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旅生涯[转帖][推荐]

沉默的麻雀 收藏 3 766

春秋中文社区 KILLJPN/文


看了很多人写的军营生活的点滴,感觉自己也有必要写点什么,来纪念一下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


一、临行前夜


长话短说,1995年的5月,职业高中毕业的我,懵懂的进入一家商场做了一个最普通不过售货员,卖的是小孩子喜欢的东西——糖果,终日混迹在甜腻腻的货物中感觉越来越不对劲,总想改变一下这样的生活可是机会很少,因为那年头,换个工作和换个爸爸的难度基本相当。


上班不到3个月的时候,认识了现在的妻子那时的女友,看未来岳父的意思好象并不赞成我们两个都在同一个半死不活的企业里呆着,可是换工作真的很难,终于,在11月中旬,决定当兵去!


这个时间基本上接近当年征兵的尾声,为了我的这个类似于一时冲动的决定,爸爸的好友(我所在区武装部的副头)还违反了所谓的纪律,好在,我那三年也算是给他老人家挣了面子的,呵呵。


走的那天晚上,送行的好友同学一大堆,到现在我甚至想不起来都有谁来送过我,只记得女友费力的拖着我最大的那个包一路抹着眼泪把我送到了集结地点,冬天的风,很冷,穿着肥大的冬季作战服,踩着一双解放鞋的我有种想哭的感觉,可是始终也没有勇气让眼泪流下来,因为,从穿上军装的那一刻,感觉自己是个男子汉,不应该再有泪流出来!


接兵的军官把我们安排在一个电影院办的招待所,这样做也许是怕第二天早晨不能及时的收拢人员,我们每六个人一个房间,安排好之后,就开始吃晚饭,那时候已经快晚上8点了,说实话桌上的饭菜我们这些人基本上没有动几下筷子,第一是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在家吃了滚蛋包子(就是水饺,这是北方的习惯)第二就是菜的味道实在是太差劲,难怪,都是城市兵,谁会吃那些炖的毫无滋味的大锅菜呢,可是到了新兵连我才知道,原来当天晚上的菜和新兵连的伙食比起来简直就是嫦娥与芙蓉姐姐!后悔的肠子都绿了!


跑题了,继续说主题。

晚饭结束,军官们凑在一起打牌,有好这口的兄弟就开始上手帮忙了,因为我不太喜欢这活动,就约同房间的几个人去看电影(住电影院的招待所就这一个好处),看了没几分钟这群人说没意思,出门打台球,说实在的我对电影也没感觉,家里那时候就买了VCD,那可是1995年,很多人家连录象机都还觉得希奇的年代。


打台球打台球,打着打着就出事了。


几个混小子看我们穿一身土了吧叽的作战服和解放鞋,就开始吹口哨还说些难听的话,傻大兵绿皮乌龟之类的词全蹦出来了,我这人的脾气应该算不错的都想动手,就骂了几句,没想到这几个混球冲上来就想粗,好家伙,这还了得!不过挺有意思,我还没出手就看后边一个哥们冲上去就是一套漂亮的散打套路,正踢侧踹玩的那叫漂亮!揍的那几个小流氓哭爹喊娘,再加上我们几个人一顿皮带拳头(没人踢,因为穿解放鞋,再加上是冬天脚很冷,万一踢错地方自己会很疼)这几个家伙算是彻底老实了,闻讯赶来人可不少,有同房间兄弟们的同学,还有接兵军官,最后赶到的是几个喝的人五人六的派出所警察,军官和警察碰个头,看来我们没有责任,再说这群杂碎让派出所也很头疼,就当是我们免费给这群小流氓上堂课,此事就算是结束了。

旅途


清晨4点,我们被急促的哨声惊醒,大家睡眼朦胧的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因为家父曾经从军(老兵了,69年入伍85年转业),所以我的行李并


不是很多,而且老爸在一周前就教我打背包,所以我收拾东西的速度比其他人快了不少,军官的大嗓门在破旧的招待所楼道里嚷个不停,一边


催促一边咋呼着:楼下集合楼下集合!


就这样,一群脑子半晕不醒的新兵蛋子们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滚”到了楼下指定的集合地点。


往火车站去的路上,大客车开到了疯狂的速度,我坐在司机后面,抬眼一看,NND,都120迈了,这可是在市区,虽然是冬天的凌晨路上车少的


可怜,但是也不能拿我们这群人的小命这样闹吧,我拍了拍坐在身边的兄弟,他看了一眼,脸都快绿了,说了句:TMD,可别连火车都没上就载


在半路上!


从上车至抵达火车站,8公里的路好象连10分钟都没用完,到了车站,我们就被排成了一个臃肿的队伍,原地坐下,屁股下面是自己的背包,我


们那时候还没发脸盆,崭新的被子就这样和火车站肮脏的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心里烦的很,我这人比较爱干净,一想到这样的被子得盖在身


上就觉得混身痒痒,难受的很。


接兵的军官紧张的在我们身边来回踱着步子,看上去挺害怕,后来才知道,这三个倒霉的家伙上年接新兵(去的湖北武汉)到了上车最后的那


一刻有一个混球突然情绪失控,一个骨碌就钻到了列车底下,险些被大卸八块,另外一个连站台都没上,悄悄的溜回了家,把这三个军官弄的


灰头土脸,要知道,接兵过程中出了问题那对军官的影响可是相当大的!


终于等到了进站台的时间,我们已经在地下坐了快1个小时,好在是包的车厢,50多个新兵在一节车厢里倒还不觉得拥挤,就是气氛比较让人压


抑,谁也不说话。


还没等到我们这群菜鸟把大包小包的行李放好,列车就启动了,走出市区的时候我旁边的一个家伙拍拍我的肩膀:看,那就是我们家的楼,我


能看到我爸爸妈妈在冲我招手。


接近60米远的距离,能不能看到父母招手我不知道,毕竟不到7点的冬日清晨还很黑,我宁可相信这是他心里看到的东西。


列车走走停停,不断的给其他的车次让路,才知道我们坐上的是慢车,从济南开到青岛需要12个小时,每站都停,这下,怎样熬过这漫长的时


间就成了大问题,军官倒是很有经验,对我们说,玩吧,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到了部队就没的玩了。


有这样的话我们可就放开了,不过没太过分,我就是在车上学会了玩把一,具体的字不知道该怎么写,车到潍坊停了半个小时好象是更久,但


是记的很不清楚了,下车买了几瓶啤酒,一只烧鸡,和几个人边吃边喝,当然没忘了给那三位军官买点烟酒之类的东西,吃着喝着,说着笑着


,很是无聊,总感觉时间过的太慢,车厢像是一个大酒吧,充满了酒精和烟草的味道,夹杂着打牌的声音,大呼小叫,与其说是新兵专列,我

倒更相信这是个赌场,呵呵。


终于,在晚上接近6点的时候,我们抵达了目的地,并没在青岛火车站下车,而是在接近青岛30公里的一个小站被赶鸭子一样的从车上轰了下来


,寒冷而且咸涩的海风猛的吹到脸上感觉还不错,过了几分钟可就没那么好了,耳朵开始慢慢失去知觉,手在口袋里刚放了几分钟就被军官的


呵斥不情愿的掏了出来,后来学内务条令的时候才知道,军人着军装的时候禁止手插衣兜,呵呵。


车站冷冷清清的,停着2辆解放141卡车,这就是接我们去军营的车了,黑呼呼的也看不清车况怎么样,只记得上了车之后插俩翅膀车就能飞了


,透风撒气的大厢简直就像冰窖,一群人不住的抱怨,不过也没办法,军官咋呼着,忍忍就到啦!


车开了快1个小时的样子,我们被颠的七荤八素,方向感早就扔到漫天的灰土中,夜色中隐约的看到一座大大的院落,军营,我来了!

第三部分:菜鸟进营记


进了军营大门,只看到昏暗的灯光,听到的是呼啸的北风,也不知为什么那天的风特别大特别冷,在车上颠簸了许久的这群新兵蛋子连方向都分不清,机械的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跟着带队的军官走到一排三层楼前停了下来,门前,站着几个老兵,也许是因为已经比较晚了,路上没见到几个兵,印象最深的就是路边的树木和冬青,树根下的土被拍成整齐的棱台,就连冬青都修剪的横平竖直,像极了士兵的队列。


从老兵的脸上似乎看不出任何的喜悦或者欢迎的神态,一个顶一个的冷,尤其是一个高个子下士,脸上几乎都能结冰,带队军官开始分班,我和三个同乡被分在了一个班里,54960部队新兵营一连一排一班,嘿嘿,打头的班。


冷脸下士是我们的班长,安徽宿迁人,姓李,据他自我介绍,来自侦察连,听到这里我打了个哆嗦,NND听说部队里打新兵可是家常便饭,侦察连……嘿嘿,手很重吧。


进了宿舍,不妙,灯光昏暗温度很低,呵呵,这就是我们以后几个月的家啦,我们这个班有10个人,4个济南兵(包括我),3个河北兵3个东北兵,加上班长11个人,因为我们是连里的第一班也是排里的第一班,排长理所当然的也在我们班里,这感觉可不好,一屋子的兵应该没关系,塞进一个最基层的军官(那时候还是红牌,我们下连前他才授了少尉衔)总是有点怪怪的。挑床的时候想都没想我就选了个上铺,因为感觉下铺是谁来了都坐,不太容易保持卫生,呵呵。


每张床上已经提前放好一件军大衣一个黄色的脸盆,运气还算不错,我的军大衣号码尺寸比较合适,其他人可就没那么好运气,班长吩咐我们几个人互相调换一下,可是调了半天也没能让每个人都感觉合适,只能作罢。


班长指挥我们这些菜鸟铺好床,被子软的像面包,也就只能先平铺在床上,随身的其他行李就放进宿舍里一个单独的小间,并且咔嚓一下上了锁,我一看,完蛋,包里还有些吃的东西,饼干火腿肠之类,都是从家带着没吃完的,这下可好,想吃就得找班长拿钥匙,好在日常用品都已经拿出来了,包括脸盆牙刷牙膏什么的都被指挥着放在床下,班长看着我们五花八门的牙刷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色,看到肥皂盒更是阴云密布,也许在他看来一个当兵的,就连牙刷的颜色式样都得统一起来,可是我们当时哪知道这些,再说就算知道也来不及换。所以当时对这班长的挑剔很是不以为然,随后的几周里,因为这个我们吃了大亏。


安排好了床位,班长发话了,5分钟以内,拿上自己吃饭的家伙,不许戴手套穿棉鞋,帽子要戴正衣扣要扣好,穿解放鞋,楼下集合!


说实话,在车上坐了一整天,饿倒是不饿,就是闷的难受,听到要吃饭的消息没怎么激动,倒是能出门转一圈让我有点开心,再说了,老爸吩咐过,记好两个地方是当新兵最重要的,一是食堂二是厕所,一进一出的两处所在关系革命的本钱,不可不用心牢记,嘿嘿。


到了食堂门口,一群菜鸟站定,发现我们这个班站在最前面,偷偷回头看一眼,发现了几个在火车上打牌的兄弟正冲我挤眼,还没等回过神来就被一声大喝吓的几乎扔了手里的碗——一班第五名,站好,不许到处看!


找了一下,原来发话的是排长,又黑又瘦的一个人,干巴巴的,脱了军装就和个农民工没什么两样,这样说话并没有瞧不起农民工的意思,5岁之前我也在农村长大,只是说他的眼神里没有我所希望看到的军官的凌厉和威严,倒有几分憔悴和疲劳,不知是因为担心我们这群菜鸟给他找麻烦还是其他什么鸡零狗碎的原因,总之,印象不佳。后来的接触中也是如此,此人颇不受大家欢迎,就连几个新兵班长都不喜欢他,呵呵,这是后话了。


细细一想,这顿饭已经过去了12年,饭前排长说过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一进门就看到四个满满当当的大铁桶,热腾腾的也看不清什么东西,每8个人一张大桌子先站好,等到最高领导(红牌排长)说话才能坐下,油腻腻的桌子油腻腻的长条板凳,一坐下就没了食欲,一想到要在这样的地方吃饭,有点想吐的感觉。排队去打饭。走到桶跟前等分饭的老兵抄起勺子我傻了,居然是面条,滚烫的面条!


说句题外话,大部分北方的部队迎接新兵的第一餐都是面条而退伍时最后一顿肯定是饺子,据说是取来的时候顺顺当当走的时候干净利索之意,这些东西在军营里代代相传,真实与否不得而知,如果谁有兴趣可以考证一下,呵呵。


我这人最不喜欢吃的东西就是面条,太不经时,就算当时吃撑了,只要过上一小时准会饿,再加上温度高的能褪毛用,我是紧吃慢吃到了班长说要走的时候也没吃干净,看着面前的一大碗面我就犯嘀咕,这可怎么办,浪费粮食啊,会被班长排长的痛扁一顿也说不定,看看周围的兄弟,大部分都吃的干干净净,确实味道不错,蘑菇肉片还有蛋花,可是放到我这样不吃面还吃不了热食的人面前,就有些不对路了,可是班长发话总不能不从,壮着胆子举起手:班长,我没吃完。班长瞟我一眼:怎么搞的。实话实说后,班长连考虑的时间都没用,直接对我说,外面有个大缸,吃不了倒进去,以后也这样。


听到这话我就放了心,原来现在已经不像老爸从军的时候了,据老爸说他那时候曾经有一个兵因为扔了半块窝头被指导员批的几乎想自杀,倒掉碗里的东西之后又一个问题困惑了我和许多人,咋刷碗啊!


看到几个老兵娴熟的从水缸里抄起舀子把油腻腻的碗随手一冲就扔进碗柜,心里那个别扭啊,在家里的时候哪能这样窝囊,老妈非打扁我不可!

可是看看食堂的条件,我放弃了买瓶餐洗净放在这里的想法,入乡随俗吧,但愿我的肠子肚子的不会因为这样的待遇给我找麻烦,也奇怪了,这样窝囊了快半年,居然没有一次拉肚子,现在想想都觉得是奇迹!


带回宿舍之后,每个人都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看了看表,好家伙,已经快9点了,班长说话了,大家睡觉吧,明天早上你们可以晚起半个小时,就这一次,以后可就没这机会了!一听这话,大家比赛似的脱衣服钻被窝,有个东北的兄弟直接脱的光溜溜就想睡觉,被班长一把拉起来——部队里睡觉不许赤身裸体,必须穿短裤背心!


唉,看来我多年养成的裸睡的习惯也得改啦!!!!


熄灯号吹响的时候,我躺在床上,想着不远的地方,有我的父亲母亲,我的朋友,还有我的她,不知道怎么搞的,眼泪出来了,NND忍都忍不住,发挥完了感情仔细一听,好家伙,原来掉泪的不只我一个啊,班长听到我们的声音没说别的,排长插了个腔——哭吧,今天晚上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再让我听见谁哭就给我立到墙边上站着去!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