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译扁诗暗语:陈水扁狱中发出密杀令?

反恐特警 收藏 5 365
导读:破译扁诗暗语:陈水扁狱中发出密杀令? 消息来源:联合早报 因工作时常伏案奋笔,疲惫之际,小憩之隙,偶尔一览跳梁猴戏。不经意间,网上转载的一段陈水扁的诗(尽管令人喷饭)闪现在眼前:   给家后   2008.11.23陈水扁   在起床声中惊醒  原来自己还能呼吸  立德电台好心来迎接崭新的一天  却发现没有人有好心情  层层的铜墙铁壁  又小又湿又暗的囚房  温煦阳光挤不进的黑牢  圆球二十四小时监视行动  是看有无失去自由  抑是关心是否还活着  水桶一桶又一桶  

破译扁诗暗语:陈水扁狱中发出密杀令?


消息来源:联合早报



因工作时常伏案奋笔,疲惫之际,小憩之隙,偶尔一览跳梁猴戏。不经意间,网上转载的一段陈水扁的诗(尽管令人喷饭)闪现在眼前:


给家后


2008.11.23陈水扁


在起床声中惊醒 原来自己还能呼吸 立德电台好心来迎接崭新的一天 却发现没有人有好心情 层层的铜墙铁壁 又小又湿又暗的囚房 温煦阳光挤不进的黑牢 圆球二十四小时监视行动 是看有无失去自由 抑是关心是否还活着 水桶一桶又一桶 大桶不够 茶水桶也可以 吃喝拉屎,洗衣洗澡 湿了又湿,不知什么叫做干 能挂的都挂了 分不清是干是湿 杂物棉被书籍占满地铺空间 不是游民乞丐收容所 而是巴士底监狱的土城看守所 立德音乐的旋律很美 却抚慰不了思忆亲情的惆怅 家后一曲 一唱再唱 教我如何不想她 宝徕匆匆的最后一面,犹如昨日 十三天 仿佛十三年 曾经是重庆南路寓所的旧主人 如今是新主人的阶下囚 叹政治的变幻、残忍、无情、黑暗 台湾何时已成拉美、非洲、东南亚的落后国家 又重回中国历史的改朝换代 你说后悔作第一夫人 不对 这不是你的错 是我不听你的话 自私的走上政治这条路 什么工作不能做 去作什么总统 一切晚矣 不可能再回头 政党轮替的枷锁 在乱石堆中 独立建国的志业 还在半空中 不能抬头挺胸走出去 也要死在台湾历史的十字架上


也许是因为长年从事民俗文化研究和翻译工作,曾经破译过些许谶语、黑话并著书立说的缘故,通读一遍,我便强烈地感觉到其中的一段文字里可能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玄机:


水桶一桶又一桶 大桶不够 茶水桶也可以 吃喝拉屎,洗衣洗澡 湿了又湿,不知什么叫做干 能挂都挂了 分不清是干是湿 杂物棉被书籍占满地铺空间 不是游民乞丐收容所 而是巴士底监狱的土城看守所


我的疑点是:首先,据台湾媒体披露:“被关进仅有1.86坪(1坪约3.3平方米)的“独居房”,陈水扁吃喝拉撒睡全在里头,其中0.4坪属开放式卫浴设备,水桶蓄留的水,以水杯舀来冲,得用在冲马桶与洗澡上,热水定时定量供应,要是使用次数过多,得忍受臭气冲天。”明明用水十分不便,而陈水扁诗中却赫然写着“水桶一桶又一桶,大桶不够 茶水桶也可以”,这肯定是在暗示着什么。其次,以往陈水扁十分注重自己的公众形象和绅士风度,包括服饰和仪表,他在诗里写什么不好,为什么会写出“吃喝拉屎,洗衣洗澡”这样的直白恶俗的诗句呢?既便是小市民也会用“吃喝拉撒睡”来概述每天的生活要素。所以“吃喝拉屎,洗衣洗澡”也可能是一句隐语;再次,陈水扁的手头仅有几本吴淑珍通过律师转给他的书,囚室内也没有太多物品,何来的“杂物棉被书籍占满地铺空间”呢?这个句子最长,内容最可疑。最后,陈水扁的羁押之地是看守所,他为什么在诗中写成“收容所”呢?


既然陈水扁的诗确实不登大雅之堂,那么非市井俗文化之法也就破解不了市井无赖的谶言暗语了。好在我有过几年在新加坡生活和工作的经历,在国内也经常和台湾客商打交道,对于很多福建籍人士的俚语(含闽南话)调侃耳熟能详,如戏称“李干成”为“你干先”,“王仙隆”为“我先弄”,“李登辉”为“你等会儿 ”。于是我循着闽南话和普通话的谐音规律,结合陈水扁洗钱案的案情进展情况以及现在他本人的境遇,对这段诗里的谶言暗语进行了破译,结果令人震惊,原来这是一段陈水扁从壁垒森严的牢房里发出的“密杀令”:


水(谁)桶(捅)一桶又一桶 大(打)桶(捅)不够 茶水桶(查谁捅)也可以 吃喝拉屎(最好剌(lá)死),洗衣洗澡(试一试做) 湿了又湿(死了要死),不(要让人)知(道是)什么(人)叫做(教唆)干(的) 能挂(灭迹)都挂(灭迹)了 分不清是干是湿(证据) 杂物棉被书籍占满地铺空间(叫我免被束羁、暂慢逮捕控检) 不是(惜)游(诱)民乞丐(去劫)收容所(怂恿说) 而是巴士底监狱的土城看守所


这段诗的意思就是:


“是谁在一而再、再而三地捅出(揭露)我贪污的秘密?痛打他是不够(解恨)的,要查出是谁捅(揭露)出来的,最好刺(la)死他!试一试做了他,一定让他死!还不要让人知道是什么人教唆干的,不要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为了叫我免遭羁押,暂缓遭到逮捕和检控,要不惜诱惑绿营民众,怂恿说阿扁被关是遭受了政治迫害,要让他们像1789年法国人攻占巴士底狱一样,来攻占台北土城看守所。”


自陈水扁因海外洗钱案被台湾特侦组羁押以来,他的贪欲之盛便大白于天下。今天,通过破解陈水扁的这段藏在“诗(尽管纯粹是对诗的亵渎和玷污)”里的“ 密杀令”,又充分暴露了他不为世人所知的另一幅丑恶嘴脸:心狠手辣,冷血嗜杀。对于揭露自己贪污丑行的人,身陷囹圄的他居然还猖狂地发出“密杀令”:“吃喝拉屎(最好剌(lá)死),洗衣洗澡(试一试做),湿了又湿(死了要死),不(要让人)知(道是)什么(人)叫做(教唆)干(的),能挂(灭迹)都挂(灭迹)了。分不清是干是湿(证据)”。在陈水扁的眼里,那些被他蛊惑得已经丧失明辨是非能力的台湾绿营民众不过是扁家家祭的祭品或行尸走肉。“杂物棉被书籍占满地铺空间(叫我免被束羁、暂慢逮捕控检),不是(惜)游(诱)民乞丐(去劫)收容所”。众所周知,攻占巴士底狱是1789法国大革命的最后一役,法国人民不惜流血牺牲而拼杀到底,是为了推翻反动的封建王朝的最后一个堡垒。而陈水扁居然幻想不惜以牺牲台湾的绿营民众的成千上万条性命为代价来换取他这样一名在押巨贪嫌疑犯逍遥法外。


陈水扁洗钱案败露以后,那些“肚子饿扁扁,也要选阿扁”的绿营民众还在为他含冤叫屈,真是应了那句俗语:被人家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哪!


据称,支持陈水扁的台湾绿营民众大多是受教育程度极低的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所以他们被陈水扁蒙骗也在意料之中,可是台湾政界、文艺界的精英居然也被扁诗耍弄了: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说陈水扁的诗没有文采,抢救中文联盟副召集人、作家张晓风说陈水扁“贪钱内行,做诗外行”;台湾政坛的“小辣椒”、国民党“ 立委”洪秀柱也以为陈水扁的这段“诗”只是抱怨在牢房里要自己洗衣服,晾不干,还得穿在身上,所以只是讽刺道:监狱的受刑人、看守所的其他收容人,那个不是如此?当这里是五星级旅馆哪?设烘干机,专门请人来伺候他?按说,陈水扁的诗中暗语并不高明,为什么这些精英人士却无一例外地“雾里看花”呢?诚然,我们不认为他们的智商在陈水扁之下,只能归咎于他们“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


所以,尽管陈水扁的智商并不高,但是凭借卑鄙的手段,他却可以随心所欲地玩弄台湾的司法制度于掌控之中,作为重犯被羁押的他居然可以通过其律师通过合法渠道堂而皇之地发出“密杀令”,再一次欺骗和愚弄了全体台湾民众。我所以牺牲宝贵的时间来破译出这段“密杀令”,第一个目的是希望台湾当局要尽快堵住司法漏洞,对陈水扁严加看管,制止血案的发生,约束其律师的行为,再给陈水扁加上一条谋杀罪,证据之一就是这段诗;第二个目的就是想向世人揭露陈水扁不为世人所知的另一幅丑恶嘴脸:心狠手辣,冷血嗜杀;第三个目的就是要告诫善良的台湾民众:再也不要被阿扁卖了还帮阿扁数钱哪!第四个目的就是要给陈水扁忠告: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


哈尔滨师范大学东语学院日语系副教授刘正伟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