……指挥大厅内欢笑声四起……


一个月来,赵煦脸上常常露出舒心的笑容。他就是带着“靶五一乙”试飞成功的喜悦心情。赴北京集中来美国考察的。同时,他也带来了这个念头:花4000万美元进口10架“火蜂”?到美国看看再说吧。


洛杉矶地区。是飞机的重要产地。中国考察团受到了热情的接待。瑞安航空公司的总裁,担任副总裁的空军退休将军,亲自出面设宴接风,希望做成这笔生意。


这家公司是由美国民航企业家和飞机制造家瑞安创办的。起初是飞行学校,兼营环游圣地亚哥的飞行观光业务,后来经营圣地亚哥和洛杉矶之间的客运业务,发展为设计和制造飞机的公司。本世纪20年代,航空史上最著名的人物之一、美国飞行员林白,驾驶圣路易斯精神号单翼机首次完成纽约至巴黎不着陆飞行,在大西洋两岸成为轰动一时的英雄人物。圣路易斯精神号飞机就是根据瑞安的设计制造的。这使瑞安航空公司的名声大振。


瑞安航空公司的接待人员,在介绍他们企业的影响和“火蜂”无人机时,总是眉飞色舞。


“我们的‘火蜂’,使用次数多,可以使用20次,销量大,西方国家和好多第三世界国家,都买我们的。”公司的技术人员比比划划,一再夸耀。


“请问,‘火蜂’的成功率是多少?”一直不动声色的赵煦问。


黄发碧眼的技术人员挠挠头,坦率地回答:“百分之八十!”


成功率挺高。比苏联的“拉一17”高出百分之十!赵煦脑子里一闪,立即浮现出比较结果。


考察团跑了几个城市。佛罗里达州的斯德尔空军基地,圣地亚哥城的海军机场,都留下了他们观看飞行表演的足迹。


“火蜂”的机身细长,外观灵巧。起飞后在空中平飞、转弯、爬高、下降……性能果然不错。“火蜂”在空中表演,美方人员在地面表演。他们毫不掩饰地点头微笑,自鸣得意。


考察团回国,赵煦带回了自己的印象和结论:美国花20年时间,搞出了升力与重量之比为4倍的无人机,人家工业发达,生产技术确实高,但成功率不太高,靠数量多,掉下去再放飞。


在北京前门招待所的会议室里,考察团的成员们各抒己见。多数人的意见;进口“火蜂”。


赵煦用手指轻轻一推眼境,语出惊人。“进口‘火蜂’的事算了吧!花4000万美元进口10架,买回来给谁?海军想要,空军也想要。再说,这10架用完了.怎么办?我们的‘靶五一乙’完善一下,就能成批改装,只要给我1000万元人民币,我就可以拿下来!”


赵煦胸有成竹,直言不讳。不少人点头赞同。有的成员仍坚持进口,没有形成共识。


赵煦匆匆离开北京,返回基地研究室。几个月后,空军一位领导说:既然某基地不同意进口“火蜂”,再听听专家意见。


各路专家汇集北京。赵煦忙于“靶五一乙”的完善,没有脱出身来,委托本站室主任戴仁虎到会发表了他的意见。


南京航空学院的专家也反对进口“火蜂”,他们曾把“长空一号”无人机改装成中高空型、取样型、低空型,自然希望让“长空一号”发挥更大的作用。赵煦早就建议他们进一步改装“长空一号”,增添性能更好的机动型。现在,他们满怀信心地提出,可以改装出机动型,为来年的一个工程提供无人靶机。


空军领导的结论:既然某基地能拿出“靶五一乙”,南航也能为这个工程提供“长空一号”机动型,那就不要把钱花给外国人了。


赵煦的意见能被采纳,并非偶然。因为他是中国的“靶机之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