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为什么要清理钉子户

dgqs 收藏 0 324

看了前面的帖子,看到很多人争论什么民主、人权之类,根本不明显这件事的背景,清理钉子户,对于以色列来说,根本不是什么民主、人权的问题,而是事关以色列存亡的问题。特转一些背景资料


巴以冲突另一面:胜利由孩子而不是由子弹决定

中新网7月12日电 在耶路撒冷东部一个难民营里,一个名叫沙哈尔·哈桑的巴勒斯坦男子正满心欢喜地抱着一个孩子玩耍,那个才1岁大的小男孩在他的膝盖上一跳一跳地手舞足蹈,周围是他的7个哥哥和姐姐。他们看来只是一些普通的孩子,而在巴勒斯坦人的眼里他们绝不普通,而是他们的希望,是他们与以色列人战斗的武器,是决定巴以冲突最终胜负的决定性因素。

多生孩子才能打得赢

今年才33岁的哈桑有12个兄弟姐妹,他年纪轻轻地就生了8个孩子,而且远没有停止的意思,他要继续生好多好多孩子,再苦再穷也要将生孩子进行到底,他说:“我喜欢孩子,我愿意一大群孩子围绕在我身边。”可是哈桑们的喜悦可能就是以色列悲哀,巴勒斯坦人正努力生越来越多的孩子,以色列人对此极为恐惧。像哈桑家一样的大家庭在巴勒斯坦人中比比皆是,这意味着再过几十年,在约旦河和地中海之间的大片领土上,巴勒斯坦的人数将远远超过以色列人的数量,战争的胜负因素仍然是人,从这一点看来,巴勒斯坦人将最终赢得巴以冲突的胜利,这正是绝大多数巴勒斯坦人的观点和希望。

约旦河和地中海间的这一大块土地既有以色列人固有的领土,也有他们后来占领的西岸和加沙地带,这是一块狭长的土地,多年来一直是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为之浴血奋战的目标,可是这块土地的未来将由孩子而不是由子弹决定。巴勒斯坦人也许很难在武器方面超过以色列人,但却可以在人数上超过,以色列人如今面临着这样一个艰难的局势和未来。

一方面巴勒斯坦人要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可以享受充分的民主和政治,另一方面以色列人要完全吞并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在那里的巴勒斯坦人不会有选举或其他权力。双方各不相让,冲突不断且连连升级,这种局面将不会在短时间内改变,可是分析家指出,除非成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家,否则以色列最终将会失去在这一地区的优势,他们从1948年起建立起的政治支柱也会倒塌,因为巴斯坦在人数将占有绝对优势。

巴勒斯坦在东耶路撒冷的一个智囊团“Passia”机构的负责人马哈迪·阿布杜尔·哈迪说:“这是以色列面临的危机,如果巴勒斯坦人远远多于以色列人的话,由犹太少数人统治着大部分的非犹太人难道不是一种种族隔离制度?这样的制度就是不合理的,而且也不会长久地存在下去。”

巴勒斯坦人要用人口打败以色列

其实在约旦河和地中海之间的土地上,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人口差距很早以前就开始迅速缩小了,巴勒斯坦人每年以6%的速度增长,而以色列人的年人口增长率仅为1%,据以色列人口统计学家阿农·索法尔说,在18年内,在这一地区的人口将达1550万人,而犹太人只占42%,再过几十年,这个数目还会下降。

1967年经过了6年的战争后,以色列犹太人占领了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一大块定居点。在那个地方,以色列人只有45万,占人口的13%,而其余的300万人是巴勒斯坦人,且这300万人中有一半是15岁以下的青少年,这是巴勒斯坦的希望所在。就是在以色列固有领土上,580万的人口中阿拉伯人占了15%,不过据以色列中央统计局最近发布的一份评估报告称,到2020年,阿拉伯人将占总人口的20%。索法尔警告说,巴勒斯坦的人口增长将严重地威胁着以色列的安全。“这种令人痛苦的人口增长是危险的,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样下去巴勒斯坦人早晚会采取极端的措施,从恐怖行动发展到圣战。巴勒斯坦的人口是一枚炸弹,还会威胁着以色列的经济和脆弱的环境。”索法尔对《耶路撒冷邮报》记者说这种人口的趋势会导致经济和生态灾难的发生,也会让犹太人建立一个纯犹太人国家的梦想破灭。一些以色列人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正寻找一种激进的解决方法。

以色列许多政治左派人士提倡“单边分离”,就是放弃西岸和加沙地带,让巴勒斯坦人在那里建立自己独立的国家,而在以色列的固定领土上建立起牢固的“围墙”,控制巴勒斯坦人进入以色列。左派和平主义组织“Peace Now”的发言人迪迪·雷米兹说:“我们认为以色列撤回到1967年以前的边境区内,建立两个独立的国家,不仅仅使巴勒坦人有合法的民族权力,也可以让以色列成为一个纯犹太人的民主的国家。对于以色列来说,惟一合理的解决办法就是回到1967年以前的边界或者进行种族清洗。”以色列一些保守派则鼓吹把巴勒斯坦人“转移到”约旦河的另一边,另有人倾向于让巴勒斯坦人呆在被占领地区,但不给他们选举的权力,以此控制政治权力。


让孩子夺回失去的家园


许多因素促成了巴勒斯坦的人口爆炸,按照巴勒斯坦人的社会传统,多生孩子,尤其是多生男孩儿不仅是一种荣耀,更可以得到经济上的实惠。可是近几年来,尤其是在过去的近两年里,由于巴以双方流血冲突事件不断,生育已成为一种政治和军事作战的需要,如果巴勒斯坦人不能打败拥有美国武器的以色列军队,那么可以在人数上战胜他们。

这是一个定时炸弹,巴勒斯坦的人们是不会采取生育控制措施的。东耶路撒冷难民营的巴勒斯坦人,把生育当成政治和军事斗争的手段。哈桑一家就住在那里,那里共有2万多巴勒斯坦难民,每一个人在内心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总有一天他们要收回在以色列失去的土地和房屋,他们实现梦想的手段就是多生孩子,所以每个家庭都儿女成群。

55岁的穆罕默德·诺法尔有7个孩子,他就说:“100年以前,一场瘟疫袭击一个村庄就会夺去一半的生命,如今,我们的瘟疫就是以色列,如果我们一半的人被杀,我们还有另一半,还能为自由而战。”这种观点代表了大部分巴勒斯坦人的心声,一些政治和宗教领袖也在宣扬这种观点。有一个妇女权力社会活动家曾访问过1996年建立的伯利恒难民营,那里也是孩子成群,巴勒斯坦人的领袖阿拉法特就告诉他们,有12人孩子,两个留给自己,另外10个交给巴勒斯坦人的奋斗事业。

难民营里的生活条件很差,房屋更是拥挤异常,但像哈桑一样的难民都对未来充满信心,他们说当他们回到54年前丢失的土地、回到曾经的家园后,他们有足够的房屋养活孩子。诺法尔坚定地说:“我们一旦回到我们失去的土地上,我们就有希望,因为我们有孩子重建家园,但目前来说他们的使命就是为夺回失去的土地而斗争。我有7个孩子,其中6个是男孩儿,两个归我自己,另外4个是为与以色列的战争而生的,我要夺回失去的土地和家园。”(闻新芳)



巴勒斯坦人口迅速增长成以色列致命弱点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4月11日14:16 《环球》杂志

拱振喜

以色列大选很平静,结果也不出人所料。然而奥尔默特选前关于将领导下届政府努力与巴勒斯坦人实现分离,划定以色列永久边界的表述却引得世人关注。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以色列要坚持这样做?

有人说,巴勒斯坦地区在地球上所占的面积,小得常常在地图上难以找见。然而,正是在这条狭长地带,却上演了二战以来世界上最为冗长、难解的民族生存之争。两个民族为了生存之地,展开了连绵不断、刀光剑影的流血冲突。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厮杀,自恃强大的以色列终于明白,它也有致命的弱点——在这块土地上,犹太人口优势正在逐渐消失。

以色列前总理沙龙不愧为政治家。他的确认识到以色列的这个致命弱点,并提出了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新方法——放弃加沙地带和部分约旦河西岸土地,保留一些大型犹太人定居点,并通过修建隔离墙使巴勒斯坦人与犹太人分离开来,以撤离被占领土换取巴勒斯坦建国。

但沙龙认为,巴勒斯坦方面没有谈判对手,要实施这个方案,需要以色列采取单方面行动,后来称为单边行动计划。

2002年6月,以色列决定沿“绿线”(即1967年“六·五”战争前的实际控制线)修建从约旦河西岸北部至耶路撒冷的“安全隔离墙”,计划全长600公里,现已完成大部分。隔离墙将约旦河西岸的大约10%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圈入以色列一侧。

2005年9月,以色列完成了从加沙地带撤离的单边行动计划,拆除了加沙地带所有的犹太人定居点和军事设施。

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沙龙从一个长期奉行“大以色列”的强硬派人物变成了同意放弃部分被占领土并同意建立巴勒斯坦国的“温和派”领导人呢?

那是在2003年1月28日,以色列海法大学地缘政治学教授阿尔农·索弗正在家里观看以色列议会选举统计结果的电视节目。电视播出了沙龙获胜,蝉联总理宝座的消息。这时,电话铃响了。索弗教授拿起话筒听到对方讲话的声音吃了一惊。

“那是总理(沙龙),”现年70岁的索弗回忆道,“他告诉我,‘明天把你的(巴以)分治地图给我’。”

第二天,索弗开车来到特拉维夫,将沙龙要的地图交给了梅厄·达根,此人是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负责人。这份地图说明了索弗的观点——只有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人分治,才能使已经建立的犹太国生存下去。

不少以色列学者接受了索弗的观点,并不断对以色列人口结构发出警告,声称除非以色列放弃部分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否则以色列将无法既成为犹太国家,又成为民主国家,因为被占领土的巴勒斯坦人口增长迅速。

索弗的观点在以色列不断传播,以色列民众开始担心犹太国家的未来。

以色列从加沙撤离后,巴勒斯坦女立法委员会委员哈南·阿什拉维对记者说,“事实上,人口统计学因素已被沙龙看作对以色列国的主要威胁”,即便沙龙不再执政,这种观点还将继续影响以色列政策。

在2005年8月以色列撤离加沙地带之前,在以色列控制的土地上约有1050万人口,其中51%为犹太人,49%为阿拉伯人。由于巴勒斯坦人的出生率高于犹太人,改变人口结构优势只是时间问题。

而在民主国家中,通常不同民族的人拥有同样的公民选举权利。在巴勒斯坦地区,如果不及时建立巴勒斯坦国或者巴勒斯坦人放弃建立国家的权利,转而要求合并为一个国家,那么,巴勒斯坦人的人口优势可能使未来的以色列国成为第二个南非。

换言之,如果以色列要实行民主制度,在巴勒斯坦国不能成立的情况下,被占领土的巴勒斯坦人必须拥有选举权,巴勒斯坦人的人口优势可能会选出一个非犹太人总理。

如此看来,人口统计学因素是沙龙提出并实施单边行动计划和主张巴勒斯坦建国的一个主要原因。

哈马斯在1月25日举行的选举中胜出,震惊了世界。曾宣布哈马斯为“恐怖组织”的以色列对哈马斯上台执政戒心极大,其内心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和紧迫感。沙龙接班人奥尔默特在2月7日接受以色列电视二台采访时说,今天的现实迫使以色列必须重新划定与巴勒斯坦的边界。这意味着以色列不得不从部分约旦河西岸地区的领土撤出。

奥尔默特在竞选中提出第二次单边撤离计划,并宣布将致力于划定巴以永久边界,看来奥尔默特决心执行沙龙的路线。目前利库德集团和工党均表示同意继续从约旦河西岸撤离,但主张与巴勒斯坦方面协议撤离。

以色列大多数民众现在也围绕走中间路线达成了比较广泛的一致,并接受从约旦河西岸进一步撤离,以便实现同巴勒斯坦人的分离。这可能是以色列建国以来首次出现这种情况。

前进党在3月28日举行的大选中获得以色列议会120席的29个席位,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前进党主席奥尔默特已经获得组阁的权利,并同工党主席佩雷茨就两党联手组建下一届政府达成一致。

尽管未来以色列从约旦河西岸撤离将面临许多困难,但是,以色列从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撤离已经成为以色列的政治选择。以色列将逐步从约旦河西岸撤至隔离墙以色列一侧,以实现与巴勒斯坦人的分离。



以色列人口近700万


人民网讯 以色列官方昨天公布了最新人口统计结果,目前全国总人口已经接近700万,其中100多万为阿拉伯人。

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昨天报道说,根据最新统计,到2005年底,以色列全国总人口为6990700人,其中5314000人是犹太人,1377000人是阿拉伯人。该报在其网站上说,这一统计数字是由以色列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局指出,2005年以色列的人口平均增长率比较稳定,为1.8%,而在过去的两年中,以色列的人口增长率一直是这个水平。至于犹太人的增长率,一直稳定在1.5%的水平上,阿拉伯人的平均增长率在过去几年却有所下降,降到了3%,这主要是以色列阿拉伯人出生率下降的缘故。德鲁兹人的平均增长率为1.9%,***人口的增长率是1.4%。

报道说,以色列的人口密度也比较稳定,一平方公里有305人,而人口密度最大的是以色列第一大城市特拉维夫,然后是耶路撒冷,随后是海法等。统计局公布的结果显示,91%的以色列人居住在城市,其中28%的人口居住在特拉维夫等5个大城市。

在犹太新年前夕,以色列人口估计约为680万,其中550万为犹太人,130万为阿拉伯人。 人口增长率在2003年持续下降,仅为1.8%,就是增加了117,000人,比起2002年的1.9%(122,000人)是少了。这是因为移民人口减少,降至八十年代的比例相若,而那时是立国以来最低的时期。

阿拉伯人口增长率高过犹太人

犹太人人口在2003年增长了1.4% ,而阿拉伯人人口增长率为3%。阿拉伯穆斯林增长率为 3.3% ,而基督徒增长率为1.2%。

犹太人人口老化

人口中的年龄分布所占的比例在2003年保持不变。然而75岁以上的人口增多,特别是犹太人,2003年增长了5.5%,而1990年是 4.4%。以色列的人口比起西方国家,正温和地老化,但犹太人人口老化得比阿拉伯人快。犹太人中有26%属14岁以下的儿童,而阿拉伯人口却有41%。

性别比例

犹太人的男女比例为966比1000,而且此差异随著年龄的增长而扩大。在75岁以上人口中,男女的比例为670比1000。在33岁以下人口中,男多於女,从34岁开始,情况相反。至於单身人口,每一个年龄层都是男多於女,在35岁以上差距更多。在2003年,人们继续推迟结婚年龄。在2002年约有4万对新人结婚。

土生者的比例

在2003年,土生的以色列人的比例保持不变,占人口的63%,是340万。土生的以色列人中,其父亲也是土生的,人数占48%,占犹太人总数的30%。例如在1983年,土生的以色列人中,其父亲也是土生的,人数仅占犹太人总数的16%。

族群比例

以色列最大的族群是欧美移民及其在以色列所生的子女,人数达220万,占犹太人的41%。其中有37%是1990年後从前苏联移民过来的。第二大族群是非洲移民及其子女,人数为86万,占犹太人的16%。其中有5万人是1990年後从埃塞俄比亚的移民过来的。最小的族群是亚洲移民及其子女,人数为703,000,占犹太人口的13%。

在2003年,以色列有145,000个婴孩出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