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照一下我们的自身,由衷的希望那四个字,不仅仅是一个女警说的,而是每一名警察能说出口的。。。

她进入警校,刚穿上警服的第二天,走在大街上,路旁有人在打架,她想他们会报警的,便犹豫着继续向前走去。后面一个人小声地说:“警察都不管啊!”另一位说:“人家是女警”。当她决定返回去时,一切都结束了。没有人知道她还不是一名真正的的警察,也没有人知道她还不懂得如何面对和处理这样的事情。这句话成为她永远的痛,她发誓要做一名好警察。

她恋爱时,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同男友见面了。一天下午,男友从城里打来电话说:“我特别想你、特别想见你,要不晚上你回你家吧,我到你家里去见你!”。傍晚请假时,领导说:“晚上还有一个任务,你是做指纹检验的半个小时后要参加统一行动。”她发疯似的赶到男友要下车的车站,刚好看见男友从公共汽车上下来。男友看见她,欢快地向她跑来,迎接他的却是一句话,你快坐车回去吧,我要立刻回单位,有行动。男友呆呆地站住了,失望的表情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她父亲患慢性病,长期卧床,母亲对她说,家里的事有妈妈,就不用她操心了。有一天,大哥打来电话说,父亲的病有点重。她请假赶回家中,坐在父亲的病床前,用手轻轻抚摸着父亲的脸,第一次感到了深深的内疚。下午,母亲对她说:“如果你单位里忙,你就先回去吧,你父亲好象没什么危险,需要住院的话再通知你。”一个女孩子根本没有理解到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道理,便返回了单位。第二天凌晨,大哥打来电话,父亲去世了。她匆匆赶回家,抱着父亲冰冷的身体只会痛苦地哭喊:我来晚了、我来晚了,我是个不孝的女儿。



她结婚的前一天,交接完公务返家时,已是晚上八点多,站在路口等候多时的母亲见到她才放心地说:“我还认为你把明天的事忘了呢。”第二天,我们举行了很不隆重的婚礼。



长话短说,她女儿三岁时,那段时间她经常地早出晚归。有一天早上,丈夫问他:“你说女儿昨天半夜醒了看见你,说了句什么话?”她说不知道,丈夫说女儿说的话是:“爸爸、爸爸,那个人是谁?我看我这当爸的都变成妈妈了”丈夫笑了,她的心却流泪了。



她女儿六岁时上学前班,多日没回家的她回家时已经很晚了,看见女儿已睡,为了不惊醒她,她轻轻上床,这时女儿却小声地唱起了儿歌,丈夫悄悄对她说:“女儿没睡,她天天想你,跟你又有点生,你主动抱抱她吧。”她刚移身过去,女儿立刻翻身用两只小胳膊搂住了她的脖子,贴在女儿娇嫩的脸蛋上,她感到了女儿脸上的泪水。



她女儿十岁时,丈夫所在的工厂倒闭,新找的工作需要天天加班,丈夫对她说,从今女儿需要你多照料了,她答应了。半年后,女儿的学习成绩急剧下降,丈夫责备女儿,女儿哭着说:“你们谁管我了!”她晚上回家后,面对丈夫的愤怒,她坐在上低头流着泪沉默无言。



她病了在家休息,躺在床上想起了从警的誓言和经历,忧伤、委屈的泪水挂在了脸上,丈夫关心地问怎么了,她说我会比你早早死的,丈夫开玩笑说:“我找人给你算过命,你跟老驴同寿,能活一百岁呢。”她说:“我从警十多年来,共参加过三位同事的葬礼,一位三十六岁,一位二十五岁,还有一位四十三岁。”丈夫听了紧紧拥住了她。她对丈夫说:“我这辈子真对不住你和我的女儿,将来我死的那一刻,也许已不能说话,希望那时你能坐在我的旁边,把我的手指放在你的手掌里,我会用尽最后的力气按你的手心四下,这四下的意思就是,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