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冤杀的抗日将领李服膺

zhyn 收藏 0 2170
导读:如果有人问,抗日殉国的第一将是谁?毫无疑问,是佟麟阁。如果有人问抗日之中,最早因为逃跑被枪毙的将领是谁?十有八九都会往韩复榘身上想。但事实是最早被杀的却是阎锡山属下61军军长李服膺。 李服膺,字慕颜,山西崞县(今原平市)兰村人,保定军校步兵科第五期毕业,早年从军跟随阎锡山,1930年任官至阎锡山的第5军军长,1931年先后任国民革命军68师师长,后来68师改编为61军,他就任军长等职位,与傅作义、赵承缓、王靖国等人被称为阎锡山的十三太保。他的资历就不多讲,此人不但与徐永昌,傅作义交好,就连何应钦也能与

如果有人问,抗日殉国的第一将是谁?毫无疑问,是佟麟阁。如果有人问抗日之中,最早因为逃跑被枪毙的将领是谁?十有八九都会往韩复榘身上想。但事实是最早被杀的却是阎锡山属下61军军长李服膺。

李服膺,字慕颜,山西崞县(今原平市)兰村人,保定军校步兵科第五期毕业,早年从军跟随阎锡山,1930年任官至阎锡山的第5军军长,1931年先后任国民革命军68师师长,后来68师改编为61军,他就任军长等职位,与傅作义、赵承缓、王靖国等人被称为阎锡山的十三太保。他的资历就不多讲,此人不但与徐永昌,傅作义交好,就连何应钦也能与其打交道。

抗日战争前,第61军驻防于平绥铁路沿线天镇、阳高、丰镇和兴和等地,修筑国防工事。抗日战争爆发后,阎锡山为了阻止日军向山西挺进,制定了一个大同会战的军事计划,李服膺的主要任务是在天镇,阳高等地设防,拖延日军进军的时间,然后沿平绥线步步抵抗,将日军诱至大同外围,靠傅作义的第七集团军和杨爱源的第六集团军围而歼之。阎锡山给李服膺的电表是“在原线坚守三天,拒敌西进。”李服膺当时所指挥的61军实际上是一个师加上一个独立旅的编制(101师+独200旅)只有七个团的兵力可用。李的具体部署是以独立200旅的400团占据盘山制高点,依靠修筑的国防工事阻击日军,然后再以以第101师的3个团依次占领盘山以北罗家山、李家山、铁路两侧迄北山瓦窑口之线阵地,由师长李俊功负指挥天镇第一线作战之责。第399团负责天镇城防,401团驻守天镇外,而军司令部与独立200旅旅长及其414团则驻守阳高,这样61军以四个团在盘山为设为第一道防线,其他三个团则相继驻守在天镇,阳高一带作为纵深防线。从军事部署来看,李服膺并没有大的过失,只不过在罗山一带所修筑的所谓国防工事,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这几乎是全军公开的秘密。据说李服膺曾私下埋怨阎锡山在战前拨款买的材料根本不足,钢筋水泥和洋灰都不到十分之一,到底是上头克扣钱款还是部下自己拿了贪污了,这谁也说不清,总之,能守住三天就阿弥陀佛了。(贪污在当时的中国是社会的顽疾,几乎无法避免,当年蒋曾发五十万给宋哲元在京津一带修筑工事防止日军的袭击,可钱一转到赵登禹和冯治安等人手里,就被这几个人瓜分得干净,这恐怕是老蒋和宋哲元都没能想到的。)战前李服膺为鼓励全军士气此时曾发出《告全军官兵书书》,大意是:“值此国家民族存亡关头,我辈军人,御侮守土,责无旁贷,希望全军官兵精诚团结,同仇敌忾,英勇抗战,不怕牺牲,完成抗日战斗任务。”还别说,有了这通告,还真能提起一点士气来。

从9月2日起,日军第15旅团,混成第2旅团分别至天镇的永嘉堡和史家堡一带,从9月3日,日军就开始进攻了,不过他们对盘山的主阵地先是佯攻,而把目标先放在盘山以北的李家山和罗家山阵地上,一个上午中国军队的工事就被几次摧毁,前后联系被敌火力遮断,伤兵送不下来,补给和通讯无法进行。日军2000多人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425团发起进攻,425团在团长李在溪的指挥下坚持了3天,全团9个连,死了3个连长,5个受伤,只有一个是完好的,1300名官兵伤亡过半达700人,阵地一度被日军占领,后在131旅长杨维桓的督促下反攻,虽没有全部收复阵地但也暂时稳住了阵脚。此事阎锡山急命王靖国第19军在聚乐堡一带布防,声援天镇,同时致电蒋介石道:“均座对积极方面,收察,平,或增兵固守晋绥,矣敌再度来攻;或消极固守山西,均应有所打算。”蒋回电云:“敌攻大同时,当由平汉,津浦两方面令卫立煌部同时反攻策应,以收复津平,察省也。”

在盘山的李生润400团也不好受,李生润守的盘山,是天镇的门户,重中之重,但起先却不是日军攻打的重点目标,李生润原先是李在溪的团副,两人是上下级关系,颇有私交,李生润看到日军攻打李家山阵地,他还跟李在溪通话时说:“要不要我支援一个营给你用啊。”李在溪明白400团驻守的是主阵地,关系重大,断绝拒绝。也许二李都没想到就在当天晚上,日军开始趁着夜色对盘山开始了突袭,仗打了一夜,至第二天拂晓(9月6日),守卫主阵地的营长高宝庸阵亡,官兵以死亡500多人,伤者更多,在无外援的情况下,人心散漫,400团已经无力支撑了,全面溃退,400团一溃,无非给另外驻守盘山的三个团带来消极影响,其他三团也陆续溃退,而且是绕开天镇退的,无疑,驻守天镇的只剩下了张敬俊的399团这一个团的兵力。

当日军几十人先头部队率先进入天镇,他们以为中国军队向平常一样早就撤走了,但是,万万没想到399团还未走,这几十人正好被399团“包了饺子”。张敬俊杀了这些鬼子不算,还把他们的尸体斩首,挂在城头。这样的做法对日军来说无疑是震撼的,日本人迷信,头被砍掉了,魂就投不了胎了。日军恼羞成怒,对天镇展开了猛攻,399团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坚守了一天,日军攻不过,就一面继续向天镇轰炸,另一面把主要兵力转而奔袭阳高,早在盘山激战的时候,李服膺就把指挥部撤出了阳高,与行营人员一道转入天镇城西的村庄指挥作战,因为阳高实在无险可守,城墙又年久失修,守阳高的是414团白汝庸部,他在与日军经过一天巷战之后,官兵200人战死,为了保存实力,遂撤出阳高,而日军在攻下阳高后,复折又回攻天镇。眼看后路被截,李服膺下令退出天镇。399团当天1就撤出了天镇。日军没有把399团全歼就把气撒在还未撤走的中国老百姓身上,烧杀强奸,无恶不作,造成了2300多人被残杀的天镇惨案,此事披露后全国舆论哗然,据说还惊动了南京的蒋介石,此事也给李服膺后来被杀埋下了伏笔。

正当李服膺率部撤退到转广灵以西地区,经应县向雁门关撤退途中,忽然奉到阎锡山召开军长会议的电令。李服膺以为是开作战检讨会,正好他正想向阎锡山说明情况,日军在天镇搞屠杀,全国震惊之余也在责怪负责守卫的61军,不战而逃的说法更强加于61军的头上。李服膺根本就没想到他此去一去不复返,他李服膺是谁啊?他在晋绥军人缘极好,连傅作义都得叫他一声大哥呢,况且他已经按阎锡山的要求坚守了6天,谁能把他怎么滴?

当李被宪兵扣押时,李还是没想到阎会杀他,据说他在被囚禁时,李的故友之子,第二战区长官部上尉副官庞小侠来看望他,庞小侠去问他:“老伯来了,想吃点啥,你说话吧!”李非常镇静,回答说:“我想看书。”找点《三国演义》和《水浒传》来看看。也许李服膺和傅作义有一样的习惯,在极度不安时想找闲书看看,1949年,傅作义坐守北平,被解放军包围不得已派人谈判时,据她女儿回忆,也是找闲书来打发时间。就在10月2日夜晚,李服膺被押进太原的东街西口山西省省政府大堂内,阎锡山夜审李服膺,审完后,就被绥靖公署的警卫连连长康增带到小东门大教场上枪毙了。为什么要夜审?阎老西可没有闲情效仿包公那本事,说道夜晚审判,当晚枪毙,行动如此之快,总有掩人耳目的味道。

仔细分析一下,李服膺谈不上违抗命令,从9月3日,61军进入阵地就开始和日军激战了,先开始阎锡山要求守三天,后来为给大同会战做准备,又要求李部再守三天,9月11日,日军攻陷天镇,足够满六天的时间,李服膺并没有犯多大过错。据说,李被审时,一口一声说:“我有电报,你让我守六天……”阎锡山却一口否认。阎锡山又惺惺作态接着说:“今天惩办你,使我伤心掉泪,但我不能以私害公。你的家,你的孩子,有我接济,你不要顾虑!”李服膺这时知道阎锡山是铁定了要杀他,他已无力回天,就掉下了眼泪。当他被送上刑车(没人对他捆绑)时说了一句话:“为啥糊里糊涂杀人,我真是死得不明不白啊。”

不过还有一个观点就是由于李服膺的败退,使得汤恩伯部在南口撤下后,在日军追击下损失惨重,据庞小侠回忆,某天,汤恩伯来见阎锡山便坐在那里抱头大哭,说:“我对不起我的官兵!”于是把天镇一带的国防工事无人防守的情况告诉了阎锡山,阎对他进行了安慰,并说:“这事交给我办吧!”汤走了一两天以后,阎锡山叫王玉林(王是有线电大队的大队长,管理行营通讯)给他接蒋介石的电话。当时庞小侠在房外,对阎说的话听不清,只清晰地听到电话里传来“军法从事”四字。可以肯定,汤恩伯能向阎锡山告状,自然也向蒋委员长告过状,蒋委员长震怒了,李服膺还能不死吗?

据131旅长杨维桓的说法,阎锡山杀李是为了杀人灭口,减轻罪责:“抗战开始,盘山、天镇、大同等地的国防永久工事,尚未竣工,南京参谋本部城塞组拨发给太原绥靖公署的国防工事费,真正发下去的不多,这对第二战区战局影响颇为不利。为了应付南京大本营(军委会)和国内社会舆论,阎锡山非杀个把军师旅长,不足以解脱自己的罪责。”此说法,有点道理,最有利的旁证就是当时南京军事委员会的执法总监唐生智曾来电,要阎锡山把李服膺押到南京审理,唐生智可与李服膺是保定军校的同学啊,两人私交甚深,如果押去南京交给唐生智发落,李服膺十有八九就不会死了,阎锡山不可能不知道。可阎锡山偏偏把李服膺在本地就解决了,这原因就是怕李服膺乱咬。把贪污之事暴露出来。不过这个观点又多少和庞小侠的看法相矛盾,老蒋认为李该杀,唐生智的本事再大又岂能保得住?

究竟是死于汤恩伯之告状,引起了蒋的震怒;还是阎锡山掩盖贪污之丑,要杀人灭口;还是阎锡山迫于天镇惨案产生的舆论压力,把李当成了替罪羊;还是各种情况都有点。笔者自己也无法说得清,不过,李服膺罪不该死这是无可质疑的。就连晋绥军素有“黑脸张”执法总监张培梅都为李叫不平,否则阎锡山夜审李服膺,身为执法总监的张培梅竟然破天荒地未出现。按当时傅作义对李服膺的建议,他认为战事失利的罪责主要是在400团团长李生润和独立200旅旅长刘潭馥身上,至于他的“大哥”李服膺则不该承担主要责任,傅作义的建议是处决李生润,刘潭馥则撤职,阎锡山也同意这个建议,可后来李生润在被押往213旅旅部的途中竟然跑了,究竟是谁放他跑的?各种说法不一,425团团长李在溪说是参谋长刘金声与李生润有交情,是刘放跑的;而201旅少校参谋贾宣宗则说是独立200旅旅长刘潭馥自己放李跑的;傅作义则一口咬定是61军副军长贾学明使得坏。还有一些人直接认为阎老西就是放李生润的主谋。这已是无头公案,也说不清楚了。据说李生润后来投靠了胡宗南,做到了少将高参的位置,为了逃避,他改名叫李得庵。

李服膺死后,中国各大报纸无不称阎锡山是“挥泪斩马谡”大加吹捧一斑。阎反而扭转了开战后舆论对其负面报道不利的局面。

就在李被枪毙两个多月后,李服膺的同窗好友唐生智镇守南京,守不住,他也溜了,在南京未及撤走的数十万难民和俘虏遭到了日军野蛮的屠杀和奸淫,遇难人数是“天镇惨案”的百倍以上。可唐只是撤了职,相比李要幸运多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