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杭州地铁建设工程的管理者们----你们做了什么?(二)[斑主已阅]

杭州地铁建设工程的管理者们----你们做了什么?(二)

目前杭州地铁一号线坍塌事故原因调查已经接近尾声,专家组初步认定的事故直接原因有四项,其中的另外两项是:

一、典型的地方政绩工程,为少数大款、官老爷服务的工程。由于线路施工场地动迁没有按时完成,开工日期推迟近一年时间,按正常情况应当将竣工日期顺延。然而,杭州地铁1号线主管部门的部分领导,不顾客观实事,为了迎合某些人的长官意识,要求打造全国最快,甚至世界第一快的“杭州”速度,仍要求工期提前至2009年完成,实际工期仅1年半,这样短的工期,不要说国内,就是在一些地铁施工技术发达国家也是难以接受的。

2000年1月30日开始实施的《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十条规定:建设工程发包单位不得迫使承包方以低于成本的价格竞标,不得任意压缩合理工期。至今还不到十年的时间、这样的明文规定,当地工程建设管理这门竟然熟视无睹!是谁、根据什么给工程制订了这样一个工期?有谁能证明这个工期的合理性?

交通隧道工程界的权威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多次强调工期对地铁安全的威胁。这样一个工程他的合理工期应该是多长时间?据有关专家说:一般情况下,一条20公里地铁的合理工期为4---5年。但对正处在急风骤雨式建设中的中国地铁、对当地某些急功近利的官员们来说,这个速度显然是太慢了。在工程施工中一个普遍现象是“抢进度”。地铁工程比较成熟的施工方法是暗挖法,但是比较昂贵,尤其在在东南沿海高灵敏性、高流缩状地层,都应该用暗挖法,先加固后开挖,这就需要相对较长的工期、较大的投资。

就是为了这个“抢进度”安全得多、成熟得多的施工方法被摒弃了,相对合理一些的工期也被压缩了,在这样的条件下被迫将原分段分层的开挖方法改变为大区段整体开挖,使原方案中的地层受力情况完全改变,用这样的方法来满足工期要求,无疑就给工程施工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当地靠近钱塘江,地下水非常丰富,水位偏高,土质也以沙层粉土为主。一位现场参与调查的专家分析杭州地铁工地坍塌事故原因时指出,“地层条件太差,附加荷载以及地下水渗漏作用”;而事发地点---杭州萧山湘湖段地铁工地正好处于流动性的地层之上。另一位专家反复强调周边环境不适合地铁施工,“有五六米深的水塘,还有公路,有湖……这里的环境就不适合。即便非要开工也应进行路面加固。但是有效的规划前勘查和加固措施都没有。”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建设部门非要把这条地铁线路设在这样一个复杂的条件下呢?

媒体揭露:据杭州市规划局一名官员表示:在2007年3月,已经通过法定程序的规划突然被“稍做调整”,该方案一经公布就曾广遭质疑,认为是为少数富人服务,而特意设线于此。专家论证也认为在如此复杂地质区域设线,必然面临巨大的安全风险。但极少数当权者无视民意与专家意见,仍然选择了一条面临巨大风险的线路。

我们不禁要问,这里面是否有拍脑袋决策,长官意见代替专家论证,少数富人的利益代替人民群众利益,有无官商勾结的问题?而这些,又给工程施工埋下了另一颗危险地定时炸弹。

违规、违章、急功近利、贪图虚名,靠拍脑袋、谁官大谁就说了算办事,不出问题才怪。

“用最少的钱,干最多的事。”这是目前大多城市地铁修建中的真实写照。不但是地铁工程这种现象还遍布中国的各类工程建设行业。在那样复杂的地址条件下进行地铁工程施工,几乎所有的专家都认为应当采用“暗挖法”,而且也确实有专家提出出事的湘湖路车站,地质条件极差,不宜采用造价低廉的明挖法进行施工,认为该方案施工过程风险大,极易造成群死群伤的恶性事故,建议采用暗挖盾构法施工。但资方因担心成本过高,影响运营利润,予以否决。

而且据媒体揭露投资方为减少建设投资,不断压缩各个环节的投入成本,各种安全措施不断弱化,如:取消基底加固、不愿投入因交通管制还需增加的费用,致使车辆通行数量严重超标等。对此设计部门也有相对大的苦衷,设计不得不偏于冒险。不考虑实际情况,投资方唯利是图、盲目压缩成本投入,埋下了又一颗定时炸弹。

不坚持科学的发展观,不按经济规律办事,不考虑具体情况,不出问题才怪。

四、有专家指出杭州地铁存在“边规划、边建设、边修改、边拆迁”等“N边工程”的不科学现象。据资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杭州地铁至今仍有很多手续尚未完善,如安全生产许可证,未到工商行政部门备案等。事实上据媒体揭露:直到事发后的17日杭州地铁集团又召集参与在地铁建工程的施工单位、监理单位“重新”签订了安全生产责任状,这说明以前签订的责任状要么是摆样子、没实质内容的,要么就是干脆没有签。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违规工程。

国家很早就明令禁止进行所谓的“三边”工程,可是这个多到了N边的工程,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违规行为出现在工程建设中?

就是这样的一个应该成为“百年大计”的工程,被各种不合理的行为埋下了大量的事故隐患。这样一个几乎可以称得上“到处漏洞”的工程,导致事故最终不在施工阶段暴发,就会在运营阶段暴发,想想看,那将是多么令人胆寒的情景!

交通隧道工程界的权威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在勘查完现场、接受媒体采访时,发出了迫切呼吁:“把规划风险压成设计风险,把设计风险转嫁给施工风险,这是全国地铁普遍存在的问题,亟须引起重视!”

--------那么,谁来为这样严重的事故负责?谁来为事故埋单?谁来制止这样妄为的做法延续呢?

————相关资料来自《百度》


本文内容于 2008-12-10 20:42:51 被草原铁鹰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