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四十章 男儿何需叹苍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从重庆的朝天门上船,经过那忠州石宝寨,过安埋三国张飞头颅的云阳张飞庙,再飞过那奉节白帝城,不远处就是那个夔门了。

据传说,洪荒时代,大禹治水到此,这里已成一片汪洋,洪水被高山所阻,前无去路,后退不能。只见大禹驱赶神兽向山头冲去,神兽的角断了,而山岩纹丝不动。他又挥起神斧劈去,斧口卷了,岩石连印迹都没留下。这时,一老渔翁建议说不如用火试试。大禹大悟,他点起松明,火苗猛扑岩壁,烈焰直冲九霄。大山的皮肤烧焦了,骨骼炙酥了,血液翻腾了。刹时,狂风暴雨、山呼海啸,顽石爆炸着、巨峰崩裂着。就这样,赤甲白盐两山开了道,成了今天的夔门。夔门身后,崇山峻岭筑成了连绵的三峡河道!

奔腾咆哮的长江,一进峡谷便遇上气势赫赫的夔门,夔门两岸的山峰,陡削如壁,拔地而起,把滔滔大江逼成一条细带,蜿蜒于深谷之中。江面到里这里,只有一二百米的宽度,最窄处不过几十米。而两岸主要山峰可高达1000-1500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里峡深水急,令人不得不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折服。

这里的地势地貌却也不能不让人产生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叹。刘江静静地站在船头,任江风忽忽地从脸上刮过,任翻腾的浪花不时洒到衣上。他是想看看这片原始的风景。

这里,刘江是在60年后来过,已经被改变了太多太多,只有那江水依然奔腾如故。那几十后,三峡大坝的建立,把江面抬升了好多,已经没有了眼前的那么幽深了,那么更加让人震撼了!

这一去,也许就要象这长江之水,只能滚滚东流,再也不能回头。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选择到底对还是不对!知道了历史发展的趋势,自己却不能为此做出一番事业来,让刘江感到很沮丧。也罢,也罢,自己就到那国军中,去为民族的自由搏上一把吧。也许这个就是自己的归宿。当这个民族把那个日本打败了,自己就选择一个安全的地方,躲得远远的,不再参合以后的事情了!

江岸上,不时有一队队纤夫。喊着号子,弯着身子,买力地把一条条逆江而上的船往上游拖动着。远了,太远了,听不清他们在喊什么,不过,那声调却是熟悉的,让人心动的。

“哟—嗬—嗬。。。。。哟—嗬—嗬。。。。一声号子我一身汗,一声号子我一身胆。”刘江跟着他们的调子也哼上了,“口和—呀—口左!口和呀口左!穿恶浪,爬险滩,船工一身都是胆那啊。。。。。。”

刘江被自己的调子感动了,他在心里暗暗地问自己:“你的胆呢?你该把你的胆子放开来了!就放开来了干吧!”

奔腾咆哮的长江水啊,在这曲折幽深的峡谷中翻腾、咆哮,以一往直前、百折不回、势不可挡的气势过瞿塘峡,穿巫峡、出西陵峡,前面豁然开朗,宜昌到了,武汉也就不远了!

“饮马黑水未能忘,寒风似刀志如钢。黄沙冰雪埋忠骨,笑看二马命不长。”刘江此时不由得想起西征军的那首让人心碎的歌来,只是这个时候,想把个歌词改改,““饮马黑水未能忘,寒风似刀志如钢。黄沙冰雪埋忠骨,男儿何需叹苍茫!”

。。。。。。。。。。。。。。。。。。。。

“什么,那刀鞘把马家二郎给刺杀了?“接到戴的电话,那曾主任飞渣渣地就过去了,一进门,大着个嗓门叫上了,没有发现戴被他这么一叫,脸上有点挂不住,很是不满。

“小声点,你老哥也是老特工了,怎么还是这样沉不住气啊!“他轻声埋怨了一下,”叫你过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下,下步棋我们咋走?他这个事情一弄,整得我们呢有些措手不及的。”

“是,是,是,我大意了,大意了!”曾处长有些尴尬,这个地方是你的老窝,难道还怕人听了去不成。算了算了,自己也确实有些失态。找个躺椅坐了下来。

“本来是想让断刀跟着他的,这好,他倒是从延安跟那张GT跑了。跑了就跑嘛,张GT想必对他有些影响的,本以为可以派上用场,这好,他又弄出这个事情来!现在有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可均兄,来,你来帮我分析分析!”戴把桌上的糕点盘子递过去。

“这个事情啊,我得好好想想!”曾接过糕点盘子,他还没有吃东西呢,是有点饿。这个刀鞘,还真是够折腾人的。

房间里有些安静,两个人都默默地靠在躺椅上吃着糕点。窗外楼下的大树上,几只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

“恩,我是这样想的。”曾把手在一张餐巾上搽搽“这个人呢,他对马家来说,是个有杀子之仇的人,那马BF的脾气,是个没有多大气量的人,而且心狠手辣,做事从不顾及后果。所以,这回,他一定会一方面找委员长讨说法,顺便从委员长那里弄到他梦寐以求的西北行政大权!另一方面,他也不是个笨人,不会冒冒然地就公开和GCD或者我们翻脸,毕竟这个时候,谁敢公开先翻脸,谁在舆论上就要受到国民的唾泣!所以呢,他一定从暗地里下手,派些杀手之类的来找寻这个人。说不定现在这些杀手都在来重庆的路上了!”

“恩,分析地对!”戴聚精会神地看着曾主任,这个曾还是个人物哦,分析地头头是道的。不过可惜他是中统的,要是我的军统的人,那就不错了。这个人,要怎么对付呢?要不要找点什么借口,把他。。。。。。呢?

“GCD这么一来,也就是摆明了,这件事情和他们没有关系!哪个想要拿这个事情来攻击他们,已经是不可能了。而且,我估计,到现在为止,那GCD仍然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在这点上,我们走到了前面,至少我们可以肯定的他是个冒牌的GCD了,只是到底身份如何,还不清晰。”曾端起茶水,喝了口。

“这个事,对我们有利的是,他从此脱离了GCD,那么就有相当大的机会和可能把他网罗和收编到我们中统里来。”他这话才完,那戴主任不干了,“不,不,不,不是到中统,是上我们GMD这边来。”你倒想得美,一起整死整活的,到头来,归你中统了?!没有那么好的事情!

“对,对,对,是到我们GMD这边来。”那曾的脸上也有点不愉快,不过这个时候,还是不要翻脸的好。他停顿了片刻,“我们只需要弄清楚他在哪里,问题就好办了!这个就是有利的地方。当然如果那马BF的人追杀过来,我们是保他还是不保他?怎么个保法?如何才能让马BF停手,是个头痛的问题。也是对我们不利的!”曾说完了,其实他本来心里还有好多的话想说的,刚才那一丝的不愉快,让他打消了把话说完说透的念头。这个年头,见人只说三分说,哪敢全抛一片心呢?就是你戴某人,不是也一样的藏着掖着的?而且在这个事情之前,你不是还在处心积虑地整我们中统的材料吗?

“好,好!可均兄的一番分析让我戴某人毛塞顿开。我就跟兄弟你说句掏心窝的话,我呆某人对你可是佩服得很呢!你我要联手起来,这个天下,哪里还有对手哦!哈哈哈啊!”他干笑着

“哪里哪里,我可承受不起你戴主任的夸奖啊。彼此彼此啊!哈哈!”曾也跟着笑了。

“那刀鞘这么一来,眼下只能去找他的拜兄刘旅长了。以兄弟我的看法,可以借机给他在101旅弄个军职,什么参谋啊、高参啊、主任之类的职务,把他栓住,省得他再四出乱走,再弄出些事情来让人头痛啊!”球哦,都是些光吃干饭混日子的职务,有个鸟用啊!

“在另外一方面,你看是从我这边还是你那边,抛个人出去,交给那马回回,让他断了继续追杀的念头,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和那马回回搞好关系,让他承我们个情,你说是不?”

曾没有所话,他在反复地考虑在这个事情上他们中统能得到什么好处,抛个人出去不是问题,那么多人都损失了,还在乎一两个吗?问题是如何作成天衣无缝!得好好计划下,别到时候人也损失了,还把那马回回也得罪了,就是偷鸡不着,反蚀了把米,让人笑话!

“狗日的瘪三,你这一跑,弄得那女人又要折腾一回,还得重新回武汉去!”戴主任冒了这么一句,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

更多的精彩章节,登陆 原文小说网,石头谢谢大家的关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