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密集的枪炮之声几乎是响成了一片,机枪的哒哒声中,那辆WZ0001型8×8轮式步兵战车的车体装甲几乎是被打得火星四溅,子弹叮叮当当的打在陶瓷附加装甲上,迸出一连串火光。

尽管栅栏式防护装甲几乎都被火箭弹给炸成了扭曲的铁架,但这辆WZ0001型步兵战车还是顽强地用自己的装甲车身竭力挡住扫射过来的机枪弹雨,掩护步兵兄弟的撤退。

两辆被击毁的‘东风铁甲’高机动车和那辆瘫死的WZ0002型8×8轮式装甲运输车还在燃烧着,公路上一片狼藉。被压在路边的中国士兵们顽强的抵挡着敌人的袭击。

其实袭击的越南人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打头的那辆‘东风铁甲’高机动车在碾上地雷、被炸翻出去的同时,整个253团的行军队伍便是嘎然的而止。路边炸弹轰然炸起的火光只是使得另一辆‘东风铁甲’被炸得稀烂,却对那些中国装甲战车没有形成什么实质的损害。

一轮40火箭筒的袭击,全招呼在第二辆车,也就是那辆WZ0002型8×8轮式装甲运输车上,倒不是这些越南游击队是多么的奢侈,两枚火箭弹打一辆轮式装甲运输车,而是这辆WZ0002型装甲车勇敢的横过车身,用自己的车体硬生生的扛下了两枚火箭弹的袭击。

也就是因为这样,越南人接下来的火力发挥才受到了极大的制约,因为这辆WZ0002型轮式装甲运输车横过来的车身刚好挡在了车队的前面,燃起的浓烟又遮蔽起了视线。

眼看着那些中国装甲车已经开始轰鸣着倒车,并以极强的机炮火力殿后掩护,这些游击队显然有些不甘。费了这么大气力就换来这样一结果,这换谁也接受不了。于是这些越南人违背了一个游击战的基本原则,那就是‘打了就跑’。可他们谁也没有跑,倒不是因为这些越南人勇敢得想和253团决一死战,而是因为他们贪婪的觉得这样收手心有不甘。

可是接下来,这些越南人想跑也跑不了了。因为这个时候,萧扬正带着一个连的部队从侧后位置上包抄过来,而253团3营也正从两翼围了上来。

轮式装甲车在崎岖的雨林之中颠簸而行着,粗鲁的撞开那些并不十分茁壮的小树,断裂的树枝发出阵阵的噼里啪啦声。装甲车舱内,3营的那些士兵一个个搂着枪,满脸的杀气。1营被袭击的消息让这些小伙子们几乎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将那些越南人跪成一排,挨个儿枪毙了。为了不放跑一个敌人,在团部的命令下,3营分成左右两翼,兜了个大圈子,包抄过去。

而此时的萧扬听着远处密集的枪声,同样是满头的火气。就连前卫组对他打出的手势,他都没注意。此时,这位上校团长一心惦记着的只是公路上自己的那些兄弟的生死。

轰,随着又一枚火箭弹击中了这辆WZ0001型轮式步兵战车,早已经多次被击中的战车再也无法抵挡住这致命的一击,轰然的燃起一团大火。尽管路面上是枪弹横飞,可是趴在路基下的士兵们还是顶着那密集的枪林弹雨,冲了上去,他们想要做的就是从这战车的残骸中将自己的战友救出来。而不是让他们葬身在火海之中。

尽管燃烧着的战车的残骸随时都会发射殉爆、尽管横飞的子弹随时都会将自己打倒,但还是有几名中国士兵勇敢的冲了上去。“烟幕弹”有人喊到“机枪火力掩护。”

四窜的火蛇到处飞舞,哧哧弥散而开的烟幕弹让整个公路都被笼罩在灰沉沉的烟雾之中。

几乎是用枪托砸开了那烧得火烫的舱门,忍着那呛人的浓烟,救援的士兵们将头探入车舱内。车内已经是一片烟火了,两名战车兵已经全部牺牲了,洞穿入车身的火箭弹的金属射流在一瞬间便是将这些英雄打得血肉横飞。尽管他们已经牺牲了,可是这两名英雄至死都在掩护自己战友的壮烈却是让所有人都为之潸然泪下。

不抛弃、不放弃,更不会让自己的战友留在火光之中。没有人下令,也没有人提议,几名救援的士兵冒着浓烟和烈火,硬是从战车内将自己的战友的遗体拉了出来。

尽管滚烫的装甲车体在他们的手上烫出大大小小的水泡,尽管浓烟烈火熏灼了他们的面庞,可是他们也不愿将自己的战友独自留下。这就是中国士兵的荣誉感。

轰,殉爆的战车轰然炸起一团火光,高高耸立而起的烟柱似乎也在为这些背着自己战友遗体蹒跚而行的身影致意。因为耸起的烟柱竟也微然的飘离在风中。火光和爆炸之中似乎就是在奏响那曲勇敢者的悲歌。

这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仿佛就是一个信号,一个攻击发起的信号一般。炮兵连的那些PLL-05型120毫米6×6轮式自行迫榴炮排山倒海的发出阵阵的咆哮。密集的炮火在远处的雨林之中炸起阵阵的冲天火光。而压上前来的2营接替了受袭的1营的位置,骤然的压迫上来。

一辆辆轮式装甲车排着稀松的楔形突击队列,恶狠狠的冲了过来,车载火力疯狂的扫射着越南游击队藏身的那些树木支出。碗口粗的树木竟被接连的齐刷刷的扫断。

那些乌合之众样的游击队哪里见过这样的气势,砸过来的30毫米杀爆弹是一串接着一串,毫不留情的将这些躲在蕨草窝中、树荫之下的越南人炸得血肉四飞。断木碎叶混杂着支离破碎的血肉到处横飞着。爆炸的巨响是一声接着一声。

12门PLL-05型120毫米轮式自行迫榴炮猛然的调转炮口过来,对着这些越南人的躲身之处便是一阵密集的炮击,漫天而下的120毫米迫击炮弹将整个雨林化作了一片火海。

“**,让老岳长点眼睛,别误伤了自己人。”萧扬趴在一段枯木之后,嘟囔着骂到。尽管是数字化炮兵,可他娘的这是在雨林之中啊,那些敏感度极高的炮弹引信只要稍稍触碰到一根树枝、一片树叶,都会引得炮弹发生爆炸,那可就是成了空爆弹的效应了。

铺天盖地而来的弹药覆盖下,一辆辆中国战车咆哮着冲出烟幕,横冲直撞的冲下公路,杀入雨林之中。而那些PLL-05型120毫米轮式自行迫榴炮的掩护炮火也逐次延伸射击,一寸一寸的轰击着这片并不是很大的雨林。到处都在翻滚着浓浓的烟云。

那些游击队很快便是作鸟兽散,一些试图还在做抵抗的越南人很快便是被席卷而来的装甲洪流给吞没。涌上来的步兵战车上的机炮火力将那些逃窜的越南人连同那些树木给一齐的炸成了碎片。而在发动机的嘶吼成中,那些轮式战车毫无顾忌的碾压过地上还在喘息的越南人。

各种金属弹雨狂暴的飞舞着,将那些四散逃身的越南游击队杀得血肉横飞,而猛烈轰击的炮火则是几乎用一道火墙来阻挡越南人的退却之路。一排排的炮弹从那些轮式装甲战车的头顶上飞过,直接砸在四散而逃的越南游击队的人群之中。一时之间,血肉横飞、烟火四起。

一团接着一团的火球将拼命逃窜的越南人直接吞没在烈焰高温之中。车喷吐着炙热的火舌,那些轮式步兵战车直接是用机炮火力疯狂扫射着兔子样逃命的越南人。

整齐砸落的炮弹炸出成排的火墙。残碎的人体肢体伴随着血雾的腾开,飞舞在空中。排着整齐的楔形冲击队型,排山倒海的冲上来的步兵战车群一边用猛烈的30毫米机炮火力扫射着那早就已近刚开始燃烧着的雨林,一边掩护步兵下车战斗。

一辆辆辆WZ0002型8×8轮式装甲运输车在步兵战车的火力掩护下,嘎然的停下,打开的尾舱门处,杀气腾腾的机动步兵蜂拥而出。车载火力猛烈扫射着,掩护着步兵下车。

那些‘东风铁甲’高机动车几乎是横扫了雨林的两翼,咆哮着冲过之处,12.7毫米重机枪用抽打空气的啸声带着火链将那些柔弱的人体撕扯成漫天的血雾。

“上!”萧扬一挥手,第一个冲了上去,抵上肩头的95式突击步枪接连的喷吐着阵阵的弹雨。

不断的有越南游击队被打倒。“上,上,杀光了他们,拒绝一切的投降。”萧扬可不想待会儿将这些家伙俘虏了。因为枪杀战俘那可是有违军纪的。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拒绝他们的投降。

在萧扬的吼声之中,那些咆哮而行的轮式装甲车一边泼洒着密集的弹雨,一边如入无人之地样的横冲直撞,很多四散奔逃的越南人都被这暴雨样扫射的弹雨给撂倒了。

遍地都是一片狼藉,那些被炮弹皮、机枪弹给撕开肚皮、肠子横流的伤员在血泊之中痛苦呻吟着,可是他们只能这样哀嚎着。没有人去救助他们,除非那些碾压过来的中国装甲车会好心的将他们卷入到车轮之下。

那些车载的12.7毫米机枪所扫射出的弹雨如鞭似链样的抽打着那些慌乱中的越南游击队,将他们成群的割倒在血泊之中。尽管许多越南人高举起手,连声大喊着“我们不打了。”可是他们还是被毫不留情的笼罩在弹雨之中。

面对着最后四五个高举起双手的越南游击队,萧扬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的摆了摆手。一名95式突击步枪下加挂了榴弹发射器的士兵闪身而出,一枚枚单兵燃烧弹轰然砸下。

轰,一团火球高高腾起,湮没了一切。橙红色的火光高高升腾着,浓烟滚滚,掺杂着那人体烧焦了的焦臭味。

看着那火光之中挣扎的人体最终跪趴而倒,慢慢的烧成焦黑的碳状物,萧扬淬了口唾沫,抬起头来,恶狠狠的吼道“杀到广义去,拿下那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