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墓有"鬼"邙山古墓群探秘惊魂(图)

清风雷霆 收藏 4 3349
导读:洛阳古墓博物馆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6_86983_8386983.jpg[/img]   睁开眼睛,拉起窗帘,外面的天是灰蒙蒙的,仔细听了听,淅淅沥沥的还下着雨。我们此次行程的最后的一站,将要 去拜访的是一个异度的世界。   时间刚刚8点整,83路汽车已驶出了洛阳的市区,在一条空荡荡的公路急速飞奔着。猛地,车停了下来,我们两个人就这样被孤单单地撇在了路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雨星儿幻化成了腾腾的水雾,漫天一片泛白,竟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洛阳古墓博物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睁开眼睛,拉起窗帘,外面的天是灰蒙蒙的,仔细听了听,淅淅沥沥的还下着雨。我们此次行程的最后的一站,将要

去拜访的是一个异度的世界。


时间刚刚8点整,83路汽车已驶出了洛阳的市区,在一条空荡荡的公路急速飞奔着。猛地,车停了下来,我们两个人就这样被孤单单地撇在了路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雨星儿幻化成了腾腾的水雾,漫天一片泛白,竟已看不出雨滴来了。


我摘下眼镜,在上衣的干处,擦了一下:远处好像有山,山却迷离在雨中,雨中仿佛有楼,楼却时隐时现在山中,不禁想起苏轼说起的“山色空蒙雨亦奇”来,再走近一些,楼上两个大字渐渐清晰起来——“古墓”。


确认了方向后,我们向北前行,耳边是自己的脚步在空洞的甬路上回响,终于到了烟雨迷蒙的尽头处。


生居苏杭,死葬北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邙山位于洛阳城北郊、黄河南岸,东西绵延100多公里。这里山势雄伟,水深土厚,伊、洛之水自西而东贯城而过。立墓于此,即圆了古人所崇尚的“枕山蹬河”的愿意,因此邙山被视为殡葬安冢的风水宝地。就这样,历代的帝王将相、达官贵人多以邙山作为他们安身长眠的乐土,就连朝鲜半岛的百济国国王在客死他乡后,也选择了邙山为自己的安葬之地。唐代诗人王建说“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白居易则问“何事不随东洛水,谁家又葬北邙山?”于是在民间就有了“生于苏杭,死于北邙”之说。


“古墓博物馆”位于洛阳市北郊的邙山冢头村,古墓群的中心,占地44亩,并搬迁、集中、复原了上自两汉下至北宋的陵墓22座。这些墓葬风格迥异,但却都是某一时期的典型,虽然经过发掘和搬迁,仍然是原物原样的风采,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其中“西汉打鬼图壁画墓”“东汉车骑图壁画墓”等墓穴中的瑰丽壁画更是堪称国宝。


8点30分,琳和我成了这一天进入古墓的第一批客人。博物馆的大殿是一座仿汉代的宫殿式建筑,左右两侧立有汉白玉天禄、辟邪(为镇墓兽,辟邪头上单角,天禄为双角,两者似狮,古人认为狮虎凶猛,可除凶祟,所以用这种神兽来看守阙门和神道。造型上,辟邪比较细长。)一对。


跨进殿内,等在那里的小贩一拥而上,举起各种复制的棺材、怪兽、唐三彩来“吓唬”我们,我们当然无心去光顾他们,但大殿内除了小贩和复制品外,却找不到任何博物馆的痕迹。


我再想了一想,不禁自己笑了,要去古墓探险自然是少了一样重要东西。于是找了其中一位面善的兄弟,买了一张“寻宝地图”,兄弟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并不动声色地用大拇指向地下指了指,我这才会意,古墓当然在地下了,于是拉了琳琳,向地下寻路而去了。


说到古墓,就要首先从“死”字说起。死,作为自然界万物一种物理终结,是人类无法回避、无法解释、无法超越的问题。这个令人恐惧、焦虑的现实问题,对于史前时期的人类来说,自然是一个无法解释的迷。他们惧怕死亡的降临,而当死亡真正来临,这又成为了部族中的大事,人们会聚集起来,并举行活动以告别死者,就这样漫漫形成了一套具有神秘色彩、庄严而隆重的丧葬礼俗,于是有了另一个字“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葬”字在殷商甲骨文中就有出现,是个典型的象形字,其意是将死者的遗体掩埋在井字形的棺椁中,并在上面盖上草、土加以掩埋,于是就有“墓”。中国人传统的葬式是土葬,实行土葬,要把死者安置在棺中,然后埋入土中。埋棺之处叫做墓,在墓地埋棺之处的地面上堆土成丘状,叫做坟,也称冢,也就是说墓指平处,坟指高处。在中原地区,我们的先人最开始都是进行墓葬的,在西周时期才出现了坟,秦汉以后,几乎可以说无墓不“坟”。


我们按卖“寻宝图”兄弟的指点,找到了进地下古墓的入口。刚进到古墓的地下展馆,气温一下就降了下来,再感觉不到夏天的气息,明黄的灯亮下,一个四方的展厅空无一人,展示的是一些古墓与随葬物的照片。而展厅的两侧各有墓道相联,我们选择了左手边的路走了进去。墓道有五六十米长,道的尽头是另一间明亮的展厅,而墓道的两侧则是七八个一米见方的黑洞,洞里面就应该是传说中的古墓了。


琳有点害怕,紧紧跟在我的身后,我取出了头灯,戴在脑袋上,拉着琳准备进入黑洞,琳却摆脱了我的手,独自站到了明亮之处。


“好,你等我,我先进去。”说起来是很轻松,不过我怎么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呢?这时,“印第安娜.琼斯,劳拉.克劳馥,东陵大盗孙殿英等”各种XX人的形象一下子都出现在了眼前。 我弯着腰,轻手轻脚地进了这个墓穴,地下湿气与寒气混合了古墓的味道迎面向我冲过来,我稍微停了一下,又走了五六步。


忽然,“叭”的一声响,把我吓得跳了起来,这才发现原来是触动了墓室里的声控灯。虚惊一场,我还以为是触发了冲天刀、立天弩;踩到了翻板、转板、连环板;掉进了脏坑、净坑、梅花坑呢。我才定了定神,琳却已笑破了肚皮,围着我跳来跳去,模仿着我刚才的动作,我不理她,独自欣赏起古墓墙上的壁画来。


这是一座由主室和左右耳室组成汉墓,墓葬整体采用空心砖结构所筑,主室还另用特殊的砖石加以了装饰。壁画分别绘制在墓室门额、主室顶部和主室后山墙上。几年前在意大利的时候,我还曾惊诧于庞贝古城的壁画鲜艳如新不可多得,但比此墓中,同一时期中国“汉代的车马出行壁画”来,就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看这匹鸡油黄,名为黄膘透骨龙,通身金灿灿,无一根杂毛的,肚大毛长,马头高昴,鬃尾乱颤,四蹄翻飞;那一骑却如墨黑,名号乌骓豹,通体缎子一样油光放亮,这乌骓背长腰短,膘肥体壮,前面两腿高高扬起,后面两蹄却纹丝不动,大有一越而腾空之势;再看驭车者,宽袍大袖,头戴赤冠,面容饱满,衣带迎风飘起,栩栩如生。四下里生着高高低低的草,在日光中极淡极淡的,一片模糊。那哽噎的日色,让人想起:“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这样精美的汉墓,我们又看了好几处,不过著名的“烧沟西汉壁画墓”却是一片的漆黑,而且有水流流淌的嘀嗒声,伸手触及墙壁也是一片的湿润,不知传说中的汉代宫笔彩绘是否已安然转移,躲过此劫。为了报复琳琳方才的嘲弄,我便栖身黑暗处,开始讲起鬼的故事来,她的惊声尖叫,终于引出了一位女的工作人员,琳尴尬的吐了吐舌头,我故作无辜状微笑地对了“古墓看守”点了点头,就转入了另外的墓室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