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四十三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URL]  为了保密起见,康始福单独接见了陈宇飞。见到陈宇飞本人后,康始福颇感以外。以前无论是看电影上的间谍007也好,看书上的间谍也好,哪个不是风流倜傥的年轻小伙子呀?可是这位木龙南洋地区总指挥却实在长的有点让人不敢恭维。  一脸的大胡子,头发象草窝,与当地人相似的黑脸膛,怎么看都不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为了保密起见,康始福单独接见了陈宇飞。见到陈宇飞本人后,康始福颇感以外。以前无论是看电影上的间谍007也好,看书上的间谍也好,哪个不是风流倜傥的年轻小伙子呀?可是这位木龙南洋地区总指挥却实在长的有点让人不敢恭维。 一脸的大胡子,头发象草窝,与当地人相似的黑脸膛,怎么看都不象一个广有产业的华商。康始福不禁感叹:“真是什么样的地方出什么样的人,好端端的个人到这地方也变成了这种鬼模样。真他奶奶的邪门了!” 陈宇飞仿佛看出了康始福的疑惑之心,微微一笑,竟然动手摘下了胡子,原来是假胡子!接着,假发也摘了下来。草窝一样的头发和大胡子一去,倒现出一个清朗的青年来。 陈宇飞冲康始福一抱拳:“陈宇飞见过康司令!” 康始福呵呵一笑:“哎呀,老兄还真是位化装的高手啊!” 陈宇飞一裂嘴:“没办法,形势所逼嘛!我这次来是想问司令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我们已经准备了足够三万大军吃四个月的粮草,这里还有我们两万多同胞,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尽管吱声,不要客气!” 康始福点了点头:“还是自己的同胞牢靠,当地百姓对我们有什么样的态度呢?” 陈宇飞拢了拢头发:“百姓们这几年让荷兰人害的不轻,当地土著对十几年前荷兰人对他们的屠杀记忆尤新,很是反感,尤其是最近荷兰人加重了盘剥。华人嘛,前几年可受荷兰人欺压了,荷兰鬼子还到我们的沿海掳掠了不少的同胞过来,当他们的奴隶,大家可都盼着天朝的军队来扫平荷兰鬼子呢!” 康始福点了点头:“好,看来我们占了天时、地利、人和中最重要的人和。 可是,天时可不够好,你看看外面的阴雨天,让大家怎么进攻呀?一脚就踩进烂泥塘了,还怎么个快速冲击?“ 陈宇飞捏捏自己肥厚的耳垂:“是个问题,现在已经是四月了,雨会越下越多的,这个地方可与我们那儿不同,雨量是很大的。” 康始福问:“我们在敌人城堡内部有没有可靠的人,可以当个内应?” 陈宇飞摇了摇头,露出恨恨的神色:“狗娘养的荷兰人这一阵子杀了我们不少同胞,说是怕我们通敌,城堡里只有他们自己的人和六千多万丹走狗。” “他们的兵力部署你们清楚吗?” “原本这里有一万多士兵,最近他们又从其他地方调来了一千多人,加上万丹走狗和他们的家属、商人,大概能有两万五千左右。城堡都很坚固,大炮能有一百四十九门,不过现在能有多少可不清楚了,好象又运来不少。哎,对了,最近的商人来的不少,可能是听说大军压境,避难来的,带来不少的财物,可不要玉石俱焚呀!”陈宇飞提醒康始福。 康始福笑了:“我们正有此意,就是不想玉石俱焚,所以才觉得麻烦,否则一顿炮过去,怎么也把这小小的城堡给抹平了!可是,该怎么进攻呢?” 陈宇飞想了想:“进攻时路面太滑的话,我们可以动员我们的同胞去割草,铺到地面上,不就可以防止泥泞的问题了吗?” 康始福皱了皱眉头:“我们一边铺草,一边冲锋,也很麻烦,再说了,敌人的枪可不是烧火棍哪!” 陈宇飞突然大笑了起来,使劲的拍着康始福的肩头:“老兄,天助我们哪! 我们都忘了天时在我们这一边!“康始福让他给笑了个莫名其妙:”天时怎么会在我们这一边呢?“ 陈宇飞止住笑:“老兄,你说说看,荷兰人使用的是什么枪?” 康始福想了想:“他们报告说是燧石枪,燧石枪?我明白了!” (燧石枪是一种枪口装弹的滑膛燧发式武器。最初的燧石枪是轮式燧石枪,用转轮同压在它上面的燧石摩擦发火,以后又出现了几种利用燧石与铁砧撞击迸发火星点燃火药的撞击式燧石枪。燧发枪与过去的火绳枪相比,射速快,口径小,枪射短,重量轻,后坐力小,主要样式有步兵燧发枪和龙骑兵燧发枪。) 康始福猛一击掌:“他们的燧石枪在阴雨天气里根本就不能使用,可不就成了烧火棍吗?” 两个人又商议了一阵后,立即分头去准备了。 汉元一八四七年四月二日,雅加达的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新任总督是莫雷兹登上城头观察敌情,莫雷兹在城墙上用千里眼看着汉军的阵势,不禁暗暗叫苦。自己的海军已经全军覆没了,外援肯定是没有了,只有自己这两万多人孤军奋战了。 雅加达的粮食存量本够这一万多人吃半年的了,可是又涌进了这么多的人,这点粮食哪里够啊!看来孤守是不行的了,只有看看能不能冲出去拼一下子了。 敌人的陆军也就几千人的样子,不到万人,如果能消灭敌人的陆军,自己的军队就可以在陆地上的土著居民那里得到源源不断的补给,就再也不用怕敌人的围困了! 可是天公不做美,连日阴雨,荷兰人的枪都是燧发式的火枪,哪里经得起雨淋哪?所以也就只好等待天气晴朗的时候再进攻了。 四月六日,天气放晴了,莫雷兹大喜过望,他立即命令手下佩里率领六千荷兰士兵和四千的土兵由东门出城,向汉军阵地发动了进攻。荷兰军队排成了整齐的集团冲锋队形,他们认为这样可以发挥火枪的最大威力,也可以从气势上压倒敌人。 东门的汉军是第二军团六师十八旅的五十四团和南洋军区第二十军团的五百三十六团。指挥官是第二军团十八旅的旅长李学斌,李学斌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气势汹汹冲出城堡的荷兰军队,吩咐下去:“没有命令,不得攻击,攻击时,五十四团的炮兵截击敌人的后路,五百三十六团的炮兵攻击敌人的中间,所有的迫击炮对敌人的先头部队进行攻击!” 同时,他又派人通知司令官,也希望能得到海军重炮的支援。呼啦啦的,汉军士兵们都进入了工事中,大炮都扬起了头,迫击炮的炮手们开始调整迫击炮,而首次亮相的重机枪也开始摩拳擦掌了。汉军的重机枪是仿照马克沁机枪制造的,按照编制,应该每个连配备一挺,不过开发的时间不长,只有作战部队才配备了(马克沁机枪是世界上第一种真正成功的以火药燃气为能源的自动武器。其口径为11.43毫米,枪重27.2公斤,采用枪管短后坐式自动方式,水冷枪管;采用容弹量为333发6.4米长的帆布弹带供弹,弹带可以接续,理论射速600发/分,可以单、连发射击;也可以通过射速调节器调整为慢射速100发/分。马克沁机枪结构复杂,采用水冷枪管较为笨重,帆布弹带受潮后可靠性变差),机枪手们都想看看自己这玩意究竟有多大的威力。 前几天吓过雨,路特别湿滑,所以荷兰人行进的很辛苦,看看快到敌人的阵地跟前了,他们都很庆幸,没遇到什么阻击。当荷兰人逼近到二百四十米左右的距离了,李学斌扣响了信号弹。刹那间,雨点般的子弹射向荷兰军队,炮弹铺天盖地的砸了过去。 猝不及防下的荷兰人瞬间就倒下了一片,荷兰人的集团冲锋队伍成了汉军重机枪的最好的靶子。荷兰士兵们被暴雨般射来的子弹惊呆了,这是一片平原地带,士兵们完全找不到可以藏身的地方,只能像屠刀下的牛羊,一批批被打倒,伤员在地上惨叫呻吟,鲜血汇成了小溪,汩汩地向芝利翁河流去。 二十多挺重机枪不停的喷着死亡的火焰,荷兰士兵们片片倒下,而炮弹也在这个时候来凑热闹。无数威力巨大的开花炮弹带着尖啸声从天而降,在密集的荷兰士兵群中炸开。无数的残肢混合着泥石飞向天空,荷兰人终于崩溃了,拼命的向后跑,但是,后面的路已经被密集的炮火给阻住了(为了这场战争,汉军给每个团都配备了近二十门的火炮!)。这时候,汉军海面上的舰队也来凑热闹,他们利用自己的舰炮射程远的优势,对荷兰军队展开了轰击。 六十分钟后,战斗结束了,一万多荷兰士兵(包括四千多土兵)血撒雅加达城外,整个的芝翁利河全被荷兰士兵的鲜血给染红了。 是役,共歼灭荷兰人一万一千三百三十一人,而汉军无一伤亡!雅加达城外一战,彻底打垮了荷兰人的斗志,所有的荷兰人都被这场屠杀给吓傻了。而指挥这场战斗的汉军十八旅旅长李学斌又得到了个绰号:屠夫。 汉元一八四七年四月八日,汉军左路、右路两军相继传来捷报。汉军左路已经彻底消灭了荷兰人在马古鲁群岛的势力,并将其地盘接收;右路军在楚旷的率领下已经攻克了马六甲、西加里曼丹,控制了马六甲海峡。 两路汉军都按原定计划派出了部分战舰来雅加达助战,这样,汉军在雅加达的战舰已经达到了一百二十多艘,整个雅加达的外港丹戎的海面上全是汉军的战舰,连樯如云,蓝底金龙旗仿佛顶起了另一片蓝天。 四月九日,汉军各部队开始整装,准备对雅加达城进攻。汉军步兵排成了整齐的队伍,在雅加达城堡的外面排开了阵势,显的杀气腾腾,炮兵阵地的大炮也除去了炮衣,连迫击炮也都搬了出来。汉军舰队的大炮在休整了这么多天以后,重新扬起了炮口,虎视耽耽的对准了雅加达城堡。 雅加达城堡里的荷兰人看着这阵势,都呆滞了,无论莫雷兹怎么吆喝,一个个都象行尸走肉一样,前几天的屠杀对他们的刺激太大了! 九点来钟的时候,天阴了下来,雨开始稀里哗啦的下了起来。看着绵绵的雨,莫雷兹的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滋味。 他高兴,因为下雨的话,肯定不利于进攻一方,但他有深深的担心,因为他不知道敌人的枪是不是象他们的枪一样,怕潮。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正确的! 汉军的主攻目标是东门,东面一个方向就集结了六千大军,天一下雨,无数的华人和当地土著都背负着割来的草或者柴,蜂拥而上,将柴草铺到了地上。在他们铺地的同时,汉军的大炮开始了断断续续的射击,目标主要是雅加达城堡的城墙。 当草铺完以后,东面阵地的汉军所有的大炮都开始怒吼起来,轰鸣的炮声似乎惊动了苍天,雷电交加,霹雳不断。炮声、雷声,声声震耳,电光、火光,照耀人眼。在汉军的猛烈轰击之下,雅加达东面的城墙在一段段的倒塌,失去了围墙的雅加达仿佛被剥去了裙子的少妇,已经没什么遮拦了。 一阵嘹亮的冲锋号响起,汉军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队伍,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向雅加达城堡冲去。雅加达城堡里,荷兰人仗以镇压当地土著的火枪已经成了烧火棍,大炮也哑巴了,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了。荷兰士兵们都默默的扔掉自己的火枪,抽出自己的战刀(西方的刺刀是在西元一六四七年的时候,由法国人首先开始使用的),他们要用战刀与中国人作战。 但是,中国人根本就不给荷兰人任何近距离肉搏的机会,当他们离荷兰人有二百米远的时候,停下了。 在军官的“跪姿准备,射击!”的命令声中,一排排的汉军士兵单腿跪下,子弹混合着雨点倾泻向荷兰人。一排排的荷兰士兵倒下,但是他们还是向前冲。 倒不是因为他们勇敢,是前几天汉军的屠杀式的阻击让他们失去了生的希望,他们相信,即使投降,也会被这群残忍的军人给屠杀的,所以不如奋起一搏。 在汉军一步步的进入城区的时候,个别荷兰人能够冲到汉军士兵的面前,但是,不是被密集的子弹打成蜂窝,就是被刺刀挑成冰糖葫芦。但在街区的进攻里,汉军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因为,许多荷兰人躲在房间里负隅顽抗,因为房间里的火枪不必怕潮。 陆续有三十多名士兵丧命,其他汉军士兵被激怒了,他们见到一栋房子就先扔几颗手榴弹进去,然后再进去搜索。这样虽然进行的有点慢,但还是有效果的,有效的减少了伤亡。 指挥作战的康始福觉得这不是个办法,就命人找来俘虏的荷兰人,要求他们向残余的荷兰人劝降。 几十个荷兰人在汉军的押解下进入城堡,他们高声喊着:“同胞们,投降吧,大汉军队保证你们的安全,上帝在保佑我们!”(后一句是他们自己加上的) 早已丧失斗志的荷兰人只是在本能的反抗,当听说还有一线生的希望的时候,最后一点本能也消失了。他们纷纷扔出武器,走出家门。荷兰总督莫雷兹也率领手下官员走出总督府,宣布投降。 战斗持续了将近两个多小时,汉军微弱代价攻占了整个的雅加达,荷兰军队和万丹的土兵以及荷兰的商民共两万多人存活下来只有五千三百二十一人!清点工作共持续了六天,共计消灭荷兰人一万四千八百二十一人,万丹土兵五千零三十二人(荷兰士兵有的是试图从其他城门突围的时候被消灭的,万丹士兵有四千多人是在东门外袭击汉军阵地时被消灭的,其余两千多人,有一千多人投降),总计消灭敌人一万九千八百五十三人。 由于俘虏了敌人的主要官员,所以战利品的查点比较容易,由于雅加达是荷兰在整个东印度的中心,也是荷兰人向南美走私的一个基地,这里的战利品可真是惊人。汉军缴获的黄金和白银等共计折合银圆六千八百九十六万元(包括商人们的私人财产)! 其他商品折合银圆两千六百四十三万元! 这样,汉军就完全占领了整个的东南亚的荷兰据点,将荷兰人清除出了南洋。 五月二十一日,汉军又清除了斯里兰卡的荷兰军队,并礼送葡萄牙殖民者出了斯里兰卡,宣布斯里兰卡为帝国领土。这样,帝国就在印度洋获得了立足之地,同时,也把炮舰拉到了印度的家门口。 汉元一八四七年十月三日,汉军南洋军区司令部迁到了雅加达,汉军在雅加达召集南洋数百个王国土邦的首领开会,宣布荷兰人的一切都由中国人继承。并与各国达成协议,各国的香料等只准出售给中国的公司,各国需要的布匹等物资必须由中国输入(以前印度的商品在南洋一带十分畅销,汉军的做法等于排挤了印度人,为中国商品找到一个巨大的倾销地,毕竟,南洋有两千多万人口)。 同时,中国政府也与西方各国及时进行了联系,声明汉军的进攻是迫于荷兰人对华人的屠杀。并通知各国,南洋香料的控制权完全掌握在大汉帝国的的手中,日后,西方要进行香料贸易的话,必须与取得特权授予的中国公司进行贸易。中国政府对在南洋进行特权授予贸易(就是专门对西方各国进行贸易,中国国内交易不需要特权授予) 的特许状采取了拍卖政策。每三年一次,这为帝国国库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好处,也通过控制出口保持了香料的比较高的价格。 汉元一八四八年三月十一日,大汉政府与荷兰执政奥伦治亲王的代表进行了谈判。最后,双方达成和解,荷兰政府向中国政府支付价值五百六十万两白银的赔偿,中国政府释放所有荷兰俘虏,并允许荷兰人在帝国辖区内进行贸易。 这一场战争,让数万官兵发了笔小财(在支付了军费后,作为奖励,其余战利品全部被分发给作战的士兵们),也让帝国政府从中捞取了难以估量的好处。 政府的声望在不断的提高,而国家的经济在四七年一年就增长了14%! 收拾完荷兰人以后,帝国军队又把自己的眼光放到了安南的身上。 安南人,公元前4世纪生活在红河流域的中下游,并且逐步形成了称为“瓯雒”的部落联盟。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在该地区设置了南海、桂林、象三郡。公元前207年建立“南越国”。作为中国的一个地方割据政权,南越政权存在了一个世纪。元前111年,南越政权被汉武帝派兵破灭,自此后,越南处于中国封建王朝的直接管辖之下,直至中国宋朝以前都是中国的郡县。称为“郡县时代”。公元10世纪前70年内,出现了12个割据政权,史称“十二使君之乱”。公元679年,唐朝在南越设安南都护府,“安南”的名称由此而来。10世纪末始建立封建国家。公元968年,丁部领趁唐朝末年地方封建势力纷纷割据之机,建立丁朝,取国号为“大越国”,建立了独立的封建国家,开始了越南历史的新时期。公元973年,丁部领被宋太祖册封为安南郡王,与中国封建王朝保持“藩属关系”。此后越南又经过了封建国家的巩固、发展时期,几经改朝换代,先后存在了丁朝、前黎朝、李朝、陈朝等封建国家。明朝初年,安南(今越南) 发生内乱,黎苍篡夺了陈氏的王位,又欺骗明朝为陈氏绝后,获得了明朝的册封。不久,老挝将故安南国王之弟陈天平送到,明朝于永乐四年(公元1406年) 护送陈天平回国,被黎氏所杀。于是明朝派兵攻入安南,俘获黎苍。在没有找到陈氏子孙的情况下,于永乐五年在安南设置了交趾布政使司,下辖17府、47州、157县;同时设都指挥使司,下辖11卫、3所。1428年,黎利建立了后黎朝,改国号为“大越”。l527年,后黎朝大臣莫登庸篡夺王位,定都升龙,建立莫朝,统治清化以北地区,史称“北朝“;大将阮淦拥立黎昭宗之子黎宁为帝,称黎庄宗,统治清化以南地区,史称“南朝“.因此,从1527年1592年,越南历史上进入“南北朝时期“.治越南北方的“北朝”莫氏政权,与1545年由郑检专权的“南朝”,进行了长期的战争,直至1592年初郑氏军队占领升龙,基本上结束了南北割据局面。从此又开始了“黎氏为王郑氏执政时期”。 但是,这时镇守顺化的阮淦之子阮潢却打算建立自己的政权与郑氏对抗。后来阮郑两大封建主集团,终于在1627年爆发了内战。阮氏封建主集团主要以顺化—广南为基地,建立了地方割据政权,越史称“广南国”。 安南国家不大,人口也就二百多万,但是,他们却侵略成性,屠占婆,攻老挝,甚至经常派兵袭扰中国本土,越南也是中国亚洲属国中唯一敢在内部自称皇帝的。 汉政府的新贵们可是对这个地方恨的牙根痒痒,都想先灭之而后快。先前因为荷兰人扰乱了视线,现在汉军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安南的身上。 这次进攻的兵力布置是,老挝(老挝“自愿”加入中国)有汉军西南军区的三十七师和暂编第三师(为了对越作战,临时编制的军队);占城一带有第四十一师和第四十二师;中国境内有三十九师、第六师(师长是原十八旅的“屠夫” 旅长李学斌)和暂编第一师、第二师,海面上是南洋军区的舰队。 对越作战总指挥是汉军西南军区总司令杨波,副总指挥是第二军团司令楚旷。 杨波和楚旷两人仔细研究了国土资源部传来的越南(以后称越南吧,安南太拗口了)的资料。 越南高温多雨,最好的进攻季节在冬季,境内的百姓有六十多个民族,其中越人占了60%以上。目前,越南分为三股势力,一股是占据南方的阮氏集团,一股是占据北方的郑氏集团,还有一支最为弱小的占据高平的莫敬宽部。 由于莫氏力量最弱,距离中国也最近,杨波和楚旷决定:“先对付高平的莫敬宽,同时,也对郑氏集团用兵。” 汉元一八四七年十月十三日,大汉帝国正式对越南宣战,理由是越南骚扰汉境,屠戮汉人,而且,越南自古属大汉领土,任何在越南擅自称王者均是对大汉领土的侵略。 十三日,汉军兵分四路,一路由杨波亲自率领三十九师和暂编第一师的四万大军从云南蒙自出发向老街方向进军,一路由楚旷率领十八师和暂编第二师的四万大军从广西凭祥出发向谅山方向进军,一路是由三十七师从老挝出发,向奠边府方向进军,一路是十五师由海上在海军配合下沿红河向大罗(河内)进攻。 先说杨波这一路军,杨波是广西中部来宾县人,因不满明朝的暴虐统治,起兵反明,因为其对大汉的忠心耿耿和军事才能,在汉军中节节高升,已经做到了西南军区总司令。一直以来,西北、东北甚至南洋军区都传出了胜利的捷报,而西南军区连个屁大的功劳也没有,所以他的心里很不舒服。可是,他明白,帝国早晚要对西南各国用兵的,所以一直以来做了大量的准备,为了适应山地作战的需要,大量的骡马担负起了运输的任务,好在汉军的大炮能够进行拆卸,也就减少了行军中的麻烦。 越南境内的山川地理、风土人情、兵力部署等基本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在越南境内,他也安插了不少的力量。 这一次,他可是势在必得,起码也得弄个皇帝勋章戴戴。 十六日,杨波的部队已经出现在了老街附近,这里只有越南士兵两千人驻守。 占领老街后,汉军派遣暂编第一师过红河向莱州等方向进军,同时与老挝方面过来的部队配合。而杨波继续率领主力部队向北光、宣光方向用兵。 二十一日,越南郑氏的首领郑松得到了汉军入境的消息,大吃了一惊。赶紧命令族弟郑桐率领大军两万前往迎击。 杨波部进展的很顺利,很快就占领了北光。接着就向宣光进军,镇守宣光的是郑氏大将黎平,这人在守城方面颇有经验。汉军大意之下,在宣光城下丢下了数十具尸体。杨波勃然大怒,立即命令对宣光城进行猛烈的轰击。 轰轰!汉军的大炮在宣光城内外进行了犁庭扫穴式的攻击。而汉军陆军用的九龙炮也被运用上了,无数条火龙飞向宣光城,整个宣光城火光冲天。大火一直燃烧到午夜,方圆几十里的地方都能看的清。 二十二日,汉军进入了已经变成废墟的宣光城。看着满目创痍的景象,杨波的心里不禁涌起一种愧疚的感觉。愧疚什么呢?人家别的军区攻下一座城,总能捞回一点本钱,而自己得到的只是废墟一座,看来该改进一下了。 经此一役,宣光城三万军民全部变成了黑炭,杨波不知道的是,这是汉军在越南屠杀的第一仗。 十一月三日,汉军与郑桐的部队在安沛城下相遇。郑桐早已从宣光附近逃过来的百姓口中知道了宣光已经化为一片白地,所以就把部队驻扎在安沛,因为安沛临红河,起码可以减轻火势。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郑桐这个人贪生怕死,他早已听过汉军的威名,可不想往刀口上碰,有座城池守着总比在旷野里作战要好的多。 安沛是越南安沛省的首府,这里也算是一个繁华之地了,城里有居民六万多人,原本有一支五千人的部队,在郑桐的两万人抵达后,兵力骤增至两万五千人。安沛所在的越南西北地区是越南首都大罗的屏障,它是南屏障上寮,东护卫大罗的战略要地,与东部平原的主力部队相呼应。 杨波很看重这块地方,在抵达安沛后,立即命令部队就地驻扎,包围安沛,并夤夜挖掘工事。 在仔细研究了敌情后,杨波决定:“将主攻方向安排在南城门一带,先用大炮轰开缺口,然后进行冲锋。” 十一月四日,汉军的大炮扬起了炮口,对准安沛的南城门进行了猛烈的轰击。越南人惊慌失措,他们从没有见过这种阵势,毕竟他们一直是在冷兵器时代生活着,他们知道的是用梭镖弓箭去迎击敌人。 越南的砖木结构的城墙哪是大炮的对手,用了没有多长时间,南城门就塌了。郑桐急了,挥舞着刀命令士兵们去堵塞住缺口。士兵们扛着木材等刚到缺口那儿,汉军的重机枪的子弹就象雨点班倾泻过去。南城门的缺口就象一个无底洞一样,不断的吞噬着越南士兵的生命,一直到没有人再敢去填为止。 城墙还在不断的塌下,汉军士兵们开始整队向安沛城进攻。郑桐眼见大势已去,哀叹一声,率领手下跳上已经准备好的船只和木筏向河内逃去。 他们刚逃到安沛城南的时候,早已埋伏好的汉军利用重机枪和迫击炮进行了猛烈的阻击。在河面上哪会有什么防御呀,逃出来的两千多人就象活生生的靶子一样,不断地被机枪子弹撕裂躯体。红河(入越南后因流经热带红土区,水中混入红土颗粒,略成红色,故称红河)河水被越南人的血给染红了,成了名副其实的红河。 安沛城里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没有了指挥官的越南人象没头的苍蝇一样,根本就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 收拾完安沛,杨波就指挥部队向河内上游的重镇越池开去。他们临时绑了不少巨大的三层木筏,难以运输的重装备都装到了木筏上,其他的部队沿红河两岸向河内进军。 杨波这一路算是风平浪静了,而楚旷那一拨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楚旷这一路算是最难进攻的了,他们这一路的敌人是最强大的了。 他们从镇夷关出发(就是友谊关,位于凭祥以南十八公里的中越边境上。又称大南关、界首关。始建于汉,初名鸡陵关,明永乐年间改为镇夷关,大名鼎鼎的镇南关大捷就在这里发生的),兵分两路,一路由李学斌率领向西进军,扫平高平、平嘉一带的敌人,一路由楚旷亲自率领,沿凉山、北江向河内进军。 在谅山上,汉军遭遇了越南人的阻击,越南人在山上,用滚木擂石和梭镖弓箭对抗着汉军的步枪大炮。 在这里,先进的步枪好象已经派不上用场了,而汉军的大炮又一时无法跟上来。在损失了二百多人后,楚旷不得不命令暂停进攻。 楚旷在临时搭建的指挥所里团团转,自己怎么能让小小的谅山给阻住去路呢?猛然间,他一拍自己的脑袋,怎么就把这玩意给忘了呢? 楚旷命令:“立即把各连的迫击炮都给我调集到一起,统一运用!” 很快的,上百门迫击炮就集中到一块了。迫击炮射角大(一般为45°~85°),弹道弯曲,初速小,最小射程近,杀伤效果好,适于对近距离遮蔽物后的目标和反斜面上的目标射击,因此,用来进行山地作战是最理想不过的了。 上百门迫击炮同时开炮,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威力一点也不比火炮低多少。一千多发炮弹在两分钟的时间里被快速的发射了出去。越南人的阵地上碎石和血肉横飞,密集而猛烈的炮火一点也没给越南人任何喘息的机会。等汉军再往上冲的时候,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过了谅山,下一步就要对付北江了,北将一带,鏖集了四万越南军队,越南人必须拼死保住这块地方,否则,他们的老巢河内可就不保了。 但是,冷兵器的防守方式对汉军的大炮机枪来说,就如同儿童的玩具枪和警察的真枪一样。看似雄壮的队伍在冲出城门迎击的时候,汉军司令楚旷只是面无表情的吐了两个字:“蠢货!” 雅加达城外的一切仿佛都在重演,在汉军重机枪、步枪和大炮的辛苦耕耘下,北江城外成了一片血染的土地,呐喊声、枪声、炮声在半个小时后就停止了,留下的是呛人的硝烟和无数的尸体。 用了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汉军彻底占领了北江。 汉元一八四七年十一月六日,越南大罗,对于北越的实际统治者郑松来说,可真是坐困愁城了。敌情不断,都不是好消息,北江陷落,北宁告急,安沛陷落,越池也危急了,最麻烦的是汉军的十五师已经在海军的配合下,攻克太平、南定,一路沿红河逆流而上,眼看就要打到自己的大罗城了。他心里很清楚,凭借自己的这六万军队,是无论如何守不住大罗的。难道就这样放弃吗? 这时,卫兵报告:“阮大人求见!” 这个阮大人,是他的重要谋士阮天成,这个人诡计多端,一直在幕后替郑松出谋划策。郑松一听说他来了,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赶紧吩咐:“快请他进来!” 阮天成急匆匆的进来,没有寒暄就说道:“将军还不快做决断哪!” 郑松叹了口气:“怎么决断?中国军队大兵压境,我们还能怎么办?” 阮天成说道:“敌人来势汹汹,我们不应该与他们硬碰,而是避其锋芒,待其锋芒过后,再伺机行动!” 郑松犹疑着说道:“你是说放弃大罗城?可是,这对我们的名声……” “将军还管他什么名声不名声的,现在是保存自己的势力要紧,等落入汉人的手里,说什么都晚了。” 看看郑松还是有点迟疑,阮天成叹了口气:“将军,想象百年前,那大明调集几十万大军来攻打我们大越,那简定他们不知道深浅硬跟明军硬碰,结果落的个被俘处死的结果。那时候的大明军多厉害,可是,时间一长,他们的锋芒一过,不就被我们赶出去了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将军,早下决断吧!” 在阮天成如簧之舌的鼓动下,郑松终于下定决心要撤退。他自己率领四万大军挟持着皇帝以及文武官员,向乐山、拜尚一带撤退,留下大将李愍率领两万人据守大罗。临撤走的时候,郑松他们还一路把武器分发给民众(主要是农民,因为城市肯定会被控制的很严格),鼓动民众为了民族而战。 十一月四日,汉军第十五师先头部队抵达大罗城下。大罗,也就是河内,位于国境红河三角洲西北部,座落在红河右岸和红河与墩河的汇流处,无论是从南方到北方,还是从内地到沿海,均是必经之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拥有北方最大的河港。地处亚热带,因临近海洋,气候宜人,四季如春,降雨丰富,花木繁茂,百花盛开,素有“百花春城”之称。从公元11世纪起就是越南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历史文物丰富,名胜古迹遍布,享有“千年文物之地”的美称。河内始建于公元621年,当时名叫“紫城”,后又改称“罗城”、“大罗”。11世纪初,越南历史上的李朝李公蕴太祖认为大罗位居“天下之中”,物产丰富,人丁兴旺,是实施大越国统治的理想之地,便于1010年将国都由宁平省花炉迁到大罗。 据传说,当李太祖率众迁都时,大罗地面飞腾起一条金色的巨龙,太祖认为这是一块吉祥的地方,便将大罗改称为“升龙”。后来陈、后黎等许多朝代都曾把这里作为京城,城市名称多次更改,先后称为龙渊、龙编、中京、京都、东郡、东京、中都、上京、北城等,现在又重新被称为大罗。 大罗是东南亚一个贸易的中心,无数的中国或者南洋商人把这里当成是中转站,人口有十万多,对于当时来说,十万人口可不是个小城市(中国除外)。 河内的战斗可以说根本没有什么值得描述的,拥有海军重炮支援的汉军没费多大力气就把这座富庶的城市踩在了脚下。 十一月六日,汉军各部会师河内,这样,西起孟匈,东到太平的广大地区都在汉军的控制之下。越南的粮仓——红河三角洲也被汉军完全掌握。但汉军的目标并不在此,他们继续向南突进,占领了和平、河东、乐山、宁平,一直把郑松赶到了清化,与越军隔着马江对峙。至此,汉军第一步的目标基本实现。 取得胜利的汉军立即对当地百姓造册登记,并从国内运来了七个预备役师和一万国民护卫队士兵,伴随军队而来的是大批的中国百姓,他们要在肥沃的红河流域扎根。这帮人早已在中越边境等候有一个多月了,只要汉军占领红河流域,他们的任务就是填补越南人的空白,青壮年都被发了武器,并加入了国民护卫队,汉军要用自己方式下的人民战争来对付越南人的所谓人民战争。 汉元一八四七年十二月,汉军正式开始“灭蝇”行动。首先是对和平、南定以南的越南人进行大规模的迁移,将他们都驱逐到马江以南去。当然,越南人的所有财产都被没收。少数民族百姓则免此灾祸。 二十万越南百姓被汉军用绳索捆绑着,在刺刀的护送下,强行驱逐到马江以南,一路上,哭声震天。在迁移过程中,官方文件上是有两万多人死亡,但真正迁移过马江的越南人不到十万人。 这一部分的百姓还比较好说,关键是红河流域一带的一百多万百姓。这部分越南人可不是象那二十万人好对付的,他们住的地方人口密度大。 二月六日上午,一队汉军士兵在排长的率领下抵达南定以北的一个小村落里,村落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汉军很快就召集起了所有的越南人,带队的排长宣读了政府的命令,没收当地人的所有财产,并要求他们迁移。 这个村落的人早已听说汉军驱逐百姓的事情了,村长冷冷地对那排长说道:“这是我们世代居住的地方,你们没有任何权利指手画脚!应该离开的是你们!” 那排长一听就火了,一脚把村长给踢到了地上,抽出佩刀:“狗娘养的,还是你们的地方?这里自古是我们大汉的领土,老子让你们滚,你们就得乖乖地滚蛋!” 突然,一支梭镖飞来,把这排长当场钉到了地上。接着又有几名汉军士兵中了梭镖倒下了,汉军士兵们慌忙蹲下射击,越南人轰的一声向前冲,想夺士兵们的武器。可是,在士兵们的猛烈射击下,他们被迫撤退了。 残余的汉军士兵赶忙拖着自己伤亡的长官和弟兄撤退。很快的,越南人越集越多,大概有两千多人,他们手持农具或者是梭镖,呐喊着向这队士兵冲了过来。、士兵们退到了山上的一个山洞里,借助山洞打退了越南人的进攻。被打退的越南人包围了山洞,两个小时后,大约有四千多越南人从四面八方赶来。 洞里的士兵共有四十三人,还有七具尸体和三个受伤的士兵。受伤的士兵不住的呻吟着,那梭镖是带毒的。 这个山洞位于山的顶端,只有一条陡峭的小路能通上来。副排长把手下士兵分成了四拨,一拨十个人,轮流瞄准那条小路。 凭着险要的地形他们阻住了越南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让越南人在山洞前的小路上抛下了数百具尸体。 他们一直坚持到了下午三点多钟,副排长南山数了数子弹,子弹不多了,每个人还能剩下三十发子弹。而聚集到山下的越南人已经达到了近万人的规模,他们在山下跳跃叫喊着。南山心里暗暗的着急:“援兵怎么还不到呢?” 其实,中午的时候,汉军驻扎在这一带负责迁移的营长就已经知道了受阻击的情况,派出去的队伍有三支几乎全军覆没(一个回来个排长,另两个回来四个人,有三个最后还因为毒标断了气),两支狼狈逃回,还有这一支没有消息的。 自己三分之一的人手没了,听说,有上万人在围攻,把营长吓的赶紧向南定城里求援,随后也向城里撤退。 南定城里有汉军正规军一个旅,预备役部队一个师,还有由移民组成的两千人的国民护卫队,可以说是势力雄厚。 警备区司令沈毅连忙布置军队防守,由于天色已晚,暂时不敢出城去支援,所以就打算等到明天再行动。 当晚,南定各地的百姓纷纷集结起来,他们包围了南定城。沈毅对包围过来的越南人根本不害怕,因为汉军有两万多人,还怕这群乌合之众么?他担心的是城里的五万多越南人,这帮人要是和外面的人勾结起来的话,可真够他们喝一壶的。 怎么办呢?沈毅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冲外面喊道:“卫兵!” 一个卫兵进来,啪的一个净利,沈毅吩咐他道:“你立即去把雷旅长、李师长和段司令叫来!” 不一会儿,四十四旅旅长雷云、预备役第三十一师师长李云鹏、国民护卫队司令段飞都匆匆赶到了司令部。 沈毅把情况向他们介绍了一下,然后说道:“如果真让城里的兔崽子们闹腾起来的话,我们可就要吃大亏了,黑灯瞎火的可不好对付呀!” “我们总不至于把他们都赶出城吧?”雷云问道。 “我想了个办法,我们可以分步进行。先命令所有越南人不得出大门一步,有出门者一律以叛乱论处,再在所有的街口点上火堆,派兵把守。你们看怎么样?” 沈毅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三个人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这种做法。沈毅立刻进行了布置,以预备役第三十一师的两个旅配合四十四旅的两个团把守城墙。以四十四旅的两个团配合三十一师的两个旅(战师编制要比平时大)以及两千国民护卫队对城区的越南人进行监视。同时,在城里的几个制高点上布置了机枪和大炮,对全城进行控制。 雷云回到旅部,重重地往椅子上一坐,捞过一壶凉茶,咕咚咕咚就喝了起来。 他手下的四个团长都在旅部等待消息,132团团长朱铭看旅长一脸的气不顺,就问道:“旅长,怎么了?跟谁生气呢?” 雷云把茶壶狠狠的往桌子上一放:“狗娘养的安南狗,竟然杀了我们的人后,还敢来包围我们!” 手下几个团长面面相觑:“难道就为这事发火?这不早知道的东西了吗?怎么现在才发火呢?” 雷云看了看他们:“刚才,沈司令叫我去,是商议对付城里的安南狗的问题,司令要我们分出两个团封锁街口,不让敌人里应外合!” 130团团长燕然愤愤的说道:“这群狗,早晚要闹事,依我看,都灭了得了,这样还显得清净些!” 雷云直直的盯了燕然好久,看的燕然心里直发毛,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怎么得罪了旅长,他嗫嚅着问:“旅长,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雷云依然盯着他:“你说灭了安南狗吗?” 燕然一挺身子:“当然了,我手下一个营的弟兄让这帮安南狗给害了三成多,不报此仇,怎么向弟兄们交代!” 雷云转过头来看了其他三位团长一会,问道:“你们认为呢?” 加强团团长黄野一个立正:“旅长,如果现在不把他们彻底消灭的话,我们将来势必被他们拖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其他三位连忙附和道:“是啊,旅长,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哪!” 雷云倒背着手转了几圈,突然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问道:“可是,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如果这样的杀戮的话,那就是屠杀平民,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131团团长吴浩说道:“旅长,现在暴匪围城,用的武器都是农具之类的,难道就因为他们用的是农具,我们就说他们是手无寸铁吗?再说,这群安南狗有什么资格称为平民哪?他们就是一群奴才罢了!” 其他几个仿佛有默契一般,象鸡啄米一样,猛的点头。雷云又思考了好一会儿,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握拳:“好,我们就当回农夫,来他个斩草除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