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不卖?俄专家表示希望购买中国靶五-乙靶机专利! ZT

shan..lin 收藏 1 135


1991年2月22日,解放军报头版头条刊登消息:《中国“长空一号”不同凡响》副题为;“总工程师赵煦全身心投入无人列驶机的研制,使我国无人机形成系列,跃入世界先进行列”。报道说:春节前夕,空军评选百名行业“状元”工作鸣金,某基地第二试验站总工程师赵煦榜上有名。


这位赵煦确有不同凡响的功绩,先后参与执行过170多项空空导弹试验任务;接连研制、改装无人驾驶机数架,其中大型高速靶机荣获1990年度军队科技成果一等奖,跃入世界先进行列;成功地放飞无人机34架次,出色保障了核试验、大型演习所需。


资料表明,短短几年间,中国“长空一号”系列无人机分别创造了单机、双机进入核爆区穿云取样的奇迹。赵煦这个平凡的名字也随着中国“长空一号”传遍四方,乃至为世界航空界所瞩目。南京航空学院的专家们,送给赵煦一个绰号。“赵大胆”。


赵煦微微一笑。在他的词典里,“大胆”,就是沿着正确的思路往前闯。赵煦全身心地投入“靶五一乙”的改装研制。一座险关横在面前。靶机偏离跑道!


他的脑子从此绕着参数转。在办公室里转,在路上转,在家里转……转了一个多月,脸瘦了一圈。一天晚上,妻子王淑美劝他。“别再苦想了,演电影,去看看吧?”


“好,看电影,今天不再想了!”赵煦说。两人提着凳子来到露天放映场。银幕上五彩缤纷,欢歌笑语,观众伸着脖子看得津津有味。


赵煦往银幕上望了几眼,可怎么也看不进去,他伸出手指推推眼镜,脑子里又转了起来。真可谓:方其得意于靶机也,泰山在前而不见,疾雷破柱而不惊。放映场的一切都疑之度外。


是不是参数中的什么单位搞错了?赵煦的脑子里一闪。电光石火,稍纵即逝。本来没招了,忽然看到了一丝希望,他提着凳子就走。


“你干啥?”王淑美压着嗓门喊,“不是说看电影吗?发神经!”赵煦没有回答,直奔研究室。摊开资料一查,果然是参数的一个单位有错。


这真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重重地一拍桌子,高兴坏了。


“靶五一乙”的改装研制进入紧张阶段,许多人都在为之呕心沥血。陈绍周、唐正其、王康……集体的智慧溶进了“靶五一乙”。


“靶五一乙”顺利地通过了专家鉴定。


“靶五一乙”在一个工程中露脸。


“靶五一乙”荣获国家级科技进步奖三等奖。


“靶五一乙”的花费800万人民币,赵煦的计算结果。800万人民币大于4000万美元。


“靶五一乙”的成功,一石三鸟:


它为飞行员乘坐监控冒险试飞画上了句号;它为空军某型大批退役歼击机找到了出路;它为试验提供了性能更好的高空高速无人靶机。


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忙碌的基地人,晴朗的大漠天,迎来了一项重要的空中打靶试验。


空军副司令员亲自坐镇指挥大厅。一群高鼻梁、蓝眼珠、须发蜷曲、装束特别的外国人,在机场左顾右盼。这是开放后,来到这里的一批俄罗斯专家。他们的目光投向了“靶五-乙”。


战幕拉开。“靶五-乙”在跑道上加速滑行,牵引着众多的目光腾空而起。空军一位副司令员的脸上浮起满意的笑容。


“哈拉绍(好)!”几名俄罗斯专家露出惊奇的神情,“奥勤哈拉绍(很好)!”


20分钟后,一架性能先进的高速歼击机携带导弹冲上蓝天,追逼无人靶机。逼近──摆脱,再逼近──再摆脱。当歼击机对准无人靶机的瞬间,喷着火舌的导弹冲向无人靶机。霎时,蓝天出现了巨大的轰鸣和导弹遇靶的奇观。


一架又一架的“靶五-乙”和歼击机飞上天空,打靶任务圆满完成。


“老赵啊,”空军副司令员握着赵煦的手说,“每次起飞,我都替你担心,没想到飞得这么好!”


几名俄罗斯专家围着空军副司令员和赵煦总工程师,伸出大拇指:“你们的靶机是这个!”“奥勤哈拉绍!”


演习结束,俄罗斯专家迟迟不走。他们围着“靶五一乙”转悠,看了又看,摸了又摸。“能不能把专利卖给我们?”一名俄罗斯专家向基地副司令员杨仲伏试探。


杨副司令员自豪地一笑:“我们还要用自己的经验设备,造出超音速无人机来!”


航空武器发展日新月异,超音速无人靶机标志一个国家的航空武器水平。我国航空武器的发展,已对超音速无人靶机提出了急迫的要求。


几年前,有的专家预言,中国应该像苏联、美国那样发展数字式超音速无人机,否则一二十年内造不出超音速无人机。这有的专家感叹,让无人驾驶飞机冲破音障太难了,美国攻克这一世界难题用了8年时间,耗资达数十亿美元,仅它的一个设计辅助软件就花费了270万美元。


我国研制这种飞机的费用仅有几百万元人民币。但赵煦和试验基地的广大科研人员,决心“立足现有装备技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闯过这道难关。他们把整箱方便面搬进试验室,平均每天工作15个小时以上,所画的各种图纸加起来可铺满近10公里的高速公路。在100个日日夜夜里,他们做完了全部理论数据测算推导。赵煦不顾右腿充血肿大,每天只睡几个小时,累得几次病倒。


在4年时间里,他们还自己动手制作8个系统2万多套各种设备及配件,突破了国际通用的数字式解决无限变数理论界线和力学快速控制及地面效应三大理论,攻克了我国和世界航空史从未遇到的地面纠偏、平衡离陆、各种无线电信号兼容等10大技术难题。


检验的时刻终于来到了。1995年4月13日,来自全国航空界的近百名权威专家,在试验基地目睹了我国首架超音速无人驾驶飞机的试飞。


上午9时45分,随着总指挥轻轻按下红色的按钮,在地面等候已久的超音速无人驾驶飞机瞬间发出地动山摇的轰鸣。随即从这架高4.13米、长15.7米、重7030公斤的飞机尾部,发射出一颗绿色信号弹。它告诉人们,飞机一切正常。


所有的目睹者都瞪大了眼睛。飞机像离弦之箭向前方冲去。仅40秒,飞机就冲出1500米,但它的前轮仍分毫不差地紧压在跑道白色的中心线上。


46秒,预定时间一到,飞机离地腾空而起,直插云天。“成功了!成功了!”顿时,欢呼声骤起。


指挥大厅的巨型屏幕上继续显示着飞机在空中的飞行状态:冲过低速难关──冲过高速难关──向音障冲刺!


第一次冲刺没有成功。音障被航空界称为超音速无人驾驶飞机的“死亡线”。刹那间,在场的专家、观众“哗”的一齐站了起来,紧张得屏住呼吸,双眼紧紧盯着巨型屏幕。


不一会儿,飞机经过计算机很快自动调整了程序,随即迅速跃升,当冲到13000米高度后改为平飞,接着,飞机把机头压下,以大角度向下俯冲,利用惯力实现了最大油门的提升,飞机憋足了劲猛地加速!加速!再加速!


0.9马赫,1马赫,1.2马赫……“死亡线”终于被冲垮了。


10时31分,飞机顺利完成各种试飞任务,安全着陆,整个过程历时36分钟。


目睹者们个个春风满面。试验基地司令员唐正其和权威专家们欣喜异常。


“这是我国无人驾驶飞机史上的一次辉煌跨越!”“这是我国尖端科技的又一重大突破!”


庆贺成功的欢笑声,久久地在大漠深处回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