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 下卷 第二章

刘才友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2.html[/size][/URL] 对项王镇的封锁开始了。水路,由李大根营长负责指挥,不准一条货船靠上项王镇的码头;陆路,由副营长老猫负责指挥,拦下进镇卖货的山民商人。第一天,吴可淮就受不了。加为税卡没有进到一分钱,本来热闹红火的街镇,突然变得冷冷清清,真让人不习惯。看来,新四军游击队是想把他赶出项王镇了。又不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2.html


对项王镇的封锁开始了。水路,由李大根营长负责指挥,不准一条货船靠上项王镇的码头;陆路,由副营长老猫负责指挥,拦下进镇卖货的山民商人。第一天,吴可淮就受不了。加为税卡没有进到一分钱,本来热闹红火的街镇,突然变得冷冷清清,真让人不习惯。看来,新四军游击队是想把他赶出项王镇了。又不来进攻,用封锁这一阴毒的招数,真他妈的毒辣,王华盛,打蛇就往七寸上打。刚安装的电话线被切断了,无法跟叔叔取得联系,只有自己独自拿主意了。出镇去找新四军打?不可。王华盛正等着他前去送死呢。再说,他能动用的人不多,因为大部都要用来守。不打,让游击队这么一直封锁下去,最终会被困死的。最好的办法,是联系叔叔,让张无成在吴庄集的二营三营前来增援,这样,游击队就不得不撤,这一盘棋就走活了。可是,这信怎么送?派人化装成老百姓,偷偷的混过封锁线,看来只有这样了。

吴可淮叫来吴家狗,是本家族叔,五十多岁的人了,还没有成家立业,一天到晚跟一些光蛋皮辣的混在一起,以前还跟刘二宝后面混事,红了一阵子。刘二宝被日军绞杀后,没人带他了,只好流落街头,混一顿算一顿。不久前,听说吴可淮镇守项王镇,不由大喜,遂投奔而来。吴可淮经不起这位老叔爷的软磨硬泡,死乞白赖,就把老滑头安排在一处税卡,让他收收税。今天,他觉得让这个老滑头出力的时候到了。因为他的身份很切合。一则,他不是军人,没扛过一天枪,不会引起游击队的怀疑,能成功的混出封锁圈;二则,他老脸皮厚,一肚子鬼话,谁也不知道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三则,本地人,路熟,就是半夜瞎摸,也能顺利返回小城,搬来救兵。

这不,老滑头奉命来到了。一开始,还以为侄子请他喝酒呢。屁股颠颠过来了,远远的就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打着哈哈说:

“营长大人,今天怎么有空想起老叔来啦,是不是请老叔喝几杯啊?老叔这几天肚子里的酒虫子正作怪呢,搅得我难受啊。”

吴可淮仰天大笑,一边吸着烟一边笑着说:

“老叔,今天可不关喝酒的事,你把我这事办成了,我赏你十块大洋,不但有酒喝,还有娘们抱。”

吴家狗一听,两眼发光,天上能掉大洋,有这么好的事?怕不是玩命的差事吧,那可不能干。得,先问明白了。别被小侄子卖了,还帮他数钱呢。

“营长大人,要老叔办什么事,你就明说。能办的老叔拚了这条不值钱的老命也一定要办到,办好。”

“好吧,我说了,只是叫你回小城送一封信给团长,这你也办不到。虽然外面王华盛的封锁了项王镇,可是老百姓还可以正常出入的。你本来就是一个老百姓吗,就是被游击队逮着了,还是要无罪释放的。他们能拿你怎么着?更何况老叔能说会道,三讲两讲就把新四军灌迷糊了,不就顺利的回到小城,完成了差使?”

吴老狗一听,觉得完全有理,就是万一被王华盛查出来,他又能奈何?老子一个平头老百姓,还怕他杀头枪毙?去,十块大洋搞定了。哈哈。他立马换上一幅笑脸,涎着脸皮说:

“营长大人,我去当然可以。不过赏钱吗,可要来现的,好让我顺便到小仙境快活快活。”

吴可淮盯着他那对狡猾的小眼珠,晓得阎王也差不了饿鬼,就忠副官拿来五块大洋,说那五块先扣下,任务完成回来才给。吴老狗知道这规矩,点点头,把银元和信件都揣在了怀里,拎着只腰篮,放了两瓶酒,大摇大摆的出了项王镇,向小城方向赶路。一边走路,一边两眼贼溜溜的觑着草窠,树丛,生怕扑上一个新四军来。冷不防,一个踉跄,摔了狗吃屎。他大叫晦气,今天出门不利,摔断我的一把老骨头了。正嘀咕着,发现自己的腰篮不见了,正要找时,发现眼前白光一闪,原来是刺刀啊。老家伙见势不妙,反应快极,扑通一声,跪倒于地,也不看人,口里只管喊:“新四军爷爷饶命脉。我不是坏人啊,我是一个穷苦人啊。你们也看到了,这身上穿的叫衣服吗?”

两个十七八岁的小战士走了过来,推搡着他来到一个黑大汉面前。喊声报告,又抓着了一个,转身就走了。那黑大汉正在盘问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人,听到报告,回过头来,吴老狗一见,眼前一黑,心说要死。这个泼皮什么时候干上了新四军了?落在他手里,哪能还有什么好?之前打定的一千一万主意都不得宣告没用了。因为他两人彼此知根知底,什么也螨不了。不由直挺挺往地上一倒,晕过去了。

山豹一看,微微一笑,这个老家伙怎么浪到项王镇了,又想回小城,肯定搞什么鬼名堂。再看他的胸口鼓鼓,似藏什么东西,先还以为是手枪,扒在衣襟一看,却是一块蓝布包着五块大洋。他的心中更有数了,叫战士押回去,慢慢审问。

山豹子将吴老狗直接押进王华盛办公室,把吴老狗以前的情况向团长作了详细的汇报。王华盛点点头,说,封锁五天,也该有人出去送信了。看来这个吴可淮也相当的狡猾,派出这么一位人物送信。如果不是小章认识,还真给这人溜掉了。于是,两个战士一起上前搜身。两个小战士忙了一头大汉,还是没有搜出什么密信来。山豹子小章此时已是警卫连连长,领着五十多人,专门保护团部安全。他不服这个输,怎么会没有信呢,又亲自动手将衣角鞋底都捏遍,还是没有找到。

王华盛望着他一脸无奈的摇头摆手,笑道:

“不记得还有什么地方没搜过吗?”

说得三人眼前一亮,头发!轻轻地揭开吴老狗一头浓密的黑发,终于找到了那封信,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让人把吴老狗关起来,以准备后用。

王华盛展开吴可淮的求救信,内容早已猜到,问题是,在哪里打人模仿吴良行的字迹,怎么样说服吴老狗把假信送进项王镇。要知道,王华盛自己的书法并不行,而吴良行写得一手好隶书,都有点自己的风格了,没有八分道行,是很难模仿的。

山豹子小章一抓后脑,来了一个主意,说,王团长爸爸王老先生不是书法高手吗?不如求老先生去。

王华盛想了想,说,也只好如此了,派三个人骑快马,快去快回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