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战霸王花 鬼城突击 (六)

sy65048 收藏 2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6.html[/size][/URL] 他从地上爬坐起来,匍匐着又来到一棵大树后面,伸手摸了一把腿上,粘热的血已经渗透了出来。他忙拿出急救包进行简单的处理,现在他感觉到腿还能活动,看来子弹只是贴着肉穿过去了,并没有伤到筋骨。张小猛刚刚把纱布紧勒在腿上,陈思楠便冲跑了过来,把身子紧靠在他的身边,借着夜色她看到了刺眼的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6.html


他从地上爬坐起来,匍匐着又来到一棵大树后面,伸手摸了一把腿上,粘热的血已经渗透了出来。他忙拿出急救包进行简单的处理,现在他感觉到腿还能活动,看来子弹只是贴着肉穿过去了,并没有伤到筋骨。张小猛刚刚把纱布紧勒在腿上,陈思楠便冲跑了过来,把身子紧靠在他的身边,借着夜色她看到了刺眼的白纱布。陈思楠刚想说话,张小猛摆手向他打了一个手势,并伸出两个手指,指示了一下儿正前方。

陈思楠没有说话,她忙跳跃起来冲向了正前方。很快她便发现了倒在地上的一具尸体。她冲上前试探着踢了一脚,地上的人没有反应,她又向着前方跑去,很快听到了正前方慌乱的脚步与刮碰枝叶的声音。陈思楠把身体压的更低了,尽量不碰到枝叶发出声音,很快看到了前方扛着火箭筒的身影。对方可能感觉到了,后面又有人跟踪上来,他刚想把身体躲到树后开枪,这时陈思楠手里的枪响了,前方的人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陈思楠冲跑上来,抬脚踩住了对方握枪的手,同时又把枪顶在了对方的脑门上。可是对方的身体已经瘫软如泥,血从他的张大的嘴里和脖子里窜冒出来。陈思楠把枪口从对方的脑袋上移开,借着朦胧的夜色看到对方留了一头的长卷发,深陷的眼睛还有高挺的鼻子,浓密的络腮胡子遮住了他的半边脸。身上的迷彩服撕破了好几处,看来他们这伙人潜伏在野外时间很久了。在对方的身上没有发现任何的军种符号,所以还一进无法判断他们究竟来自于哪个国家。

陈思楠又向着周围扩大范围搜索了一番,再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她马上跑回到张小猛的位置。这时其他的队员们也都过来了,队长罗浩正在给张小猛重包扎伤口。

“队长,现在刘燕儿还没有信号传回吗?”张小猛咬着牙轻声问。

罗浩轻声嗯了一声没有说话,低着头双手用力拉紧绷带进行包扎。

陈思楠听张小猛问队长,她心里又升冒一股酸酸的醋意。

这时远处又有枪声传来,而且比刚才的遭遇战还激烈。看来四处乱窜想离开这里的恐怖分子,又遇上了其他的参演部队。

罗浩马上决定让张小猛与另外两外队员,在后面慢慢向前跟进,他与陈思楠等人兵分三路,向着不同的方向快速度的搜索,一定要尽快的找到下落不明的刘燕儿。


一只细瘦而坚硬的手伸抓过来,拿下了刘燕头上的钢盔,又用力的扯起了刘燕儿头上的短发,让她的脸向上扬了起来。刘燕儿睁开发沉的眼睛,看到了又是那张细长的瘦脸。他看到刘燕儿睁开了眼睛,阴笑着露出了一嘴的黄牙,并把脸凑贴过来。刘燕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口臭味儿,她忙硬拧着把脸转到了另一边。对方又伸出另一只手,用力的握住刘燕的下巴,恶狠狠的把她的脸又给扳转过来,然后伸出长长的红舌头,在刘燕儿挂满迷彩油的脸上深深的舔了一口,恶心的刘燕儿差一点吐出来,她把头往旁边拧动,然后把头用力往上一顶,撞到了他的脸上,对方疼的哼叫了一声忙用手捂住了右眼。

“哎哟,好你个中国女兵,没想到还很有力气,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对方说着话把手从细瘦的脸上拿下来,然后从腿上拔出寒光四射的匕首,顶压在刘燕儿的脖子上,又问:“你叫什么名字,来自中国哪一支部队?”

“你是个什么狗东西,一个破坏世界和平的恐怖分子,不配让我说出任何资料。”刘燕儿冷冷的说。

刘燕的话刚说完,就感觉到了脖子的刀在一点点用力,然后对方又问:“我再问你,你们这次反恐演习的军火物资库,设在哪一个地区,你现在马上回答我,要不然你可就再也回不到你的国家了,再也看不到你的妈咪了,明白吗?”

刘燕儿没有回应对方的问话,而是又是把脸转向了另一边。

“好,你们中国人有骨气,我还真就不信,你们是铁做的!”对方在说话的同时,他手里的刀又在用力的下划,刘燕顿时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同时也有一丝热流从疼痛的肌肤上流淌下来。对方又问:“疼吗,嘻……你再看看他,如果再不说话,他就是你的下场!”说着抻出两只手又掰拧刘燕儿的脸,强迫她看到两个人正把罗克按倒在地上。

此时罗克的嘴已经堵上了,猛烈的摇着着脑袋喊不出任何声音,他用力的从按压的胳膊下把头拱抬起来,他的视线与刘燕的目光对碰到了一起。他刚刚向刘燕儿挤了一下眼睛,两名恐怖份子又把他的脑袋给狠狠的摁在了地上。刘燕儿一时没有明白罗克传递的什么信息,就在这时其中一名恐怖分子,把手里的锋利的砍刀举了起来,向着罗克的脖子狠狠的砍下来。

随着罗克沉闷的哼了一声,有一股腥热的液体喷洒到刘燕儿的脸上,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罗克已经人首分离停止了挣扎,腥红的血液在地上四处流淌。

冰凉的刀刃又顶压在刘燕的脖子上,对方又问:“你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

“不!”刘燕儿十分坚定的回答。

对方在得到刘燕儿的回答的同时,握刀的手用力下压,并狠狠的划动。刘燕儿感觉到了坚硬坚硬锋利的刀具插进了自己的脖子,同时也感觉到了全身松软与窒息。热血从脖子里喷涌出来,飞溅到脸上后马上变的冰冷。这时又有一把刀,刺破军装穿进左前胸,十分精准的扎在了跳动的心脏上。刘燕儿感觉到了无比的疼痛,她用尽全力怒吼了一声从地上挺起了身子。

四周依然是漫无边际的黑夜,随风飘洒的雨点儿,落到刘燕儿有些发烫的脸上。梦?原来刚才只是一个梦罢了。想到这里刘燕儿忙试着活动身体并搜索周围,她感觉到自己的左臂象是中了流弹,已经被血染湿了,而且右腿也象是拉伤了,只要一动就钻心的疼痛。她伸开胳膊撑起了身体,这时她的手触到了一个温热的身体。刘燕儿忙警觉的向着旁边翻滚,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