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枪的女人 第三章 野战 第三章野战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




战斗结束后,郝书成顾不得向队长武一林汇报情况,撇下正在兴高采烈打扫战场的战友,就急匆匆来到墓穴里寻找麦草。郝书成的鼻尖上挂满了细密的汗珠,鼻翼一鼓一鼓的,心突突地乱跳,他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走进小穴,发现草堆上空空的,没有了麦草,郝书成只觉得头嗡地一大,眼里的亮光一下子暗淡下来,两腿发直僵在了那里。很快郝书成冷静下来,“她受了伤,不会离开墓穴的。”郝书成找遍了墓穴里所有的小穴,又拿火把照遍了穴里的每个角落,依然找不到麦草。

恍惚中郝书成回想一下自己在小穴里见到麦草的一幕,咬了咬自己的指头自言自语道,“那会儿麦草就躺在麦堆上,她受了伤,我没有看错,绝对不会看错,她就是我日思夜盼的麦草,我一定不会看错,不会看错!她去了哪里?”郝书成像一股旋风般刮到墓穴外,脖子上的青筋暴了起来,他举着一支火把在一个个坟包间穿梭寻找,遇到正在打扫战场的队员就急急地问,“你见到麦草了没有?一个受伤的女孩子?”

队员摇摇头,“没有见到,你去那边找找吧。嚄,好家伙,三八大盖耶!”队员抓起缴获的三八大盖枪欣喜地放在嘴边吧嗒亲了一口。郝书成失望地丢下狂喜中的那个队员,举着火把在坟地里一边奔跑一边扯着嗓子大声喊了起来,“麦草,麦草,你在哪里?”一阵风迎头吹过来掐灭了书成手中的火把,郝书成颓丧地一屁股坐在坟头上,两只大手插进浓密的短发里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书城,郝书成!”大雷站在远处的坟包中把两手卷成喇叭口放在嘴边大声喊着。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战场已被队员们打扫干净,王家坟重又陷入了阴沉沉的宁静之中。

郝书成听到喊声把头抬了起来,用手抹了抹湿漉漉的眼角垂头丧气地说,“喊啥,我在这儿呢。”

大雷兴冲冲地跑过来,“大伙都在穴里热闹,你咋一个人窝在这里?队长正到处找你呢。”

“大雷,你见到咱穴里一个受伤的女队员没有,她叫麦草。”书成抬头瞅着大雷喜气洋洋的脸,一脸的迷惑和沮丧。

“麦草,我认识,她就在里面养伤呢?”

“可穴里没有,我到处找过了,坟地里也没有,她能去哪里呢?昨天晚上那一会儿就像在做梦,我后悔当时没有喊醒她。我以为她死了,可她还活着,活着。”

“她差点儿就没了命。你不知道,麦草可厉害呢,一个人敢闯鬼子宪兵队,后来受了伤在一个破窑里发高烧昏迷不醒,幸亏被我和武队发现,在送她去尹上庄治伤的路上我才在马坡村和武队走散了,在那里遇上了你们队长乔力,给鬼子伪军袭击包围,突围中又给打散了。你咋认识她?”

“我当然认识她,我最了解她,她竟然受了这样多的苦,村里人传言她跳了河,她爹也亲口跟我说她已经死了,可她没死,还活着。”

“郝书成,我被你给说糊涂了,到底是咋回事的?你这头上一句脚上一句的,俺不明白。你快回去吧,麦草不会丢的,队长让我来找你呢,你们乔队长也回来了,有新的任务。”大雷说完一把拽起郝书成,“赶紧走,别磨叽了,回去晚了队长要批评我。”

“我们队长总算回来了,他可失踪好多天了。好,咱们回去。”书成一下子来了精神,抓住大雷的手噌地站了起来,两人跑步来到墓穴口,扒开草丛转动墓口的石板弯腰爬了进去。

“武队,你找我?”郝书成兴冲冲地望着武一林问。

“书成啊,你小子跑哪里去了,到处找不到你,昨天晚上你的表现不错,顺利地把六旅引进了咱们的包围圈,让队员们打了个痛快仗,应该表扬。来,你看谁回来了?”武一林回头指了指正在跟其他队员亲热交谈的乔力。

“乔队,你可回来了,把我们都想坏了,还以为你去见阎王了。”郝书成张开双臂高兴地一把抱住微笑着向他走过来的乔力。乔力肩头一抖,嘴里斯哈了一下。

“怎么了,乔队,是不是挂花了?”书成关切地问。

“没事,一点儿小伤。我是敌人打不死的活阎王,我是到阎王爷那里转了一圈,可我对阎王爷说,‘我不能死啊,有太多的鬼子等着我去打,去杀,你让我杀够了鬼子再来你这里报道吧。’阎王爷就真的同意了,哈哈。”穴里的人也都哈哈大笑起来。

“你回来,咱们手枪队就又有了主心骨,武队长,我们手枪队可以重新成立了。”

“怎么叫重新成立,原来你们又不是解散,只是迫于敌人这段时间追得太紧,才让你们和大队合在一起了,可你们的编制不变,还是手枪队。”手枪队的队员一听,高兴地鼓起掌来。

“还有,现在宣布一件事情,鉴于这段时间郝书成同志表现出色,组织决定郝书成同志担任手枪队副队长,配合乔力同志带好手枪队。”武一林待掌声落下望着有些疲惫却兴奋异常的队员们大声说。

郝书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脸腾地一下子红了,先是摸摸脑袋愣怔了一下接着向武一林等人一个敬礼,“谢谢组织上的信任,我,我一定多杀鬼子,多立战功!”又是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手枪队接下来的主要任务是铲除汉奸特务组织,给你们增加几个弟兄过去,成立除奸团,再给你们增加一名女队员,现在她还在养伤。”政委王乐泉向乔力和郝书成说道。

“女同志呀?”乔力疑惑地问。

“呵呵,怎么了,一听女同志就不欢迎了吗?可不要小看她,打起仗来她比男队员还厉害呢。”

“她是不是叫麦草?”郝书成的脸又涨红了,心怦怦地乱跳。

“对,就是她,她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才争取进来的,一听要成立除奸团,第一个报名要参加。你们可要好好地带她,除了有点儿小脾气,麦草打仗可是一把好枪。”一说起麦草武一林来了劲头。

“可她现在……”

“报告队长、政委,有事报告。”一个队员跑进来,打断了郝书成的话。

“说。”

“今天早上有老乡因为昨晚被六旅偷了一头小毛驴和一辆板车,断了养家糊口的财路,在鬲河边寻短见被我们发现。”

“人给救下了没有?”武一林着急地问。

“救下了。”

“乐泉,咱们赶紧把六旅抢来的东西分回给乡亲们吧。”

“我也是这样想的,那就让乔力和书成他们去办,书成对这一带村子较为熟悉,这段时间他在板打营几个村子把组织工作开展得不错,都建起了新的党支部。”王乐泉拍了拍郝书成的肩膀。

“好,就这样定了,乔力、书成,你们带人去吧,要做得隐蔽些,不要被汉奸特务给盯上。”乔力和书成招呼一声手枪队的队员匆匆地走了。

“报告队长、政委。”又一个情报员跑了进来。

“啥事?”

“报告武队,我们负责运输弹药的队员回来了,一会儿就到。”

“太好了,来得正是时候,多亏了‘油包四’家的那些大洋,乐泉咱们亲自去接应下,这回可有了能和鬼子大战一场的硬家伙了,平日里缺少子弹,老是打几枪就跑,别说队员们觉得龌憋,我都给憋得想骂娘了。”

“打了六旅一个伏击,缴获了一些枪支弹药,弟兄们士气高涨起来了,要是再能接着打鬼子一个漂亮的胜仗,就能把这些天来由于连日被鬼子追逼老吃败仗给队员们造成的低迷情绪彻底扫光了。走,看看去。”

“武队!”负责照看伤员的医护人员刘晓亮火急火燎地奔到了武一林和王乐泉面前, 额头上冒了一层汗。

“怎么了,小刘,出啥事了?”

“武队,伤员麦草同志不见了。”

“麦草不见了?”武一林一听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一对大眼瞪裂了般盯住刘晓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