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地陷 第二章 征战母大陆 第三十九节 朝廷斗争的漩涡(四)

美丽的马蹄声 收藏 0 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


[1]其实,对于手中所持的现代化枪械,乔桥虽识其原理,但并不懂它的制造技术;再说,铸造坊也极原始,那样的手枪步枪是造不出来的。然而,乔桥早在来太平国之前就已经想好了,造不出手枪步枪,就造火枪。火枪的构造很简单,造起来并不费事。至于火枪所需火药,只要找到原料,制起来也不难。

乔桥花了不到半天工夫,便用绢帛将火枪的整体图与分解图画好。然后,他找来高麟等几个手艺高的工匠,跟他们作详细讲解,要他们按图先开始制造枪管、扳机等金属部件。

乔桥又向皇帝上奏,由匠作司派了二十名木工和二十名杂工。木工们专门负责制作火枪上用的枪托,杂工们则在乔桥带领和指导下去找寻硭硝、上山烧木炭,准备制火药所需的原料。

二十天后,在乔桥精心指导和高麟等工匠们辛勤苦干下,第一支火枪制造装配出来。试枪的那天,皇帝、西木王乌恒、仓顼、孔箕等朝中要员全都到场观看。

火枪试射成功,其威力虽不及乔桥所持手枪步枪,但也让在场观看者十分吃惊,大开眼界。皇帝很是满意,当场口宣诏谕,赏乔桥千金并美女十名,准骑马出入皇城。

听到诏谕,乔桥心中想起一事,对皇帝跪下,道:“陛下,臣不要千金与美女。臣有一不情之请,还望陛下恩准。”

皇帝道:“爱卿有何请求,但说无妨。”

乔桥道:“臣恳请陛下将高麟等工匠之奴隶身份除去,使其为布衣平民。”

皇帝皱起眉头,脸上掠过一丝不快,道:“爱卿可知高麟等为何许人?当年高麟等一干人反叛朝廷,罪在不赦,朕未对其处以极刑已是法外施仁,爱卿此请,无乃太过乎?”

乔桥道:“高麟等反叛一节,臣亦曾听人说及。然此一干人铸造手艺纯熟,造枪之事多有仰赖。且自臣于铸造坊视事以来,此一干人为造枪之事日夜辛劳,尽心竭力,并无半句怨言。如陛下除却彼等奴隶身份,则彼等必感皇恩,为朝廷尽忠。”

听了乔桥的话,皇帝皱眉不语。

乌恒此时站起,对皇帝弯腰施礼道:“乔大人之言虽不无道理,然灰麟人生性强悍,其反心怕是难以泯灭。况那高麟乃现今灰麟部之希望所在,万不可使其自由。”

对乌恒此时横插一扛,乔桥心中很是反感,但又不好表露出来,只好对皇帝道:“陛下,既如此,臣收回适才所请。然请陛下免去美女赏赐,臣要美女一无所用。”

见乔桥不再坚持要除去高麟等人的奴隶身份,皇帝脸上又现出笑意,道:“些许赏赐,爱卿不必推辞。十名女子到府上,爱卿用作侍佣也是好的。”

乔桥想,这太平国官场的风气很是糜烂,自己要是太显“清高”怕也不好,于是道:“如此,臣谢陛下恩典。”


[2]督造枪械的同时,乔桥花大力气抓中央御林军的组建与训练。他按现代军队一个旅的建制组建他的五千部队,下辖三个1500人的“团”级建制,当然还是按太平国军队的习惯称之为“标”,每标辖三个500人的“营”。另外,他还从军中精心挑选出500人,组建了直属统领指挥的“特战营”一个,规模300人;一个“特种侦察营”,规模100人;一个“通信营”,规模100人。

乔桥用他所熟悉的一些现代野战兵团的训练方法及部分特种部队的训练方法来训练他的中央御林军三个“标”,而直属“特战营”和“侦察营”,则完全用现代特种部队的训练方法训练。他的心中,是要将他的中央御林军练成这个年代的“天下第一军”。他隐隐有种感觉,总有一天,他会在这太平国领兵打仗,果真如此,这支部队便是他起家的本钱。

一天,乔桥正在京城郊外一座山中视察他的“特战营”的训练情况,可人骑马驰到营地,说仓顼请他到府上一叙,具体何事,可人也不清楚。

乔桥想,义姊谷阳公主曾说过仓、孔二位是朝中正义力量,自己来朝中之后,忙于督造枪械和组建训练部队,也未有空去拜访一下这两个人。现在仓顼既然来请,正好去进一步去了解了解这位朝中文臣之首的仓大人,看看他究竟是何等样人,也好决定自己在朝中是否和仓孔站在一个阵营。

乔桥带了两个亲兵,骑马奔行近半个时辰,来到位于京城北面的仓府。

仓府的建筑和京城高官们的石头建筑不一样,是一大片木制结构的房屋。这些房屋虽无后世的雕梁画栋,但都宽敞高大,气派非凡。正门两扇厚重的大门上,嵌着一排排圆形的铜饰,在阳光下闪着金黄色的光。大门两边,摆放着两座石狮,形态很是威猛。乔桥想,这用门口摆放石狮子来表示权威的历史原来可以追朔到这个年代,可谓是源远流长了。看来,这传说中太平国的文化对后世中华文化的确是有影响的(这纯粹是本书主人公的臆想,读者不必当真)。

乔桥与两名亲兵在大门前下马,由仓府管家引进门内。而后,自有人将两名亲兵引到偏房去歇息,乔桥则跟着管家穿廊过巷往里走。一路上,乔桥看到这仓府建得有如一座园林,亭台楼阁,假山菏池,曲折幽深,移步换景,其设计之精巧,较之后世的普通园林毫不逊色。当然,如果要同颐和园、苏州园林等后世名园相比,那还是有不小差距。

一会儿,管家带乔桥来到了一座小花园内,花园对面尽头是一座木房,其别致之处不输于乔桥在皇宫里见到的秦玉卿的住所。木房两边是两座假山,假山上绿萝披垂,衬得这小屋特别幽雅。

此时,仓顼正气定神闲地负手站在小屋前,迎候乔桥的到来。

乔桥正要上前和仓顼见礼,却见门口风风火火地跑进一个身着淡绿衣裙的少女,差点和乔桥撞了个满怀。那少女约有十五六岁,乌发披肩,脸如鹅蛋,看起来有种让人特别清新舒爽的感觉;那两个水灵的眼珠子转动之间,显出她的机灵与活泼。

少女对乔桥伸了伸舌头,跑到仓顼面前,说道:“父亲,我寻不见颉儿,他许是跑到这儿来了。”

乔桥听那少女的声音,有如银铃般悦耳。

仓顼对那少女道:“客人在此,冒冒失失的成何体统。来,随我见过乔大人。”

乔桥主动迎上前去,正要开口说话,却听一孩童的声音传来:“我在此呢。姊姊,你寻了半个时辰也寻不见我,你输了。” 随着声音,一个只在脑袋顶上留了圆圆一圈头发的男孩,从小屋左边假山的藤萝后面钻了出来。看他年纪,不会超过五岁。

那少女翘了翘小巧的嘴巴,对那孩童道:“你使诈,说好了不上父亲屋中,你却来了,如何能算你赢!”

那孩童指了指木屋,道:“我并未使诈,那是父亲之屋,我并未进去。我赢了!”

乔桥饶有兴趣地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绊嘴,觉得那个被少女称作颉儿的男童很是聪明。

那少女正要回话,却听仓顼道:“贵客在此,不可胡闹!还不快见过乔大人。”

乔桥上前拱手对仓顼行礼,道:“晚辈见过仓大人。仓大人有福啊,一双儿女如此聪明伶俐,活泼可爱。”

“乔大人见笑了。”仓顼向乔桥还礼,手指一双儿女,“此为小女仓馨,此为小儿仓颉。”

听到仓颉两个字,乔桥猛地想起一事,吃了一惊,道:“大人,令郎名讳可是左吉祥之‘吉’,右边一‘页’字?”

仓顼道:“正是。乔大人在外听说过小儿么?”

乔桥想,果然是仓颉!古人云三生有幸,自己不知是“几生有幸”,来到这上古时代,尽见到一些中华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如果不错,眼前这个几岁的孩童,便是后来传说的中华汉字的首创者,再过几十年,他便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祖先黄帝的臣子。只是现在还弄不明白,这太平国陆沉之后,眼前这个孩童又是如何逃脱浩劫到达神州大陆的。从仓颉现在的年龄看来,自己如果回不去21世纪,也定将经历那场浩劫,见证那场浩劫!到时,自己又如何避过灾难?

然而,乔桥想的这些,都是不能和面前这几个人说的。听仓顼问他,便只好顺口敷衍,道:“仓大人名满京城,家中之事,传言之人自是不少。”

“乔大人过奖。”仓顼摇摇头,对少女道,“馨儿,带颉儿去读书习字,不可整日玩耍。”

仓馨点头答应,拉了仓颉的手,正要走,又看着乔桥道:“你这个乔大人,我似在哪里见过一般。嗯,是在梦里。”

乔桥笑道:“小姐说笑了。乔某原在僻远蛮荒之地,与小姐素未谋面,如何入得小姐梦中!”

仓馨道:“你这人真是拘泥,我看着你亲切,便当是见过,是否在梦中有何要紧?”

听了仓馨的话,乔桥想起《红楼梦》里贾宝玉初见林黛玉时说过的那句有名的话,便对仓馨拱手笑道:“小姐真乃雅人,倒是乔某俗人之见了。”

仓顼在一旁看着二人对答,脑中忽地闪过一个念头,想要是把女儿许与乔桥,自己在朝中就多了一个得力的帮手了。但转而一想,女儿与乔桥年龄上差了十岁有余,又不知乔桥是否婚配,虽说如今有地位的男人妻妾成群是常事,但以他这样的地位,绝然没有将女儿与人做妾的道理,便摇头否认了这一想法,对仓馨道:“馨儿,去吧。父亲与乔大人有事说。”

仓馨拉了仓颉往外走,到门口时,又回头对乔桥道:“乔大人,下回来拜访父亲,别忘了看我。”

“乔某谨记小姐吩咐。”乔桥对仓馨拱手笑道,心想这位仓家小姐,真是纯真得十分可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