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




途经朝内大街81号。


舒梁和水人一起走出了大楼,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他们选择了大楼对面的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烧烤店,走了进去。

此时的北京正是一年里最熱的那几天,这个时间烧烤店里的人也不少,很多年轻人在这里吃吃喝喝,门口停着几辆出租车,看来司机们的夜宵也安排这里了。

舒梁和水人随便点了一些快的、方便的。

“舒梁,我觉得今天的节目有收获,但是也有不足。”水人开口说道。

“我也觉得有哪好像有一点儿别扭!”

“哦?你觉得是哪里?”

“热线电话!”

“为什么?”

“我觉得热线电话打进直播间,会耽误讲述,而且听众也不爱听电话里的絮絮叨叨吧,当然,除了打电话的听众本人。”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要不然我怎么把电话切回去了呢!那你说有什么好办法?”

“热线电话还得保留。”舒梁低着头,他们点的东西很快的上来了。

“来来来!一边吃一边说!”水人拿起一根儿羊肉串,放进了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可是舒梁看着从水人嘴角流出的油,忽然想起了刚才讲的第二个恐怖故事,那一地的残肢断臂,和鲜血淋漓,舒梁觉得恶心了一下,心里莫名其妙的产生了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是的。

“舒梁,你怎么了,吃啊!凉了就不好吃啦!”水人递过来了一根儿羊肉串。

“哦,好的!”舒梁接了过来。

“你说,热线电话保留,那有什么好办法?”

“你是导播啊,你说了算啊!”舒梁把问题推了回去。

“我们干脆这样吧。”水人使劲了几下,估计是把没有嚼烂的羊肉生生的咽进了肚子里,喝了一口水,继续说,“搞有奖提供故事线索,或者是提供悬念的故事,这个热线电话,不仅仅限于我们节目的时间,全天都有,找人专职接听。”

“然后呢?”舒梁没有吃,还是举着那串羊肉串。

“然后,咱们再筛选适合的故事啊!”

“我看也行!不过,这得在明天的节目里仔细的说明!”

“是啊!”

“那找人专门接听,是不是也得和台里商量啊,主编不同意也没有用啊!”

“明天我说吧!”

“呵呵,不对,是今天!已经凌晨啦!”舒梁说道。

“一会儿你回哪儿?回台里宿舍,还是回家啊?”水人问道。

舒梁想了想。台里有宿舍,专门给主持夜间节目的人下班休息的,一般人都会在完事了以后回宿舍,因为太晚了,有时候第二天早上还要和主编请示点儿事,再从家里赶来比较麻烦,所以干脆就在宿舍了。

“我想回家,白天我也没有什么事,晚上早点儿过来吧。”

“那就我和主编商量,你不管了是吗?”

“恩?你不是说自己去的吗?”

水人坏笑着看着舒梁,说道:“你小子,还真会溜肩膀啊!”

“你是导播啊!”舒梁也回应道。

。。。。。。

这顿夜宵吃的很快,最后是由水人结的帐。舒梁走出了饭馆,和水人道了别,他回台里宿舍了。舒梁上了车,插入了钥匙,发动了车。

夜里的车里,不像白天那么熱了,舒梁没有开空调,打开了窗户,在起步之前,舒梁忽然觉得就这么回家是不是有点儿单调了啊。他没有看时间,舒梁知道现在差不多快三点了,现在开车回家估计很快,舒梁总觉得应该去个什么地方!

“有了!”

舒梁自言自语的好像是有了什么主意,跟画龙点睛似的。

“朝内大街81号的鬼楼!”舒梁心里打定了主意,他要去朝内大街81号的鬼楼。

舒梁总觉得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就是从他开始讲述朝内大街81号鬼楼的故事的时候,他就觉得那里似乎有什么力量在召唤他。舒梁不是一个好奇心特别强的人,但是今晚舒梁却觉得一定要去那里看看。

主意打定了,车子开动了,从台里到朝内大街是一条大直道,很方便。舒梁开的并不快,一边开着,一边看着街道两旁,夜深人静,尤其是后半夜,街上还真没有什么人了,偶尔从对面车道迎面开来的车,也没有几辆。夜里不堵车,红绿灯也都改成了四个方向都是黄灯,舒梁遇到路口,减速慢行一一通过。

前面就是朝阳门了。舒梁过了朝阳门立交桥,就开始减慢了速度,他在黑夜中,趁着昏暗的路灯开始找寻朝内大街81号。

车子行驶在自行车道,舒梁看到了,路北面的门牌号都是单数,他很庆幸,车子现在就是自西向东,行驶在路北面。

“89号,药店。。。。。87号,建设银行。。。。。。85号,五金店。。。。。。83号,文物局。。。。。。”

舒梁似乎觉得很紧张,就要到81号了,前面有一条小路是向右拐的,舒梁慢慢的接近了小路,里面黑乎乎的,看不清楚,车子慢慢的驶过了小路,到了前面的街边停下了。

“79号?”舒梁念出了声音。81号哪去了?舒梁下了车,他把车停在了路边,反正这半夜三更的也没有警察管你什么违章停车。

夏天的凌晨,说熱不热,也很凉快,可是舒梁却觉得浑身上下有一种冷的感觉。他觉得81号是不是在刚才那条向右拐的小路里面?

舒梁按下了车锁,向后走去。向右拐的小路似乎在向他招手,摸着黑,里面没有路灯,但是走进去,舒梁感觉到了,这是一条胡同,两边的房子很奇怪,这条胡同的两侧一扇门都没有,全是墙,而且连窗户都没有。舒梁觉得周身上下都笼罩在刚才在直播间里自己给自己营造的那种恐怖气氛里了。

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少米,舒梁回头看的时候,看到刚才拐进来的胡同口是那么明亮,这就是对比,那是朝内大街,当然是灯火通明了。

再转回头的时候,舒梁惊讶的发现了前方拐弯的地方有几道光束射出,他加快了脚步,拐了过去。眼前出现了两座斑驳的西式洋楼,楼前的射灯不知道是什么人安装的,以及也不明白安装这个射灯的意义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烘托这里的恐怖气氛吗?

其实根本不用,谁看到了这样的两座空楼,就算不会不寒而栗,也会觉得里面一定有什么恐怖悬疑的奥秘。

看到了,舒梁看到了,这里果然是异常的恐怖。舒梁回顾着在直播间的讲述。

射灯打到了小洋楼的墙壁上,舒梁看到了每一扇窗户似乎都像故事里讲述的,都是空的窗户框,破碎的墙面,向下看,也能看到那扇紧闭的门。

舒梁鬼使神差的慢慢的走向了前面的铁栅栏门,当双手抓住栅栏门的时候,其实根本就没有用力,门就开了,真的很像门自己开的,难道真的有什么鬼魂吗?舒梁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只是觉得口干舌燥的,太阳穴在鼓鼓的蹦着。咽了口吐沫,吐出了几口长气,舒梁似乎安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绪。不管这门是不是自己开的了,舒梁走进了铁栅栏门里的院子。

81号里到底有什么?它周围还有别的建筑,看上去也是居民楼,难道这里的住户每天都能听到这里的鬼魂之音吗?还是一定要走进这座喽里才能体会到吗?舒梁不敢走进楼门,说实话,是他刚才播音时的故事吓住了自己。

舒梁站在院子里,忽然非常想给水人打个电话。他拿出了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舒梁预感水人现在没有睡觉,于是就拨出了水人的号码。

通了。接了。

“喂?舒梁啊,怎么了?”水人的声音。

舒梁极力的压低自己的声音,似乎在这种环境里必须要这样说话,才能算是对鬼魂的尊敬。

“水哥,你没睡呢吧?”

“没有啊,你在哪?怎么这么说话啊?”水人对舒梁的这样的声音感觉到很奇怪。

“水哥,我在朝内大街81号呢!”

“。。。。。。”

舒梁明显能听到水人那边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叮了桄榔的声音。

“喂?水哥?怎么了?”

“你快离开啊!!!!”水人突然像是咆哮似的,在电话另一端大叫着。

舒梁猛然把手机从耳朵边上拿开了,就这样,水人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来,也能在这个寂静的院子里回荡好几个来回。

“水哥?怎么了?”

“你少废话,快点走!”水人似乎已经气急败坏了,这是非常少见的!

“哦!好好好!”舒梁急忙往回走。

“快点!!!!!”

“知道了知道了!”舒梁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似的,急忙挂断了电话!

当舒梁走回铁栅栏门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刚才还能自己打开的门,现在却是紧紧地锁着的,而且,舒梁也看到了,栅栏门上有一把非常大的明锁头。舒梁不知所措了,就这么短短的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是谁锁的呢,难道真的有鬼魂吗?舒梁想喊,但是发现自己怎么也喊不出声音来,他拍打着铁栅栏门,但是自己居然听不到拍打铁门的声音了。

舒梁回头看那座小洋楼,才发现,二层上居然也有一扇窗户里亮起了灯光!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