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国大盗袁世凯的死因有了新说法

jiangtian082 收藏 1 94
导读:  1916年6月6日,窃国大盗袁世凯一命呜呼!作为他的接班人,仍是北洋系统的老同事、老部下(段祺瑞、冯国璋、徐世昌之流),因而对他的死因讳莫如深。据讣告说是病死的,但诸说不一。   《京城四大名医》中提到,萧龙友治病素以诊断高明而为人所敬重。在医疗上他既全力以赴,却又从不吹嘘。能治者则治,不能治者绝不包揽。他曾为袁世凯、孙中山、梁启超、蒋介石、段祺瑞、吴佩孚等名流看过病,都给予了实事求是的诊治。 最新说法   1916年,袁世凯五十八岁。他身体素健,平日食量很大,尤其是喜吃河南烤鸭,每天晚上睡觉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16年6月6日,窃国大盗袁世凯一命呜呼!作为他的接班人,仍是北洋系统的老同事、老部下(段祺瑞、冯国璋、徐世昌之流),因而对他的死因讳莫如深。据讣告说是病死的,但诸说不一。

《京城四大名医》中提到,萧龙友治病素以诊断高明而为人所敬重。在医疗上他既全力以赴,却又从不吹嘘。能治者则治,不能治者绝不包揽。他曾为袁世凯、孙中山、梁启超、蒋介石、段祺瑞、吴佩孚等名流看过病,都给予了实事求是的诊治。

最新说法

1916年,袁世凯五十八岁。他身体素健,平日食量很大,尤其是喜吃河南烤鸭,每天晚上睡觉前要喝参茸酒一杯。旧中国的士大夫总要摆出一副倚老卖老的姿态,袁世凯也一样,五十岁以后见客时就要人搀扶。别人叫他老头子,他则常把“吾老矣”、“衰朽之年”一类的话挂在口头边。

袁世凯病时,每天仍在病榻开榻前会议,处理一切公务,直到病危时,亦不中断,只是改由长子袁克定在榻前襄助。

萧龙友1916年5月27日晚用过晚饭在家中翻看医学典籍,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家仆很快慌慌张张跑了进来:“萧爷,来人说袁大头请您瞧病去。”

萧龙友对袁世凯没有好感,但作为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他的天职。所以他很快穿戴整齐,坐上轿子来到袁世凯住所。这时老中医刘竺笙已经早来一步了。刘竺笙号完脉退到一旁,由萧龙友接着号。


随后,两人退到客厅。刘竺笙说:“方骏兄,我看袁大总统这次凶多吉少啊。”萧龙友说:“大总统患有因膀胱结石导致的尿毒症,这是早就知道的,可是我刚才号脉时发现,大总统恐怕还患有糖尿病,我问了家人,也说他最近口渴胸闷,小便频频,看来是并发症了。”说着,萧龙友提笔开了一个处方,又在另一张纸上写下这么几行字交给管家,上面写的是:“得病之时,口渴胸闷,小便频频,身体日渐羸瘦,针药罔效。”意思就是说,袁大总统得的这病打针吃药恐怕已无济于事了,准备后事吧。


管家当然不死心,又请来一些江湖郎中,开了不少药,乱吃一气,结果毫无起色。

6月6日清晨3时,袁世凯终于断了气。死后发表的《政府公报》只说袁世凯是死于尿毒症。

曾经的流传的死因版本

知识博览报曾援引《千古之谜》,对曾经流传的袁世凯死因做了如下归纳:

女色说

有一种说法,说是据当年袁世凯身边的人回忆,“袁世凯的死主要由于贪恋女色所致”(引自《人间百事通》,中国旅游出版社出版)。


此说认为袁生活十分腐朽糜烂,除原配夫人外,另有姨太太九人,由此每天服用鹿茸、海狗肾等补药,以满足性生活需要。自1916年春节起,身体日趋不佳,以后常患腰疼,经法国医生抢救无效,死于尿毒症。


此说完全排斥当时政治大背景对袁的精神、心理负面,显然出自不明国事的下人想像、推理,以致传播,信以为实。

气死说

通常的一种说法是四川督军陈宦背向,宣布“代表川人,与项城告绝,自今日始,四川省与袁氏个人断绝关系”(陈宦通电),此构成袁世凯的一贴催命药。

为什么陈宦背袁,导致袁世凯加剧病死呢?这是因为陈宦是袁世凯的亲信、帝制拥戴者,而且又有实力。据说,当袁派陈宦带兵入川前夕,他向袁辞行时,就行三跪九叩之大礼(《曹汝霖一生之回忆》)。陈宦先是用臣子见皇帝礼节,而后又是学喇嘛拜叩活佛的最高敬礼,真可谓是阿谀奉承到了顶峰。果然使袁世凯对他感觉良好,以为只要陈宦坐镇成都,便可高枕无忧。因而陈宦在这年5月22日宣告独立,对毫无思想准备的袁世凯是最大打击。

此中还有一个原因是,陈宦又为袁的其他亲信起到带头羊作用。他们就是5月26日宣告陕西独立的陈树藩和5月29日宣告湖南独立的汤芗铭,所以有人说:“袁世凯最后服了一贴‘二陈汤’以致送命,这三个人对他宣布独立是他所料不及的,因此活活气死了。”(陶菊隐《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

在袁世凯本人,却始终没有向后来者交代他为何人而气出毛病。人到死时,其声必哀。可是,这个窃国大盗即使在咽气前,还不讲真话,只是喃喃地叫道:“他害了我!”他是谁?有人说是老部下冯国璋、段祺瑞,他们希望继任总统所以对帝制暧昧;或者是陈宦、汤芗铭始从终弃,反而对他倒打一耙;也有说是“太子”袁克定,为了当上合法接班人,极力怂恿老子做皇帝。

这句话所指是谁,语焉不详。“这也是奸雄到死都在玩弄诈术的地方。他用这话减轻自己的罪责,又嫁祸于人,又用这句不明不白的话刺痛那些推戴他当皇帝,而后来又背叛他的人。”(田熬《杨度外传》)

病死说

佚名《袁氏盗国记》作了详细说明,“经中医刘竺笙、肖龙友百方诊治,均未奏效;延至六月初四日病势加剧,即请驻京法国公使馆医官博士卜西京氏诊视病状,乃知为尿毒症,加以神经衰弱病入膏肓,殆无转机之望。”

《袁世凯全传》也称袁世凯所患,“相传为尿毒症,因中西药杂进,以致不起。”

《袁氏盗国记》、《袁世凯全传》都是袁世凯死后推出的出版物。自有其可信处,因而上世纪五十年代刘厚生《张謇评传》说“袁世凯患尿毒症,摄护腺肿胀,如果及时采取外科手术治疗,决无生命之虞。可是在医疗方案上,袁世凯的两个儿子意见分歧,大儿子袁克定相信西医,主张动手术;二儿子袁克文则竭力反对,相持不下,贻误时机,终致不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