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四十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十一月六日上午九时正,上下两院会议在一块召开,会议由议政院总议长伍子方主持。大汉皇帝刘海宁和皇后在会议上亮相,会议讨论了新的议题。主要是政府机构问题,这个问题是由刘海宁向议会提出的,他认为目前国家政府机构臃肿,人浮于事,需要对国家机构进行整理。 刘海宁说道:“国家机构有三个职能,一是兴建并管理公共设施,二是保证国家政治、经济生活的正常运转,三是为百姓的生活服务,包括经济、生产各方面。就这三个方面而言,我们并不需要太多的机构,可是现在国家却拥有那么多的机构,许多机构职能重叠,造成工作效率低下。政府机构臃肿还直接造成国家财政上的困难,因此,我们必须对政府机构进行精简和改革。” 接着,内阁首辅诸葛明宣布了具体的改革措施,议政院立即就此展开了讨论。 最后,以全票通过。 会后,刘海宁召集了军事委员会的委员们进行讨论,讨论的议题是军队的改革问题。 军队已经进行了三次改革,为了适应形势发展的要求,有必要进行第四次改革。 大汉国武装力量由大汉皇家国防军常备部队(包括作为羽林军的龙吟部队),大汉皇家国防军预备役部队,警察部队,国民护卫队组成。大汉皇帝为全国武装力量最高统帅兼任大汉国防军总司令。大汉军事权力行使上采取军政权军令权分离的原则由陆军部海军部行使军政权(即军事调动权军费军粮物资装备调拨权) 由军队(国防军)四总部行使军令权(即军队指挥权军队日常管理权)。陆海军师以上军官由四总部提名皇帝任命,陆军大臣海军大臣军队四总长海军总司令由皇帝直接任命,并组成军事幕僚团由总参谋长担任首席军事幕僚就重大战略军事决策对皇帝提出可行性建议,并负责决策的执行实施,对皇帝直接负责.陆军所属各部队直属总参谋部指挥,海军所属各部队直属海军司令部指挥,警察部队直属司法部指挥,国民卫队直属各行省总督辖区警备区指挥,龙吟军直接受皇帝指挥。 二,国防军机构设置:国防军中央及所属各部队团以上单位设立领率机关(司令部),政治机关,后勤机关,装备机关。中央设立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四总部最高首长作为皇帝最高军事幕僚协助皇帝行使军令权,总参谋部:全军最高领率机关,负责全军的军事作战指挥军事训练军事情报军事动员,最高首长总参谋长;总政治部:全军最高政治机关,负责全军的人事军事司法内务警卫军事政治教育,最高首长总政治部主任;总后勤部:全军最高后勤机关,负责全军粮草被服军械供应医疗卫生军事运输,最高首长总后勤部长;总装备部:全军最高装备机关,负责全军的装备维修保养及新武器的研制验收定型。 国防军所属团以上各级部队建立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装备部械助部队主官行使部队指挥权并负责部队日常业务管理,司令部最高负责人参谋长负责部队的作战训练情报工作,政治部最高负责人政治部主任负责部队的人事司法警卫教育工作,后勤部最高首长后勤部长负责部队的粮草被服军械供应及医疗卫生军事运输工作,装备部最高首长装备部长负责部队的装备的维修保养工作,团以下部队营设教导员连设指导员负责基层部队思想政治工作。同时,强化宪兵工作,对军队内部的腐败现象进行坚决镇压。建立军事法庭,军事法庭直接对皇帝负责,任何人不得干涉,军事法庭的法官除非皇帝命令,不得罢免,同时,也建立军事陪审团制度。 三,军队编员建制:大汉皇家国防军由陆军部队海军部队组成,常备军编员95万,预备役部队编员87万,陆海军兵源征招形式采取以义务兵役制为主志愿兵役制为辅,陆军服役四年海军服役六年,现役义务兵服役期满转入预备役国民卫队或转入志愿兵继续服役。 1,陆军编员建制:陆军各级部队指挥建制序列为:总部——军——师(旅) ——团——营——连——排,陆军所属部队辖二十个建制军团[含六十个常备师(计五十个混成步兵师10个骑兵师),六十个预备役师建制,十个总部直属炮兵旅,常备军六十五万,预备役部队72万。陆军师建制编员12000人,下辖3个加强团;陆军军建制编员:平时三万六千人,战时六万七千人,下辖2个常备师3个预备役师建制。 2,海军编员建制:海军部队常备部队30万,预备役部队15万,由海军舰队、海军陆战队组成,海军建制指挥序列:海军司令部——海军战略海区舰队(海军陆战远征军)——海军分舰队及基地(陆战师)——海军水警区及主力舰(陆战团)——其他舰艇(陆战队团以下部队指挥建制序列与陆军同);海军所属部队辖两个战略海区舰队(下属部队略),三个海军陆战远征军建制(辖9个常备师3个预备役师建制,师级建制编员与陆军同),陆战军平时编员36000人战时编员45000人。 3,特殊编制:强化特种部队的建设,名曰:“天煞”。根据其具体任务和训练特点的不同,编制也不同(保密关系,所以不对外透漏,即使是军事委员会的委员也不得透漏)。 四,军队的训练工作必须加强,同时要丰富官兵的文化和体育生活,组织官兵学习文化,组织他们搞各种体育活动,防止闲极生变。 还有个捎带着的问题是,为了培养民间尚武的风气,由皇帝和军队出面,在全国范围内每三年举行一届比武大赛,每届大赛的冠军都将获得二十万银圆的奖赏。 为了鼓舞全军士气,帝国将重建凌烟阁,凌烟阁分为三级,第一级都是获得皇帝勋章或一等以上勋章,并有卓越功勋的人,这帮人画像于凌烟阁上,是为功臣谱;第二级是获得二等军功章以上的人,他们将留有一个名字,并有生平介绍;最低一级是为帝国而牺牲的烈士。 十一月七日,刘海宁约见了宋应星和徐霞客两人,并与他们共进晚餐。宋应星最近一直忙着搞科普,而徐霞客由于以前不注意自己的身体,所以病倒了,被皇帝严令休息。经过太医院的医师们两年多时间的调养,徐霞客明显的精神焕发,与以前的未老先衰形成鲜明对比。 刘海宁夹过两只烤鹌鹑给宋应星和徐霞客:“宋爱卿,徐爱卿,你们尝尝,这是我们自己养殖的,不是到山上打的。” 两个人顿时受宠若惊,与皇帝进餐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更难得的是皇帝竟然亲自夹菜,就是毒药,这时也变成了美味了。 刘海宁放下筷子,对宋应星说道:“宋爱卿对科学院传授的那些知识有什么看法么?” 宋应星也忙放下筷子:“回皇上,自从听了科学院的东西,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学无止境呀!不过,为什么不能大规模推广呢?” 刘海宁点了点头:“问的好,这些知识,只是我们选定的人学习。因为如果让我们的敌人学去了的话,他们会用来对付我们,所以我们才不对外大规模推广。” “可是,陛下,知识终究要传播开来的呀!” “那是当然,只是,目前状况下,我们还必须保密。宋爱卿,你的拉丁语说的怎么样?” “臣学了六年多了,尚可!” 刘海宁知道,象他这样的人说尚可的话,那肯定是非常流利的了。轻敲了一下桌子,刘海宁说道:“朕打算建立一个情报整合部,下面设立一个皇家贡品检测司,其职能是考察贡品和即将交纳贡品的属国的风土人情。我打算请爱卿出任该司的司长,长驻西牛贺州。宋爱卿要注意收集西方各国的各类情报。” 宋应星吃了一惊:“皇上,这么重大的任务……” 刘海宁摆了摆手:“你负总责就行了,下面自有分工。不过,有些事你要亲自去抓,比如,西方的数学、物理、化学、生物或者生产科技方面的情报,还有招揽他们的科学家。一个特殊的任务是,你要寻找一批可靠的犹太人,告诉他们,大汉愿意帮助他们复国。不知道宋爱卿觉得如何呀?” “谢皇上信任!臣定不辜负皇上厚爱!” 刘海宁又转向徐霞客说道:“徐爱卿的身体怎么样了?” 徐霞客连忙拱手道:“皇上,臣的身体已经好了,结实着呢!就是两年多没能出去转转,心里憋闷的慌,臣恐怕会憋出病来!” 刘海宁哈哈大笑:“徐爱卿真是性情中人,好,朕就给你个机会!” 徐霞客大喜:“不知道皇上要用臣到哪里去?” 刘海宁说道:“朕打算建立一个国土资源部,该部主要是对国家的山川地理要有一个详细的记录。朕打算任你为考察司的长官,你新年过后,就准备一下,到帝国新占领的叫澳州的地方去,去探察一下那里的地理。具体情况,我会让人交代给你的,另外,还给你配备一支考察的队伍。” “臣遵旨!” 汉元一八四七年正月,西南军区司令杨波报告,西南军区的部队已经在柬埔寨、占城两地部署完毕,老挝境内的澜沧王国同意汉军借路。原本的优先目标是东南亚,可是现在攻打安南的条件实在是太好了,三面陆上包围,还有海军助阵,其国内也处于混乱状态,因此,汉军总部决定,先攻打安南,恢复大汉领土。 正在准备对安南用兵的时候,印度尼西亚那一带出问题了。 好书尽在www.cmfu.com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起6K点6K中6K文6K网更新时间:2003-4-5 21:58:00 本章字数:3739) 印度尼西亚由三千多个大小岛屿组成,在十七世纪中叶处于分裂割据状态。群岛上的***封建王国主要有:东爪哇的马塔兰、西爪哇的万丹、苏门答腊的亚齐和苏拉威西的戈阿等。在加里曼丹等岛屿上,还残存着一些印度教王国。 马古鲁群岛出产珍贵的香料(胡椒、豆蔻、丁香等),一向驰名于东方和欧洲市场,早已为欧洲殖民者所垂涎。为了垄断香料贸易,葡萄牙人第一个侵入了印度尼西亚。在一五一一年强行占领了安汶岛。 荷兰人接踵而来,一五九六年六月,科尔尼里斯率领一支荷兰船队首航印度尼西亚,但无功而返。一五九八年十一月,荷兰人的船队第二次抵达万丹,正赶上万丹与葡萄牙殖民者发生武装冲突,荷兰人趁机向万丹苏丹提供一些助力。葡萄牙人被击退后,荷兰人邀功,获准设立办事处,买得大量胡椒,满载四艘船先驶回国,获利百分之四百。其余四艘船继续沿爪哇海岸前进,在班达、安汶等地搜购香料,并在安汶设立一个收购站。 1602年,荷兰国会把经营东方物品的公司组成一个大公司,名为联合东印度公司。由国会给予特许证,有权用国会名义发动战争,签定条约,占据土地,建筑炮垒等。 东印度公司成立后,一方面攻夺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在印度尼西亚的据点;一方面把以前各公司分别设立的收购站统一起来,改为联合公司的商馆。 他们先后征服了摩鹿加群岛上的苏丹小国,控制盛产香料的安汶、德那地、帝多利和班达群岛。一六一0年,东印度公司在印度尼西亚设立总督府,任命坡施为首任总督。他用二千七百荷兰盾在雅加达购得土地。一六一九年,与雅加达的英国人发生冲突,消灭了英国人,独占雅加达,改名巴达维亚,使之成为荷兰侵略东方的大本营。 为了保证高额利润,东印度公司实行垄断贸易制度,独占了产品交换的全过程。在收购方面,公司规定一定的地区种植指定的产品,例如安汶岛种植丁香,班达岛生产肉豆蔻,勃良安种植咖啡,并以低廉的价格卖给公司。公司在安汶和班达以七分钱收购一磅香料,运到荷兰则以三百分(三荷兰盾)的高价出售。在爪哇收购食盐每石的费用仅六盾,运到苏门答腊每石卖到五十到七十盾。 荷兰人对垄断经营的东西管理的很严格,经常派出军舰巡逻,防止土著人把商品卖给别的国家的人。他们发现班达岛上的居民与中国人来往频繁,并且出售香料给中国人。因此他们决定给班达岛的居民们一个颜色看看,也告诫一下其他的土著居民,他们屠杀了岛上一万五千多居民。后来,他们又对安汶的居民进行屠杀,使原有十五万居民的安汶的人口锐减到几万人,最近一次,又一次屠杀了三千安汶人。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三千人里面有三个中国商人。 这个消息迅速被汉军木龙组织驻南洋总管张宇飞侦知,张宇飞这个人我们在前面提过,他本是南洋华商,后来提供情报给汉军,帮助汉军打了西班牙和荷兰联军一个伏击。张宇飞听说有三个中国人在安汶岛被杀的消息,腾的站了起来,立即命令向南洋军区总部(南洋军区已经迁到了棉兰老岛了)汇报。 很快的,北京方面就得到了全部的情况报告。刘海宁看到报告后,立即颁布命令:对东印度公司开战! 汉军海军部队现在已经有了三十一艘蒸汽推动的铁甲战舰,海军方面为了这一战,特意拨出了十二艘铁甲战舰和五十七艘改装过的战舰。总司令是南洋舰队司令康始福,副总司令是南海舰队司令施琅。另外,中央军区调集楚旷的第二军团前往南洋,配合南洋军区作战。这次作战的陆海军总指挥是南洋军区司令李信。 三月十日,已经部署完毕的汉军南洋军区向联合东印度公司发出措辞强硬的通牒,要求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对华人在安汶岛被杀害做出解释并赔偿。荷兰方面必须支付三百万两白银的赔偿金,还要支付五百万两白银的罚金。 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总督迪亚斯见到汉军的通牒后,立即召集手下商量,一合计,八百万两白银要是支付出去的话,东印度公司非破产不可。以前那一战,基本让东印度公司元气大伤,但还有一定的势力,尤其是最近一直进行补充,起码还有四十多艘巡洋舰,还有其他战舰百余艘和上万士兵。虽然他们从绕道南洋回国的使者那里知道汉军军力强大,但他们依然有些瞧不起东方人的海军势力,东方人的陆军再厉害,也不能在海里来作战吧?他们自认为是“海上的马车夫”,怎么也不应该被懦弱的东方民族在海面上给打败。 因此,东印度公司方面悍然拒绝了汉军的通牒,发回了具有挑衅性的回应,要求汉军以后“必须约束所属,未经公司同意,不得进入公司辖地”。他们积极整装,准备与汉军一战,一雪前耻。一场血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荷兰人这个时候在南洋一带的据点并不多,直接控制的区域也不多,他们主要是靠与各国结盟,或者是威胁一些国家来控制当地的。他们在马六甲(原本是葡萄牙人的地盘,几年前,被荷兰人占领)、巴达维亚、安汶、班达、马都拉、泗水、西加里曼丹等地有比较大的据点,主要兵力集中在巴达维亚一带。而最近,由于陈宇飞的活动,许多当地百姓都知道了荷兰人屠杀了自己的同胞,而爪哇岛上的两大苏丹王国——马塔兰和万丹也开始与他们不大对付起来了。这两个国家的前任国王都对荷兰人采取过攻击行动,而万丹因为以前荷兰人在雅加达的屠杀活动,对他们非常的不满。听说,传说中的天朝上国的强大舰队要来赶走红毛夷人,当地百姓都回忆起了口口相传的郑和下西洋的故事。他们都期望天朝的军队能象当初的三宝公一样,帮助他们消灭夷人。 汉元一八四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汉军兵分三路,向荷兰控制区进军。 具体部署是:右路,四艘铁甲舰,十五艘战舰,补给舰三艘,运兵舰八艘,医疗舰两艘,通讯舰三艘,轻型战舰六十艘,共计九十五艘,这一路由第二军团司令楚旷指挥,由占城出发,他们的任务是占领西加里曼丹和马六甲,并控制马六甲海峡。 中路,四艘铁甲舰和二十艘战舰,另外,还有补给舰两艘,运兵舰十艘,医疗舰三艘,通讯舰三艘,轻型战船五十艘,共计九十二艘大小船只,由总司令康始福亲自率领,从苏禄群岛出发,过望加锡海峡,直击荷兰人的老巢——巴达维亚。 左路,四艘铁甲舰和二十艘战舰,补给舰两艘,运兵舰四艘,医疗舰一艘,通讯舰四艘,轻型战船五十艘,共大小船只八十一艘,从棉兰老岛出发,进攻马古鲁群岛。 三支舰队的主力是中路的康始福部队。 荷兰军队的舰队因为要控制这么广大的群岛,因此都比较分散。这次,他们经过评议会讨论,决定将散布各处的荷兰舰队收拢到一处,都收拢到巴达维亚,要与汉军海军做一场殊死的搏斗。 但,他们已经晚了。首先是因为汉军早已做好了准备,他们要传达集合的命令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再得经过一连个月的时间,才能集合到巴达维亚。其次,由陈宇飞组织的当地土著和华人偷袭队伍正在对荷兰人的通讯舰虎视耽耽呢。 在陈宇飞的人的引领下,汉军远征军中路军进展的很顺利。他们用了五天的时间,就通过了望加锡海峡,没费多大工夫,就把盘踞在望加锡的百十号荷兰陆军给消灭掉了。然后于二十八日中午时分,出现在了荷兰人的重要据点——泗水的海面上。 泗水离巴达维亚最近,因此,他们的主力舰队已经开往巴达维亚去会合了。这里留下的只有准备后期前往的一艘巡洋舰和四艘轻型战舰,陆地上的城堡里,还留了七百人的陆军部队。 荷兰人首先发现了汉军的踪迹,他们被汉军舰队的庞大给吓傻了,不知道那黑船是干什么的(汉军铁甲战舰虽然是蒸汽机推动,但也装备了帆,平时,靠帆前进,节省燃料)。荷兰海军指挥官阿迪那尔舰长当即命令荷兰军舰靠向城堡,他们可不想用自己这肉包子去打狗,要借助城堡里威力巨大的火炮来保护自己的舰队。 很快的,汉军也发现了荷兰人。好久没打仗的海军官兵们都高兴坏了,谁都知道大汉海军的威力,前几次作战,打出了中国海军的威风,也打出了他们的傲气。天天就盼着打仗,因为只有打仗才能大把大把的捞钱,才能提升的快,官兵们盼打仗都盼的快发疯了。舰队象饿了多少天的狼一样,呼拉拉就摆开了战斗队形。这几艘船虽说不够塞牙缝的,可是对于饿急了的人来说,做个垫胃菜也不错的。 可是,左等右等,指挥舰上就是不发开火的命令。弄的炮手们都扯直了脖子问:“怎么回事?不开炮了吗?” 指挥舰上的康始福自有他自己的打算。康始福是福建人,原先是个解放军战士,后来逐渐升到了这南洋舰队司令的位置上。他这名字稍不留神,就会让人叫成“康师傅”,战士们都管他叫方便面。成天笑呵呵的,他出身在海军世家,原本应该进入海军的,可是几代单传,他老娘觉得海军不安全,所以把他给抖搂到陆军去了,他还跟他老娘急了好一阵子,一直不说话,直到这次突然来到古代。为这事,他后悔的要死,你说自己没事耍那脾气干嘛呀?再也见不到老娘了。不过,到了这古代,他可就圆了自己的梦想,做到海军舰队司令的位置,还是领的中将军衔呢,以前,可是怎么也不敢想的啊! 他们那儿是侨乡,打小就听回乡的华侨说起因为国家不强大,在外面受到的欺凌,尤其是印尼的暴乱,让他恨之入骨。总算逮着这机会了,这可是自己大显身手的好机会呀。红毛鬼子,爷爷来了! 那他为什么不命令开火呢?他有他的小九九。 他的算盘是,新型铁甲舰刚刚问世,还从来没有经过实战的演练。新式大炮究竟有多大的威力还不得而知,因此,有必要,让这四艘铁甲舰先尝尝鲜,一是练了兵,二是鼓舞了士气,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他命令各舰不得攻击,四艘铁甲舰降帆,生火,准备开战。 逃到了泗水城堡下面的荷兰人自觉得已经安全了,也就有闲情看看形势的发展。他们很奇怪,中国人为什么还不发动进攻,他们在等什么呢? 猛然间,他们发现有四艘怪模怪样的船上冒起了黑烟。荷兰人发出一阵欢呼声,他们以为这倒霉的中国军舰不知道怎么着火了。可是,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想法实在太天真了,那四艘怪船的黑烟是从烟囱里冒出来的,并不是着火了。 渐渐的,四艘铁甲战舰突前,到了荷兰大炮所不能及的位置。四艘战舰上的大炮缓缓地升起了炮口,对准了泗水城下的几盘“小菜”。其他军舰的将士们是又嫉妒又期盼,嫉妒的是第一炮让这帮家伙给打了,期盼的是急于想看看这玩意究竟有多大威力,弄的司令部把它们当宝贝似的给供着。官兵们都跑到了甲板上,谁也不肯放弃这饱眼福的机会。 荷兰人只是对冒黑烟感到奇怪,他们没想到死神已经盯上了自己,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这么远的距离,大炮根本打不到。而且,西方的军舰都是装备的舷炮的,要作战的话,必须侧对敌人,因此有了战列舰这个名号。而现在的汉军那四艘怪模怪样的战舰,却是船头对准他们,他们除了奇怪,一点也不担心。 但随着康始福那胖乎乎的可爱的手向下猛的一压,并不可爱的灾难降临了。汉军四艘战舰上的巨型舰炮的炮口冒出了团团的黑烟,震耳的炮声让旁边的士兵们早早的捂住了耳朵。 有的炮弹在荷兰人的军舰旁边炸开,惊天的水浪把荷兰舰艇弄的摇摆不定,更多的炮弹是在荷兰人的战舰上开花的,荷兰人的四艘轻型战舰都“接收”三到五枚炮弹不等。可怜荷兰的轻型战舰本来就不大,哪里经得起这几枚巨型炮弹的折腾。迅速解体,沉入海中。一切结束的是那么快,不到三分钟工夫,几艘轻型战舰就被解决了。它仿佛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样,唯一留下的见证,是浮在海面上的残骸。 可怜的阿迪那尔舰长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死神已经瞄准了他。消灭了四艘轻型战舰的汉军铁甲战舰的官兵们还觉得不过瘾,都把大炮瞄准了还算不小的巡洋舰。 轰轰轰一阵炮过去,十几发炮弹在巡洋舰的周围或者是甲板上炸开,海面上水浪冲天,甲板上血肉横飞。 康始福一看这架势,连忙阻止了炮击。一群混帐家伙,这炮弹可是很贵的,再说,新式武器还没有试用呢,不能让这么好的靶子就这样给糟蹋了。 虽然荷兰人的战舰已经经不住这一阵的狂轰滥炸,开始向下沉了,但是,康始福还是想废物利用一下的。 汉军海军的新式武器——火箭炮,给搬了出来。这火箭炮的前身是海战用的火龙出水,后来,汉军专家们把现代火箭炮的理论搬了来,把几支火龙出水搞到一起,做成了一个简单的火箭炮,称为九龙炮。共设计了两种型号,一种是海军用的,一种是陆军用的。海军用的九龙炮重点在于烧毁敌人的船只,所以前面的战斗部进行了特殊改装,到时候,能烧上一片。 哧哧!三十多条火龙飞向正在向下沉的荷兰巡洋舰。刹那间,巡洋舰陷入一片火海之中,许多还没来的及跳船的的荷兰士兵在火海中惨呼,打滚,有的带着满身的火焰跳入了海中。猛烈的大火引燃了舱内的弹药,在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中,巡洋舰彻底解体了。 荷兰泗水城里的官兵看着这一边倒的战局都吓傻了,面对满布海面上的强大敌人,他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了。 汉军司令康始福可是很满意,他拍拍手:“向城堡发动进攻!” 汉军海军部队立即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在海上封锁了泗水城敌人的逃路,一部分护送运兵舰在荷兰人大炮所不能及的地方登陆。 海面上封锁敌人的军舰也没怎么闲着,雨点般的炮弹向泗水城堡倾泻过去。炮弹不停地在城堡的墙上炸开,城堡上时不时的被炸飞几个荷兰兵,鲜血混杂着人的残肢或者是碎石片抛撒向半空。城堡上空浓烟滚滚,荷兰人虽然开始也被吓了一跳,但他们很快就在长官的指挥下,开始了反击。 几枚炮弹从城堡那儿飞过来,在汉军几艘战舰旁边炸开,巨大的水浪让狂热的汉军士兵们清醒了。兔子急了还真咬人哪!离敌人太近了,是敌人的火炮射程之内,他们赶紧把战舰后撤,试图离开荷兰人的火炮的射程。 荷兰人一看射程够了,拼了命的把炮弹向汉军舰队那儿射去。两艘轻型战舰挨上了炮弹,一艘战舰也挨了一家伙,好在荷兰人的炮弹的威力也不是那么大,都没什么大碍。就这,也吓了康始福一身冷汗。千万可别阴沟里翻船哪!要让人知道自己这么强大的舰队在小小的泗水这儿吃了亏的话,以后还有脸在海军上混了吗? 他赶紧命令各舰撤退到荷兰人射程之外,尤其是轻型战舰,没有足够射程的大炮就别在这儿掺和了,趁早到外围歇会儿吧。铁甲战舰和那二十艘战列舰利用威力强大的舰炮与荷兰人的大炮展开了对攻,这样,荷兰人的大炮根本就够不着汉军的军舰,而汉军的射程可是足够了。 这边两家的大炮隔着海面乒乒乓乓的正干的热闹呢,那边登陆的陆军部队也开始准备进攻了。这次登陆的部队总共有一个团,分两路,一路在泗水以西,一路在泗水以东,形成了合击的架势。 登陆的汉军首先就架起了大炮,大炮分两种,一种是专门轰炸城墙用的平射炮,一种是向城堡里轰击的炮。 汉军的炮弹在泗水那坚固的城堡墙上炸开,坚固的城墙颤抖了,砖石在炮弹的轰击下化为四散的碎片,四处迸溅。 冷兵器时代最好的防御,在大炮的面前却显得那么的单薄和无力,它根本就抵抗不了汉军炮火的猛烈攻击。 终于,东面的城墙在硬扛了二十多分钟后,再也撑不住了,无奈的轰然倒塌。但汉军并没有急于进攻,发出了一枚信号弹,这表示城墙已经攻破。而炮火继续沿着缺口向城堡里延伸,有的则继续扩大战果,一段一段的轰击着已经残破不堪的城墙。 几分钟后,西面也升起了象征攻破城墙的信号弹。无数汉军官兵紧握钢枪,呐喊着冲向泗水城堡。可怜城堡里的六百多荷兰士兵,在汉军炮火蹂躏下,伤亡过半了,那还顶的住这群虎狼之师的冲杀呀!一个多小时后,最后一批借着房屋抵抗的荷兰士兵也在迫击炮的猛烈轰击下葬身于残砖败瓦之中了。 康始福默默的看着还在冒着滚滚黑烟的泗水城堡,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参谋报告:“此役,我军共歼灭敌人六百八十三人,敌海军官兵不尚不知消灭多少,俘虏敌海军官兵六十三人。我军,轻型战舰伤两艘,阵亡三十七人,受伤六十一人。” 康始福点了点头,轻舒口气,抬头看看西倾的夕阳:“命令,全军暂时在泗水休整,明天天一亮就起程,兵发雅加达!” 夜幕降临,泗水残破的城堡内外灯火通明,海面上近百艘战船上的灯火也映的海面一片通红。得胜的战士们围坐在篝火旁边,享受着胜利的晚餐,高声谈笑,海面上,巡逻的舰艇在来回的穿梭警戒。 康始福和手下将领们在城堡外面的一座小山包上坐看满天的星斗。原本后勤部门打扫好了一间完整的房屋给他,但他拒绝了,让伤兵们住了进去,自己和将领们在城外猫一晚上就得了。 副司令张磊聚精会神的烤着他那心爱的鱼,鱼香味传来,惹的几位将领都靠了过去,要抢他的鱼,大家厮闹起来。完全没了平时的拘束与严谨,仿佛只是一群普通的士兵,而不是大汉帝国的高级将领。 张磊一回首,发现司令在望着星空想心事,就凑过去问道:“司令想什么呢?想明天的战斗?” “咳,司令哪会想那事儿!”铁甲战舰横海号的舰长宫欣一边啃着抢来的一小截鱼,一边说道,“凭咱们的势力,红毛鬼子怎么会是我汉军的对手,司令恐怕是想老婆了吧?啊?哈哈!” 其他几位也哄堂大笑,康始福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那过一根棍子拨弄起篝火来。张磊问道:“司令,那红毛鬼子的俘虏怎么办?” 康始福把手中的棍子狠狠的往火堆里一插,附在张磊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张磊的脸色宁重起来:“司令,这太狠了吧,有点不合道义。” 康始福瞪了他一眼:“道义?他们屠杀我们中国人和当地土著人,就合乎道义?那上万被屠杀的同胞跟谁讲道义去?” 看张磊还是有些犹豫,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神不知鬼不觉,只要我们的人不追究,谁还管是真是假呢?出了事,有我顶着!” 张磊点了点头:“司令,怎么用您去顶呢?我还怕这个么?” “好!”康始福一拍他的肩膀,“你快去办吧,省的夜长梦多,注意,别留下什么把柄。” 当天夜里,张磊紧急提审了荷兰俘虏,很快的,荷兰人的部署等情况就落入了汉军的手中,再和张宇飞送来的情报两相对照,将对未来的战争非常有利。 二更天的时候,关押荷兰俘虏的房屋突然着火,六十多名荷兰俘虏无一幸免,全部被活活的烧死在屋里。康始福当即命令副司令张磊去调查这件事情,很快就查清了,是俘虏们晚上睡觉不小心,弄翻了给他们配备的油灯,导致了这场悲剧。康始福为此要求全军官兵注意防火,小心再出这样的事情,这件事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汉元一八四七年三月二十九日,汉军海军部队在留下了部分留守泗水的部队后,起航开往雅加达。 此刻,雅加达的荷兰人也在紧张的准备战斗。西加里曼丹、泗水的舰队在三月三十日的时候抵达了雅加达,共汇集了大约二十多艘战列舰和七十多艘其他舰艇,还有从当地百姓中征集的一百多条渔船。 雅加达的海面上,荷兰人的战舰来来往往,岸上,他们正在加固雅加达城堡。突然,了望的哨兵敲响了警钟,汉军来了! 东南面,汉军舰队的帆影开始出现在人们的眼底。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快速的轻型战舰,接着是战列舰,然后才是铁甲战舰和运兵舰等。 荷兰海军迅速摆开了战斗队形,用自己的侧面对准了汉军缓缓驶来的舰队。汉军舰队指挥舰上,康始福立即命令按照既定计划,对荷兰军舰形成合围。 汉军舰队的数量其实和荷兰人差不多,都是七十艘左右的战斗舰。很快,汉军就分出了四艘战列舰和八艘轻型战舰,护送运兵船上的陆军官兵登陆。其他战舰分三面对荷兰战舰进行合围,主要在北、东两面。 在汉军战舰调动的时候,荷兰人英勇的进行了冲击。荷兰舰队的司令官是马克将军,马克将军是新调任东印度公司舰队司令的。对他来说,几年前荷兰海军的惨败是因为当时的指挥官无能,并不是双方战斗力的差别,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雄居世界第一的荷兰舰队的军舰会比东方人的军舰差。因此,他在心理上并不怎么怵汉军的战舰,更何况,汉军的军舰数量和他们差不多。 他们现在是以逸待劳了,看到汉军正在调整队形,马克果断地命令荷兰舰队向汉军舰队发动冲击。一场混战开始了! 汉军迎击的第一拨力量是四艘铁甲战舰,四艘战舰侧过身来汉出了侧面面对的姿态,现在可不象前几天那样专门为了试验大炮的威力了,这可是真刀真枪的硬碰硬。后面紧接着的是十几艘战列舰和几十艘轻型战舰。 汉军的铁甲战舰拥有十厘米厚的钢板,内部是木制结构,足以抵挡目前西方最强大的火炮的攻击。铁甲战舰的主炮是安装在军舰纵轴线上用装甲防护的旋转炮塔型舰炮,它可以根据需要向各个方面开炮,这使舰炮的数量可一下子减少一半,每艘战舰装有四座双联装炮塔。主炮口径达到了二百毫米,排水量为八千三百吨。 由于逆风的缘故,荷兰舰队行进的很慢,汉军铁甲战舰面对敌舰毫不畏惧。大口径的火炮不停的吐着火焰,炮弹不断地在荷兰舰队中炸开。 由于汉军火炮射程远,所以,荷兰军队在进入自己大炮的射程之前,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最前面的两艘战舰被汉军击中,并开始着起火来。但荷兰人依然勇猛向前,迎着汉军猛烈的炮火向前冲。 汉军铁甲战舰上的官兵们,不慌不忙,装填炮弹,瞄准,射击,一发发炮弹准确的在荷兰战舰群中爆炸。康始福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下荷兰舰队的情况,命令:“各部按照原计划包围敌人,注意,尽量与敌人的军舰拉开距离,保持我们的的优势!” 西元一五五八年,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用一百二十四艘军舰编组成“无敌舰队”进攻英格兰,仍用射程极近的大炮,靠士兵跳船格斗作战,而且由于未能以帆作为为主动力,战船的机动灵活性和航速受到限制。而英国伊莉莎白手下的海军统帅约翰.霍金斯花了10年时间把皇家军舰改装为快速舰队,配备长程重炮,可发射4000~8000克重的圆形铜炮弹,命中率高,有些射程超过2000米。交战一开始,英国舰队抢占上风,把握战斗距离,不让配重兵的敌军有跳过船来的机会,而主要用大炮远距离轰击“无敌舰队”。大批西班牙战船连同那些无用武之地的士兵一起沉入大海。英国人在这次海占中的胜利表明,此后的海战胜负不是决于船上的陆战部队,而是取决于大炮和军舰本身。因此,荷兰人明白,如果要生存,要击败敌人,就必须靠近敌人,使自己的火炮能发挥作用。 终于,在损失了五艘战列舰和十几艘巡洋舰后,荷兰舰队逼近到了离汉军舰队不到三里的地方。马克恶狠狠的命令:“摆开战斗队形,开炮!” 荷兰人用的大炮,是当时世界上通用的炮,从炮口装填弹药,炮膛内没有膛线的前装式滑膛炮,火炮上只有很简陋的瞄准和返反后坐装置。射击时还需要人工点火,炮弹也只是铁制的实心弹、爆炸弹以及将石头或金属碎块、铅弹装在铁筒内制成的霰弹,最大射程是2000多米(以一千米的居多)。 一时间,炮声四起,双方你来我往,炮弹纷飞,火光硝烟弥漫。荷兰司令官马克将军很快就发现了一件很恐怖的的事情,荷兰人的炮弹不少都击中了那冒着黑烟的古怪战舰。但是在十几斤重的炮弹的打击下,那战舰仿佛一座铁铸的山一样,岿然不动。 “真见鬼!”马克一边嘟囔一边举起千里眼仔细的观察,这真是几艘古怪的战舰,冒着黑烟,甲板上竟然装有古怪的炮,邪门了! 但他就是不信这个邪,命令:“加紧攻击!” 挨了几炮对十毫米钢板厚的铁甲战舰来说,只是挠痒痒而已,可是,却把汉军官兵们给惹火了。炮手们掉转炮口,对准刚才送他们几个铁鸭蛋的荷兰战舰就是一阵猛轰。二百毫米的大炮的威力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枚炮弹在荷兰战列舰约瑟号的舰桥上炸开,在舰桥上指挥战斗的舰长卡拉和指挥人员全被炸上了天。另一艘战列舰被几枚炮弹击中了舰体的中部,引着了弹药仓,军舰被炸成了两截。 面对汉军舰队猛烈的炮火报复,荷兰人始终是无能为力,因为他们逆风而行,无法快速突破,大炮的射程也不够,更何况,他们的大炮的装填和点火射击都非常麻烦,哪赶的上汉军的舰炮的快速凶狠呢? 前面的铁甲战舰凶猛拼杀,后面的战列舰也毫不示弱,这些战列舰虽然不如铁甲战舰装甲厚,火炮凶猛,但起码也装了一层铁皮,火炮的射程和威力也差不了多少,起码,对付荷兰的战舰是绰绰有余了。渐渐的,汉军舰队初步形成了对荷兰人的包围,三面受敌的荷兰人开始有些慌乱起来,但是求生的意志使他们拼命抵抗着。 双方激战了两个多小时后,荷兰舰队已经七零八落了,战列舰只剩下三艘了,巡洋舰也就三十几艘了,这都还包括带伤的,强征土著人的百余条小船愣是没敢出海,所以也就成了唯一没有受到损失的力量。而汉军的战舰仅有四艘战列舰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不过都不重。对于荷兰人来说,最恐怖的莫过于那些炮打不动的黑色战舰了,汉军的铁甲战舰对荷兰人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你想,无论什么样的攻击都对敌人没有任何效果,谁不害怕? 这时候,护卫陆军登陆的十二艘战舰也加入到了对荷兰作战的行列里来。见这情景的荷兰人开始崩溃了,开始气势汹汹的马克将军再也没了先前的威风,象一只斗败了的公鸡,瘫坐在椅子上。外面炮声隆隆,他却呆呆的一动不动,象个木头人一样。 旗舰的指挥官慌慌张张的闯进了指挥室:“将军,我们快撤退吧,敌人已经包围我们了!” 马克翻了翻眼皮,有气无力的回答:“往哪里撤?向城堡下面撤的话,纯粹是自寻死路!” 指挥官连忙说道:“我们可以向西北方向撤退,撤到马六甲去!” 马克眼睛一亮,站起身来:“马六甲?我们在马六甲还有一支舰队呀,我们向那里撤退的话,起码可以得到他们的支援!” 他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命令:“命令各舰立即撤退,向马六甲方向撤退!” 撤退命令一下达,荷兰官兵们仿佛天降甘霖一样,立即准备撤退。康始福很快就判断出了荷兰人的意图,他立即命令各舰尽力拦截,为了防止敌人逃脱,各舰组成的包围圈要尽量向里压缩。 一面是要拼命突围,一面却要尽力阻拦,双方再一次展开了激烈的交火。荷兰人的三四十艘战舰都向西北面靠去,汉军西北面本来就没有多少战舰,所以一时还真抵挡不了荷兰人的进攻,两艘轻型战舰被击沉了,三艘受伤,战列舰也有一艘的舰桥挨了炮,几个指挥员受伤,所幸的是没有死亡的。 眼看荷兰人就要突出去了,三艘铁甲战舰冒着滚滚的黑烟,快速的冲了过来。前甲板上的两座双联装炮塔猛烈的进行着射击,战舰上的官兵们有的干脆就搬出了迫击炮(中国制造的八十二毫米重型迫击炮,全重一百三十六斤,弹重七十六斤,最大射程二千八百五十米,最小射程一百米)进行攻击。 雨点般的炮弹不断地在荷兰军舰群中开花,康始福还是觉得不过瘾,看看距离差不多,就命令搬出了九龙炮。几十上百支的火箭呼啸着冲向荷兰人,磕哪儿,哪儿就成了火海,碰哪儿,哪儿就成了火葬场。 在这关头,汉军西北面一艘受了伤退到后面的轻型战舰发出了警报:“西北面,发现敌人的舰队!” 负责西北面阻截的汉军铁甲战舰指挥官是横海号的舰长宫欣,同时他也是这一面所有战舰的指挥。听到西北面来的敌人的消息,杀红了眼的宫欣吃了一惊,不知道敌人有多少军舰,连忙把指挥阻击的任务暂时交给了副舰长,自己带个参谋去观察敌情。 拿起望远镜仔细的看看,发现这是一支规模不大的舰队,共有三艘战列舰,八艘巡洋舰和一艘通讯舰,甚至还有十五艘商船! 这支舰队是怎么来的呢?他们是从马六甲方面来的。马六甲距离雅加达比较远,前往报信的荷兰通讯舰还遭到了陈宇飞的人的阻击,带伤逃到了马六甲。马六甲方面听说要在雅加达那儿集合,立即把自己的四艘战列舰中的三艘,十一艘巡洋舰中的八艘都派往雅加达。为了协助雅加达方面作战,他们决定派七百名陆军士兵去帮忙,所以征集了两艘商船。正好,有一些商船主认为雅加达的荷兰军队的力量最强大,所以他们就要求跟随舰队一块过去。这样,十几艘商船满载着士兵、粮食、金银、宝石和香料就随着马六甲的舰队踏上了死亡之旅。 他们赶到双方激战的战场的时候,荷兰人认为肯定是自己的人获胜,因为他们坚信荷兰海军的强大,而且也是在自家的地面上战斗,说什么也不会输的。所以他们是气势汹汹而来,也打算支援一下自己的同胞,顺便捞点好处。 但还没有到近前,他们的指挥官就从望远镜里发现原来是自己的人在被敌人“群殴”。大大吃了一惊,同胞情谊加上军人职责使指挥官断然命令手下十几艘战舰摆成战斗队形,要解救出被围攻的友舰来。 看敌人气势汹汹而来,还真让宫欣吃了一惊,他命令:“奇数舰向右射击,偶数舰向左射击,务必阻住敌人!” 汉军的战列舰和轻型战舰立刻分出一部分战舰对赶来的敌人展开了轰炸。康始福眼见自己其他战舰已经包围了雅加达敌人的残余力量,立刻命令所有铁甲战舰向马六甲敌人送来的美味大餐开过去。 汉军的铁甲战舰这时候可真是威风八面,先是打了雅加达敌人一个稀里哗啦,现在又冒着黑烟,突突地向马六甲来的敌人舰队冲过去。 有了先前作战的经验,铁甲战舰的将士们明白一个道理,就是敌人的炮弹是奈何不了他们的。所以,这次,他们并没有小心的先远距离射击,而是一边前进一边射击,他们要凭借铁甲战舰的撞角去撞沉对方。 荷兰人愣住了,他们没见过这种战舰,也没见过这种打法,靠冲撞对方的战斗方法早已过时了,当初西班牙的无敌舰队的覆灭也就是这个原因。见敌人这样,可合他们的意了,立刻展开战斗队形,利用舷炮猛轰。 在他们缓慢的摆好阵形以后,汉军的舰队已经闯入了他们的射程范围之内,而汉军的重型火炮的炮弹也在荷兰舰队中间炸开。好在汉军运动中射击,炮弹的命中率不高,大多在荷兰的舰只旁边炸起冲天的水柱。只有三发炮弹命中,一发在荷兰的战列舰玛利亚号上炸开,把右甲板给炸没了,两发在巡洋舰上炸开,这两艘巡洋舰一重伤一轻伤。 荷兰人摆好队形后,立即展开了猛烈的报复性还击。舰队的舷炮依次射击,轰声震天,浓烟滚滚,场面煞是壮观。 由于汉军舰队在向前冲,所以命中的炮弹也不多,但同样的命中,结果可不一样。荷兰人满怀希望地看着自己的炮弹落到了敌人的战舰的甲板上,可是敌战舰也什么事情都没有! 马六甲舰队的司令威廉和他的雅加达同胞一样,猛吃了一惊,荷兰人的第二轮炮击又开始了,可是汉军战舰照样是睬也不睬,猛开炮,猛向前冲。 汉军的炮手们在几次的打不到目标后,终于琢磨出了点门道,再加上越靠越近了,他们的炮打的越来越准。越来越多的炮弹在荷兰的军舰上炸开,等汉军舰队离荷兰舰队不到一里的时候,三艘战列舰已经沉了一艘,伤两艘,巡洋舰沉了两艘,重伤两艘,轻伤一艘。战列舰玛利亚号得不到圣母的保佑,去找上帝说理去了(以前在台湾也有一艘玛利亚号巡洋舰被汉军击沉),旗舰的舰桥上挨了三炮,指挥官威廉魂丧异乡了。 失去了指挥的荷兰战舰纷纷夺路而逃,在他们后面的商船早已开溜了。但荷兰战舰庞大的身躯害了它们,他们根本不能灵活转向,等它们转过向来的时候,汉军的铁甲战舰已经靠过来了。 最前面的铁甲战舰南海号用自己装备的钢铁撞角狠狠地撞在了荷兰已经半死不活的荷兰旗舰上。剧烈的撞击把正在甲板上灭火的荷兰士兵甩出去大半,船底破开了一个大洞,船体经不起这么折腾了,迅速解体,没入蔚蓝的海洋中。 另外几艘战舰也在汉军铁甲战舰的连撞带轰下,迅速沉入海底。收拾完荷兰战舰,铁甲战舰又开足马力,向荷兰人已经逃逸的商船追去,半个小时后,荷兰的十五艘商船基本没做什么抵抗就做了汉军的俘虏。 等铁甲战舰回到先前的战场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雅加达海战,荷兰舰队全军覆没,汉军共击沉荷兰战列舰二十六艘,巡洋舰五十六艘,俘虏战列舰一艘,巡洋舰九艘,还有额外的十五艘商船,和七百陆军士兵。 结束了海上战斗的汉军立即开始了对雅加达的包围,准备拿下雅加达。 雅加达,位于爪哇岛西部北岸的芝利翁河河口,临雅加达湾。城市地处低平冲积平原,平均海拔7米。气候湿热,年平均气温26.2℃,年降水量1750毫米。 5世纪出现最早居民点.15世纪成为重要商港,同占婆、巨港、中国等均有贸易往来,当时叫他加拉巴,意思是“椰子”,华侨称其为“椰城”。16世纪被万丹王国占领,易名查雅加达,意为“胜利之堡”。16世纪末荷兰人和葡萄牙人在此建立商站,简称雅加达.1619年摧毁荷兰人商站再建城市,称巴达维亚,成为荷属东印度首府。 这样一个地方应该是一个鸟语花香的神仙之地,可是现在数万大军鏖兵于此,杀气腾腾。 康始福指挥海军封锁雅加达附近海面,然后又到陆地上部署包围,同时捎带着处理一下俘虏和战利品。 正在布置炮兵阵地的时候,副司令张磊气喘吁吁的跑了来:“司令,司令!” 康始福吃了一惊:“怎么了?又有敌人来了?” 张磊摇了摇手:“不是!” “那是什么事情?让你急成这个样子?” 张磊做了两下深呼吸:“司令,你猜我们都有什么收获?” 康始福乐了:“照你这态势,肯定又捞到什么宝贝了吧?” 张磊用力地点了点头:“我们发现了满满一船的黄金,还有三船的白银,宝石也不少!其他几艘船也都是满满当当的宝贝!” 康始福吃了一惊:“这么多?他们是来打仗的,还是来劳军的?” “我略微审问了一下,他们认为雅加达的军队势力最为强大,发生战争的话,这里肯定是最好的避难所,所以他们都把值钱的东西搬到雅加达来,没想到让我们给兜了个正着,照单全收了!” 康始福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看雅加达:“这么说,这个雅加达城里肯定还有不少的宝贝了!” 张磊用手扇了扇:“这里是荷兰人在这一带的中心,好东西肯定都会聚到了这里。” 康始福皱皱眉头:“这么看来,我们就有点麻烦了。” “什么麻烦?”出兵以来的顺利让张磊很是乐观,他想不到对大汉帝国军队来说,还有什么困难能难住他们。 “我们需要的是完整的雅加达,而不是一个破碎的雅加达!” 康始福带着张磊登到一个山包上,遥望雅加达城堡,远远的可以看到荷兰守军正在城墙上紧张的布置防御。 天色暗了下来,乌云笼罩在人们的头上,康始福轻喟了一声:“要下雨了,这鬼天气进攻可不是闹着玩的呀!” 不一会儿,倾盆的大雨就从天而降,正在忙碌的士兵们纷纷找地方避雨,张磊也拖着康始福跑到已经搭建好的中军帐里。 几位高级将领已经猫在里面了,都在议论纷纷,对这讨厌的阴雨天表示了自己的诅咒。看到正副司令都跑了回来,呼啦一下都围了上来。 宫欣说道:“我们刚才找当地人问了一下,他们说这个时候正好是雨开始多的时候,这对我们进攻可不利呀!” 康始福接过卫兵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被淋湿的头发和脸,一边慢慢的擦着手,一边想。 “报告!”卫兵进来了。 “什么事情?” “有人自称是叫陈宇飞的,要见司令!” 康始福一听大喜:“好啊,真是及时雨呀!” 旁边的将官们都很纳闷,他们实在不明白这个叫陈宇飞的人与这场雨有什么关系。如果他们知道陈宇飞的真正身份的话,就不难明白及时雨的意思了,木龙组织现在可是天下闻名。但他们的成员基本都不暴露自己的身份,除了极个别高层将领外,其他人基本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而康始福因为是这次作战的海军总指挥,也是中路军的总指挥,所以也就有幸知道了陈宇飞的情况。 汉军在此,可以说是人生地疏,在这困难的时刻,突然有了个当地人来帮忙,可真是及时雨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