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三十九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1 18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张连升决定,自己率领一支部队沿河西进,占领秋明和韦尔霍秋里耶等城堡,一支部队前往乌拉尔山脉,到那里建立城堡和要塞,当然,也给宫臣留了一盘菜,就是彼尔姆,还有俄罗斯人建立的小型的堡垒。 宫臣听到情况后,仔细考虑了一番,决定对彼尔姆的进攻让一个旅的兵力去进行就可以了。自己应该留下来,巩固一下大后方,汉军推进太快了,每个城堡之间的距离非常遥远。 宫臣带着手下两个师,给他们分配了任务,以团为单位,去寻找俄罗斯人的残余力量,并消灭他们,他又派人前往鄂尔齐斯河的上游地区建立城堡。 张连升想要占领整个西伯利亚的想法在他攻占塔那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他当时把自己的想法向皇帝做了禀报。六月一日,奏章就已经送到了刘海宁的面前。刘海宁看了奏章大吃一惊,连忙召集手下官员讨论这个问题。 高峰直皱眉头:“俄罗斯虽然目前的势力弱了点,但那是在人家家门口作战,他们只要翻越低矮的乌拉尔山脉就可以进行补给,我们虽然很强大,可是毕竟我们的军队是在万里之外作战,距离我们的唐努乌梁海基地也有几千里远,物资补给不上,又远离大本营,这仗可是不大好打的。我认为我们必须尽快收缩,不能发展太快,要注意巩固后方。” 伍子方表示反对:“我们前线部队现在肯定已经进行大规模作战了,再阻止也晚了。其实,我们的情况还不那么糟糕。当地的土著应该是反俄罗斯的,我们还有杜尔伯特人的支持。关键是物资补给问题,我们四万大军对外作战,补给是个大问题,转战千里,根本就无法进行有效的补给,只能依靠他们自带的物资,我想遇到大战的时候,很快就会耗光。因此我们现在考虑的应该是如何补给问题。” 诸葛明说道:“我们在唐努乌梁海地区已经聚集了六万移民,目前可能已经在新江州、高阳、新卢州等地开始屯田了,把他们武装起来,也是一支不小的力量,我们还可以继续向那里移民。” 刘海宁点了点头:“移民的事情可以由诸葛丞相负责,我们可以把灾区的灾民们移民到那里。还有,命令玉门关部队,立即分出三个师的兵力支援西伯利亚,并且组成后勤补给兵团,重点向塔那、托博尔斯克运送物资,利用水路日夜不停的运送!” 诸葛明谨慎的说道:“目前国内大旱,蝗灾四起,恐怕……” 刘海宁摇了摇手:“国内干旱,粮食短缺,但是我们的储备粮食可不少啊,再说,我们可以向朝鲜、日本等地买粮,命令东北军区,立即从朝鲜买粮,然后通过水路给运送到唐努乌梁海。西伯利亚的俄罗斯人并不强大,我们是不用费太大工夫的!” 远在西伯利亚作战的张连升可不知道在大后方的讨论,他正在对韦尔霍图里耶这座小城堡进行围攻。在张连升的估计中,这场战斗用不了一个时辰,没想到,比预想的要顺利的多,城堡里的哥萨克都跑光了,张连升顺利的占领了这里。 正在他高兴的时候,斥候兵匆匆报告:“西方突然出现大量俄罗斯军队,估计有数万人之多!” 张连升吃了一惊:“从哪里冒出了这么多的俄罗斯军队呢?” 但已经由不得他考虑了,他立即命令一部分士兵躲入城堡,一部分在城堡外围设防,同时,派了一个连的骑兵去报信。不到一刻钟的工夫,大批的哥萨克骑兵开始出现在汉军的视野中,他们挥舞着战刀呼啸而来。 虽然汉军没有壕沟等工事,但他们立即架起了拒马,地上放置了铁丝网。在汉军猛烈的炮火攻击下,他们损失了几百人后,立即后撤,看来是想等待后面的步兵。 趁这机会,汉军立即挖战壕,布工事,事关性命,士兵们都拼命挖掘,在敌人步兵抵达的时候,他们已经构筑了初步的工事。 俄罗斯军队是怎么来的呢?在接到哥萨克们在西伯利亚遭到重创的消息以后,俄罗斯举国震惊。他们从没有遇到过这么强悍的敌人,所以沙皇先期派遣了六千多人支援西伯利亚,可是最近的战报却很不妙,俄罗斯军队接连遭受重创,丢失了大片领地,敌人快打到乌拉尔山了!一时间,俄罗斯人心惶惶,蒙古铁骑当初给俄罗斯人的打击在他们的口口相传中,尤显得东方人的可怕。俄罗斯百姓纷纷惊呼:“东方人又来了!” 紧急召开的全俄领主杜马和缙绅会议纷纷要求沙皇派兵教训一下可恶的东方人,保卫俄罗斯。这时候的俄罗斯,与波兰达成了和议,瑞典又在忙于进攻德国,都还抽不出时间来对付俄罗斯,所以沙皇米哈伊尔调集了四万精锐军队,又征集了两万哥萨克,组成一支西伯利亚远征军,由米哈伊维公爵率领。 张连升的部队只有两个旅七千多人(有三千是骑兵),还有一千蒙古骑兵,连续作战,但基本没打过什么硬仗,弹药储存的还不少。张连升用千里眼不住的观察着俄罗斯军队,一边看,一边嘟囔:“乖乖,人还真的不少嘛!从那个阴角旮旯里冒出来的?” 他命令:“各部坚守阵地,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得进攻。” 在他的心里,是期待着俄罗斯人的进攻的,他还从没有见过西方人的进攻方式,会不会象电视上演的那样,排着队进攻? 俄罗斯统帅米哈伊维公爵是个风月老手,一向嘴甜如蜜,好吹牛,很讨女人们的欢心,在莫斯科的社交场合里很是吃的开。他曾经率领一支三千人的队伍与二百多个到俄罗斯境内骚扰的鞑靼人遭遇过,结果俄罗斯军队死伤二百多人(相当一部分是让自己人给慌乱中踩踏的),杀了十几个鞑靼人,还捉了一个俘虏。他硬是把鞑靼人说成是有几千人,被自己击溃了,结果让他成了俄罗斯的英雄,脸上不小心摔的疤也成了与鞑靼人英勇作战的结果。这让他在莫斯科声名大震,人人都称他是“勇敢的米哈伊维”,不论在什么样的社交场合,上至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下到十几岁的少女,人人都想摸摸他那英雄的标记。 这次沙皇要选指挥官,头一个就选想到了他,因为莫斯科谁都知道米哈伊维公爵英勇善战。米哈伊维接到命令后,脸都绿了,几百个鞑靼人都让他吃尽了苦头,让他去对付横扫了整个西伯利亚的东方军队,那不是要了他的老命吗? 可是,不听命令又不行,说出真相的话,自己就不用混了。一咬牙,他豁出去了,碰碰运气,说不定还真让自己个撞上好运了呢!到时候,那美女们……嘻嘻! 想归想,他还是很小心的,行军的速度非常慢,不敢分散兵力,简直就象蜗牛爬。后来遇到了从汉军手中逃脱的哥萨克,他们告诉说汉军有几千人。 这位公爵大人听到报告说敌人有几千人,立刻就来了精神了,自己好歹也有个六万多军队,容易对付,立功的时刻来了!他命令军队火速前进,务必要找到敌人。 看看汉军的防御,米哈伊尔笑了:这城堡小的很哪,也就长有三百多米,宽二百米左右,六万人压,也把城堡给压垮了! 他摸摸脸上的疤,命令:“命令部队立即休息,明天一大早进攻!” 第二天一大早,米哈伊维立即集合了军队,这次,他吸取了上次遭遇鞑靼人的教训。上次,部队没有组织,散漫行进,所以让人家一打就散,这次可不能这样了! 米哈伊维命令所有军队列队行进,可是临时征来的哥萨克们从没有进行过什么队列训练,他们只知道奋勇进攻,哪懂得什么队列不队列的,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没办法,米哈伊维用了半天的时间去组织哥萨克们的队伍,总算整好队了,可是天到晌午了,该吃饭了。 米哈伊维对官兵们喊道:“敌人只有几千人而已,我们完全可以很容易的战胜他们!消灭他们,荣誉和金钱在等待着我们!” 手下士兵们高呼:“乌拉!”他们个个摩拳擦掌,几千敌人,根本就不可能打的过他们的! 进攻开始了,首先上俄罗斯人的大炮发话了,一排炮弹向汉军阵地砸下去,溅起不小的灰尘,声势也不小,但这对战壕中躲藏的汉军士兵们基本没什么影响,因为都是实心炮弹,除非直接命中,否则不会在战壕中造成什么伤害。汉军的炮兵们可不愿意了,好小子,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看爷爷的! 轰轰,汉军的大炮也发话了,一顿炮过去,就在俄罗斯炮兵阵地中炸开,许多大炮被击中,有的击中了弹药箱,引起了连环的爆炸,俄罗斯炮兵们一个劲的找汉军的炮兵阵地,可是汉军的大炮离他们太远了,放了几炮都离人家远远的,没炸到什么,反把汉军的炮火给吸引过来了,炮兵们见势不妙,觉得开炮也没什么用,就撒腿找地方躲起来了。 看看炮兵不顶事了,俄罗斯的步兵们开始进攻了。米哈伊维的部署是,把哥萨克们放到前面,正规军摆在后面,因为哥萨克们伤亡多少与他无关,官兵的损失可是很驳他面子的。就这样,在走的乱七八糟的哥萨克们的引领下,俄罗斯军队开始对汉军展开了进攻。 张连升从千里眼里看到了俄罗斯人的进攻方式,把他惊的目瞪口呆,还有这么愚蠢的指挥官! 哥萨克们举着火绳枪和大刀,排着乱糟糟的队形向汉军阵地攻过来。等他们进入了射程以后,汉军的大炮先发话了,猛烈的炮火倾泻向俄罗斯人。炮弹不断的在哥萨克的队伍中炸开,密集的队伍中,往往一颗炮弹能送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进天堂。 用千里眼观察的米哈伊维懵了,他从没见过威力这么大的炮弹,以前见过的都是实心炮弹,怎么还有开花的炮弹? 哥萨克士兵们毕竟勇敢,他们冒着汉军猛烈的炮火依然向前猛冲,这时候,雨点般的子弹也照顾过来了,密集的列队大大增加了汉军士兵们的精确度,个个汉军士兵这时候都成了神枪手,哥萨克们伤亡惨重,原本在后面的正规军在被汉军的大炮给照顾到了。 俄罗斯人在离汉军阵地一百五十米的地方停止不前了,那是一条死亡线,没有一个俄罗斯人能活着越过那条线,一刻钟的时间里,俄罗斯士兵的尸体布满了宽阔的草原,血水把绿草都染成了红色。 米哈伊维看看伤亡这么惨重,简直要吐血了,他连连命令:“撤兵!撤兵!” 进攻中的俄罗斯军队早已被汉军的猛烈炮火杀寒了心了,一听说“撤兵”,那简直觉得这是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的话,一个个没命的后撤。由于前面的是哥萨克,他们没经过什么军事训练,一听说撤退,就乱哄哄的就向后跑,这一跑,顿时把本来列队缓慢撤退的正规军的队伍给冲散了,整个俄罗斯军队立刻乱了套了。 张连升见这好机会,连忙命令:“骑兵出击!” 早已按捺不住的汉军骑兵和蒙古骑兵们立即跃马冲了出去(为了骑兵进攻方便,汉军在挖掘壕沟的时候,特意留了骑兵通道),正在乱哄虹撤退的俄罗斯人猛然发现敌人的骑兵冲杀过来了!顿时撤退变成了逃跑,没有统一的指挥,所有的人都无心抵抗。俄罗斯军队兵败如山倒,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汉军骑兵乘胜追击,一直追击了六十多里,俄罗斯士兵尸横遍野,几条河流里面塞满了俄罗斯人的尸体。 清点战果,共杀俄罗斯人两万多人,俘虏一万四千多,二百四十六门大炮全部被汉军炸毁或者缴获,其他物资无数。 一个重大收获是,从俘虏堆里捡出了俄罗斯指挥官米哈伊维公爵,他马失前蹄,摔下马来,结果做了俘虏。张连升对他好言相待,给他裹伤,请他吃了一顿。然后,对米哈伊维说道:“公爵大人,我们是大汉帝国的军队,我们爱好和平,希望能与贵国谈判。” 米哈伊维连夜写了一封信,由张连升在俘虏中找了个军官,让他带给了沙皇。 九月份,汉军其他部队陆续进入了西伯利亚,整个西伯利亚的总兵力已经达到了八万多人,汉军在鄂毕河流域、叶尼塞河流域又建造了十几个城堡,在乌拉尔山的东面的斜坡上也建了四个城堡,这些城堡之间还有上百个小的堡垒,大批的汉人移民在这些地方生根。帝国在三个月的时间里,除了开始的三万移民外,又增加了六万移民,他们将陆续迁入西伯利亚。根据刘海宁的指令,西伯利亚的东北部仍保持原样,保留那三个城堡,主要移民都集中到西伯利亚平原地区,将西伯利亚平原编成西伯利亚都护府,暂时由张连升任大都督,掌管军政大权,同时,将西伯利亚分成西西伯利亚、中西伯利亚、东西伯利亚三个总督区,按区治理。 俄罗斯沙皇是在九月十一日接到战报的,当听说自己的六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的时候,沙皇呆在椅子上,半天没吭声。 消息在莫斯科传开,达官贵人们纷纷收拾行李,他们担心东方人过来后,会象蒙古人一样,搞大屠杀的。靠近乌拉尔山的人更是早早的收拾了东西准备向西方撤退。听说俄罗斯大败的土耳其人和波兰也开始蠢蠢欲动了,他们要趁机捞一把,而与德国正在停战谈判的瑞典人也把注意力放到了俄罗斯人的身上,沙皇政权摇摇欲坠。 这时,来了救星,被俘的军官带来了汉军要求谈判的信件。沙皇抓住了这个救命的信件,他派儿子阿列克谢的教父莫罗佐夫为全权代表去与汉军谈判。 九月的北京也得到了西伯利亚的战报,《中华时报》当天的报纸一售而空,加印了十万份也不行。八千汉军击败六万俄罗斯军队,斩杀两万,俘虏一万多,让每个大汉帝国的百姓都在为帝国的胜利而骄傲,而帝国将给参战将士们的优厚待遇更是令许多年轻人欣羡不已,许多年轻人都想到外面去闯一闯,以期“觅得封侯归”。 刘海宁在百姓中的威望已经达到了新的顶点,除了帝国军事上的胜利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今年的大旱。 在去年的时候,各地官府就传达皇帝的旨意:“由于许多腐儒攻击朕,反对变革,诋毁新法,上天震怒,要降灾于黎民,明年将要大旱,赤地千里,蝗灾四起。朕不忍百姓受此苦难,特公告天下,早做准备。” 许多百姓是将信将疑,一些对朝廷不满的人四处散播谣言说皇帝这是胡扯。结果今年真的大旱,许多地方颗粒无收,好在政府早已做好了准备。赈济灾区,在灾区实行以工代赈,让百姓去修路、修水利工程,或到工厂里做工,然后发给钱粮,还有的干脆实行移民,把他们整村的往土地肥沃,水利资源丰富的西伯利亚或者东北迁移。这样一来,破天荒的在大灾之年没有出现“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四处流浪讨饭的凄凉景象。 与几年前的明朝统治比比,百姓们都认为还是大汉好,皇帝好。皇帝对未来的“圣谕”,使他们认为皇上真的是天命所授,是真龙天子,这直接导致百姓对皇帝的狂热崇拜,认为皇帝的话就是天神的旨意,在以后新政策的实行过程中起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汉元一八四二年十月二十三日,俄罗斯代表团在莫罗佐夫的率领下,抵达汉军在乌拉尔山东面斜坡上的新玉门,张连升接见了俄罗斯代表。 莫罗佐夫恭敬的对张连升说道:“尊敬的将军阁下,我代表沙皇米哈伊尔陛下与贵军谈判。” 听完翻译的话,张连升欠了欠身:“我们希望谈判能尽快解决,我国皇帝陛下一直想继续派兵,你知道,我们的人民非常希望扩大我们的领土,我们的压力很大的。” 莫罗佐夫点了点头:“西伯利亚是我们俄罗斯的……” 张连升一拍桌子:“西伯利亚是我们大汉帝国的领土,你们俄罗斯人只在这几十年的时间里才踏上这块土地,你们这是侵略我们的国家!” “可是……”莫罗佐夫还想说话。 张连升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让人把一份文件交给莫罗佐夫,文件已经找米哈伊维公爵翻译好了:“这是我们的要求,你们只需要回答可以,或者是不可以就行了!” 莫罗佐夫打开文件一看,暗暗叫苦:文件没什么内容,主要一条,俄罗斯承认西伯利亚是大汉帝国的领土,双方以乌拉尔山脉和图尔盖高原为界。 莫罗佐夫为难的说道:“我们需要征求沙皇陛下的同意才行。” 张连升点了点头:“可以,不过在此之前,你们不要抱怨我们的任何行动!” 莫罗佐夫明白张连升的意思,他真急了,现在国内局势相当紧张,各个强敌都想对付俄罗斯,临行前,沙皇授意他可以让出西伯利亚,以广袤的荒野换取国家的生存,是值得的。 莫罗佐夫连忙说道:“我们愿意与贵国达成协议,一切就按照贵国的要求去办。” 就这样,汉军与俄罗斯达成《汉俄新玉门条约》,具体规定有:俄罗斯承认大汉帝国对西伯利亚的占有,双方以乌拉尔山和图尔盖高原为界,俄罗斯向大汉帝国赔偿黄金五十万两,中国商品在经过俄罗斯的时候,可以不受任何检查,并不得收取任何形式的税金,如果中国商队在俄罗斯管辖范围内受到任何损失,俄罗斯政府将负责赔偿。如果俄罗斯不承认那是他们的管辖范围,中国政府有权利保卫自己臣民的安全。 另外,还有个附加的协议,就是关于俘虏问题的,汉军手中有近万俄罗斯俘虏,由俄罗斯政府按级别付给汉军黄金赎回。 中国国内,在夏季的旱情过去以后,国内的生活逐渐步入正轨。许多农民经历旱灾后,发现到工场里务工要比在农村里种田好,不用担心水灾或者旱灾,有门手艺就行,收入也不少,因此大批农民开始转向城市里的手工工场。 虽然大旱,但丝毫没有影响帝国经济的发展,劳动力的增加反而推动了工商业的发展,中国对外贸易激增。几年来,由于政府的政策扶持,全国工商业发展的非常快。广州地区的丝织水平堪与苏杭竞秀,苏州、佛山的棉织水平也足以与松江比美,山东等地的柞蚕也发展很快。 松江的“飞花布”、线绫、三棱布、漆纱、方巾、剪绒毯,广州的钱纱、牛郎绸、五丝、八丝、云缎、光缎,四川的蜀锦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平。许多拥有雄厚资金、织机(老式)和原料的帐房,把原料和织机分发给小机户,而本身也依靠先进的纺织机械进行生产。苏州一家商号,一年销售布匹百万匹,松江上海县,一次就销售青蓝布八十万匹。 许多百姓也移民到台湾和吕宋等地,这两地的蔗糖生产达到了百万石,而且还有继续发展的趋势,而橡胶园在国家的可以扶植下,也渐渐发展起来了,大规模的生产橡胶制品成为可能。 陶瓷业,进一步得到了发展,工人们创造了素三彩,制造了前代没有的盖碗、帽筒、笔筒等。各种新的瓷器应运而生,瓷器的胎白工艺已经达到了现代的水平,五彩的瓷器上,描出了日月星辰,绘出了祖国壮丽的河山,也记载了战争的雄壮场面。一船船的瓷器运出去,换回来的是一船船的黄金和白银。江西景德镇四方商贾云集,这里有民窑四五百区,终年烟火不断,工匠人夫不下数十余万人。在数十余万工匠人夫中,有从事坯作、窑作、彩绘等直接生产瓷器的工人,有辅助工和运输工人,有修理工,也有瓷商和服务性行业中的人员。 由于政府的鼓励和支持,冶炼业的发展更是惊人,仅广东一省,十个月生产的生铁就达到了986万斤,日出生铁三万多斤。原来就有的炒钢技术、百炼钢技术、灌钢技术在民间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尤其是炒钢技术。炒钢因在冶炼过程中要不断地搅拌好像炒菜一样而得名。炒钢的原料是生铁,操作要点是把生铁加热到液态或半液态,利用鼓风或撒入精矿粉等方法,令硅、锰、碳氧化,把含碳量降低到钢和熟铁的成分范围。炒钢的产品多是低碳钢和熟铁,但是如果控制得好,也可以得到中碳钢和高碳钢。而由政府主持建造的河套钢铁厂、兰州钢铁厂、鞍山钢铁厂、顺天钢铁厂等在生铁产量巨增的情况下,也使钢铁产量大幅度增加。钢铁产量的增加,使铺设铁路成为可能,帝国科学院正在研究火车头的制造,等研究完成后,将正式开始铺设铁路。 机械制造业也得到了发展,蒸汽机现在是帝国境内最热门的话题,看你的工场的规模的大小,人家首先看你的蒸汽机多少。利用蒸汽机推动的鼓风机、连转机磨(能带动九个磨同时工作)、纺织机、纺纱机等在许多工场里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冲床、车床等也开始批量生产,供应帝国军事、机械工业的需求。 发电设备的研制也取得了相当的成就,帝国为此投入了相当的力量,两位科学家在数十位技师的帮忙下(由于他们训练了不少学生,所以现在的一些科研项目都放给他们做,反正也都不是什么高难的东西,只有重要的技术他们才参与,象蒸汽机和发电机、电报机等),已经初步制造出了简单的发电机,比较简单的水力发电机也有了相当的进展。 为了给将来的科技发展积聚必要的能量,汉元一八四二年十二月十一日,大汉帝国颁布了新的教育法,新法令规定,所有学生在义务教育阶段的书本、练习簿、学费一律免交,学生每天还可享受由国家供应的早餐和午餐。 经过两年多时间的酝酿和筹备,汉元一八四三年五月,大汉帝国议政院下院选举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在两年多的宣传鼓动下,百姓对这次选举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他们都想选出能替自己说话的人。全国各地的缙绅名士们对此却不抱太大的兴趣,他们秉持中庸之道,不愿意抛头露面,不肯让人家说成是自己是追逐名利的人物。因此,报名者寥寥,几个大的社团,象复社只有几个人参与选举,倒是一些小的社团的成员踊跃报名。 承德避暑山庄(刘海宁等人很是记得这个避暑山庄,特意建了这么一个,与北京之间架了一条专线,用于传递消息)里,刘海宁等人仔细看了看全国报上来的名单。 诸葛明说道:“陛下,许多知名的学者都没有参加,参加的都是少年轻狂之人,依为臣看来,还是暂停选举,先进行宣传为好。” 刘海宁笑着摇了摇头:“不,我们为什么不选举呢?难道少了他们,国家就不运转了吗?” “可是,这帮人声望不足……” “声望?声望是什么?是人人都知道你的名字,如此而已。等这帮人都选上了议员,自然也就有了声望,他们能选上,也说明百姓支持他们,有了百姓的支持就足够了!我要让那些遗老遗少们明白,究竟谁是帝国的主宰!” 刘海宁立即命令颁布两道命令,一道是针对许多名士不支持选举的,命令各宣传部门加大力度抨击那些不参与选举的人,二是对于选举的,每个省的议员名额是十人(西伯利亚是两人,贵州等人口少的省份适当减少),参选人数必须是名额的两倍,否则将减少名额。 经过为期两个月的选举,七月十三日,帝国第一届议政院下院成员选举产生,议院人数是二百六十四人,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八岁,被腐儒们戏称为“幼教学堂”。 被选举上的人都是具有相当民主思想、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一类的人,他们都对新鲜事物抱有强烈的好奇心。许多议员是新贵(解放军)培养出来的人,新贵一系占据了二百六十四席中的二百三十九席,复社的黄宗曦等人也占据了八席,成为除了新贵一系外议政院下院中最大的一派,其他小派都是一个两个的名额。 九月一日,大汉帝国议政院下院的第一次会议在议政院的会议大厅里(帝国政府在紫禁城的旁边建造了气势恢弘的帝国议政院)召开,刘海宁和政府中央一级的官员出席了会议,刘海宁当场宣布了议政院的权力和义务,并做了即兴演讲。 在演讲中,刘海宁强烈抨击了不参加选举的人,认为他们置天下于不顾,上不顾天地君王,下不顾黎民百姓,只知道有自己,自私狭隘。不报效国家,是为不忠;辜负父母期望,是为不孝;不听从国家号召,不担负自己的责任,是为不义。总之,就差没骂这帮家伙是王八了。 刘海宁的讲话,第二天就上了报纸,全国为此闹的纷纷扬扬,许多老儒是哭天抢地,认为皇帝这是在侮辱他们,有人还跑到文庙里觅死觅活,说是要自杀。这些手段在前几年兴许还好用,可是现在百姓都见识过了皇帝带给大家的好处,还有皇帝的神奇(未卜先知的本事),所以百姓对皇帝是空前的崇拜与支持,皇帝的话,百姓们都奉为金科玉律,他们才不管什么孔夫子还是朱夫子的,皇帝说的什么多对。没人同情那些老儒,觉得这帮人这么折腾纯粹是吃饱了撑的。你看,人家皇帝为了国家,宁愿分出一部分权力,找人监督自己,这么好的皇帝哪儿找去?再说,国家需要你们办事的时候,你们都做了缩头乌龟,现在又都跑出来闹腾个什么劲儿呀? 老儒们闹了半个多月,一看愣是没人理他们,开始还有人围过来看看热闹,发表一下评论。可现在,大家该上学上学,该种地种地,该经商经商,连斜眼瞧一眼的都没有,没闲工夫却看他们出丑。一个个大感无趣,觉得脸上无光,连自己的丑态都没人看了,怎么办?悻悻的又都回家去看《朱子集注》了,照样看帝国发行的报纸,照样穿新机器生产出来的绸缎,照样吃蒸汽机磨磨出来的面。 日子就这样飞快的过去,帝国各方面事业发展的飞快,一天不出去转转,一天不看报纸,你就会觉得与现实脱节,就会让人嘲笑无知。到汉元一八四五年年初,帝国在西伯利亚的移民达到了六十多万人,主要都集中在西部的西伯利亚平原一带,当地的经济已经颇具规模。西伯利亚的占领,使中国有了新的丝绸之路,一条是,通过西伯利亚在北冰洋港口通往瑞典、荷兰、英国等,一条是通过乌拉尔山脉抵达俄罗斯,或者干脆直接通过俄罗斯运到欧洲,一条是运到土耳其。 三条新商路的开辟,使中国商品的输出量大增,而西伯利亚也成了新兴地区,移民去西伯利亚的人络绎不绝,也因此带动了沿途和西伯利亚经济的发展,西伯利亚的公路等设施建设的也很快。由于西伯利亚有丰富的水利资源,河网众多,因此人们开凿了许多的运河,将河流连接起来,形成了一条四通八达的水路运输网。即使冬天天冷,河道封冰,人们利用坚固的冰面,使用马拉雪橇等进行运输也非常的快捷。 通过西伯利亚这个中转站,中国与欧洲国家的联系开始建立,中国的使者们给欧洲各国带去了东方帝国的友好信息,各国与中国的往来开始频繁起来,也带去了欧洲人喜欢的中国的丝绸、瓷器等,打破了荷兰等国的贸易垄断。由于这个时候欧洲正在进行三十年战争,中国商人们向交战各方兜售了大批的军火物资(老式的火枪和火炮,都是中国军队淘汰下来的),很是发了一笔财。 北俱芦的移民也是骤增,通过三条移民通道,近三十万移民到了现在加拿大和美国西部沿海一带,旧金山的西班牙人在汉元一八四二年被汉军远征军击败,在双方几次小规模的接触后,西班牙人与汉军谈判,放弃了现在圣迭戈以北的地区。因为西班牙人正跟法国人打的热闹,根本还无暇顾及这块地区,再加上他们认为那一小块狭长的地带,土地贫瘠,净是山地,没什么油水。 汉军北俱芦州远征军司令杜缺派人越过了海岸山脉、迪勒拉山系和落基山脉,在四三年的四月份发现了广阔的美国中部平原,现在正在搞大规模的移民。北俱芦与中国大陆的经济联系非常密切,两地间来往的船队络绎不绝,途中的一些岛屿也都有了中国军队和移民。 澳大利亚也移民了五十万多人,利用澳大利亚丰富铁矿资源,移民们已经开始建立生铁冶炼厂,冶炼出的生铁再转运到吕宋或者是大陆,而澳大利亚新的港口也被建立,中国拥有了一个转运欧洲和南美洲的中转站,最近一年,中国的物资开始由澳大利亚转运到南俱芦州(南美洲),而南俱芦廉价的金银则源源不断的运往澳大利亚,商人们再利用金银购买南洋的香料和宝石运往中国大陆,在大陆销售后,换取丝绸、瓷器等再进行转运销售。 移民现在成了热门话题,旧金山的金子,西伯利亚的皮毛、森林、黄金、煤炭,澳大利亚的矿产,都在吸引着人们,人们突然发现,眼前的社会竟然有这么多可以发财的机会。以前“人离乡贱”的观念逐渐转变,变成了“树挪死,人挪活”。 工商业的高度发展,使帝国国库仅在汉元一八四五年一年就收取了二十二亿银圆。国库的富足,也使各项公用事业飞速发展,象公路、水利工程的,而这些工程又直接推动了经济的发展。 金融业也得到了飞速的发展,由于国家的信誉度的影响,使银圆、金圆代替黄金和白银的举动很是成功,而纸币也越来越受到商人们的欢迎,银行的远程汇兑也在有线电报的发展下得到了加强。皇家银行在几个通商口岸均设有分行,从海外回来的船只往往都满载着白银和黄金,商人们一上岸就把黄金和白银存入银行,然后按照比价获得金银圆或者是纸币。仅广州港口的银行,一天吸收的白银就能达到五十万两之多。 除了吸收大批的存款外,皇家银行还在信贷方面做出了不少的努力,由于市场的扩大,商业的繁荣,许多商人都迫切需要贷款来解决一时的资金短缺问题。皇家银行确立了评估、审查、监督三权分离的信贷管理模式,开始了内部评级法的研究,给商人们建立了信用等级。初步建立起了信贷风险预警制度,通过对客户、行业、区域、产品等的持续风险监测分析,及时发出预警信息,为信贷经营以及管理决策提供依据。对于一些有信誉的商人给予相当大的优惠,贷款也向国家鼓励发展的方向倾斜。 债券市场初步形成,由皇家银行牵头,全国十六家银行共同组建了债券交易所,由于形势看好,国家债券被炒的十分红火,各种各样的建设债券也相继发行。一些带有股份性质的工厂开始出现,有些工厂甚至出现了先进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制度,工厂的日常生产由帐房领导,主人不加干涉。 为了适应新的形式,国家的法律条文变化的非常大,这下子,最累的就是帝国议政院下院的老少爷们了,上院每年召开一次,而下院却是全职的,三天两头就要通过一个新的法规。 汉元一八四四年三月一日,京城东郊人头攒动,大家都在看新鲜玩意,不用马拉,就能跑的东西——火车。 帝国科学院在研制火车的时候,决定在研制火车头的同时,铺设铁路,这样,等火车头成形以后,就立即可以运行了。 第一条火车道是从北京到天津,铺设了一年半左右。帝国政府还把火车道附近的民房一律搬迁到五十米以外的地方,在铺设过程中,还出了点麻烦。 火车站的站址选在了天津附近一个村庄的,一个农户死活不肯让地方,不同意搬迁自己的住房。负责此事的地方官府派人与他商量,政府花钱帮他搬迁。可这农民就是不肯搬,没办法,官府强行拆除了他的房子,并出钱替他另建了一所房子。 这个农民这下可不依不饶了,硬是告到了天津法院(最高法院称大理寺,地方性的称法院)。天津法院宣判政府做法违犯了法律,侵犯了公民的权利,侵害了私人财产,要求当地政府向这位农民赔偿,并道歉,还要在原地重新建一所房子。当地官府立即表示服从法院判决,好在这位农民也算比较通情达理,接受官府道歉后,就不再坚持回原地了。 事情还没完,天津议政院(天津属于试点地区,因此拥有本地的议政院)就此对负责此事的官员进行了弹劾,在三分之二的票数通过后,报经中央批准,对该官员处以留职察看的处分(暂时还没有罢免官员的权力)。 这件事情在全国引起不小的轰动,百姓终于知道,现在不是官官相护的年代了,法律比官还大,有说理的地方了。可以说,“天津房案”是大汉帝国百姓真正确立法律意识的开始。同时,议政院的作用也百姓中传开了,人们明白议政院还真是替百姓办事,替以后国家议政院制度的推广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