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五十三 谋划 五十三 谋划

叶风沙粒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URL] 53. 吴佩孚所率大军与韩云天在县城以北遭遇,虽然他拥有十万之众,几个小小县城的军队,加起来也不过三万人上下,拿他的话来说真是蚍蜉撼树,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三万大军踩在乱蹄之下,不过自己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伤亡也大,只是没让他想到的是刚进湘地就遭受如此顽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


53.

吴佩孚所率大军与韩云天在县城以北遭遇,虽然他拥有十万之众,几个小小县城的军队,加起来也不过三万人上下,拿他的话来说真是蚍蜉撼树,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三万大军踩在乱蹄之下,不过自己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伤亡也大,只是没让他想到的是刚进湘地就遭受如此顽强抵抗。

一路上也不敢造次,深怕再遇劲敌,幸好一路无阻望县城而来,在县城也没遇到多大阻力,吴佩孚才知道韩云天是尽全城之兵在抗击北洋大军,到县城后,军队稍做休整,仅留下一小队人马维护县城治安,细节都来不及安排就直捣省城,可怜这尸骨遍野,饿狗日夜争食,幸好这气温不高,否则会腐臭熏天了,一些留下来的老百姓,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挖了好几个几丈见方的大坑,然后把这些残缺的尸首放到里面给埋了。

这场混战对兴泰织厂来说,简直就是一阵及时雨,把一切焦虑和恐惧冲刷殆尽,但担心的是否又会陷入新的困境,是否真如老百姓所说的“换汤不换药”,只是让徐祖泰自信的是自己在这风风雨雨几十年里,拿他的话来说“人也靠,鬼也靠”的做人宗旨,还能在商海沉浮这么多年,在商界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就连日本的纱厂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徐老头子,即使垂涎多年也无法得手,而个中滋味只有徐祖泰自己知道。

夜幕拉下,油灯下照亮几张扭曲的脸。

徐孝儒的脸被映成了蜡黄,此时正双眉飞扬,这么多年在兴泰深得老爷的信赖,又为长子,在徐家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了,而自己这几年在兴泰织厂的管理也培养了一批得力的手下,这次因为韩云天回县城的报复,使得他不得不离开公司,但是他并没有放弃对公司的了解和掌控,公司的一切对他来说还是了如指掌,而唯一让自己担心的是三弟孝贤越来越被徐老爷子看好,那么自己在徐家的地位会因此下降,想到这里,他就冒冷汗,他不能等到那一天,自己没有了半点翻本的机会,因为他从母亲的嘴里知道自己血管里流淌的并不是徐家人的血,当时他恨他母亲,恨自己不是徐家人,后来他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他是这么想的:老天让我生在徐家,我就得拥有徐家的一切!

“山西那边来消息没有?”徐孝儒问旁边一个猥琐的老头,胡敬生是他亲舅舅——他母亲的兄弟。

“还没有,这段时间仗打得厉害,好些路都走不通了,是否再派人前去?”胡敬生问。

“不要了,再等两天看看,人多易走漏风声。”

“可这个时候真的是个机会,等局势缓和下来恐怕就难了。”徐孝儒的另外的一个心腹秦二爷,年纪和他舅舅不相上下,瘦削的脸,精明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个弄计使谋的人。

“恩,这几天感觉老爷子盯得松了点,我们还要提防日本纱厂那边。”

“这个你就放心了,要是纱厂那边有动静,老爷早就有举措的,不用你烦心了。”秦二爷冷笑说。

“不管如何,也不能让它们破坏我的计划。”徐孝儒狠狠地说。

“你现在关键就是稳住老爷,不让他怀疑,等到资产全部成为你囊中之物了,就无所顾及了。”说完大笑起来,接着几个人跟着放声大笑。

这时,当最后几颗星星随着笑声淹没在黑夜里,一个身影翻过一丈多高的围墙,转过几道回廊,向内院走去,一下子隐没在树影里,侧耳细听,只有沉沉的鼾声透过窗棱,小孩子也熟睡了,只有轻声的几声梦呓。黑衣人推开虚掩的窗户,迅速翻进屋里,没有翻箱倒柜的找寻,而是径直走近婴儿摇床边,准备伸出双手抱起来,只听得孩子轻唤了一声,一旁的奶妈却被惊醒了,赶紧穿上拖鞋下了床,人影迅速地隐没在暗处,奶妈不放心地把孩子的婴儿床拉到了她的床边,终于伸手可及了,于是,她一边摇晃着一边又合上了眼,黑衣人还是不放弃,对他来说,这不是一个婴儿,而是一沓钱,他试图轻轻地把孩子抱了起来,然后轻手轻脚的准备走出房间,谁知慌乱中碰倒了屋角的盆景,一下子把屋里的人惊醒了,接着屋内的人大声尖叫:“小少爷不见了!”

整个徐家都沸腾了,黑衣人不得不丢下怀中哭泣的孩子夺路而逃,徐孝儒刚倒在床上,听到吵闹声,赶紧跑了过来,看见孩子已经抱在奶妈的怀里,还在哭泣,于是走过去问:“出什么事了?”

奶妈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有人~~有人来偷~~小少爷。”

听到这话,他母亲示意奶妈把孩子抱回屋里,并交代:“以后好生看着!”然后对孝儒低低地说:“到我房间里来。”

于是,孝儒就跟在母亲的后面,孝儒确定后面没有跟人,才重重关上了门。

“你说这是谁下的手?”

“至少能证明一点,这个人很想得到孩子!”

“那是谁?他妈妈不在了,外公也传言死了,他外公生前都没想过把孩子要回去,现在肯定不会做了。”

“孝仁?!”娘俩同时叫了出来。

“该死的小子,不甘心失去少爷的身份来报复你吗?”

“妈,他有嫌疑,但我了解他的性格,难得做出的。”

“你叫秦二爷去查查。”

“恩。”

“看来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以后更要留意孩子的安全了。”大太太自言自语道。

徐家大院一下子打破了沉寂,仆人们满院子翻腾,生怕那黑衣人还躲藏在某处。徐孝儒经这么一闹腾,根本无法合眼了,就这样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望着床顶,芳萍那怨毒的眼神就出现在他的脑海,让他一阵惊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