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土防空作战我亲自指挥的几次战斗(马杰三)

沉默的麻雀 收藏 0 819
导读:   该文根据马杰三将军回忆录整理   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出于其全球战略的需要和一贯地充当世界警察称霸世界的霸权主义本质,插手越南战争。1964年8月,美国为了支持南越政权,借口越南北方鱼雷艇攻击美国"马德克斯"号驱逐舰,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北部湾事件"。同时对越南北方实施轰炸。并不断派遣军用飞机入侵中国领空,对我实施挑衅和侦察活动。顿时,中国西南边境蒙上了战争的阴影。为了保卫中国领空的安全,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于8月5日下令有关军区和军兵种进入战备状态,严密注视美



该文根据马杰三将军回忆录整理


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出于其全球战略的需要和一贯地充当世界警察称霸世界的霸权主义本质,插手越南战争。1964年8月,美国为了支持南越政权,借口越南北方鱼雷艇攻击美国"马德克斯"号驱逐舰,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北部湾事件"。同时对越南北方实施轰炸。并不断派遣军用飞机入侵中国领空,对我实施挑衅和侦察活动。顿时,中国西南边境蒙上了战争的阴影。为了保卫中国领空的安全,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于8月5日下令有关军区和军兵种进入战备状态,严密注视美军动向,以对付可能的突然袭击。当时,空军在西南边境地区只有南宁、遂溪、蒙自、昆明等几个机场,驻有两个歼击航空兵师部和三个具有作战能力的歼击航空兵团,在昆明设有一个军级指挥机构(简称昆指),沿边境一线部署少数雷达兵分队,防空力量十分薄弱。为了适应新的斗争形势,空军命令昆指和广州军区空军立即进入战备,同时将驻广东兴宁的空七军军部调往广西南宁,担负广西和雷州半岛地区的作战指挥;将航空兵12师调往南宁,令驻昆明的航空兵17师师部率51团进驻蒙自......。同时,对雷达情报、通信导航、工程机务、后勤保障等也作了相应的准备。"北部湾事件"后仅两小时,我们空七军就接到了命我军部调往南宁的命令,要求我军部迅速开赴广西南宁,担负作战指挥任务。


我与林虎副军长立即出发,赶赴广西南宁打前站。我俩连夜乘车从广东兴宁赶往广州,直奔机场。到飞机场后,却见乌云密布,天气恶劣,飞机根本无法起飞。于是,我们又抓紧时间直奔火车站,改乘火车赶往广西南宁。那时的铁路还没有提速,从广州到南宁需要绕道湖南的衡阳。在火车上,我遇到一位高炮师的副师长。一问,他们也是往广西赶的,本来接到命令是从福建换防到汉口的,军列到汉口车站刚停下,部队还没有下车,就接到了上级的命令,命令他们赶到广西向空七军报到。因此他们的车厢被挂到我们的列车上。听了这位副师长的话,我就告诉他:"你别到广西再报到了,你就在火车上向我报到吧!"




到南宁以后,我们没有敢耽误半点儿时间,立即抓紧开设指挥所。随后,我们军和所属各部队都以最快速度到达指定地点,完成作战准备,进入战斗值班状态。当时,空7军的主要任务:一是,作为广西和雷州半岛地区空中作战的指挥核心,负责对该战区的所有空军各轮战部队的指挥。全力保卫我领空的安全,随时歼灭敢于入侵之敌。二是,支援高炮部队出国援越抗美作战。为驻越南的我高炮部队提供情报保障。那时,越南首都河内的越空军指挥所内也已经挂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七集团军的牌子。而对于我个人来讲,作为空七军的副军长,我仍分工主管作战。在空7军工作的这段时期,我参与组织指挥了击落美国无人驾驶侦察机和"打擦边"击落美国电子侦察干扰机的许多战斗。其中"打擦边"击落美国电子侦察干扰机的战斗是我亲自组织指挥的。


"打擦边"击落美电子侦察干扰机




1965年前后,美机加紧了对越南北方的轰炸,其中,有些目标靠近我国边境,有时敌机窜入我浅纵深活动。为了打击敌战术战斗机侵入我领空,空七军一方面指挥空军布置在我防区的高炮部队作战;另一方面,又指挥我航空兵部(分)队打击入窜之敌。由于美机是窜入我浅纵深活动,当时我们又称之为"擦边"与"反擦边"作战。


"擦边"行动是美国空军在侵略越南战争中,对我国边界地区经常采取的一种侵略和挑衅行动。对于美国的这种挑衅行为,中央军委指示我们"坚决打击,毫不手软!""打擦边"是一种特殊的空战,情况发生突然,战机稍纵即逝。拦截敌机既要在有限的空间和时间里迅速准确地抓住战机,又要严格遵守作战原则,务必将敌机歼灭在国境线内。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空战中不论哪个环节稍有偏差,就会导致整个战斗的失利,乃至被对方所击落或酿成涉外事件。


1965年7月中旬以后,美国空军不断派出各种飞机对中越边境、海南岛和北部湾地区进行侦察活动,严重侵犯了我国神圣的主权。为了有力地打击入侵之敌,我们根据敌机每次都是从海上进来,靠我国境线擦边,时而入侵时而退出的活动特点和规律,经过指挥所战勤人员多次演练后,制定了一套"打擦边"的周密的作战方案,随时准备打击来犯之敌。


1965年10月5日12时左右,雷达发现美机擦边入侵我领空。刹时,指挥所一级战备的警报声响起,我是主管作战的副军长,不论值班与否,只要警报一响,我就立即进入指挥所指挥战斗。我随即令驻南宁机场航空兵9师起飞4架歼-6飞机升空警戒,准备捕捉战机歼灭敌人。12时20分许,雷达发现美空军4架F-4C战斗机掩护1架RA-3D大型侦察机(见图),高度1万米从隘店附近两次入侵,又两次退出。于是我下定决心予以歼灭。当敌机第三次入侵时,雷达部队再次将其捕捉。12时30分左右雷达报告:一架美RA-3D侦察机从隘店方向入侵我领空纵深达30公里,敌我机相距40公里。我随即命令副中队长张运宝4机:"增加10度航向,跟进接敌!"两分钟后,长机张运宝报告:"右前方5公里发现一架大型机。"我当即下令:"拉开距离,攻击目标!"张运宝4机随即拉开战斗队形,单机跟进,向美机发起轮番攻击。之后,我即命令张运宝4机返航,当时南宁机场上空有云,我们在指挥所看到4机在云上集合后,将其交给机场师指挥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斗结束后,从照相轮胶卷进行判读后确定:张运宝从敌机后方进入距离900米第一次射击,但因瞄准不稳,没有击中,继续跟进,抵近到500米时再次射击,直打到310米时,从目标右上方脱离。同时命令:"后边继续打!"2号机孙炳君同样从敌后方水平进入,从500米打到390米脱离。3号机张振芳由于处于超音速飞行状态,来不及瞄准,带右坡度对准敌机时,看到敌机右翼冒烟,在800米射击后,即从敌机下方脱离。4号机翁继昌进入攻击时,敌机已处于急剧下降状态,即在敌后上方300米左右猛烈开炮后即脱离。从1号机攻击到4号机脱离仅用了55秒钟,将敌机击落,残骸坠落于越南凉山附近。


这是空七军也是空军在西南边境打击美电子侦察干扰机入侵的第一次成功的战斗,也是我们"打擦边"战斗的成功范例。此次战斗打得非常干净利落,从我机升空到返航前后也就半小时,美机入侵我边境时间只有2分钟,从1号机攻击到4号机脱离仅用了55秒钟。其特点:完全是按我们预先演练并制定的"打擦边"的作战方案进行的;既抓住了转瞬即逝的战机,又严格执行了作战政策;当敌机一入境,我即指挥我机及时咬住敌机,迅速发起猛攻,在我国境内将敌机击毁。翌日,空军成钧副司令员率工作组到部队驻地,了解作战情况,参加了作战总结。8日举行了祝捷大会,宣读了国防部嘉奖令。这次战斗的胜利,充分说明了我空七军指挥所这一段时间以来的艰苦训练是卓有成效的,也是非常成功的。指挥所的作战指挥能力以及飞行员的空战能力都经受住了实战的考验。


RA-3D大型侦察机(资料图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使用歼-7击落美国2万米以上无人驾驶侦察机


1965年12月,我奉调昆明军区空军指挥所(简称"昆指")任副主任,仍分工主管作战。上任后狠抓指挥所作战指挥班子"一号班"的建设,培养出了一个具有很强战斗力的作战指挥班子,为防空作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接手分管作战工作后,摆在我面前的首要任务就是如何打击飞行高度已达到2万米以上的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美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在遭到我航空兵部队不断打击的过程中,其性能和战法也在不断地改进,并推出了一些新型号的机型。此时入侵我国云南省境内的美无人机的飞行高度已升高到了2万米以上。要打击2万米以上的敌无人机是非常困难的。这是我所面临的新课题(以前打的敌无人机飞行高度均在18300米以下),对我来讲这无疑又是一次更严峻的挑战。且不说我空军当时的装备跟不上,就是在世界空战史上也是少有的。


我组织参战人员经过反复研究、摸索,针对美无人机飞行的高度和活动特点,集中大家的智慧,研究制定出了使用比歼-5和歼-6都飞得更高的歼-7飞机去打击敌2万米以上无人机的作战方案:即用歼-7飞机双机编队起飞,在转弯接敌时适当拉开距离,形成双机跃升攻击,这样在敌无人机短暂一段平飞地段内,有两架飞机连续进行攻击,从而多了一次击落敌机的机会。同时,为了解决歼-7飞行员在高空视线受阻、不易发现敌机的问题,我大胆地提出了歼-7飞行员在执行打敌高空无人侦察机作战任务时,将飞行头盔改换成普通飞行帽的方案。这是一个打破常规、大胆创新且又行之有效的方案。


由于敌无人机飞行高度高、体积小。不少飞行员反映在高空飞行时,戴飞行头盔视角范围小,挡住视线,影响观察,不易发现目标。而我机速度比敌机速度大很多,待发现敌机后,往往飞行员来不及瞄准攻击,我机就飞过去了。


歼-7飞机的飞行员所配戴的飞行头盔与普通的飞行帽不同,它是一种全封闭式头盔,其中装有高温阻丝,头盔面罩可加热,飞机起飞后头盔里的高温阻丝就会升温,到了高空太阳一照,高温阻丝就会反光,从而造成飞行员视线受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在广西南宁时也曾遇到过这样的问题,那时我就提出过将歼-7飞行员的飞行头盔改换成普通飞行帽的方案。为此,我还专门请教过有关人员。当时有一位领航参谋支持我的方案,他也认为这个办法可行,为此,我们还专门组织了一次试飞。在那次的试飞过程中,我组织了两架歼-7同时飞上万米高空,在高空,后一架歼-7的飞行员透过飞行头盔的玻璃面罩,在正前方位置无法看清前方的那架歼-7飞机,而前后两架飞机错开位置后,后面的飞机才能清楚地看清前面的飞机。无法看清前方的目标,又怎能谈的上对目标进行瞄准和攻击呢!现在同样的问题又出现了,在广西没能解决,现在是着手解决的时候了。


我把方案一提出,有的飞行员就产生了顾虑,他们担心会对自身造成伤害。为了消除飞行员对自身安全的顾虑,我通过与飞行员、领航员座谈,交换意见,了解到飞行头盔在高空高速跳伞时或是在飞行中飞机座舱盖出问题时能对飞行员头部、面部起到保护作用。为此我专门找到地勤人员,要求他们在歼-7飞机每次起飞前必须严格检查飞机座舱盖,绝对不能在飞行时座舱盖出问题,确保飞行员的安全。最后飞行员和领航员都一致同意了这一方案。


方案通过后,我立即把作战中的实际情况和我个人的建议写成书面材料上报空军,很快就得到了上级的批准。随后,我又组织了几次试飞,均获成功。歼-7飞行员在打敌高空无人驾驶侦察机作战时将飞行头盔改换成普通飞行帽,既扩大了视角,又解决了飞行员视线受阻的问题。后来经实战证明,飞机一进入作战空域,飞行员很快就能发现敌机,给歼敌创造了有利的条件。这一改进对打下2万米以上敌无人机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几乎做到了敌机来一架,我们就打一架。先敌发现是空战胜利的重要条件,这是我在多年防空作战中得出的经验之一。


解决了飞行员视线受阻的问题后,我又组织作战指挥班子和飞行员按预案进行了多次图上作业和实兵演练。

1968年1月20日、3月7日、3月15日。我在蒙自机场前指亲自指挥,使用歼-7飞机在2万米高空击落美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3 架。作战经过:

1.1968年1月20日上午10时15分,据我技侦情报部队报告:美军投放无人机的母机于越南边和机场起飞。13时37分江城雷达连406雷达于越南山罗南40公里发现敌无人机一架,航向350度,高度20300米。我即令驻蒙自机场航空兵第3师歼-7作战分队副大队长韩永武、飞行员周永成驾歼-7双机起飞,航向270度,加力上升。13时50分,雷达报告敌无人机从金平东南30公里处入侵我领空。我决心予以歼灭!随着空中情况变化,韩勇武双机改航向180度、140度、350度。转弯接敌前,长僚机拉开距离,梯次跟进,跃升后长僚机分别在8公里、14公里距离上发现敌机。抵近后,韩勇武和周永成各射击一次,将敌机击落,耗弹58发。敌机残骸坠落于云南省蒙自县南10公里处,敌机翼展9.75米,机身长10米。此次战斗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使用歼击机在2万米以上高空击落敌机的战例。在世界空战史上创造了奇迹!


2. 1968年3月7日13时29分,我雷达在老挝北部发现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一架。13时30分驻蒙自机场航空兵第3师接令命该师歼-7作战分队起飞歼-7飞机迎敌,航向270,后改240、200。13时31分,敌无人机从勐腊南入侵,高度19000米,经思茅、景东、祥云以东径直北上。我机飞行员李跃华驾机于13时44分右转弯接敌,距敌机28公里,在16500米,以M数1.8跃升至高度19000米。距离13公里发现敌机,7公里关加力减小速度,距敌1公里,M数1.3开炮未中,我机从敌机下方5-7米冲过。因油量不够,我机随即返航。为确保击落敌机,我于13时37分令航空兵第3师歼-7作战分队再次起飞歼-7飞机两架;副中队长江文兴,飞行员王志跃驾驶歼-7双机起飞,航向280度出航。13时52分右转弯接敌,跃升至19000米,连续攻击未中返航。13时55分,3师歼-7分队起飞歼-7飞机两架,继续追歼敌机,因油量不够,飞行员虽然发现敌机,但未攻击即返航。14时我令16师起飞一架歼-6飞机拦截敌机,副大队长沈炳芳驾机距敌机7公里,高度16500米开始跃升,至18500米开炮,因瞄准点偏高,打光炮弹未中,我机从敌机上方冲过,随即返航。14时25分,16师飞行员任书海驾驶歼-6飞机距敌机7公里,高度16100米跃升,跃升后对敌机开炮两次未中,随即返航。敌机至永仁后改为向东南飞行,经禄劝、寻甸至罗平后向南飞行,企图回窜。此时敌机已经转了大半个云南省。决不能让敌机就这样溜掉。14时50分我急令3师歼-7作战分队再次紧急起飞歼-7飞机两架,务歼入侵之敌!再次升空作战的副中队长江文兴、飞行员王志跃驾机于14时54分发现敌机,双机随即拉开距离,转弯接敌。我双机分别在15000米、16000米均以M1.7跃升至19000米,瞄准敌机,距敌500米,王志跃首先开炮,耗弹17发,将敌机击中(起火),王志跃脱离后,江文兴再次对敌机射击,将敌机右侧机翼打掉,敌机当即下坠,残骸落于云南省文山县西的兴山上。此次战斗共起飞7批次11架次终将敌机击落。

3. 1968年3月15日13时,我雷达在老挝北部发现美无人驾驶侦察机一架,航向360度,高度19400米。13时23分从勐腊以南地区入侵我国境内,入境后高度上升至20400米。这次敌机入境后的路线是经思茅、祥云改向东南,再经昆明、陆良向南回窜。敌机先作高度机动,后作小角度的方向机动,时而拉烟,时而不拉烟。这次战斗我共组织指挥我机战斗起飞5批9架次,其中歼-7飞机4批7架次,歼-6飞机1批2架次,向敌机开炮5次,终将其击落。战斗经过大致如下:


13时19分,我命3师歼-7作战分队起飞一架歼-7飞机迎敌,中队长王志信驾机从蒙自机场起飞,航向250度出航。13时35分右转航向340度,距敌28公里,高度16000米,M数1.8跃升至高度19400米,开炮一次。冲前后见油量还多,王主动盘旋一周后再次进入攻击,在小速度下又开炮一次未命中,即返航。13时23分,我命3师歼-7分队再次起飞歼-7飞机两架,副中队长江文兴、飞行员王志跃驾机以航向260度出航。因领航员忙于引到第一批我机接敌,雷达也未能掌握,故转弯晚,落后敌机78公里。我机增速追击,跃升至20000米。因雷达看不见,地面未能及时通报敌机位置,加之油量有限,未发现敌机,我机随即返航。13时32分,航空兵16师起飞两架歼-6飞机升空后未发现敌机,随即返航。13时38分,我令驻蒙自机场航空兵第三师歼-7分队起飞两架歼-7飞机,航向320度出航并交由昆指引导接敌。跃升至20000米发现敌机,开炮,耗弹6发未中,即返航。14时21分,敌机已抵昆明上空,我命令空3师歼-7作战分队再次起飞,副大队长张恩华、中队长王志信驾歼-7双机紧急起飞,航向360度出航。后改340度、180度、190度。14时34分,僚机王志信在长机正前下方处发现敌机。此时,长机高度已跃升至20500米。听王报告后,即下降至19700米,距离7公里,在前上方发现敌机,随即拉杆、瞄准、上升接敌至距敌机1公里,直至距敌机200米左右,开炮,耗弹15发,击中敌机。王志信在张恩华脱离后,接近至距敌机200米以内,在高度20300米,M数1.2开炮,耗弹27发,敌机两翼冒烟下坠,残骸落于开远东的马者哨。


昆指前后一共击落了8架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在我人民空军的有力打击下,从此美军大大减少了对我国境内的空中侦察。1968年11月以后,美国被迫停止轰炸越南北方,中国西南边境的空中斗争渐趋缓和。这几次打击2万米以上高空无人机基本上都是按预案进行的,通过作战,取得了一些宝贵的经验:


第一,预先引导阶段:技侦情况报告要准;远方警戒雷达要尽早发现敌机,以便给歼击机留出起飞、爬高、接敌的时间;引导雷达要抓稳、抓准敌机,并实行一点引导,多点保证的方法:即其他各点雷达站要向直接实施引导的三坐标雷达提供情报,以弥补直接实施引导的雷达可能出现的盲区;指挥员要准确判断可能利用的有利截击地段(即敌机不能转弯的平飞地段),及时、正确地下达作战决心;在标图桌和雷达显示器前的领航员要密切配合引导飞行员及时发现敌机并压准敌机航迹。

第二,准备跃升至进入攻击位置阶段:领航员要保证我机在跃升开始前达到要求的高度和平飞积累速度,再次修正压准敌机航迹,根据敌机飞行高度,准确掌握跃升时机和角度。但对飞行员起飞后出航、转弯、跃升、接敌等方法和数据,可以有个基本要求,不能把框框定得太死。飞行员应执行指挥所的命令,但可以根据空中观察到的实际情况,在飞机性能允许的范围内,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灵活地进行修正。跃升到顶点位置时应达到三点要求:压准敌机航迹;在敌机下方100至150米;距敌机500米以内。这三条如有一条不具备,就会破坏其他条件,失去攻击机会。因为在这个高度上空气稀薄,升力有限,歼击机只能停留十几秒钟,而且不能作大动作量机动,否则飞机就会自动掉高度或出现发动机自动停车。

第三,攻击占位和瞄准射击阶段:飞行员在跃升改平后,如发现与敌机方向有偏差,可柔和地用小动作量进行修正,迫近500米以内。集中力量,近战接敌,抓住战机,增强突击力量,对敌机实施连续攻击直至将敌机击落。在这关键的一分多钟,是对飞行员严峻的考验,必须发扬沉着、敢于刺刀见红的战斗精神,用飞行员们的话说就是,近战就是不怕死,要撞字当头,撞字开始,连撞带打,逼近敌机"脑门"上打,没有打不掉的。从这几次战斗看,双机可以增强搜索能力,长僚机互相指示目标,可以增强对敌机连续攻击的能力。而且在指挥引导上简化了指挥引导程序。同时飞行员换戴普通飞行帽后,对在2万米以上高度发现目标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在整个战斗过程中,战勤人员要做到三结合。即:指挥员与领航员相结合;领航员与雷达操纵员相结合;指挥员、领航员与飞行员相结合。三方面密切协同、配合默契,才能取得战斗的胜利。


通过组织打击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的空中斗争,保卫了祖国领空的安全,支援了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锻炼了各级指挥机关和各兵种部队。同时也为我国的航空科研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对敌无人机坠落后的残骸,我们的科研人员将其收集得非常精细,就连一根细细的导线也不会放过。当时,一位工程师告诉我:"美军的航拍装置非常先进,胶片比苏联的胶片薄一半,这样就能带更多的胶片。从缴获的胶卷看,他们的照相装置拍出的照片也比苏联的清晰,我们在北京从人民大会堂的房顶上用它拍万寿山,得到照片的清晰度,超出我们的想象。


一次打美国U-2高空侦察机的经历


美国在使用无人驾驶侦察机对我实施侦察的同时,还曾使用过有人驾驶的U-2高空侦察机对我国云南省境内纵深实施侦察活动。以往,对U-2高空侦察机,我空军装备的歼-5和歼-6飞机都无法飞到U-2的飞行高度,因此,对它毫无办法。击落它主要是使用地空导弹部队设伏,在其必经之路处将其击落。但我们一直也没有放弃研究用歼击机去打U-2飞机的战术。记得那还是在空7军时,有一年国庆节,我在北京参加国庆庆祝活动,住在土地庙招待所,正好碰到了被我地空导弹部队击落后跳伞被俘的国民党空军U-2飞机的飞行员张立义。我问张立义:"U-2飞机在空中最怕什么情况?"张立义回答:"最怕几架飞机一起起飞拦截,在空中遭遇几架飞机拦截时,U-2飞机不好机动"。回到7军后,我们就根据张立义所讲的U-2飞机的弱点,制定了用歼击机去打U-2飞机作战预案。这时,部队已装备了少量的可以进行高空作战的歼-7飞机,因此,我们准备用3-4架歼-7飞机一起对付一架U-2飞机。方案制订后,我们还进行了演练。通过对歼-7飞机的使用,我发现它是一种很优秀的战斗机!不仅速度快,而且中,高空的机动性也不错。 1967年8月,一架美国U-2高空侦察机由云南省思茅地区入侵后,北上至祥云地区右转至昆明,驻守昆明的我空军地空导弹7营立即对敌发起攻击,由于敌U-2侦察机对我实施电子干扰未能将其击落。敌机随后向南逃窜。我参照在空7军演练打U-2的办法,起飞3架歼-7对其进行攻击。但由于第二架歼-7在跃升时没能打开加力,虽经江文兴中队长驾机对敌机开炮数次,结果还是让敌机溜掉了。但从那次以后,美国的U-2侦察机再也不敢来了。

被我驻云南空军部队击落的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残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相关链接: 为了加强中国西南边陲的防空以及便于组织指挥驻该地区的空军部队,1960年8月1日,昆明军区空军指挥所(简称'昆指')组建,部队番号7105部队。指挥所行使军一级权限,直属空军建制。1964年8月,'北部湾事件'后,'昆指'参加了抗美援越防空作战,在空军的统一领导下,广大指战员不畏强敌,奋勇打击入侵的美国军用飞机并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其中,首创使用歼击机在飞行高度2万米以上击落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更是在世界空战史上创造了奇迹! 1985年全军精简整编,裁军百万。成都、昆明两大军区合并整编为新的成都军区,昆明军区空军指挥所同时撤销。作者简介: 马杰三,字,兴汉。1924年9月出生,河北省曲周县人,汉族, 1940年3月参军,1941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曲周县大队通讯员、文书。1941年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三分校学习,后在一大队航空工程队工作,交通工厂修理组组长,1945年2月在延安机场任参谋,期间参与组织毛主席赴重庆谈判的专机安全保障工作。1945年10月赴东北参加老航校创建工作并学习飞行。1948年9月毕业于该校飞行一期乙班,并任东北老航校飞行员——人民空军第一批飞行员。1949年9月调北平南苑飞行队参加北平地区防空作战的战斗值班。1950年后历任空军混成第四旅大队长、航空兵五师团长、师长。1960年后历任广州军区空军汕头指挥所副主任、空七军副军长、空军昆明指挥所副主任、主任等职。(该文选摘自马杰三回忆录)

1968年马杰三将军与带领歼-7作战分队的空军第3师副长刘国民在云南蒙自机场合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