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雷声滚滚”的夜晚[舍友的故事]

“雷声滚滚”的夜晚

不知道当兵的岁月中,和战友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算不算舍友呢?虽然和上学的舍友不同吧,但我想也可以算是舍友,毕竟我们在同一间屋子里生活过一段岁月的。

1989年7月,我新兵训练结束,下了大队被任命为报务员,由于大队屋子比较紧张,我和通讯员、文书被安排在一间屋子里生活和办公,是队部的人员,报务室文书室和通讯员室三种功效于一体的办公室和睡觉的地方。

通讯员伟、文书舸和我,我们三个就生活和工作在一间屋子里。第一天晚上我和伟就遭遇了夜晚的雷声侵扰。舸有睡眠打呼噜的毛病,一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那呼噜声是震耳欲聋啊,宁静的夜里,听着舸的鼾声真的是难以忍受,我和伟听着舸的呼噜声久久不能入睡,可是舸却睡的很香甜,全然不知我和伟辗转反侧的感受。

第二天,我们问舸,你睡觉的呼噜声像滚滚的轰雷,山崩地裂的震耳欲聋啊。舸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有打呼噜的毛病,睡着的时候就要打呼噜,自己一点也不知道,以后你们比我先睡,防止我睡着了打呼噜你们该睡不着觉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以后的日子里,舸都是比我们晚一些时候上床休息,就是想等我们睡着了他再睡,预防呼噜声打扰我们。可是,我们有时候还是能感受到他的鼾声,耳畔的轰雷还折磨着我们难以入睡。

记得有一天晚上,夜半十分吧,由于工作上的原因,我和伟睡的比较晚,舸早就入睡了,“滚滚的惊雷”再起想起,时而短促、时而悠长,高低错落着还有着别样的韵律,但这打呼噜的声音在怎么有韵律,也不是美妙的音乐啊,我和伟躺在床上,在舸的鼾声伴奏下,难以安稳地入睡,到了夜半的时候,我和伟依旧饱受着折磨和痛苦,舸的鼾声实在是太惊人的,没办法,我和伟和衣做起,研究着怎么不让舸打着那叫人夜不能寐的鼾声。

伟忽然想起了《虎口脱险》电影里的镜头,为了支持打呼噜,电影里的人物吹口哨,于是,伟吹起了口哨,还真别说,一吹口哨,舸的鼾声弱了下来,还挺见效的,我和伟相视一笑,那就继续吹!我俩陆续地吹着口哨,舸的鼾声渐渐地小了,我和伟以为大功告成,准备躺下来安安稳稳地睡个好觉。可是好景不长,在我俩停止了吹口哨的行动后不久,舸的如雷鼾声卷土重来,哎~我们伟几乎同时地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办啊。

还是伟有办法,他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转,下床来到舸的床边,掏出舸脱下来的袜子,轻轻地放在了舸的鼻子上,呵!这办法有效,舸的鼾声真的小了,到后来竟然悄无声息,伟一脸的坏笑看了看我:“这回我们能睡着了。”没有了鼾声的打扰,我和伟很快地入睡了,天亮的时候,就听见舸在吵嚷:“谁这么坏!把袜子放在我的脸上!我说我怎么总闻到一股子臭味,睡觉的时候憋的慌呢。”我和伟偷偷地躲在被窝里笑着,舸看在眼里,猛地掀开我俩的被子:“笑!肯定是你两个小子干的好事!”伟笑嘻嘻地说:“不用这个办法,我俩一晚上就别想睡了。”

以后的日子里,我和伟渐渐地习惯了舸的鼾声,尽管每次我们都提前入睡,但有时候还是可以听到舸的呼噜声,在每个夜晚舸的“雷声滚滚”的伴奏下,不知不觉地我们也可以安然入梦了,假如有一天听不到他的呼噜声,还真的有些不习惯了。一转眼,过去这么多年了,现在想起来舸的鼾声,依旧是那样的清晰,仿佛就在你的耳畔响着,也不知道这么久了,舸的鼾声毛病看好了没有,伟和舸又都在哪里呢?已经失去联系很久了,你们都还好吧。

本文内容于 2008-12-6 10:07:40 被du3597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