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第一篇关于“九一八”事变的报道是哪家报纸刊发的?

飘扬的党旗 收藏 0 325
导读:中新网6月13日电 香港文汇报今天刊文回忆说,1931年9月19日凌晨,大公报即将截稿时,编辑部接获日军炮击沈阳北大营的专电,总编辑立即调整版面,刊出“最后消息”。这则消息虽短,却成为历史上第一篇关于九一八事变的报道。   事件发生第二日晨,正在北京的大公报总经理胡政之,即赶到协和医院,采访正在那里养病的中国三军副总司令、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张学良,“大公报记者谒张谈话”的专访于9月20日见报。该专访初步揭示了九一八事变真相及东北军奉行不抵抗政策,拱手让出沈阳的耻辱。胡政之是事变后张学良见的第一个记者,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新网6月13日电 香港文汇报今天刊文回忆说,1931年9月19日凌晨,大公报即将截稿时,编辑部接获日军炮击沈阳北大营的专电,总编辑立即调整版面,刊出“最后消息”。这则消息虽短,却成为历史上第一篇关于九一八事变的报道。

事件发生第二日晨,正在北京的大公报总经理胡政之,即赶到协和医院,采访正在那里养病的中国三军副总司令、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张学良,“大公报记者谒张谈话”的专访于9月20日见报。该专访初步揭示了九一八事变真相及东北军奉行不抵抗政策,拱手让出沈阳的耻辱。胡政之是事变后张学良见的第一个记者,该报道也是第一篇关于九一八事变真相的较完整报道。


“文章报国”是大公报一向秉持的理念,大公报总编辑张季鸾先生痛心疾首,愤然发表社评“国联发言后之辽吉被占事件”,抨击国民党政府“夫养兵百万,而外患来之,专以不抵抗为标榜,世界自有历史以来,应断无如此之国民。”该社评在当时情况下起到了鞭策当局,激励民心的作用。(郭震)


附一:1931年9月19日刊登的最后消息


今晨四时消息:据交通方面得到报告,昨夜十一时许,有某国兵在沈阳演习夜战,城内炮战突起,居民颇不安、铁路之老入道口,亦有某国兵甚多,因此夜半应行通过该处之平吉通车,当时为慎重起见,亦未能开行去。


附二:大公报记者谒张谈话


此专访作者﹕胡政之


[北平特讯]大公报记者昨晨得沈阳被日军占领消息,随即驱车至协和医院,访问张副司令,时为午前十时。侍卫等人已半知沈阳事变,窃窃私语,情态颇形紧张,侍卫肃记者登楼,入一极小之病室中。少顷张副司令来,精神恢复,步履如常,耳聋亦已大愈。


时待见之客甚多,张于匆忙中语记者曰,君来为访问沈阳之新闻乎,实告君,吾早已令我部士兵,对日兵挑衅,不得抵抗,故北大营我军,早令收缴军械,存于库房。昨晚(即十八晚)十时许,日兵突以三百人扒入我营,开枪相袭,我军本未武装,自无抵抗,当被击毙三人,先是日方以一车头载兵将皇姑屯中日铁路交叉处轰毁,随即退去,故日方发表谓我军破毁满铁路轨,绝对无有其事。盖我方避人挑衅之不暇,岂能出此,驻渖各国领事,俱能明证真相,日兵既入北大营,每间五分十分钟,即由附属地开炮,直对北大营及兵工厂等处轰击,当经我方商之驻渖日本林总领事请于五分钟内,速予制止,林氏先请以十分钟为限,嗣又来电谓已成军事行动,本人无法制止云云,自是日兵占领所有交通机关,并本人住宅亦有日兵守卫,惟截至昨上午六时半止,秩序未坏,我方官民,悉不准备抵抗。吾信臧式毅主席必在城内,努力维持,不令秩序破毁,此事自应由政府负责交涉,日本此次,既未下最后通牒,又未宣告开战,而实际采取军事行动,令人不解,仍望国民冷静隐忍,勿生枝节,截谈话时止,本人所得报告,亦不过十九日上午六时半为止云云。


记者更诟以中村事件如何,张答谓此事日本指为应负责任之关玉衡团长已押在宪兵司令部,更派大员如陈兴亚司令者前往调查,可知我方必尽法处置惟在罪情未明以前,当然未便遽将嫌疑人法办,且此事交涉正在进行,亦断无诉之武力之理由也云云,语至此,记者辞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